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魔王是二百五 > 第六章 问:亲手砸死徒弟的感觉
    “行了行了,大家都散了吧”

    

    许言把昏迷的王一宁扶上朱宇的背之后对着观望的人群说道。

    

    人越来越多可不妙了啊,师傅说过,不可以聚众闹事的,不过这也算不上闹事吧?

    

    “走了老许”

    

    姜宏喊了一声。

    

    “啊!卧槽,你们走咋不叫我一声!”

    

    许言回过神尴尬的发现姜宏和朱宇两个混蛋已经走了好远。

    

    “谁知道你突然犯的什么傻”

    

    朱宇撇了撇嘴。

    

    “要不哪天你跟我回去,让我师傅给你开开光”

    

    姜宏笑着说道。

    

    “滚呐!你居然敢说我不是人!”

    

    许言怒道伸手就要给姜宏一个大勃溜子(注一种表达和朋友亲切的方法,瞄准对方的后脖颈,狠狠的拍)

    

    “来来来!”

    

    姜宏突然间转身,使得许言瞄准的位置变成了他怀里抱着的大魔王。

    

    “算你丫狠!”

    

    许言连忙停手,打这只橘猫?

    

    别开玩笑了,师傅和师祖的炼丹房被拆了都不敢吱声呢,我动手?

    

    怕不是师父和师祖都不知道去哪里给我收尸……

    

    许言皱了皱眉头,以师父和师祖两人的尿性,最大的可能是是把自己的尸体做成猫粮……

    

    “我们送一宁回寝室吗?”

    

    朱宇问道,一宁同学应该减肥了啊!

    

    姜宏也看着许言。

    

    “去山头吧”

    

    许言把这些个乱七八糟的念头甩掉,太可怕了,自己会被做成喵粮?

    

    “行,那就左转”

    

    他们现在在一个十字路口,右转是宿舍楼,左转是去往教学楼区的。

    

    而山头,就是天文社的成员对强行占用的教室的称呼。

    

    不过实际上,这个被强行占用的教室,数量上刚刚好占满了一栋教学楼。

    

    ……

    

    “头好疼,嘴好干……”

    

    王一宁悠悠转醒,不过天花板上刺目的光芒让他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我这是怎么了?

    

    王一宁挣扎这坐了起来,眯着眼睛思索。

    

    这教室是社团的休息室,自己不会记错,因为这个摆满了无数书籍的房间就是社团专门给自己准备的。

    

    “那只蠢猫呢!”

    

    王一宁心头一惊,自己晕倒之前可是让那只蠢猫跑的啊。

    

    “呵呵……”

    

    不过王一宁又释然了,自己这么弱,向来是大魔王看走眼了吧?

    

    我这么菜,哪里像是一个天才,算了,一切都当成一场梦吧……

    

    虽然这么想着,王一宁的心里还是不由地传来了一阵心痛和空虚,不过究竟是为了失去修真的机会还是那只柠檬奶油香味的萝莉就难以言说了。

    

    或者二者都有吧?

    

    “你醒啦一宁”

    

    一个身材高挑的黑发红裙女孩推门走了进来,看见坐在床上的王一宁惊讶了一下。

    

    不是说一宁学弟晕过去了嘛?

    

    “白蝶……学姐?”

    

    王一宁有点尴尬,昨晚刚跟人家表完白,失败了之后今天又见面,好羞耻!

    

    “听说你为了保护前、一只橘猫跟五元会的人起了冲突了?”

    

    白蝶温柔的笑笑,拉过来一张凳子坐在了王一宁的对面。

    

    啊……被治愈了啊!

    

    果然白蝶学姐是最温柔的啊!

    

    “五元会的人?”

    

    王一宁想了想,是那个小混混吧?不过……

    

    “你都被人打了还笑!”

    

    白蝶嗔道,真是搞不明白这个学弟的脑袋到底是怎么长的,好想拆开……咳咳!

    

    好美!

    

    王一宁瞬间就痴呆了。

    

    这个穿着白色帆布鞋红色长裙的女孩就是白蝶学姐。

    

    不施粉黛的脸颊却好像是世间最完美的玉石一样完美,弯弯的眼睛像是月牙一样美丽,那眸子里仿佛蕴含这宇宙万物一样深邃,让人迷失,左眼下方的一点红色的泪痣……

    

    咳……

    

    妈妈!我恋爱了!

    

    一个白蝶够不够?

    

    够了够了!谢谢麻麻!

    

    ……

    

    “歪!在不说话我可走了啊!今天的星图还没录制呢”

    

    白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也想做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啊……

    

    可是这该死的魅力!

    

    要是一宁同学真的成为了前辈的弟子的话就好了吧?

    

    “啊啊!”

    

    王一宁终于回过神来,脸色微微发红,太失礼了刚刚!

    

    “我其实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因为在他大喊我是xxx的时候,我一脚把他给踹了出去”

    

    王一宁用手滑稽的比比划划,脸上笑的像是一朵花一样灿烂。

    

    “然后我大喊了一句我是你……他aa!于是他就变成了我的蛾子!哈哈哈”

    

    “噗!”

    

    白蝶抿着嘴角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落在王一宁的眼里让他更加开心了。

    

    “你这人可真皮,好想拆……”

    

    白蝶连忙低头假装咳嗽两声。

    

    “拆?都不用你拆穿了,我实在是太菜了,被人一下就打败了”

    

    “没关系的,你以后一定会变得强大的,甚至有一天许言都得仰望你呢”

    

    白蝶笑着说道,还以为你会问我拆什么东西呢。

    

    这样也好,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对了,五元会是什么东西?很厉害吗?”

