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159章 自请废后
    从鲁氏木铺出来,殷玄的心情好的没话说,瞎子都看得出来他十分的眉飞色舞,落在聂青婉身上的目光像蜂蜜的汁,像永不落的光辉,甜中渗着永恒。

    殷玄实在太高兴,又问聂青婉要不要去逛街,聂青婉说太晚了不想去,刚从陈府出来的时候殷玄就问过聂青婉要不要逛街,聂青婉说不去,那会儿殷玄的心情低落,想的是她可能不是不想逛,是不想跟他逛,但现在他不那样想了,她接受了他的簪子,那就意味着她打心底里接受了他这个丈夫,这如何不让殷玄激动?

    这一激动就很想跟她恩l爱,也就不再多问,聂青婉说不逛街,殷玄就直接吩咐随海回宫。

    回到宫里,殷玄压根忘记了晚上他让甘城做的事情,一进寝宫就迫不及待的把聂青婉一把抱起扔到了床上。

    恩l爱过后聂青婉照样的有气无力,虚软地被殷玄抱着去温泉池洗了个澡,换了干净的里衣,然后放回床上。

    殷玄弯腰将地上的衣服一一捡起来,扔到篓子里,又将刚刚取下来的聂青婉的发饰都拿到妆奁台上,那根红木簪子被他极为小心地放在最明显的位置,放好,又将聂青婉缝给他的那个荷包也拿过来,放在了红木簪一起。

    做好这些,他拿了一个新床单去换,又将聂青婉抱起来重新放回去,他刚刚虽然要的急,但没有晚饭前那会儿凶,故而也不给聂青婉擦淤青药了,就拿了擦她箭伤的疤痕药给她擦了。

    擦好,殷玄收起药瓶,去重新洗了一下手,这才又躺回去,搂着聂青婉,准备入睡。

    结果,还没闭眼呢,就听到门被轻微地敲响了。

    现在已经极晚极晚了,刚回了宫殷玄就让王云瑶和浣东浣西她们都回去睡了,不管是御林军还是禁军,殷玄也让他们都回去睡了,随海也被殷玄给赶走了。

    但这会儿,门又被敲响了。

    不用想,绝对是随海。

    殷玄侧头看了一眼身边早已疲惫地睡过去的女孩儿,看了很久他才缓缓地抽开胳膊,另一只手小心地扶着聂青婉的额头,把她的头放在柔软的枕头上,拨开她额边的发丝,低头冲着她的鬓发亲了一下,这才轻手轻脚地下床,穿了龙靴,走到门口,隔着门问一声:“什么事?”

    随海也隔着门,禀报:“皇上,甘城那边递信了。”

    殷玄一时怔愣住,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晚上还有一件大事儿在进行,他都色令智昏到把这事儿给忘了。

    殷玄无语地拍了一下额头,往龙床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对随海说:“到偏殿去。”

    随海应了一声‘是’,赶紧去偏殿。

    殷玄随意拿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也去了偏殿。

    主仆二人在偏殿见了之后,殷玄还没来得及问甘城那边是不是已经成功了,随海就把刚刚甘城那边派来的人说的话说给了殷玄听。

    大意是甘城在吃晚饭的时候雷威带了酒肉过去,与甘城一块吃,这么一吃,就没走,到现在还留在那里,甘城想了很多种办法脱身,都没能成功,甘城又不敢轻举妄动,怕打草惊蛇,故而,夜晚的行动就没有做。

    殷玄听了,眉梢微微一挑:“现在雷威也还没走?”

    随海说:“是呢,甘大统领派来的士兵还在等皇上回话,问行动是不是改天。”

    殷玄背起手,漠然地看向墙壁一角,心中想的是,雷威和甘城同守皇陵,早年有出生入死的情义,现在有共守岗职的情义,一起喝酒吃肉,并不奇怪,但奇怪的是,时间不对,偏就在今天,而且吃到了深更半夜也不走。

    殷玄轻微地眯了一下眼,雷威是殷天野的亲信,如今也只听殷天野的调遣,若非殷天野使派他,他不可能一直缠着甘城不走,那么,殷天野为何要派雷威去缠着甘城,还是在今天晚上呢。

    殷玄想到今日张堪说聂青婉去过烟霞殿,那么,是见了任吉吗?若见了任吉,那她就定然知道了他晚上要做的事情,她要查太后死亡的真相,就不会让他在这个时候把尸身运回皇陵,所以,无奈之下,她联系了殷天野?

