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141章 爱与恩情
    冼弼跟着红栾去了烟霞殿,太医院里自然议论纷纷,但想到冼弼之前住过龙阳宫,专为婉贵妃看过病,他们又不敢多做议论了,均低头做自己的事情。

    在红栾去太医院请太医的时间段里,聂北嫌恶地将袖子甩了又甩。

    华图显然被聂北这一忽然的动作给惊的懵了,等他反应过来之后拓拔明烟已经被李东楼接住。

    华图是不敢说这个聂北的,只得懵着一张脸站在一边。

    勃律见自家少爷被拓拔明烟恶心到了,他只觉得李东楼真是多管闲事。

    禁军们虽然就在旁边立着,在聂北一袖风将拓拔明烟打飞出来的时候他们是看见了的,更甚至拓拔明烟还差点撞上几个正挡在方位上的禁军,可那些禁军们没敢伸手去接她,一来拓拔明烟是皇上的女人,碰不得,二来聂大人似乎煞气顶天,他们也着实不敢接,所以,纷纷一挪位,给拓拔明烟让开了空间,让她一路通畅无阻地被打飞了出去。

    华图不敢说聂北,禁军们不敢接拓拔明烟,可李东楼都敢。

    李东楼抿着薄唇,脸色不大好地走到聂北跟前,瞪着他说:“无缘无故的,你做什么这么伤明贵妃?她就算有罪,那也不是你行刑,你没这个权力,何况如今香料一案还没有结案,凶手也还没查定,这事儿指不定跟明贵妃没有关系,你更无权伤她。”

    聂北知道自己没权力,这一袖风打的也毫无道理,可他着实控制不住,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李东楼解释,只冷冷地道:“皇上若要问罪,我担了就是,反正已经打了,你想我怎么着吧!”

    李东楼一噎,以前没接触过聂家的人,不知道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是一种什么德行,如今接触了,倒真领会到了什么是所谓大家族的不屑一顾以及盛气凌人。

    李东楼被聂北的这一句话噎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没想好怎么怼他呢,人家已经一提步,带着华图和勃律进了屋。

    李东楼一腔郁结之气就卡在喉中,久久不散,等到红栾带了冼弼进了烟霞殿,他这才抒散这口气。

    李东楼派张堪随冼弼一起去关注拓拔明烟的情况,然后他一扎头,也走进了拓拔明烟的卧室。

    聂北让华图和勃律搜查一下这个卧室里有没有可疑的香料,华图和勃律都在动手翻,聂北却没有翻任何东西,只眼睛转来转去,看到了一道小门,正准备去推开那道小门看看里面是什么呢,就看到李东楼进来了。

    聂北想了想,最终没有去推那扇门,而是喊着李东楼一起,让他也翻一下这卧室里有没有可疑的香料。

    等几个人忙完,没发现拓拔明烟的卧室里有可疑的香料,几个人就出去了。

    原本是要让华图问一问拓拔明烟为何要从库房里取那几种敏感的药材,如今拓拔明烟昏迷不醒,也问不到了。

    聂北知道冼弼在偏殿里给拓拔明烟看诊,他也不进去了,就站在门外等。

    等冼弼出来,说拓拔明烟伤的不轻,最近可能都得卧床休养后,聂北冷冷地说道:“那就让她好好养着吧,反正烟霞殿已经搜过了,她暂时也没什么嫌疑,也不会再传她问什么话。”

    冼弼被赶鸭子上架,留在烟霞殿,给拓拔明烟看诊。

    聂北带着一行人离开,这么一耽搁,就到了中午,原本搜宫就很费时间,烟霞殿虽说没有寿德宫大,可也不是小宫殿,又加上半道出了拓拔明烟被打伤一事,这就更耽误功夫,等从烟霞殿出来,眼见就中午了。

    聂北也不让他们回去了,就一起出去吃了中午饭,然后又回到刑部官衙,他让华图整理从昨天到今天的所有口供簿,集中在一张卷牍上,又写了一封请旨搜寿德宫的信,让李东楼亲自送到大名乡,请殷玄定夺,只是,信还没写完,他就接到了一张意外之帖。

    轩辕王朝的三太子,轩辕凌递上来的拜帖!

