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妖孽鬼才 > 第645章 清正
    在党政部门来说,情报是最重要的。

    人事调动,政策变更,上级指示,这些信息谁能最先得到,谁就能最先作出应对,占得先机。

    因此,几乎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得知了新的纪委书记即将到来的消息。

    市纪委书记负责监督华清市内所有大小官员的纪律监督问题。可以说是权力颇大。

    从理论上来讲,即使是韩梓宇这个市委书记,纪委书记也有权利对他进行监督和举报。

    当然,从地位上来讲,还是韩梓宇的地位最高,党委书记领导一切,也就是说纪委书记也要归他领导,所以基本不用担心纪委书记会来找他的麻烦。

    但对于下面的官员来说,这可就不一样了。

    近几年来,中央不断的在强调要反腐倡廉,纪委方面的权力是越来越大了,大部分官员听到纪委的名头,都会吓得直冒冷汗。

    李金昌现如今想的是,如果可以把这个新任的纪委书记拉拢到自己的这一边,那么将来很多事情将会变得容易许多。

    纪委就相当于一把锋利的匕首,可以插在每一个官员的心头。

    而白景阎和他也抱有同样的想法,对身旁的秘书说道:“明天等他来的时候,我亲自去接他,你先把车安排好。”

    秘书听到这句话,有些犹豫。

    根据市委里的职务排名,白景阎这个副书记的地位要比纪委书记高出一些。如果他亲自去迎接,那这已经属于高规格的接待。

    白景阎斜眼看了秘书一眼,他知道秘书在想些什么。

    “你不懂,我们现在必须趁他刚来的时候,尽可能和他搞好关系。”

    白景阎如今的危机感越来越强,他能感觉到李金昌已经快要对于自己下手了,所以必须孤注一掷,不惜一切代价扩大自己的势力。

    ……

    当罗平秋收到自己即将调任的消息时,内心并没有什么变化。

    对于他来说,在哪里工作都是一样的。

    为官者,心有所向,小,则在自身;大,则在天下。

    他从不认为职位的高低,或是所属地区的不同,就会改变一个为官者的本质。

    有的官员内心贪得无厌,不管处在什么样的位置,都会不遗余力地以权谋私。

    这样的人,在如今的公务员体制内并不在少数。

    而他的职责,就是把这些人从这个队伍中剔除出去。

    **曾经说过:“中国**始终是为人民服务的。”

    罗平秋自从二十岁成为党员后,一直把这句话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

    无论何时,都要始终站在为人民服务的立场上,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这才是一个人做为官员最应该做的事情。

    罗秋平之前是县纪委书记,他在任时,把整个县里能被查处的官员一个都没有放过。

    很多人觉得他有些矫枉过正,把下面的官员都抓了,那之后谁来干活呢?

    但罗平秋对这些纵容贪腐官员的人,向来是冷眼以对。清廉正直的官员一样有很多,为什么不能提拔上来,而是让这些贪官污吏呆在高层里为非作歹。

    自古以来,包青天,海瑞一直被老百姓千百年来传颂称赞,因为他们两袖清风,一心为民。

    而和珅,严嵩之流,则是遭人唾骂,甚至是遗臭万年。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的官员奋不顾身的要跳入这贪赃枉法的火坑里?

    罗平秋明白,说到底,就是为了两个字,利益。

    利益不一定是指钱,可能是指地位,是指女人,权色交易,权钱交易,这些都是层出不穷的官场乱象。

    很多人在进入官僚体制的那一天起,就是动机不纯的,他们抱着升官发财的思想,妄图通过做官而为自己敛财。

    正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但那已经是过去封建社会的事了。现如今,应该是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社会,怎么能允许这些官员继续这样。

    既然进入时动机不纯,但人心是无法直接考察的,只好通过后期的行为对他进行监督,这就是他这个纪委工作人员的职责。

    即使遭到那些人恨,被那些人痛骂,但他自己心里很清楚,自己做的这一切都是正确的,问心无愧。

    当看到老百姓因为贪官污吏的落马而兴奋时,他就能感觉到自己的努力是有意义的。

    明天就要去华清市任职了,他很清楚,省里把他调过去,就是看中了他这刚正不阿的性格,想要在华清市里整顿风气。

    这是省里给他的信任,他不能辜负领导对他的期望。

    躺在床上翻了个身,罗平秋看着宽大的双人床旁边空荡荡的另一侧,心里升起一股孤独之感。

    三年前,他和妻子离了婚。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有别的官员来到他家给他送钱,想要让他在检查时循私舞弊。

    而当时自己不在家,那个见钱眼开的女人,竟然就真的把钱给收下了。

    回到家以后,罗平秋怒不可遏,自己向来作风正直,从不收受贿赂,想不到今天居然后院起火,让妻子给自己破了这个例。

    可妻子居然不思悔改,反而埋怨他这么多年都没给家里带来安稳的生活,却因为经常被不法之徒报复而担惊受怕。

    “你就是个石头脑袋,干吗那么死心眼儿。”妻子一边瞪眼,一边骂他。

    罗平秋的火气也上来了,这是他的原则,任何触碰他原则的人都不行。

    “既然你觉得和我在一起没有安全感,那我们就离婚吧。”

    罗平秋冷冷的丢下了这么一句话,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家。

    一晃三年过去,听说不久前前妻已经再婚,找了一个本地的私企小老板,日子倒也算过得富裕。

    而罗平秋每天埋头于工作,根本没有时间顾虑自己的家庭问题。

    偶尔他觉得这样也不错,妻子离婚,两人多年来也没有孩子,现如今自己完全是独身一人,不用考虑那么多。

    但夜深人静时,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终究还是会有些心情低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