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138章 不祥之兆
    李东楼低声说:“我是在好好的扶,是你喝的太多了,刚你差点儿走错路,我就把你带了一下,是你撞上我的。”

    王云瑶迷糊地问:“是吗?”

    李东楼一本正经地答:“嗯。”

    王云瑶哦一声,似乎接受了这样的解释。

    李东楼见王云瑶实在走不稳了,就说道:“我抱你吧?这样走的快一些。”

    王云瑶虽然醉了,可还有那么一些理智,她摇头:“不妥。”

    李东楼道:“王管事不用跟我客气,我们什么关系了是吧?以前是不打不相识,现在是惺惺相惜,你尽忠婉贵妃,我尽忠皇上,如今皇上和婉贵妃又是一体,那咱俩就是一体,没必要扭扭捏捏的,再说了,天色很晚了,婉贵妃不在,你可以不用当差,但我明日还得当差呢,我还是抱着你走,缩短点儿时间。”

    他说着,也不等王云瑶拒绝或是同意,直接弯腰,抄手打横抱起她,将她从腰后和腿后抱起,王云瑶只好伸出两手抱住他的脖颈,以免自己掉下来。

    李东楼低头看她,夜色太黑,女孩儿的脸看的不太真切,可月光是面镜子,将她的脸照的如光似水,水上泛着薄薄红霞,煞为好看。

    李东楼将胳膊又往上抬了抬,让王云瑶的脸能近距离的接近自己,虽然没能成功帖上自己的脸,但这样的距离也让李东楼雀跃不已。

    李东楼抬步走。

    王云瑶混着酒香的气息传来,还有她担忧的声音:“你也喝多了呀,你这样抱我没问题吗?”

    李东楼把脸往下压了压,堪堪好脸面帖上她的额头了,他就不动了,他轻声道:“不管何时抱你,我都没问题。”

    王云瑶道:“下回我可不喝这么多了。”

    李东楼轻笑:“我没想到王管事也是这么贪杯的人。”

    王云瑶道:“以前也不喝,就是学武之后,慢慢的染上了这怪习,但我鲜少喝醉过,也鲜少喝这么多,可能是进宫了两个月,两个月都没沾一点儿酒,被憋的,再加上今日这酒入口千百滋味,就一时贪了些。”

    李东楼道:“嗯,头一回尝这酒的人,大多都会贪杯。”

    王云瑶唔了一声:“理解。”

    她往上提了提身子,大概刚那个姿势不太舒服,又换了个姿势,这一换她的脸就帖着李东楼的脸了,虽然她的脸搁在李东楼的肩膀处,只有边缘擦着了李东楼侧脸的边缘,可就这么擦着,都让人心潮澎湃。

    李东楼的心瞬间被幸福胀满,他一时没说话,大概怕破坏这么美好的气氛,直到拐到武华街了,他这才开口道:“王云瑶。”

    宁静的气氛让王云瑶有些昏昏欲睡,她都有些睡过去了,听到李东楼的声音,她鼻腔里嗯了一声,却没应话。

    李东楼道:“回去了记得喝杯祛酒茶,你若没有,我一会儿拿给你,不然明早儿起来你会头疼欲裂,难受之极。”

    王云瑶一听,当即酒醒了大半,她道:“我没祛酒茶呀!”

    李东楼低头看她一眼,笑着说:“我就知道你肯定没有,没关系,我一会儿回家了拿一些给你,你记得喝就行了。”

    王云瑶这么一酒醒,就不让李东楼抱了,而且扭头一望,华府近在眼前,她就更不让李东楼抱了,李东楼也不勉强,利索地松开她,掸了掸袖子,掸了掸裤蔽,轻微地攥了攥手,然后往前走了。

    等送王云瑶到了华府门口,华府的大门已经被凃毅从里面锁了。

    李东楼问她:“怎么进去?”

    王云瑶指了指墙头,意思非常明显,翻墙头。

    李东楼笑一声,说道:“送佛送到西,我直接把你送到你的房屋门口吧,也看看你住在哪个院儿,一会儿我还要来给你送祛酒茶,也得要知道你的门。”

    王云瑶如今也不跟李东楼见外了,闻言顿了不足一秒就点头:“好吧,我跟我哥住一个院儿,你进去了别闹动静,我哥那人警觉性很高。”

    李东楼不动声色地用手指搓了一下鼻头,说道:“王云峙是禁军教头呢,也算我的师傅,我当然知道他的警觉性高,放心吧,我只是送你回屋,惊动他干什么。”

    王云瑶想着也是,就没有多说了,轻功一提,飞上了墙头,李东楼也跟上,二人静静地落在了墙内后,王云瑶就带着李东楼往三蛰居去了。

    刚刚提到禁军教头的事情,王云瑶就轻声问了嘴:“你王家剑法练的如何了?”

    李东楼道:“教了多少就练了多少,不足七层。”

    王云瑶道:“你若学了我哥的精髓,摸透了王家剑法的精髓,六层也很厉害了。”

    李东楼问她:“你会王家剑法吗?”