    聂北看着这张帖子,眸底风云骤起,喜色泛滥,却又很快压制住,他心想,终于来了。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已经站起身,亲自去往门口,迎这位远道而来的贵客。

    勃律没停顿,跟着去了。

    李东楼和华图均被一张拜帖给震的一愣一愣的,李东楼想的是,轩辕王朝的三太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了大殷帝国,皇上不在宫,他来做什么?而华图想的是,轩辕王朝的三太子来了大殷帝国,那华氏药门之人有没有跟着来?这要是撞见了,岂不尴尬?

    二人心思各异,见聂北出去迎客了,他二人也跟着去迎客。

    宁北站在门外,知道聂北在刑部官衙后他就派人去通知轩辕凌了,所以,轩辕凌和华子俊也在门外。

    若是旁的事情,轩辕凌可能还能缓一缓,歇歇脚,再来见这个聂北,但等风酒楼和迎运客栈两家铺子被封,明显有一股阴谋的意味,他执掌一个商业帝国,又执掌轩辕王朝的江山社稷大权,若是连这点儿阴谋都嗅不出来,那他就枉被人称一句三太子了。

    太后去世那年,轩辕凌来为这个伟大的太后送过终,所以,轩辕凌和聂北是认识的,聂北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轩辕凌,他上前笑着颔首,施了一个手礼,轩辕凌还了一个手礼,然后聂北就把轩辕凌请到了刑部衙门。

    到了接待室,聂北没让李东楼跟着,亦没让华图跟着。

    华图看了华子俊一眼,华子俊不认识华图,华图也不认识华子俊,但刚刚轩辕凌进屋,有介绍了他身边的二人,所以,华图知道,这个华子俊是华氏药门的后人。

    而聂北用封铺的手段逼轩辕凌现身的目地就是为了华子俊,为了华氏药门的人出手,解太后死亡的迷团,故而,华氏皇门和华氏药门的人撞上了,那肯定是要介绍一番的,就算不为了这个目地,出于一种尊重,轩辕凌既介绍了身边的人,那聂北也会把身边的几个人介绍一遍。

    故而,华图认识了华子俊,华子俊也认识了华图。

    华子俊冷淡微沉的眸子看了华图一眼,想着,这就是华氏皇门后人,真是冤家碰面,差点儿不识。

    轩辕凌是为了两个铺子来的,自然一上来就问铺子的事情,之前轩辕凌在信中已经知道了这两家铺子是为何被查封,掌柜们又是为何被抓,因为牵扯到了大殷帝国婉贵妃遇害以及御辇被袭击,当时的幕后黑手在等风酒楼里窥视,所以,等风酒楼被封,掌柜们被抓,轩辕凌无话可说,但迎运客栈跟这事儿没关系,又为何被查封了呢?

    再者,轩辕凌到达了大殷帝国之后才知道,那一天的杀手是在福满星楼里行凶的,那么,为何福满星楼没事呢?

    要抓应该一起抓,要封也该一起封才对,但偏偏,聂北没封福满星楼,也没抓福满星楼里的掌柜,就偏封了他的等风酒楼和迎运客栈,还抓了那么多人,这是非逼他现身不可呢!

    轩辕凌所嗅出来的阴谋意味就在这里。

    轩辕凌坐在聂北对面,将自己的质疑说了出来。

    聂北听后,笑了笑,冲勃律使了个眼色,勃律当即一挥手,将门窗都用内力给隔绝了。

    轩辕凌见此,冷峻的眉峰一挑,颇有些兴味地道:“聂大人好像真的是冲着我来的。”

    聂北笑道:“三太子莫怪,你的人我一个没动,都是好吃好喝地供着,之所以这么请你过来,确实是有事相求。”

    轩辕凌不动声色,问道:“什么事?”

