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魔王是二百五 > 第七章 一宁不哭,学长挺你!
    “快来人啊!过来帮忙喵!”

    

    大魔王一脸郁闷的看着脚下奄奄一息的王一宁,看来给这个弱鸡升级的计划要赶紧执行了,这么不抗揍,还怎么玩喵?

    

    玩不了啊喵!

    

    你这让本魔王下雨天怎么办喵?

    

    蜀山那老头说的好啊,下雨天打徒弟,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喵,更何况……随手就能制造一场下雨天,何乐而不为呢?

    

    “前辈!需要帮忙吗?”

    

    就这时许言第一个推开了门,因为大魔王用的是真气喊出去的,所以只有同样拥有真气的人能够听见。

    

    正巧许言就在楼上的房间里,听见大魔王的呼唤之后立马就跑下来了。

    

    “前辈……为什么那样子看着我?”

    

    许言愣在门口心里毛毛的,前辈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就好像在看一条死鱼啊。

    

    至于为什么是死鱼,猫不都是喜欢吃鱼的嘛!

    

    “啊,没啥没啥,快过来帮忙喵,这小子太弱了,我就轻轻砸了一下就给砸死了”

    

    大魔王眨了眨眼睛,抬起前爪对着许言轻轻勾了勾。

    

    这小子,有点眼熟啊喵,昨晚上在蜀山见过吧?

    

    哦对了,这就应该是那老头的徒弟吧?

    

    可真不容易,喵!

    

    “砸死了?”

    

    许言眼皮一跳,一宁同学死了?

    

    连忙上前几步查看。

    

    “……”

    

    等到许言看清楚床上的情况之后不由地睁大了眼睛,嘴巴张大成了o型。

    

    卧槽啊!

    

    这就是您说的轻轻一砸?

    

    这一袋子都是玉书吧?它的密度甚至比金子还大,您就这么把这一兜子目测有两百多斤书一般体积大小的玉书扔一普通人身上,不死才怪呢啊!

    

    哪怕是我猝不及防之下也落不得好啊!

    

    “别愣着了,赶紧输入灵气维持着他的气息,等你们人到全了我好施展阵法”

    

    大魔王嫌弃的挥了挥爪,顿时那应该有一吨多重的兜子就像棉花一样飞了出去。

    

    “太惨了!一宁学弟,我曾经还嫉妒过你跟着前辈,当时一定是我太年轻啊哈哈,现在一看这个重大而充满幸福的角色果然还得是一宁学弟才更加适合啊!”

    

    许言不敢怠慢,在兜子飞走的一瞬间就输出了真气笼罩了王一宁的身体。

    

    以后谁要是再敢跟惹我的话,我就诅咒你成为前辈的弟子!

    

    许言咧了咧嘴,肩膀不由的一颤,实在是太惨了啊。

    

    胸腹全压平了,鲜血都已经把床单染的湿透了,不过幸好最近查的严,没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从肚子里面出来。

    

    “前辈我是龙虎山姜宏!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耳边有一缕系着红色流苏的少年面带讨好的望着房间内人立在床头上的黑丝橘猫。

    

    “来来来,姜宏小兄弟喵,一宁同学被本魔王砸伤了,快过去和许言一起帮忙”

    

    “好的前辈!”

    

    姜宏突然有种愧疚感,明明是自己可爱的学弟死掉了,自己怎么能开心……

    

    得起来……

    

    等姜宏跑到床边看清楚床上王一宁的惨状之后脸色瞬间就变了,他抬起头看着一旁面无表情的许言,声音有些沙哑和颤抖。

    

    “言哥,小磕碰?”

    

    “~pn!”

    

    许言努了努嘴,然后十分隐晦的用着两人之间独特的交流方式交流着。

    

    “wdy!(我的妈呀!)”

    

    “咳!”

    

    大魔王皱了皱眉,这两个小家伙说什么暗语呢?

    

    “前辈我这就帮忙!”