    王云瑶笑道:“当然了,我是王家人,怎么可能不会王家剑法。”

    李东楼瞅着她:“那赶明我俩切磋切磋?”

    王云瑶失笑,飞速地掠了他一眼,说道:“你怎么老是想着跟我切磋啊?我的王家剑法没有我哥厉害。”

    李东楼道:“就因为你的王家剑法没有你哥的厉害,我才要跟你切磋,我现在这个水平,跟你哥还切磋不来,但是,能跟你切磋,也许跟你切磋了,我能发现哪里不足,或者哪里还需要提升。”

    说着,又补一句:“你能当我的一面镜子。”

    王云瑶哭笑不得:“你这么说,我好像压根拒绝不了。”

    李东楼道:“那就不要拒绝。”

    王云瑶道:“好吧。”

    李东楼笑了,把王云瑶送到三蛰居门口后,二人又翻墙进了院儿,直到把王云瑶送到她自己的卧室门前,李东楼看清了她房门的位置,这才转身离开。

    李东楼回揽胜街471号的李府,夏凌惠和李玉宸去大名乡了,李府就只有李公谨,大门从里面栓住了,李东楼也翻墙头进门,又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院儿,进屋拿了祛酒茶,又悄无声息地翻墙头出去,去武华街20号的华府。

    李东楼这么来回跑一趟,去了王云瑶的门前,王云瑶已经洗过澡,也换了一身衣服,正准备掀被睡觉。

    听到门外传来李东楼的声音,王云瑶这才想起来还要喝祛酒茶一事,她连忙去开门。

    门打开,李东楼一眼扫到王云瑶单薄纤细的腰身,她就只穿着里衣,这身材当真展露无遗。

    李东楼没有别开眼,很不客气地将王云瑶的身材从头到脚欣赏一遍,然后把祛酒茶递给她,并说:“要不要我帮你泡了?”

    王云瑶伸手接过缠在茶包上面的绳子,笑着说:“不用了,很晚了,你快回去睡,我自己泡着喝。”

    李东楼进不去屋,也不勉强,说道:“是一小包一小包的,你泡两包就够了,别泡多了,泡多了你晚上又会睡不着。”

    王云瑶应道:“好。”

    李东楼眼见没话说了,只好告辞,他明天真要当差呢,确实得回去睡了。

    李东楼跟王云瑶告辞,回了李府,进了自己的院儿,洗洗睡觉,睡觉前他也喝了两包祛酒茶,祛酒茶是帝都怀城老牌药茶,专治醉酒的,是老字号,效果非常好,两包下肚,第二天起来保准精神奕奕,压根不会有任何宿醉后的后遗症。

    陈温斩随着红栾进了宫,夜里守在烟霞殿,但晚上‘太后’还是出来了,纵然有陈温斩这个煞气的男人镇场,也镇不住‘太后’的亡魂。

    ‘太后’的亡魂还是跑出来肆虐了一圈,见陈温斩挡在了拓拔明烟面前,‘太后’似乎蹙了一下眉头,转眼白影一飘,飘出了烟霞殿。

    这一夜不单烟霞殿里的主子和仆人们看到了已死的‘太后’,就是寿德宫的主子和仆人们也都看到了已死的‘太后’,还有夜里值勤的所有宫女和太监们,故而,这件事情在前一晚被烟霞殿兜住了,可在第二天的早上,还是在后宫闹的沸沸扬扬,那是无论如何都兜不住了。

    一夜的人心惶惶之后,第二天大臣们上朝就听说了这事儿。

    大臣们一听说太后的亡魂回来了,那脸色真是五彩纷陈呀,什么颜色都有,像打破的颜料盒,当真五颜六色,有震惊,有骇然,有瞠目,有欣喜,有好奇,有敬畏,有喜泣,有神往,总之,喜怒哀乐,百般滋味涌上脸颊,涌上心头,涌上眉目,涌上眼眶,有些人的眼眶莫名的湿润,有些人怅然若失。

    若能见太后一面,就算是亡魂,也此生无憾呀!

    自聂北出山,到陈温斩回归,到太后亡魂忽现后宫,大殷帝国的朝堂经历了一波又一波的跌宕起伏。

    有些心细如发的旧臣们心里想的更多,他们看的更远,深思的更广。

    皇上当天出宫,当天晚上太后的亡魂就重现了,还是从烟霞殿开始,太后是什么样的人,这些旧臣们都知道。

    太后心狠手辣,对外阴狠,对内极护短,她对大殷帝国的国民有多袒护,就对外面的敌人有多狠辣,她爱民如子,更奉祖制为一生忠旨,她不擅权,亦不窃国,她一生致力于强盛大殷帝国,扶持最强殷氏继承人,她若真的去了,就一定不会回来扰乱后生子民,而她忽然出现了,那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原因。

    什么原因呢?

