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明尊 > 第一百零八章拳法警告
    

    “夫人,有敌入侵!”身披彩衣,仿若凤凰的雉精小心来到赤练夫人面前,禀报道。

    

    “这么大的动静,你还当我没听见吗?何必告诉我两次……那红脸的剑修,目发金光的妖鸡,还有随身符箓无尽的少女,另一个用剑的女修……就是不知道那个弹琴的为什么不在?他才是几人之中最危险的,一曲琴音雷声,杀你们如同杀鸡一样。”

    

    听闻‘杀鸡’两字,那雉精就不由得浑身一颤。

    

    赤练夫人不耐烦道“都是那伙牺身在破庙里,杀了郎大将和柳大将的人……如今果然如我所说,都杀上了门了。你们也都和我所想的一样废物……被人杀上门来,才禀报与我。”

    

    “夫人……不只是这几个人,而是还有其他人,也已经闯进了青园洞。”雉精瑟瑟发抖道。

    

    “哦?”赤练夫人微微转头,狭长的丹凤眼流露出微微的兴趣,她放下手中那个破旧的念珠,低声笑道“是那个弹琴的?……我还真的挺想听他弹一曲的。可惜若是让他闯到夫君那里,打扰了夫君的清净不说,还会惹得主上发怒。”

    

    “也不是……”雉精不敢大喘气,小声道“是一个小尼姑,挥手就是看不见,也听不着的雷光。只要小的们遇着了!便被炸成碎尸,如今已经死了一路的妖,正在往这里过来。”

    

    “有点意思了!……小尼姑?”

    

    赤练夫人撩起长长的大白腿,占据了大半个身子长腿伸出去,跨下了王座,站了起来。

    

    “放屁!”这时候一条昂扬大汉闯了进来,胸口一尺厚的护心毛,却是一位轮回者。他俯首下拜道“夫人,我看的分明,是一个黑衣青年,用的是魔功,抬手扯出血色刀光,中者无不被吸尽精血,化为干尸!”

    

    “我那边的尼姑弹指之间便杀了我们一十九妖口,只有穿山甲逃了出来!”雉精冷笑道“我亲眼检视过,那累累尸骸残块最大也不超过我的大拇指大小,这么残忍,难道还有假?”说罢,一道眼刀飞了过去。

    

    那轮回者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我那边的黑衣魔修刀法如神,一瞬间将犀教头肢解,那等闲飞剑也绝难斩破的犀甲,裂口整整齐齐,尸块的伤口没有一丝鲜血……而且,我还把尸体带来了!”

    

    说罢,那胸毛大汉伸手自法宝囊里掏出一个斗大的脑袋,正是犀教头。

    

    此时犀教头的脑袋安静温顺,没有了平日暴躁的样子。

    

    赤练夫人拾起它的脑袋,用手轻轻抚摸过那脖子上整齐的伤口,感受那坚韧的犀牛皮在刀光下如薄纸一般轻易割裂,那伤口缠绕着凛然凶厉的气息。

    

    “这是高深的魔道刀法……丝毫不逊于血魔主上传授我们的魔法。而且,隐隐同出一源。”

    

    “只是这用刀的人,功夫并不到家……不足为患!”

    

    赤练夫人随手把犀教头的脑袋给扔了。

    

    雉精无话可说,那尼姑杀人的现场太过血腥,好几个姐妹都吐了。她们或许能活吃心肝,但这般残暴的死法,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而且尸体都碎了,她总不好拿着簸箕铲一些给夫人过目吧?夫人不把她活吃了才怪!

    

    这时候看到犀教头鼻子上那两处犀角的位置空空如也,突然指着胸毛大汉道“为何犀大将的灵犀角不见了?莫非是你给挖了!好大的胆子……”

    

    轮回者脸上闪现一丝不自然,显然他的确对那两个灵犀角垂涎已久。

    

    这时候赤练夫人才打断道“好了!那犀角处带着熟悉的刀气,不是他干的。而且你们就没有想过,或许是来了两个人?”

    

    一只浑身裹在披风里的影子突然蹿进了洞穴里,他身影一晃,就来到赤练夫人旁边,低声耳语了起来,那胸毛大汉有些嫉妒的看着这一幕。这个身影仔细一看,并非穿着什么披风,而是一张翼膜,却是一只蝙蝠精。

    

    整个魔窟的妖魔中,唯有这一只公的,能靠得赤练夫人那么近。

    

    因为他只算一半个公的,是个公公……

    

    乃是赤练夫人最信任的妖魔,代她处理大部分魔窟事务,也是这里的大管家。、

    

    赤练夫人听了耳语,突然出声笑了起来“有趣,有趣……你们三个,每人说的竟然都不一样,这又是一个佛门俊俏和尚,出手是一道佛光,有金刚之体,无坚不摧,力量极大。三个人,三种答案,究竟谁说的是真的呢?”

    

    赤练夫人把手搭在水蛇腰上……

    

    “兴许,都是真的……”

    

    这时候把守在门口的护卫异种吞海蟾蜍精突然打开了洞厅的门,仓惶的进来禀报“夫人……不好了!”

    

    雉精微微惊呼道“莫非又是一人?”

    

    那拿着三股叉的蛤蟆精还没走三步,跑到赤练夫人面前,就听得一声弹指破空声,它整个身体像是鼓气一样胀大了数十倍,想要化解身体中那股雷劲,但奈何蛤蟆皮坚持不住,砰!的一声,炸成了漫天的血雾。

    

    雉精抖如筛糠,回头道“夫人,她来了!”

    

    此时门口才走来一个持着扫把的年轻女尼,她挥动着扫把,将自己脚边的肉屑扫到旁边,在她眼神扫过众人的时候,突然开口冷笑道“听闻此处主持的妖魔,是个女妖。本以为总该有些成色,岂料又是一个尽为男人付出的蠢货!”