    

    姜宏身体一颤,连忙站直了身体,面无表情心无旁骛的输出着真气。

    

    不过虽然表面上平静的像一潭死水,但是内心其实早已经风起云涌。

    

    这特喵的叫小磕碰?

    

    ~pn?

    

    那大磕碰是啥样子?

    

    水气球吗?

    

    妈耶!

    

    一会回去就发朋友圈,谁要是在劝我当前辈的徒弟,我就翻脸啊!

    

    这这这……这一定是全世界最恶毒的诅咒啊!

    

    一宁学弟,学长为你默哀!

    

    姜宏闭上了眼睛,实在是不忍心再看,太辣眼睛了。

    

    不过……

    

    一宁学弟以后的生活不会经常会有这种……小磕碰吧?

    

    姜宏悄悄的睁开一只眼睛看向了许言,却刚好和许言瞥来的一只眼睛视线交错。

    

    完了……一宁学弟,学长会买好酒陪你一醉方休的!

    

    姜宏若有所思的想着。

    

    “前辈!我是武当朱宇,请前辈吩咐!”

    

    因为刚刚姜宏进来没有关门,所以朱宇直接走到了床跟前,和许言他们俩站在了一起。

    

    “这!这是谁干的啊!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是不是五元会的人?老子灭了他们满门啊!”

    

    当朱宇看清楚床上王一宁的惨状之后,这个穿着绣着小猪佩奇图案的小胖子眼睛瞬间就红了,周身的真气不断地沸腾。

    

    我可爱的一宁学弟啊!哥哥我把你背回来的时候不还好好的吗?这才多大一会儿啊,咋就成了这副鬼样子了?

    

    “咳咳咳!”

    

    许言睁开眼睛使劲的瞪了瞪朱宇。

    

    冷静啊兄弟!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pn!”

    

    姜宏也睁开眼睛。

    

    “???”

    

    什么玩意?你俩说话不行吗?都这种关头了还比什么暗号啊!

    

    五元会的人都敢溜进咱们山头拿东西砸人了,咋还能这么淡定。

    

    “小家伙,你叫朱宇是吧喵?”

    

    大魔王终于明白过来了,心道。

    

    你们两个小家伙原来是是在交流王一宁这个弱鸡被我砸死这件事啊!

    

    “是的前辈,小生乃是武当山门下亲传第二弟子朱宇”

    

    朱宇不敢拿怠,连忙弯腰行礼。

    

    “嗯,你知道我为啥叫你们过来吗喵?”

    

    大魔王坐在床头敲起了二郎腿,两只前爪抱在一起,琥珀色的眸子微微眯着。

    

    “还请前辈明示!”

    

    朱宇想了想说道。

    

    “我在和我家爱徒交流过程中,我家爱徒不小心受了点轻伤,本魔王一个人施展魔法阵需要快速跑动,那太累了喵!”

    

    大魔王着重的咬了咬‘爱徒’、‘交流’、‘轻伤’这三个字眼,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意思,王一宁这个弱鸡是被本魔王砸的,你们有意见?

    

    有意见就有意见吧,反正本魔王也没打算听啊喵!

    

    “轻伤?!”

    

    朱宇语调提高了几分。

    

    肋骨全断,内脏粉碎,鲜血几乎流尽,要不是老许和老姜真气维持,此时的一宁学弟都已经喝下孟婆汤了吧?

    

    您……管这个叫轻伤?

    

    许言和姜宏闭上了眼睛,专心致志的维持着王一宁的生机。

    

    兄弟啊!别怪我俩没提醒过你啊!

    

    要怪就怪你太好奇了吧!

    

    “怎么?你有疑问喵?要不咱俩重现一下当时的剧情?”

    

    大魔王舔了舔爪子饶有兴趣的看着朱宇。

    

    这个小胖子应该能比王一宁这个弱鸡结实点吧?

    

    “啊哈哈哈……前辈您可别开玩笑了,一宁学弟我还不了解了?”