    殷玄越想越觉得是这样,皇陵周边只有两拨兵队,一拨是他的,一拨是殷天野的,想绊住甘城,只能让殷天野出手。

    而当今天下,能让殷天野二话不问就愿意出手帮一帮的人,压根没有,就算是殷氏皇族宗亲,他也得问个原委,就算是他这个皇上要征调他的兵,也得给个由头,但偏偏,还有一个人,什么原委和由头都不用给,只需要一封信,寥寥数语,就能让他肝脑涂地。

    殷玄垂了垂眸,双手无端的在身后握紧,有些不是滋味地想,她以太后之名联系了殷天野,那么,此时的殷天野,也知道她回来了吗?

    原本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尸身不能运回皇陵,那就得先斩杀了任吉,让她断了左膀右臂,也断了紫金宫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哪怕她联系上了华子俊,他也有的是办法让华子俊进不了宫,查不了太后的尸身,可是,想到她今天给他擦汗的一幕,想到她接受他送她木簪的一幕,殷玄内心里就沸腾着一股至极的喜悦,他想,她不会舍得他死的,但他若真的杀了任吉,她也许怒恨之下真的会送他上西天。

    殷玄喟叹,打心眼里不承认他没有任吉重要,但至少,任吉于她,也确实很重要。

    只是,不杀任吉,却也非得把烟霞殿的主殿封了不可。

    殷玄沉吟半晌,冲随海说:“去传话,就说行动暂时取消,让甘城配合雷威守好皇陵,再派人把皇陵庭院都打扫干净。”

    随海不多问,殷玄怎么吩咐他就怎么听,现下也很晚了,甘城那边可能也支撑不住了,就等着这道旨意呢,随海福了福身,应了一声‘是’之后连忙出去,把话传给士兵。

    士兵听了,赶紧回去向甘城汇报。

    甘城知道行动暂时取消了,也不伺候雷威了,直接仰头一倒,装醉睡了。

    随海出去后殷玄又在偏殿了站了一会儿,原本想传戚虏过来,让他带人去秘密将烟霞殿的主殿封了,但瞅着时辰太晚了,就想着明天再办,索性又重新回到寝宫,脱了衣服,上了龙床,搂着聂青婉睡觉。

    第二天寅时三刻不到殷玄就醒了,旁边的女子还在睡,他也没惊扰她,悄然无声地下了龙床,将黄幔重新搭上,喊了随海进来伺候。

    等穿好龙袍,殷玄挥手让随海出去,他自己走回龙床前,拂开了龙床两侧的黄幔,弯腰下去吻了吻聂青婉的脸,又轻轻地啄了一下她的唇,拿出帕子擦了擦她额头的薄汗,跟往常一样,散开了她的里衣,又去开了一扇窗户,让她能够睡的凉爽些,再差人去喊王云瑶和浣东沈西,等到她三人过来伺候在门外了,他这才去上朝。

    陈德娣今日起的很早,寅时三刻没到她就起了,也可以说她几乎一夜没睡,她躺在冰冷的凤床上,睁眼到半夜,后半夜她勉强让自己闭眼睛睡觉,因为她不能用一张苍白而黯淡的脸去见皇上,她要用最美的样子去见他。

    可即便这样劝自己了,还是睡不着,何品湘和采芳极不放心她,非要晚上陪着她,她不让,让她二人都下去了。

    这一夜,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而今天,也属于她在后宫中的最后一天。

    何品湘和采芳来的很早,她二人也几乎一夜没睡,昨日的搜宫,皇上的罚跪,婉贵妃的猖狂,让这两个资深的奴婢也意识到了东宫危险,意识到了自己娘娘地位的岌岌可危,意识到了天要换主,东宫要易位。

    这么个时候,她二人怎么睡得着呢?

    睡不着,翻来覆去,熬了一夜,天还没亮,二人就急急地起床,收拾了一番,来伺候陈德娣。

    进了寝宫,发现陈德娣已经醒了,一个人坐在宽大的凤床上,对着一扇打开的窗户看着。

    那窗户外面蒙着灰尘般的晨蔼,阳光尚未苏醒,地平线还是一片苍茫的浅褐色,火树银花卸了妆容,辉煌宫灯凋了光芒,如同它们风光的主子,即将要沉入泥土里。

    陈德娣就那般坐着,看着,一动不动,直到何品湘和采芳进来了,她才像是有了意识般,一点一点地将头转过来,冲着何品湘略有些沙哑地说:“去把凤袍拿来。”

    何品湘微怔,心底隐隐地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她低声问:“这个时候拿凤袍做什么?”