    聂北道:“我暂时没办法对你说,等婉贵妃从大名乡归宫,我们再来详谈此事。”

    轩辕凌手指轻轻地点着桌面,似乎在斟酌,也似乎在思考,半晌后,他出声说:“我是商人,不管跟谁谈生意,都讲求一个利字,你们婉贵妃要跟我做生意,却封了我两间铺子,那两间铺子日盈利多少,我想你们应该十分清楚,封了这么多天,亏损怎么算?”

    聂北听着轩辕凌这话,忍不住笑道:“不愧是能建立起九州商圈的人物,这帐算的很是实打实,但是,我不是商人,我不大会算帐,也不跟人算亏损,我只跟人谈律法,那么,就律法来说,沾了婉贵妃遇害以及御辇被毁一事儿,这铺子不单要被查封,还得被没收,充为公用,更甚至会被罚很多罚款,因这两间铺子是三太子你的,我才没有做这么绝情,但如果三太子不愿意跟我讲人情,那咱们就走律法。”

    轩辕凌道:“威胁我?”

    聂北道:“只是算帐而已,你算你的帐,我算我的帐,你的帐是亏损,我的帐就是律法。”

    轩辕凌道:“照你这么说,那这帐就没法算了。”

    聂北道:“全凭三太子的意思,你想算,咱们还是能算清的。”

    轩辕凌扯了扯唇角,心想,确实能算清,但是,在你大殷帝国的领土上算帐,还不是听你们的霸王条款,王权对王权,那也要看在谁的领土上。

    轩辕凌没什么情绪道:“等你们的婉贵妃回来了,再来找我吧,我只跟东家谈生意,不跟传话人做买卖。”

    他说着,直接站起身就走了。

    勃律看了聂北一眼,见聂北示意放行,勃律就收了内力,打开门放轩辕凌和华子俊以及宁北走了。

    华图去忙事情去了,没在门口杵着,但李东楼一动不动地守在门口呢,可他想偷听,也偷听不到,勃律用内力完全隔绝了一切。

    李东楼见轩辕凌和华子俊以及宁北出来了,他略显深思的目光在这三个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最后望向屋内跟着出来的聂北。

    聂北没搭理他。

    李东楼却忍不住内心里的好奇,拉了一下他的袖子,问道:“说了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我听?”

    聂北看着他,笑道:“皇上让你协助我办的是香料的案子,不是别的案子,有些案子,你还是不要听的好。”

    李东楼抱臂冷哼:“难道你刑部还有见不得人的案子?”

    聂北没应话,只静静地看了他两眼,心想,见不得人的案子吗?还真的有一桩,但不是案子见不得人,而是还不到公布于众的时候。

    聂北轻轻拍了一下李东楼的肩膀,说道:“今天太忙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折子,你先陪我看折子,再去大名乡送信吧,我不大想熬夜,这几天太累了,我也想早些休息。”

    李东楼没拒绝,他这几天一直跟在聂北身边呢,自然知道他有多忙,几乎脚不沾地,忙完一件还有一件,总之,就忙不完。

    李东楼哦了一声,也不问轩辕凌的事情了,反正问了聂北也不会说,李东楼先是陪着聂北一起去看那些折子,忙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华图走了,李东楼先去吃饭,聂北坐在官衙里写信,等李东楼过来拿了信,出发赶往大名乡,聂北也带着勃律去吃饭,吃完饭,他又回了官衙,将剩下的一些折子处理完,还有检查华图今日整理的口供簿。

    华图回到家,王云峙、谢右寒、王云瑶已经坐在饭桌前等他了,见到这三个人等他的画面,华图开心之极,他笑着去洗了洗手,然后直接坐过来,跟他们一块吃饭,吃饭的时候就闲聊到了今日发生的事情。

    王云峙安静地听着。

    谢右寒也安静地听着。

    王云瑶也安静地听着,只不过,听到聂北去寿德宫查陈德娣,她没什么反应,可听到聂北去了烟霞殿,伤了拓拔明烟,冼弼屁颠屁颠地跑去给拓拔明烟看伤,她就莫名的生气了。

    又听到华图说拓拔明烟差点摔死,却被李东楼接住,保住了命,她又十分的恼火。

    想着这冼弼是怎么回事,这李东楼是怎么回事。

    好吧,李东楼是皇上的人,他要护着明贵妃,她理解。

    可冼弼是怎么回事儿,他去凑什么热闹,不知道娘娘看这个明贵妃很不对眼?

