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妖孽鬼才 > 第165章 没女人
    游艇出海后,那蔚蓝的海平面,阳光和微风,一下子就让生活美了起来。韩梓宇感慨这他妈的才是人生啊。

    柳淑和过来躺在了韩梓宇的旁边,那一身的比基尼,看得人垂涎欲滴啊。

    像柳淑和这样的校花,韩梓宇真心没机会认识,就算认识人家也不会看你一眼,何况那时的韩梓宇又矮又丑又黑,真心没女人看得上。

    “高中时都没机会认识你这样的大美女啊。”韩梓宇还是感慨,虽然自己的高中没有恋爱过,但是暗恋过不少美女。

    “谁说的,我们在学校里不是经常遇见吗?”柳淑和说道,她说谎了,她对韩梓宇真心没任何印象,那时围绕在她身边的全是帅哥,像韩梓宇这模样的,柳淑和还真没多看一眼。

    “你少逗我了,我高中时,连我们班最丑的女人都追不到。”韩梓宇嘲讽到。其实,他高中时,校风还是挺严格的,有恋爱的,但是要上床的也很多,但是还没那么open。

    “那是因为韩秘书没追我啊,要是你追我,指不定我就被韩秘书追到手了,说不定”柳淑和说话没一句是真心话,这些甜言蜜语,那都是哄韩梓宇的,但这些虚假的话听了确实很舒服。

    “你可是校花啊,追你,只能是在梦里了。”韩梓宇笑着说道。

    这时,柳淑和翻了个身,半个身子压在韩梓宇的身上。

    “韩哥哥现在追我也来得及啊。”柳淑和主动示爱。韩梓宇清楚,这些女人都是冲着他的地位来的,不是真喜欢,都只能是逢场作戏一下。说白了,那就是陪你玩一玩,但是到头来,还真不知道是谁玩了玩。

    “没那个精力了哦。”韩梓宇笑着回答,起了身,说道:“我还是去钓钓鱼比较轻松。”

    柳淑和急忙跟了上去,说道:“钓鱼有什么意思,你看人家丁局长,多么的会玩。要不”

    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淑和美女,在背后说我坏话啊?”丁善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三个女人过来了。

    “我哪敢啊,我说丁局长宝刀未老啊。”柳淑和笑着说道。

    “六十来岁的人了,也不行了哦,你们今天要是有需求啊,那只能是找你们的韩哥哥了。”丁善来哈哈大笑。说完这话,其他女人都去围着韩梓宇了。

    韩梓宇被这群女人缠得哭笑不得啊。

    “韩兄,让这些美女一饱口福?”丁善来说话是一语双关啊。

    韩梓宇还真不适应,这么多人,大庭广众,光天化日之下。

    见那四个美女躺着休息,韩梓宇对丁善来说道:“丁局长,我们去后面喝杯茶吧。”

    两人坐下来后,悠闲得聊了起来。

    “丁局长,听说你跟马省长很熟?”韩梓宇试探道。

    这个问题,还是很出乎丁善来的意外,一时没弄明白韩秘书想问什么。

    “也不算熟,其实马省长以前在市卫生局呆过,我那时候还是个小科员,他已经是领导了。”丁善来笑着说道。想起了往事,他确实是靠拍马振的屁股,做他的仆人爬上去的,那段时间做人真的比做狗还卑微啊。

    韩梓宇哦了一声,这不算熟是客气话,意思就是熟。

    “丁局长,你是跟马省长的,我是跟着省委书记的,自古以来,这省长和省书记经常会有权利之争,如果真闹起来,你说我们俩应该是敌还是友呢?”

    韩梓宇继续试探性的问道。

    “瞧你说的,我只是市的卫生局,韩兄可是省委啊,这级别都差了好几档呢,怎么争,也不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谊啊?”丁善来这一次,有点听出韩秘书话的意思,他是想试探自己的立场啊。

    “呵呵。丁局长说的对啊,我们喝茶喝茶。”韩梓宇举起茶杯喝了一口,丁局长急忙也举起茶杯喝道。

    这时,韩梓宇又说话,这一次,他的话里甚至还带点威胁在里面,说道:“这上面的人争权,我们下面的人就遭殃啊,现在食品安全,医疗问题频发,哪天上头像这次塌桥一样严查起来,只怕有省长在,也不一定能靠得住,这次陈腾还是厅长呢,还不是照样下去。”

    韩梓宇这话不是危言耸听啊,只要你干过坏事,就敢查你,就敢把你拉下马。

    丁善来虽然高调嚣张,但这话他懂。书记要想拿你开刀,马省长也是保不住你的,何况省委党委管内,省长管外,这官内的人和事,还是书记的权利大,这官外的事,省长权利大。

    “韩秘书,你可别吓我啊,我还想安享晚年呢。”丁善来面露难色,他不知道韩秘书说这段话是什么意思,是想暗示他,省委书记想查他?还是想说,马省长也保不了你?

    “我是说,大家是官内人,要两手准备,多给自己留条后路。”韩梓宇很严肃的说道:“最近书记可能要扫黄,尤其是柳中市,这是机密,我提前跟丁局长说一声,小心点。这事,你可千万别跟其他人说,我看我们是自家人,才通知你一声。”韩梓宇还特意拍了拍丁善来的肩膀,语重心长啊。

    韩梓宇不说是打海北市,也不说打温云市,而是换了个一个柳中市拿出来说。

    丁善来显然还不知道这事,一听,吓得脸都白了,说道扫黄这事,他就怕啊,怕得不行啊,要知道,他手上涉及的女人可不少,一个出事,都可能跟他扯上关系,这官场人找女人,虽然不犯法,但可以开党籍啊。

    丁善来瞬间就冒冷汗了:“这么严重?那怎么办?我可经不起查,韩秘书,你得保我啊。”

    韩梓宇是故意把这消息放出来的,本来周伟泉确实是想扫黄的,顺便借扫黄之名,整整官内的党风,这本来就是省委书记的职责,何况也是响应国家政策,马省长肯定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人被扫掉。

    但是呢,这个扫黄行动受阻了,韩梓宇就给周书记提了点建议,于是这扫黄,就成了一次试探行动,也是互相推拿的行动。

    韩梓宇就想试试这丁善来,让这个墙头草给这场无间道,舔点乱,这乱了可能让暗地里的周伟泉把人和事看得更清。

    “你有马省长保你,怕什么?再说了,我就一秘书,又没实权,怎么保你?丁局长,你这玩笑开大了。”韩梓宇笑道。

    “你可是省委秘书啊,肯定有办法的。”丁善来是真怕啊,这当官的就最怕身不正。

    “这事,我有消息我再通知你,最近你可要悠着点啊。”韩梓宇说道。

    丁善来一把就握住了韩梓宇的手,那表情真是把韩梓宇当成了爹啊,诚恳的说道:“韩秘书,你是我的再生父母啊,这么重要的事,你都告诉我,我丁某以后就听你的。你要给我一口饭吃啊。”

    丁善来就是这种人,墙头草,哪边都倒。

    “听我的就免了,我也受不起,不过,有什么消息,你可要记得也通知我一声啊。”韩梓宇没说什么消息,也更不提是不是跟‘马省长’那边有关的消息,但是丁善来这张臭牌,这张搞乱的牌,韩梓宇是打出去了。

    就看丁善来能不能欣起点波浪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