    陈德娣扯了扯唇,大概极想扯出一抹笑来,可扯了半天,笑没有扯出来,倒扯出了一身悲苦,她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要问,去拿吧。”又对采芳说:“你也去,把凤冠也拿来。”

    何品湘和采芳对睇了一眼神色,彼此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不详之兆,可她二人不敢多话,大概也知道这个时候她二人不管说什么娘娘也不会听,于是二人只好下去拿凤袍,拿凤冠。

    凤袍和凤冠拿来,陈德娣就让她二人伺候她穿上。

    何品湘和采芳这会儿已经平静了,当凤袍和凤冠拿过来的时候,她二人就差不多猜测到陈德娣想做什么了,她二人眼眶微红,左一句说“娘娘,也许还有别的路可走的”,右一句说“娘娘何必要如此呢”,可不管她二人说什么,陈德娣都沉默不言。

    陈德娣站起身,让何品湘和采芳给她穿凤袍。

    何品湘和采芳无法,只得左右伺候着给她穿上凤袍。

    穿凤袍的时候陈德娣的下巴微仰了仰,眼睛望向头顶的天井,细碎的光芒从那天井里落下来,洒进她的墨色眸孔里,那一刻,她竟然笑了。隔着时空,她好像又听到她娘亲说:“这衣服可不是一般的衣服,穿上了它,你就是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了,母仪天下了呀!”

    母仪天下么。

    这确实是每一个女子,或者说,是每一个有野心有能力的女子都渴望得到的。

    她以为她得到了,其实压根没有。

    回想宫中的三年,她快乐吗,大抵是快乐的,可说寂寞吧,她也是寂寞的,伤心吗,也是伤心的,尊贵吗,也是尊贵的,骄傲吗,也是骄傲的,悲苦吗,也是悲苦的,它能给任何一个女人想要的一切,却也能给任何一个女人不想要的一切,风光与孤独并存,尊贵与危险并存,有多大的荣光就有多大的灾难,这就是后宫。

    陈德娣狠狠地闭上眼睛,当眼帘合上,光明阻隔在黑暗的眼帘外,便也将过往斩割在了眼帘之外,既不属于自己,那便不强求了吧。

    祖父和娘亲说的都很对,该舍的时候,便要不遗余力,那样才能斩的干净,走的彻底。

    何品湘和采芳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将凤袍穿好,凤袍穿好之后,陈德娣又让何品湘和采芳给她戴凤冠,两个丫环沉默着不言,只低头认真做事,可那眼中饱含的辛酸和泪却越来越浓。

    平时除了大典,除了节日,这套皇后的凤袍和凤冠陈德娣碰都不会碰,但今天,她穿的齐齐整整,一丝不苟,戴好凤冠,她又让何品湘和采芳给她点唇帖妆上腮红上胭脂。

    拾掇了很久之后,铜镜里出现了一个妆容精致,漂亮贵气的少女,一眼扫去,压根看不出来一夜没睡,看不到满身的落魄,也看不到那妆容下的苍白脸色,一身凤袍红潋天下,金灿灿的风冠晶莹耀目,十分夺人眼球。

    陈德娣对着铜镜看了一眼自己,看到自己苍白颓靡的气色被那些胭脂水粉遮的一丝不漏之后这才站起身,由何品湘和采芳共同扶着,走出了寝宫。

    走到门外,她站在正殿大门口,看着遥远的山脉,轻声说:“随我去金銮殿。”

    今日的金銮殿其实没什么重大的事情,唯一要说的重大事情大概就是给陈温斩封赏了,昨日皇上刚回来,要处理的事情太多,顾不上这头,大臣们也就不再嘴碎,但今天就又把这件事情提了上来。

    当然,关于聂北遇刺那件事,案子已交给刑部,大臣们虽愤愤,却也不再多管,只翘首以望,等待刑部查出凶手的来历,再查明这次事件背后的主使人,然后给予惩治,扬大殷国威。

    要说聪明的朝臣有没有在私下里怀疑这件事儿是陈府干的,当然也有,但他们只在脑海里冒出了这个苗头后就立马伸手把这个苗头给掐灭了,不该想的事情,万不能自己天马行空地去想。

