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魔王是二百五 > 第一章 会说话的黑丝橘猫
    我叫王一宁,男,19岁,老家成都的,现在在南大的天文系上大一。

    

    爸爸妈妈给我取这个名字是希望我能够一生安安宁宁的,不过这个世界上所有希望的都不会成真。

    

    所以,我如愿以偿的长歪了,他们都说我是个段子手。

    

    就那种死人都能让我给气死的,甚至还说将用段子征服外星人的伟大任务也交给我。

    

    我淦啊,你们把我王一宁当成什么人了?

    

    神仙吗?

    

    还是奈何桥上搞垄断生意的孟婆大妈?

    

    一碗忘情水下去,就让人爽的啥都记不住了,那特么是毒品吧?

    

    药效这么猛?

    

    我悄悄给你们说啊,其实奈何桥以前是一条美食街的来着的啊,啥都有呢。

    

    你们问我咋知道的?

    

    你们猜啊,猜对了……

    

    那我王一宁甘拜下风,每年逢年过节一定给您老人家烧纸钱!

    

    “喂,老罗啊,我今天跟女神表白了”

    

    偏僻的街道上,王一宁穿着白色的短袖摇摇晃晃的拨通了一个电话。

    

    “呦,我宁哥有种啊!下路上啊!……就那个天文社的白蝶学姐?”

    

    被称作老罗的的是我的上铺,大名罗英武,其实他原来是叫鹦鹉的,因为他父母都是农民,希望他能多多学学那些个大人物,于是嘛,鹦鹉学舌,罗鹦鹉同学就这么被确定了名字。

    

    好在后来到了高中,在老师的建议下才换成了英武这两个谐音字。

    

    “嗯那,就是她”

    

    王一宁深呼吸了一口气,抬头看看天空。

    

    今晚的天气真不错,北斗七星明晃晃的在北方。

    

    “那咋样啊?我们明天是不是得改口叫弟妹了?”

    

    罗英武好奇的问道。

    

    终于我可爱的下铺也要有对象了啊,不知道谁之前天天嚷嚷着‘作为一个天文爱好者,我只需要望远镜和眼睛,女朋友那是多余的!’这句话了。

    

    果然这世间万物都逃不过‘真香’二字。

    

    “……”

    

    王一宁沉默了,仿佛白蝶学姐美丽可爱温温柔善良大方的样子出现在了夜空之中。

    

    “卧槽!下路你行不行啊!不行你挂机,放着我来!……咋地?我宁哥让学姐拒绝了?”

    

    “也不算拒绝吧,我感觉她还是喜欢我的”

    

    王一宁嘿嘿的傻笑了起来,白蝶学姐拒绝人的样子也超级美丽啊!

    

    嗷嗷嗷!

    

    爱了!

    

    “啧啧啧,我说啊,这都9012年了,人家白蝶学姐家里一看就是很有钱的人家怎么会看得上我们这样的穷小子?”

    

    罗英武啧啧说道。

    

    果然,丝逆袭白富美这种事情只存在于小说的狗血情节里。

    

    “虽然白蝶学姐没答应我,但也没拒绝我啊”

    

    王一宁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倒是,都9012年了,最近世界各地老是出现那种超自然显现,没准你对着流行许个愿,学姐就回心转意了呢”

    

    罗英武说道,对象这个东西啊……

    

    “那我可得注意了,我记得后天有一场流星雨,我就挨个的许愿。我就不信了”

    

    王一宁伸手在虚空之中握紧,仿佛这样就能抓住自己魂牵梦绕的白蝶学姐了一样。

    

    “哈哈,宁哥你也别太难过,女朋友这东西吧,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单身有什么不好的,啊,我先挂了啊,我女朋友给我打电话了……嘟嘟嘟……”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王一宁的笑容凝固在脸上,酒气翻涌之下恨不得直接把电话给摔了。

    

    你丫没资格说这话啊,你敢不敢先和女朋友分了再说单身好啊?

    

    这天上怎么有个橘黄色的流星啊?

    

    王一宁揉了揉眼睛,酒后的视线虽然有些模糊,但在视线之中有一条橘黄色的线条,飞快的坠落。

    

    “这是什么星座的流星?”

    

    王一宁打开摄像头,尝试放大那颗流星。

    

    作为一个天文系学生,他手机的摄像头可是特制的,能够放大一百五十倍,只不过画质就会很渣了,几乎是马赛克一样的画面了。

    

    “卧槽!喵星雨!”