    

    赤练夫人的眼神当即就变了,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带着漫不经心的媚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便是渐渐从骨子里透出来冷气。

    

    雉精开始颤抖,她比看到了女尼,甚至看到了一百个女尼把她炸成肉末,都没有这一刻那么恐惧。

    

    简直就像一只吓破胆的小鸡。

    

    女尼悠然不知自己在何等作死,又对雉精冷笑道“看到你这样的女妖,我便气的手脚冰凉,都是因为你们这样不争气的女人,男人才会心安理得的觉得我们应该为他们付出一切。我们为他们付出青春年华,转眼间便被弃之如履。为他们付出一切,背叛师门,他却为了一株定颜草对我横加指责,说我借他之威,欺压散修。”

    

    “宠你时,百般宠爱;弃你时,亦不回头。”

    

    “我见你这里偌大的基业,却尽数为一个男人操持。争气点,就休了你那没用的夫君,自己来做这妖王,男人能后宫佳丽,你为何不能面首三千?”

    

    赤练夫人给气笑了,她胸口起伏,几欲裂衣而出。

    

    轮回者感到一股森然的寒意,让他不住退后,那女尼却横来一眼,讥讽道“男人都该死!世间就不应该存在你们这种丑陋无知的粗俗男人……”

    

    说罢,便挥手洒出数十枚无色雷光,那无形无色的波动席卷而去,让轮回者心中的灵觉疯狂示警,他仓惶而退,感觉那雷光擦着一下,便能让他粉身碎骨。这时候赤练夫人伸手一捞,那数十枚无色雷光被她收入手心,轻轻一捏,便再无声息。

    

    “你居然还袒护这些男人!”女尼更是愤怒。

    

    但赤练夫人只是手一伸,便有一道血如意灵光,出现在她手心,如意是由上古兵器骨朵——也就是某种大锤演变而来,相传还是元始天尊,为了降魔而改造成现在这样的,可见这种法宝之硬板。

    

    相传在最古老的天尊传说之中,尚有元始道祖手持骨朵如意,砸碎巫神脑壳的画像。

    

    只是到了现在,元始道祖手中的如意,都变成了装饰品,再不复之前那种轰碎神魔脑壳,通体上下血迹斑斑,黄的红的一片的硬朗摸样。

    

    但轮回者从未想到,今日居然有幸看到了如意恢复了上古的用法……

    

    赤练夫人举起如意,化为巨锤骨朵一般,威势几乎要震碎了这魔窟洞穴,雉精惊声尖叫,吓得魂不附体,蝙蝠精也脸色苍白,不复淡定。

    

    “我和夫君郎才女貌,仙侣奇缘,天生一对,恩恩爱爱……轮得到你这贱婢指指点点?”

    

    赤练夫人显露部分真身,身体暴涨数倍,脑袋抵着洞窟之顶,一条仿佛足以盘绕在天煞峰上的巨型蛇影在她身上游走,那惊人的法力,只在一瞬间便摧毁了女尼张手打出的数百道神雷。如意骨朵砸碎了女尼的脑袋,叫她化为一溜灵光消失不见。

    

    “不是人?”赤练夫人直起腰来,怒视四方道。

    

    周围的一切妖魔都安静的好像小鸡仔一样,在这大蛇女目光注视下,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

    

    “刚刚看到的事情,不许说出去……”赤练夫人身体缩小数倍,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继续烟视媚行,款款走回王座。

    

    这时候,门外才传来一声尴尬的咳嗽声,一名身穿黑衣,脸上愁苦之色很重的男子,缓缓走进了洞窟大厅,这时候赤练夫人眼中现出竖瞳,冷声道“黑衣魔修……你们是一伙的?”

    

    “我可是个男人……怎么可能和她一伙?”黑衣魔修笑了笑道“就是不想和她一起动手,我才在门外又等了数刻。”

    

    “也是,那贱婢虽然嘴贱,但却是佛门法力,所发神雷阴险狠毒,却蕴藏堂皇正大之势。想来之正道的伪君子,疯女人。不会和你这魔修混在一起。”

    

    那黑衣魔修更是尴尬,总不好说,无论正道魔道,都被炼成了魔门法宝白骨舍利,然后又被一个道门真传的家伙,以魔门无上心法驱使来吧!

    

    这岂止是混在一起,简直都搅成一团了。

    

    赤练夫人渐渐恢复了自如,笑道“你刀法虽然立意极高,但你练得不行。念在同是魔道中人的奉上,效忠主上,自有前程!”

    

    存在于十二道白骨神魔法相中的钱晨抬头道“谁叫我啊?”

    

    “我自是效忠主上!”黑衣魔修道“但我的主上是钱晨,不是血魔。”

    

    “原来有寄托的魔神了!”赤练夫人一脸不耐烦道“我夫君就要出关了。我得给他准备一份大礼,你若把你那门刀法献上,我便放你离去,还有程仪奉上!”

    

    黑衣魔修苦笑道“还是我们魔门中人讲道理……但我家主上好像不准备讲道理。”

    

    这时候背后的洞门中,那面貌清秀,浑身却筋肉虬结的和尚,与黑脸大汉一起并肩走出,还有气质阴沉,将脸藏在斗篷后面的神秘人,一脸正气的正道年轻俊秀,甚至还有徐娘半老的妇人,刀扛在肩膀上的屠夫,醉醺醺的酒徒……

    

    一行十人,鱼贯而出。

    

    赤练夫人的脸色这才慢慢凝重,但依旧谈笑风生“原来都不是人……十二具神魔法身,来人是我魔道哪位高人?竟然这么给面子给小妹?小心我叫我家夫君出来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