    至于事情真相是什么,刑部自会梳理,用不得他们去深思去揣度,需要深思和揣度的是皇上,他们只要做好大臣的本分就行。

    该赏的请赏,该罚的请罚,至于赏罚背后的阴谋,他们无需多管。

    而说到查凶手来历这件事情,又不得不提一提陈温斩。

    昨日殷玄在御书房对华图说了,这件事情要让陈温斩协助他,故而,今日的金銮殿上,面对群臣们提议的要给陈温斩封赏一事儿,殷玄直言道:“陈温斩救了聂北,救了李东楼,救了谢右寒,救了勃律,确实功不可没,赏绝对是要赏的,但现在刑部需要陈温斩协助帮忙查案,这件凶杀案是你们心头的痛,亦是朕心头的痛,一日不找到幕后真相,朕也一日难安,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先查案,等陈温斩助刑部办理完了这件案子,朕加功一并给他赏了。”

    以前陈亥是朝中老臣,很多时候都是他最先开口应话,而他也相当于金銮殿里的一个风向标,他但凡应声,后面的朝臣们也会跟着应声,当然,陈亥所应的,也全是殷玄所要的,不然,陈亥焉能安然活到今天?

    后来聂北出来了,这金銮殿就有些楚汉之势,朝臣们附合的时候就得提着心掂量掂量,可如今,陈亥退了,聂北伤了,这金銮殿就成了实打实的金銮殿了,朝臣们各议论各的,百家齐鸣,但无一例外,都不去忤逆皇上。

    朝臣们一听皇上这样说,一个一个的点头。

    陈津昨晚已经向殷玄请了辞,今早上陈间上朝的时候带了陈津的辞臣折子,现如今已交到殷玄手中,陈建兴领兵驻小南街,早朝就没去,其实他还是可以去的,但他不想去了,就以驻守小南街为由,没去金銮殿,陈璘安静地站在列队里,一语不发。

    大臣们也看出来了如今的朝堂已不是以前的朝堂了,陈家父子,去二留三,这大概就是大势已去,无可挽回之局。

    亲陈的官员们也在这个时候纷纷倒了风向标,不说倒向谁,但一定不会再跟陈家有什么亲密的接触,这也正好符合陈府心意,他们既打算退了,就也不想再跟其他官员们有什么攀扯,惹来殷玄的不满,让自己前功尽弃。

    李公谨素来不看任何人的脸色,他只说他该说的话,做他该做的事,故而,听了殷玄这话后,他就出列,拱手说:“皇上,那就即刻传陈温斩进宫,让他协助华大人办事。”

    被提名点姓,华图也跟着出列,朝龙座上的殷玄拱了拱手,说道:“有陈侍卫的协助,这个幕后真凶大概也不难查出来,臣也恳请现在宣陈侍卫进宫。”

    陈间薄唇抿了抿,站着没动,也没出列说话。

    陈璘手指攥了攥,也站着没动,没出列说话。

    他二人很清楚这个幕后凶手是谁,是他陈府,让陈温斩协助去查,他怎么查?

    殷玄也知道这幕后凶手是陈府,但他不动声色,说道:“传吧,早查出来真凶,大家伙也能早安心,朕也能早安心。”

    随海于是便要喊人,去传陈温斩,但是,嗓门还没撩出来,门外的太监倒是先一步高叫出声:“皇后觐见!”

    皇后!

    众臣一愣,接着就惊诧地开始窃窃私语。

    殷玄眯了一下眼。

    陈间和陈璘骤然一抬头,朝金銮殿的大门口望去。

    李公谨和华图分别站回列队,也朝金銮殿门口望去。

    金銮殿最初是不许女人踏入的,可在殷太后那个时期,这个惯例被打破,后来也就没限制,但没有特别的事情,或者说没有皇上通传,任何女子一律不能来金銮殿,上一回王芬玉是手执夏公信印才能进来,马艳兰是作为人证被聂北带过来的,而这一回,皇后虽然母仪天下,身份尊贵,但要进金銮殿,还得有殷玄的通传。

    殷玄坐在龙椅里,一手搭在龙椅的龙头上,一手自然地垂搭在身侧,他抬着头,也看向金銮殿的门口,那双深邃犀利可洞察一切阴谋诡计的眼睛眯起一道极为精锐的弧度,扶在龙头上的指尖轻轻地扣击了几下,然后说:“传。”

    随海扬声高叫:“传皇后进殿!”