    

    等王一宁看清楚手机上的画面之后,一句卧槽脱口而出,因为手机画面上虽然很马赛克,但是作为室友有养猫的王一宁一眼就看出那特么好像是一张猫脸啊?

    

    “喵神保佑!让我能够追到我的学姐!我真的好喜欢她,都说三百年的擦肩回眸才换来一世的姻缘,我想我们俩一定是每一辈子都有缘……”

    

    王一宁揣起手机,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闭上了眼睛。

    

    最近网上都流行转运猫,想来这颗喵星肯定能保佑我心想事成。

    

    “我拿孟婆的十万年工资担保,一定不会出错的!”

    

    王一宁睁开了眼睛,丝毫不管孟婆此时已经哭晕在阎王面前。

    

    这关老婆子我什么事情啊!

    

    我不认识你啊!

    

    “怎么有些不对劲?”

    

    王一宁缓缓的走动,随后又快速的跑动了起来,连续跑过了三个街区之后面色苍白的看着天空。

    

    “我知错了啊,孟婆小姐姐!我明天就给您把这十万年,不、二十万年的工资烧过去!您饶命啊!”

    

    王一宁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酒精也散去了大半,因为天上的流星本来十分显眼的尾焰不见了。

    

    但根据牛因斯坦的乱七八糟的理论出现这样的现象就是说明,这颗流星瞄准了自己所在的这片街区,所以看不见尾焰了啊!

    

    要凉啊!

    

    孟婆姐姐我错了,一会小弟我就亲自给您道歉啊!

    

    妈妈耶,下辈子您一定要给我取个好名字啊,什么压天、傲天的,我真的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个普通人!

    

    不、不行!

    

    王一宁腿下一软,随后又咬着牙坚定的站着,我王一宁宁可站着死,也不要死的窝窝囊囊!

    

    “这……”

    

    看着越来越近的流星,王一宁心里逐渐浮现了几分疑惑。

    

    这流星,怎么瞅着这么可爱呢?

    

    就好像是橘猫?

    

    一个橘猫九个胖,还有一个胖成了星星?

    

    哈哈哈嗝~

    

    ……

    

    又过了一小会,王一宁使劲的眨了眨眼睛。

    

    流星呢?

    

    那天空中的流星下降速度越来越慢,而且随着高度的降低,那颗流星的本体也越来越清晰。

    

    “今天看来我真的是喝多了啊,居然看见天上居然下猫雨了”

    

    王一宁看着停滞在电线杆高度的‘流星’,啊不,还是称之为橘猫比较好一些。

    

    总之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橘猫还真的挺漂亮的啊,不仅不胖,四只爪子居然是黑毛?

    

    就好像穿了黑色的长筒丝质袜子一样。

    

    “好卡哇伊!”

    

    画面就仿佛定格在此刻一般,王一宁靠在墙角仰望着那只来自星星的橘猫,而那穿着黑丝的秀气橘猫则叉着前肢,漂浮在电线杆的顶端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王一宁。

    

    ……

    

    “师祖,那个大魔王走了吗?”

    

    某个装修的古风古韵的山顶,两个穿着白色道袍的男子站在月光下瑟瑟发抖,仔细看去两人的脸上似乎还有可爱的猫爪印存在。

    

    “嘘嘘嘘!”

    

    另一个男子食指放在最前使劲的嘘嘘,脸都涨的通红,下巴上的一缕山羊胡也跟着不住的颤抖,甚至还掉了一根。

    

    “你不要命了?那个大魔头连盟主都看不透她的修为,就算走了你敢保证她听不见?”

    

    年轻一点的脖子一缩,只觉得后背发凉。

    

    “我的胡子啊!都留了三百年了,居然折了这么多根,心疼死本尊了”

    

    被称作师祖的男子摊开另一只手,果然有二十几根的白色胡须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里,在月光下散发着柔柔的荧光。

    

    年轻的男子小心翼翼的咽了一口口水,这可是绝佳的炼器材料啊!

    

    “师祖,要不要派人去……”

    

    一个拿着长剑的少年跑了过来,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被年轻的男子把剩下的话给瞪了回去。

    

    “派人?派什么人?我和你师祖突然间爱上撸猫了不行吗?”

    

    “这……”

    

    少年一脸呆滞,这是撸猫?