    

    王一宁觉得有些不妙,马蜂很容易弄死,但是没人愿意招惹马蜂窝啊!

    

    “那个啊,是个混混组织,统治者五条街道呢,势力也算是挺大的了,据说……”

    

    白蝶看着王一宁吓得脸色发白的样子准备继续逗逗他。

    

    “招惹过他们的人,还没有能活过五天的呢”

    

    红色的裙子被来自窗外的风吹的轻轻摇摆着。

    

    “∑(っ°Д°;)っ”

    

    药丸!

    

    王一宁双手微微颤抖。

    

    “我要退社!”

    

    王一宁长舒了一口气,低着头不去看白蝶。

    

    “啊?”

    

    白蝶惊讶的眨了眨眼,这是咋啦?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能连累大家”

    

    虽说王一宁现在腿肚子都是软的,但还是挣扎着下床。

    

    “我就是逗逗你的!你难道不知道咱们天文社到底设个什么地方吗?”

    

    白蝶好气又好笑,这个臭弟弟,一点情趣都没有,不过很刚嘛,嘤嘤嘤想拆!

    

    “啊?难不成五元会是假的?”

    

    王一宁抬起头看着白蝶美丽的脸颊。

    

    “五元会是真的”

    

    白蝶摇摇头。

    

    “那……”

    

    “哎呀,许言他们居然没和你说过这件事情吗?”

    

    白蝶有点捉急,要是因为自己让天文社失去王一宁,家族是会受到惩罚的呢,而且本来最近事情就多。

    

    “额,白蝶学姐你慢慢说!”

    

    王一宁最受不了女人为难,尤其是白蝶学姐为难的亚子。

    

    “咱们天文社虽然人少,但是却是整个学校最大的机构,包括校办在内”

    

    白蝶困扰的抚了抚额前的碎发,要是能把自己的脑袋拆开把这些记忆直接装进学弟的脑袋里就好了啊。

    

    “并且……”

    

    白蝶想了想,有些事情看前辈还没和学弟说,那自己也不能说太多。

    

    “你只要知道,所有混混见到许言都要退避三分就行了,他们五元会的额今天打了咱们天文社的人,你要实在想担心的话,就担心担心那个五元会会不会就此除名吧”

    

    白蝶摊了摊手,果然讲解这种事情不适合我呀。

    

    “天文社……威武霸气!”

    

    王一宁憋了半天,最终只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学姐,我是怎么回来的啊?”

    

    王一宁松了一口气,只要自己没危险就行了,想那个混混那么混蛋的人,就该被人道毁灭啊!

    

    “正好,昨天许言回家一趟,姜宏他们们俩去接许言,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你”

    

    白蝶歪了歪头说道。

    

    啊!歪头杀!

    

    王一宁表示自己残血了。

    

    “那待会得去谢谢他们,那……”

    

    王一宁想了想决定还是想知道。

    

    “学姐有没有见到那只猫?”

    

    “你说前……王大橘啊?”

    

    白蝶随口瞎编了个名字。

    

    “嗯,那只蠢猫很懂事的,我昏倒之前让她赶紧跑……”

    

    王一宁有些难过,难不成,真的只是一场梦,如今梦醒了?

    

    “那只猫被跟你放在了一个房间里,她没在屋里吗?”

    

    白蝶奇怪的四处打量着,果然没发现那橘黄色的身影。

    

    “啊哈哈,那估计是饿了出去找吃的了吧”

    

    王一宁低着头,眼底忍不住的失落。

    

    “估计是了,那你注意休息,我去做今天的工作啦”

    

    白蝶微笑着说道,这个臭弟弟看起来有点累了呢。

    

    “嗯呢,学姐你也注意休息,哪里用得上我的就叫我!”

    

    王一宁强笑着说道。

    

    碰……

    

    随着白蝶关上了门,王一宁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

    

    “啊……”

    

    王一宁向后仰倒在床上,抬起一只手对着天花板的灯具。

    

    “……”

    

    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只小萝莉的小脚丫蹬在自己脸上的画面,还有小萝莉鸭子坐在地上委屈巴巴的抹眼泪。

    

    “都是我太弱了啊!”

    

    就这时房间的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不过王一宁根本没有心情去关注,直到听见了一个声音。

    

    “喂!弱鸡居然不过来帮忙!小心本魔王揍你啊!”

    

    幻听吗?

    

    王一宁笑笑。

    

    “王一宁!你死定了!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一个弱鸡敢让本魔王干活你在一边躺着!”

    

    下一秒,王一宁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麻袋的书,然后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卧槽!疼!”

    

    王一宁根本无暇顾及那书是从哪里来的,这一瞬间下肢都没有感觉了啊,而且嘴角怎么感觉有东西淌出来了呢?

    

    “你个混蛋混蛋混蛋……额……不是吧?”

    

    视线逐渐的模糊了,不过好像看见了一只黑丝的胖橘在踹自己的脸啊!

    

    王一宁挤出了一抹微笑,自己是要死了吗?

    

    好冷,好黑……

    

    “我……你……”

    

    一只黑丝橘猫人立在床上,一只脚还才在王一宁的脸上,不过此时这只橘猫十分的尴尬,哪怕只看这张毛茸茸的猫脸也能看得出上面仿佛写着两个大字“尴尬”。

    

    我就是……

    

    你咋这么不抗砸?

    

    砸一下就死了?

    

    不行不行!你可是本魔王的徒弟,咋能让你死了?

    

    “喵!有真气的混蛋们快来救救这个弱鸡啊!”

    

    没错,此时此刻,我们的大魔王殿下依然没有什么差点把王一宁给砸死了的愧疚感,有的只有那无尽的鄙夷,弱鸡……

    

    弱鸡……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