    门外的太监听到这个声音,往下传话。

    陈德娣听到后,深吸一口气,让何品湘和采芳左右扶着,一步一步踏上那个至尊无尚的台阶。

    踏上去之后满身大汗,可她却手脚冰冷,一丝暖气都没有,她也不在乎,左右甩开何品湘和采芳的搀扶,仰起头,看着那个金碧辉煌的牌匾。

    那一刻,她的眼中流露出一道光,从烈日东升到西阳西下。她在想,这是太后曾经霸占了十年之久的地方,这是大殷帝国最至高权力的地方,是她这个母仪天下的皇后也从没有踏足过的地方,如今,她要从这最权威最鼎盛以及最至高的地方跌下去,这么一跌,会不会粉身碎骨呢?

    陈德娣凄然一笑,却坚定凛然地提起沉重的凤袍裙摆,踏了进去。

    太后浴火重生,那她便零落成泥,重新发芽。

    何品湘和采芳都通红着眼,垂手站在那里,看着陈德娣一个人形单影只地走了进去,她二人十分清楚,娘娘过了一槛,便是舍了皇权富贵。

    所有人都对陈德娣的突然到来保持着惊疑,大臣们面面相觑却不敢说话,陈间和陈璘都拧紧眉头,看着一步一步走进来的陈德娣,随海也看着陈德娣,殷玄坐在九五之尊的帝位上,也看着陈德娣,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绞在了陈德娣的身上。

    陈德娣无视了周遭所有人的视线,走的笔直,昂首挺胸,眼睛直望龙椅里的殷玄。

    走到大殿中间了,她放下裙摆,缓慢跪了下去,两手放地,头枕在两手上,说道:“臣妾参见皇上。”

    殷玄坐在那里看着她,没动,缓缓,他抬了抬头,看着门外的天空,低声说:“皇后来金銮殿找朕,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陈德娣依旧垂着头,沉静地说:“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只是臣妾有些话,想要在金銮殿上对皇上说。”

    殷玄抵制住眸底的翳色,抿唇问道:“什么事?”

    陈德娣一字一句道:“臣妾嫁于皇上三年,这三年来臣妾毫无所出,没能为皇上诞下子嗣,没能为大殷繁衍后代,这是臣妾的罪过,古有七出之条,无后为大,单这一项,臣妾就无法再容身于皇上身边,无法再容身于后宫,臣妾有罪,如今自请废后,望皇上成全。”

    ‘自请废后’四个字出,朝堂一片哗然,大臣们议论纷纷,叽叽喳喳。

    其实大臣们想说,皇后你这说的什么话呀,你嫁给皇上三年无出,其她妃子们也无出啊,这不是你的错,你请什么废后!

    可转而想又觉得这话不对,不是皇后的错,难不成是皇上的错?

    总不能说皇上不行吧?三年都不能让后宫那么多女子怀上一个龙子。

    大臣们汗颜,着实不敢把这话说出口。

    可不把这话说出口,那不就坐实了皇后三年而毫无一出的罪行了吗?

    七出之条中,最狠的一条就是无后哇!

    面对大臣们的叽叽喳喳,熙熙攘攘,陈间和陈璘则异常沉默,他们看着跪在那里的陈德娣,心里无限欣慰地想,这一招计用的极好,自请废后,给了自己台阶,亦给了皇上台阶,皇上一心要扶婉贵妃当皇后,你挡了皇上的眼,如今你愿意让位,皇上只会顺了台阶,而不会为难你。

    殷玄确实会顺下这个台阶,原本昨天戚虏没在寿德宫搜到那个香包罪证,殷玄还在愁如何再找到这么好的机会,如今她自请废后,倒省了他很多麻烦。

    几乎毫无悬念的,殷玄点头同意了,他说:“准。”

    不问原因,不问理由,也不跟她虚伪客气、一来二往,很干脆利索地丢了一个‘准’字。

    这让大臣们一时都很难接受,觉得皇上太薄情了,又想到皇上如今把婉贵妃宠的无法无天,这陈皇后一走,那不就是婉贵妃上台?历来朝堂大臣们都对那些迷惑皇上的女子们极不待见,临到聂青婉和殷玄这里,也是一样。

    大臣们心里堵着不满,但又不敢说,眼神频频地往李公谨身上瞟,没直接在脸上写:“你快出去阻止皇上。”