    

    这是被猫撸吧?

    

    而且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不仅您两位最最最厉害的大佬被抓了一身的爪印,您两位最最最爱的丹房也都被拆了啊,还新鲜热乎冒着烟呢,就这么算了?

    

    “什么这这那那的,修房子的钱从为师的金库里出,待会你去宣布,今天拆房子……咳咳,为师说错了,是来做客的这只橘猫是咱们蜀山的贵客,下次来不许阻拦”

    

    年轻的男子转过了身,不行太丢脸了,但是……

    

    打不过啊!

    

    草,这只变态死橘猫从哪冒出来的啊!

    

    “啊……徒儿知道了”

    

    少年隐晦的翻了个白眼,这个世界啊……

    

    人生如戏啊,全靠演技,师傅您和师祖的演技真好,徒儿我差点都信了。

    

    “徒儿你去吧,记得不要乱说话,我和你师祖……嗯!”

    

    说到这,年轻的男子转过身来,狠狠的瞪了自己的这个大徒弟一眼,人坚不拆啊!

    

    ……

    

    要是火影迷在这怕不是要大喊一声“不不不不好了!宇智波鼬要灭族了!”

    

    王一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打破了沉寂的气氛。

    

    “少年!本王看你……”

    

    画面一转,再次回到nj市某个不知名的小巷子里,那漂浮在空中的橘猫开口说道,声音轻灵悦耳,是个女孩……母猫呢。

    

    “你看我骨骼惊奇、眉清目秀、印堂发紫、必然是个练武奇才?”

    

    王一宁突然脑子一抽,抢着说道。

    

    “孺子可教,你可以叫我大魔王殿下,本王意欲……”

    

    “收我为徒,传授天下伟岸功法,等到大道一成,拯救天下最终神功盖世隐退星辰大海?”

    

    王一宁再次抢着说道。

    

    “……就是这样”

    

    大魔王整个猫体一愣,僵硬的的点了点头,藏在肉垫之中的锋利指甲微微伸出,头顶的流毛飘逸的随风摇曳。

    

    臭小子!

    

    抢台词啊?

    

    本姑娘在地球上还没遇见过像你这样厚颜无耻之人呢!

    

    嗯对!抢台词的厚颜无耻之人!

    

    要不是本姑娘见你骨骼惊奇是个千年难遇的练武奇才,本姑娘早抓你一脸了!

    

    “我拒绝”

    

    王一宁毫不犹豫饿说道。

    

    “好,既然你同……你拒绝?”

    

    大魔王有些抓狂,美丽的瞳孔变成了一条细线。

    

    你拒绝还抢本王那么多台词?

    

    “看样子你也是个什么绝世高手吧?那你难道不知道被你这种人收徒之后都会发生什么嘛?”

    

    王一宁到现在酒劲又有点上头,再加上这只穿着黑丝的橘猫实在是漂亮就忘记了‘猫是不会说话的’这么一个设定。

    

    “发生什么?”

    

    橘猫若有所思的说道,自己来到地球这么久了好像还真没特意了解过这些情况。

    

    “我想想啊,最惨的是全家死光光,财产被别人占领,传承被抢,最后未婚妻也送来了一只绿帽子”

    

    “还有这回事?那好一点的呢?”

    

    大魔王用爪子抓了抓下巴,自己算是这个地球上最厉害了的吧,这么多年就没碰见一个能打的,自己收徒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吧?

    

    这里的天道规则我没感觉出啥不一样的啊。

    

    “好一点的呢,就是直接被雷劈到了另一个世界,又是家破人亡的又是未婚妻退婚送绿帽的,啧啧啧”

    

    王一宁一边摇头一边说道,修真?

    

    不可能的,这都是一部部卖惨文,谁混得惨谁就独得天道青睐啊,话说这么算的话……

    

    这修真第一高手咋就像天道发的最佳安慰将一样呢?

    

    “等会,为啥都有个退婚的节奏?”

    

    大魔王觉得有猫腻。

    

    “啊,你说这个啊,不退婚谁看啊,再惨的背景不退个婚,没有卖点完全没有销量啊”

    

    王一宁无奈的摊手。

    

    “你跟我说的是小说?”

    

    大魔王敏锐地察觉到了问题的所在。

    

    感情自己认真的听了半天,以为这个少年对修真界了解的挺深,感情……

    

    跟我在这编故事呢啊!

    

    喵喵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