    

    就在许言和姜宏默念着‘兄弟明年的今天会给你上坟的时候’却听到朱宇的说出了一句差点让他俩喷出一口老血的话语。

    

    “我一直都知道我可爱的一宁学弟体质是很特殊的,但是没想到学弟他能特殊到这种地步……”

    

    大魔王也愕然,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无耻!太特喵的无耻了!

    

    “啧啧啧,没想到就是一个轻伤居然就把一宁学弟弄成这个样子,看来学弟还是不够爱惜自己啊!”

    

    说着,朱宇十分自然的抬起手将自己的真气也输出笼罩着王一宁。

    

    神特喵的一宁学弟不够爱惜自己啊!

    

    你把我们还有一宁学弟的感动还回来啊!

    

    你丫不特殊?

    

    那一两顿的玩意突然砸你一下你不死啊!

    

    啊呸!

    

    从前都不知道你丫这么不要脸的!为了讨好前辈居然能把白的说成黑的,你丫良心不会痛吗?

    

    神特喵特殊体质!

    

    照你这么说,地球人有正常体质的吗?

    

    “喵喵喵……”

    

    大魔王表示,我很欣赏你啊小伙汁!

    

    你不去当律师,可真是屈才了啊!

    

    “啊!一宁学弟!”

    

    这个时候白蝶穿着一身实验服走了进来,快步的走到了王一宁的床前,惊讶的捂住了嘴巴。

    

    啊!喂喂喂!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在山头里做实验啊!就算做了也不要把工具拿出你的屋子啊!

    

    这里是天文社团,不是你的动物实验室啊!

    

    许言忍不住叹息一声,不在看白蝶身上血迹斑斑的实验服还有手中的那把手术刀。

    

    “学弟你怎么不多坚持一会呢,居然被别人拆掉了!拆坏了吧!你找我呀!我拆完还能给你安装上去啊!”

    

    “喂!变态女!你够了啊!”

    

    许言终于忍不住了,你这怎么越说画风越不对啊!

    

    咱这是喜剧片,不是拍‘手术室里的美女’现场啊!

    

    还有你这一脸病娇的模样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嗯,白家丫头你说的对啊……王一宁就是太弱了啊喵!”

    

    大魔王听着白蝶的话忍不住的点头,反正有和自己的主仆……魔王契约在,王一宁永远都不会真正死亡。

    

    所以我在意的只是,王一宁这个弱鸡太菜了啊!

    

    今天终于找到知音了啊!

    

    要不要考虑……友情收她做徒弟呢?

    

    许言已经无力说话了,只得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天花板,而一旁的姜宏早就吓得瑟瑟发抖,屁都不敢放一个,朱宇……

    

    呵呵,这个无耻的家伙早就已经叛变了啊!

    

    不过……

    

    前辈啊!你那语气里满满的恨肉不成钢的意为是闹哪样啊?

    

    感情我可爱的一宁学弟差点被砸的过了奈何桥全都是错在他太弱了?

    

    王一宁太弱还真是对不起您呐!

    

    你们知不知道一宁学弟都哭了啊!

    

    你们有考虑过一宁的感受吗?

    

    一宁学弟不哭!学长抱抱你!

    

    学长永远挺你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许言似乎觉得床上的王一宁的眼角似乎滑落了一滴晶莹剔透的东西。

    

    “前辈,我们还是快点救治一宁吧”

    

    白蝶被大魔王的眼神盯住之后,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一定要赶紧打断前辈的想法,不然可能下场比一宁学弟还要惨。

    

    自己可是只喜欢拆东西,不喜欢被人拆啊!

    

    “也是,看来之前准备的计划要加快进度了啊喵,王一宁实在是太弱了啊,什么时候能达到……”

    

    大魔王用小爪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吧说道。

    

    “虽然我很不屑和那个超威蓝猫比较喵,但是王一宁这个弱鸡的先期目标就是成为超威蓝猫那样子吧喵”

    

    “白家丫头,你也去输出真气包裹王一宁这个弱鸡的身体,我要施展阵法了喵”

    

    “好的前辈!”

    

    白蝶点了点头,把手术刀稳稳的扔到了桌面上之后就开始输出真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