    李公谨只当自己看不见。

    他是言官不假,可他却不言皇上的这种事情,再说了,是皇后自请废后的,不是皇上废的,他出去说什么?对皇上说,皇后脑抽了,让皇上权当没听见?他自己脑抽了才会去说这种话呢。

    再者,上一回受陈亥的鼓动,去御书房进言,皇上给出的那一番话已经让李公谨深刻意识到,婉贵妃于皇上,那是不可触的逆鳞。

    李公谨眼观鼻鼻观心,站那里不动。

    华图也不动,只一双眼睛落在陈德娣身上,若有所思,片刻后他又去看陈间和陈璘,发现他二人在面对陈德娣自请废后这件事上居然表现的无动于衷,华图就越发疑惑了,再联想到今日陈津没来上朝,陈建兴借维持小南街秩序为由也没来金銮殿,还有前几天陈亥摔伤辞官…如此种种,似乎都在传达着一种讯息——陈府要退离朝堂了。

    华图也曾为王,也曾玩转权谋,玩转帝王术,这么一看,三两下就全明白了,他不动声色,立定不动。

    殷玄说了那个‘准’字后,跪在大殿中间的陈德娣肩膀很小幅度地抖了抖,可没来由的重重地在内心里松了一口气,她没说谢恩的话,只眼睛抬起来,看向高位上的殷玄。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遥远了,还是她从来没真正看进过他的眼底,以至于她此刻看他,如此的朦胧和不真实。她想,这三年来,她是活在现实里呢,还是活在梦里呢?

    还没想明白,殷玄已经让随海去传唤了两个宫女进来,去摘陈德娣头上的凤冠,脱陈德娣身上的凤袍。

    陈德娣苍白着脸站起身,张开手臂,任由宫女们摘去她的富贵伽衣。

    当衣服一点一点从身上剥离的时候,当凤冠一点一点从头上拿开的时候,她眼中含泪,可神情平静,她想,她输的不是能力,而是天运,她不是上天选中的幸运儿,所以她成了被遗弃的那一个,她忍着泪,不流,身子亦站的挺直,不屈。

    这一刻的大臣们看着她,内心戚戚,纵然殷玄心冷似铁,薄情寡义,此刻看着陈德娣,也不由得轻握紧了五指,他眸色幽深,无人能渗入其中窥到一点儿他的情绪,直到陈德娣身上的凤袍和头上的凤冠剥离殆尽,他才沉声说一句:“你走吧。”

    陈德娣站在那里,周围大臣们全都沉默无声地看着她,她脸色苍白,印着满身苍白的里衣,愈发显得苍白羸弱,她薄唇颤了颤,费力地启唇道:“皇上,你能抱抱我吗?”

    这个要求在这里提出来,在她褪下了凤袍之后提出来,无疑是大不敬的。

    陈间和陈璘眉头都跟着蹙起来,大臣们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回应这句话,全都木着一张脸站在那里。

    殷玄神情不动,从陈德娣跪地自请废后到她的凤袍和凤冠被剥离到现在,他的脸上都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不忍和怜惜,那张英俊到无与伦比也薄情到无与伦比的脸上一派面无表情,他看着她,目色冷毅,一声不吭。

    这样的沉默远比他说出拒绝的话更让人难堪和痛苦,残忍和无情。

    终于在这一刻,陈德娣隐忍的眼泪掉了下来,她忽地仰起头,告诉自己不许哭,来的从容,去的也该从容,来的风光,去的时候,也应该要风风光光的。

    纵然她不再是皇后,可她还是陈家小姐。

    纵然陈家无兵无权无官无职了,可她也不能丢了陈家人的风骨,辱没了她三哥的威名。

    陈德娣狠狠吸一口气,将眼泪拼命压下,她低下头,又往地上跪去,端端正正地行了一个大礼:“皇上万安,民女告退。”

    殷玄抿紧薄唇,抬手挥了一下。

    陈德娣掸起里衣,站起身,挺了挺背,坚定地往门外迈了去。

    陈德娣离开之后,金銮殿里有好一阵子都陷在无尽沉默里,废后原本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可此刻却看上去极为简单,就那么一句‘无后为大自请废后’,就那么一句‘准’,这事儿就妥妥的被定型了。

    大臣们一时回不过神儿,只感觉眨眼之间他们的皇后就没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这大概是史上最快的一次废后。

    大臣们一时呆呆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不约而同的看向帝王座上的皇帝。

    殷玄表情很淡,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似乎刚刚失去了一个皇后的人不是他,而是别人似的,他还抬头冲着众大臣们风平浪静地问了一嘴:“刚朝议进行到哪里了?”