    王云瑶一边儿气冼弼,一边儿气李东楼,饭都吃的冒火,她想着,等吃完饭,她非得去冼府问一问冼弼,是吃饱了没事儿撑的吧,管烟霞殿的烂事,然后再去找李东楼,挖苦他两句。

    正这样想着,凃毅忽然进来,手中拿着一封信,高兴地对华图说:“世子来的信!”

    华图昨天到家就给袁博溪和华州去了一封信报平安,那一封信里啥都没写,就说他已经安全回了家,让他们不用担心了。

    本来华图是想在家休息的,但被勃律喊去,后来的事情他就没有跟袁博溪和华州讲。

    今日华州又来了信,华图还是很高兴的,放下筷子,从凃毅手中接了信,展开就看,看完笑道:“华州跟北娇都担心我一个人在家会出什么事呢,非叫我每日都要写信给他们报平安,还让我顺便说一说帝都怀城里的事情,这两个孩子,也不知道是关心我呢,还是关心这帝都怀城的事情。”

    虽然是这样说着,可等吃完饭,丢了碗筷,他还是立刻钻进了书房,认真地给儿子,给儿子,给妻子写信了。

    聂青婉坐在榻上看着这封信,信很长,内容很多,信息量也很多,殷玄洗了澡出来,她还没有看完。

    殷玄正准备凑上前跟她一起看,却不想,随海隔门在门外喊话,说李东楼来了。

    殷玄微愣,想着怎么又来了。

    殷玄瞅了聂青婉一眼,聂青婉眼皮微掀,却没有看他,聂青婉已经看到了信的中间,知道早上聂北去了寿德宫,想要搜宫,结果被陈德娣一句要有皇上的懿旨给堵住了,所以,不用想,李东楼这回来,请的就是殷玄的一道懿旨。

    聂青婉垂头继续看信。

    殷玄取了一套衣服穿,穿好出门,看到李东楼已经候在院中了。

    李东楼见到殷玄出来,立刻上前见了个礼,然后将手中的信给了他。

    殷玄接过信,走到凉棚里,挑了个长椅坐,坐稳之后他拆开信,看着,看完他没有立马给懿旨,而是问随海:“戚虏的消息送来了没有?”

    随海道:“送来了。”

    殷玄道:“拿给朕看。”

    戚虏每天都会送信,但信是送到随海手上,有时候殷玄太忙,陪聂青婉没有空闲,随海就不拿这信去扰他,他不主动说看,随海也不主动提。

    现在他要看,随海连忙从袖兜里掏出这三天的信,递给殷玄。

    殷玄一封一封地看,看完,了解了这三天皇宫内外所发生的所有事情后,他扭头问李东楼:“轩辕王朝的三太子来到了大殷帝国?”

    李东楼道:“是来了,今日还去刑部衙门拜访了聂北。”

    殷玄问:“为何会突然来?”

    李东楼想了想,说道:“聂北在接见这位三太子的时候没让我跟着,我也不知道这位三太子为何而来,又跟聂北说了什么,但是,小南街上有两家店铺被无缘无故查封了,听说里头的掌柜们也全给抓了起来,这年头犯事儿的人多,当时也没多想,现在想来,或许那两家铺子就是这位三太子的呢。”

    殷玄沉吟着将身子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微眯着深邃的眼眸,问道:“那两家铺子犯了什么事儿?”