    众大臣们内心戚戚焉,见皇上如此薄情,他们着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皇后是陈家人,皇后在自请废后的时候陈间和陈璘都没有说一句话,整一个木桩似的杵在那里不动,那他们又何必多此一举,帮别人去打抱不平进而惹恼皇上呢?

    大臣们也不说话,刚宫女们褪去了陈德娣的凤袍和凤冠后又走了,此刻金銮殿还是肃穆的金銮殿。

    大臣们纷纷整整脸色,重新把心思放在朝议上面。

    华图力挺殷玄,不管殷玄对别的女子多薄情,至少他现在对自己的女儿十分用情,华图也深知陈德娣一走,那个后位毫无悬疑就是自己女儿的,虽说华图并不贪图富贵,在原绥晋北国坐拥江山那么多年,他什么荣华富贵没有享受过?临到老了,家国被灭,荣华富贵弹指成灰,他也看淡名和利了,若非因为华北娇被殷玄看中,一路高升,华图也不会来帝都怀城,既来了,那肯定也想要建功立业,扬名立万的,至少,为了女儿,他也得在这个大殷帝国的朝堂上博得一席地位,为皇上分忧,为女儿分忧。

    华图站出列队,向殷玄拱了拱手,说道:“皇上,刚才说到传陈温斩进金銮殿,让他协助刑部查昨晚凶杀案一事。”

    殷玄其实没忘,他只是要通过这么一句问话把大臣们的心思都拉回来,听了华图的话,他点了点头,做出回想起来的样子,冲随海道:“传陈温斩。”

    随海立马高叫,向金銮殿外面的太监们传达殷玄这话。

    门外的太监们听了,立马有人跑去烟霞殿,找陈温斩。

    陈温斩如今是烟霞殿里面的侍卫,太监们去烟霞殿传他也没有错,但陈温斩自昨天被陈津喊回家后就没能再出来,故而,太监去了烟霞殿,并没有找到陈温斩,又只好跑去陈府。

    这个时候陈德娣已经回了陈府。

    陈德娣自金銮殿离开后就直接在何品湘和采芳的搀扶下出了宫,一路走出宫,一路被很多宫女、太监甚至是侍卫们打量。

    大概从没看到过她如此失神落魄,宫女、太监和侍卫们都惊讶莫名。

    金銮殿的自请废后一事还没有传递开,殷玄也还没向天下人召告,故而,这些宫女、太监和侍卫们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皇后已经不是他们的皇后了。

    要说陈德娣落魄吧,倒也不是很落魄,原本何品湘和采芳随她去金銮殿的时候没有带预备的衣服,后来陈德娣进了金銮殿,何品湘就跑回去拿了一套替换的衣裙过来。

    等陈德娣出来了,何品湘和采芳双双架着她,把她架到小门,找了一个空殿,把衣服给她穿上。

    所以此刻的陈德娣,衣容整洁,除了那双眼睛饱含强忍的泪水外,别的地方倒也看不出落魄。

    但是,她再怎么竭力隐忍,竭力坚强,满身悲伤的气息还是逃不过那些眼毒的宫女、太监和侍卫们。

    尤其随侍在陈德娣身边的何品湘和采芳,二人的眼睛都哭肿了,此刻还在细细的哽咽,左右搀扶着陈德娣,走的蹒跚而沉重。

    宫女、太监和侍卫们都大为不解,却照样在看到陈德娣的时候连忙见礼。

    陈德娣谁也不理,谁也不应,不管是离的近的宫女、太监和侍卫们,还是离的远的宫女、太监和侍卫们,她皆如看不见一般,一步一步,昂头挺胸,笔直地往宫门口走去。

    到了宫门口,她已经筋疲力尽,这短短的宫路,却耗尽了她毕生精力,但就在踏出宫门的那一刹间,她攥足了浑身所有力气,费力地扭头往后看了一眼。

    这一眼,浮华烟云,宛若隔世,付之东流。

    一朝东宫落,天子脚下尘,自此凤离巢,不再为凰,自此,陈皇后继太后之后,成了这煌煌天朝后宫乃至前朝里另一个翻篇儿的历史,不复追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