    李东楼道:“有人说是跟御辇被袭和婉贵妃受伤有关,但也有人说是其他原因,总之群众们倒是议论过,说辞有很多。”

    殷玄道:“回去弄清楚,盯着这个轩辕凌。”说着,又问:“轩辕凌身边都带了什么人。”

    李东楼道:“一个随从,叫宁北,一个华氏药门之人,叫华子俊。”

    华氏药门四个字一过耳,殷玄眼皮一跳,只觉得电光火石之间,有什么真相在眼前一闪而逝,可细细去抓,又没有抓到。

    殷玄紧紧地拧起了那道锋利好看的眉,总觉得这又是聂青婉搞的鬼,封那两个铺子,大概就是逼轩辕凌现身。

    那么,她要用这个轩辕凌搞什么事?

    不管搞什么事,那肯定不是好事。

    殷玄一时猜不透,也就不猜了,反正该来的总会来。

    殷玄让李东楼回去盯紧轩辕凌,李东楼应了,殷玄又让随海去备纸笔,他亲自写了一封搜宫懿旨,交给李东楼,让李东楼带回去,明日执行。

    李东楼接过懿旨的时候看了殷玄一眼,想着皇上当真是要拿陈府开刀了,他垂下眸子,将懿旨放稳在袖兜里,又向殷玄见了个退礼,走了。

    李东楼离开后,殷玄没有马上进屋,他想到戚虏在今日的信中说,聂北伤了拓拔明烟,太医院没有一个太医去给拓拔明烟看诊,最后是冼弼去的。

    冼弼。

    这个人不管何时出现,都让殷玄十分抵触,亦十分不喜。

    殷玄沉声对随海吩咐:“你去找王榆舟,让他明日赶回怀城,去烟霞殿给明贵妃看诊,明贵妃要是有什么事,朕就拿他是问。”

    随海一愣,惊了惊,说道:“王太医走了,婉贵妃怎么办?”

    殷玄道:“她的伤已无大碍了,明日起我也不想让她喝药了,让她多吃饭,养着就好,慢慢养,食物总比药健康。”

    随海哦了一声,想着到底是婉贵妃的身体是好了呢,还是你打心底还是很担心明贵妃?随海是知道皇上很爱很爱太后,亦很珍惜眼前的婉贵妃,但明贵妃在皇上的心里,那也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把爱情藏在心中的皇上,亦把恩情看的很重,那么,皇上这样做,婉贵妃会不会生气呀?

    不过,生气或是不生气,好像也不是他一个太监该操心的事,他总是喜欢替皇上着急,可皇上压根不急。

    随海领了命令下去,殷玄一个人坐在凉棚里呆了一会儿,这才将手上的三封信全部以内力震碎,碾成了粉末,他站起身,掸掸衣服,掸掸袖子,又掸掸手,这才进屋。

    进去发现聂青婉不在榻上,也不在卧室里,榻上也没有她刚刚看的信,殷玄怔了一下,抬步往温泉池的那个小门走,进去之后发现聂青婉在自己洗澡。

    想到她伤口的痂子还没掉完,那新肉也还没长匀称,他赶紧上前,三两步冲到温泉池的边上,也不管自己是不是穿着衣服,直接跳下去,将她抱住,去看她的伤口。

    见伤口的位置挂满了水珠,他眼神一沉,飞快地用内力抓了一条干毛巾过来,一边胆颤心惊地擦着那些水珠,一边寒着脸怒斥:“你在做什么?不知道这个时候的伤口不能见水吗?要是化脓了怎么办!这才刚养回来。”

    聂青婉见殷玄那么紧张,她自己丝毫没有紧张感,她低头瞅了一眼伤口,其实已经完全不疼了,今日这伤口特别痒,她时不时的就想挠一下,抓一下,她知道这是完全长好的趋势,碰点水没事,是他太大惊小怪了,他以前天天受伤,还不是天天碰水?

    聂青婉夺过毛巾自己擦,殷玄看着她满不在乎的侧脸,一阵气闷,他忽的一下子将她从水中抱起来,说道:“不洗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