    旧臣们又想到那个烟霞殿,想到烟霞殿里住的明贵妃。

    烟霞殿原本只是紫金宫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小宫殿,没人去在意,也没人会去关注,但随着紫金宫的沉埋,这个小小的宫殿就忽然之间崛起了。

    仿佛曾经,某个人也跟这烟霞殿一样,在太后跟前是个小透明,可忽然有一天,这个小透明被皇上封为了贵妃,独宠后宫。

    再细细想来,也不是忽然,是太后西去之后,小透明的拓拔明烟以及小透明的烟霞殿一下子博了众人眼球,成为了新的光芒,傲立枝头。

    三年多过去了,旧臣们其实没有想那么多,当年太后的死虽然太过突然,可能当时也有人怀疑太后死的太过蹊跷,另有玄机,可当时整个太医院都出动了,若只有一个或是两个太医说太后是死于突发脑风,旁的太医们说不是,倒也能证明太后当真死的蹊跷,可当时所有的太医都诊断了,给出的一致结果就是太后突发脑风。

    既是所有太医们都这样说,那肯定是没有错的。

    但如今,忽然重现的太后亡魂,让这些旧臣们的心里不得不多想了。

    也许,太后当年之死,或许真的另有玄机呢?

    新的大臣们没经历过太后之死,他们大概是听了,可没有那幸运和机会亲身经历那一幕,而经历过那一幕的大臣们已经无法再用平常的心来对待太后亡魂重现一事了,但不管他们内心里怎么想,他们的面上却不会表现。

    聂北站在金銮殿的中间,对于大臣们的窃窃私语和纷陈脸色只当看不见听不见,李东楼倒是眯紧了眼眸,想着太后又出来了?

    李东楼觉得这事儿有些诡异,想着晚上他得值守在宫中,看看情况。

    聂北好像没事儿人似的,压根不去搭理那些不相关的事情,他只是尽自己的代理职责,认真的朝议。

    华图对于太后又出来一事也是震惊的不得了。

    陈津、陈建兴、陈间和陈璘,他四人的面色也十分的难看。

    陈津想到昨晚烟霞殿的宫女红栾去府上把陈温斩叫进了宫,让陈温斩夜值烟霞殿,想必那个时候拓拔明烟就知道太后还会再出来,肆虐她的宫殿。

    那么,陈温斩既在宫中,还在烟霞殿,那一定知道是什么情形,陈津打定主意,等罢朝后去烟霞殿,找一找陈温斩,问问他具体是怎么回事儿。

    陈建兴听到昨晚太后的亡魂去了寿德宫,又想到陈家之前做过什么事情,非常担心陈德娣,就也打定主意,罢了朝后,去寿德宫,看看陈德娣,顺便问问怎么回事儿。

    陈间和陈璘只想尽快除去聂北,总感觉这个时候太后亡魂重现后宫,不是一件吉事,亦不是吉兆。

    他二人眼皮直打颤,想着等罢了朝,得赶紧回去,让陈裕再联系一下暗月楼楼主,问一问今天晚上那杀手是否就能动手了。

    四个人心思各异,亦心不在焉地参与完了朝议,然后去烟霞殿的去烟霞殿,去寿德宫的去寿德宫,回府的回府。

    聂北今日也要去寿德宫,他要尽快将这个香料的案子破了,殷玄临走前说过,案子破了他才会带着聂青婉回来。

    聂北是想要让聂青婉尽快回来主持这一大局的,以聂北所猜,轩辕王朝的三太子应该快到了,最迟今天晚上,轩辕凌就会带着华氏药门之人进入帝都怀城。

    聂北可以接待,但剩下的事情,还是得需要婉妹妹在后方支招才行。

    聂北想到这里,不耽搁,让李东楼吩咐禁军的人先把奏折拿到刑部,等他回去了再看,这会儿,他要去一趟寿德宫。

    李东楼昨晚吃饭前跟聂北去过寿德宫,寿德宫的大门锁了,他们没能进去询问,现在听聂北说要去寿德宫,李东楼自然不推辞,应下后让张堪领几个禁军把奏折搬到刑部,聂北又让功勇钦从旁帮忙,又让华图回一趟刑部,拿上口供簿以及画押笔泥。

    等华图走了,功勇钦走了,张堪领几个禁军也走了,聂北就带着李东楼,李东楼又带着禁军们去了寿德宫。

    勃律一直守在门外,见聂北出来了,他自然也跟上。

    聂北晚行几步,去的时候陈建兴已经进了寿德宫的大门,陈德娣正坐在凤宫里面与陈建兴说话。

    陈德娣昨晚也陡然遭遇了‘太后’阴魂的惊吓,说不害怕是假的,但她比拓拔明烟有定力多了,且,陈德娣早年没有见过太后,太后嫁给殷祖帝的时候她刚出生,太后荣登大宝的时候她才刚三岁,等到她长大了,能记事儿了,能识人了,太后的辉煌已经覆盖了整个大殷帝国。

    虽然陈家也是朝堂上的三霸之一,可陈德娣出生晚,长大后又遭逢太后最辉煌时期,而在太后最辉煌的时期里,太后的眼中只有帝国,没有她那么一个微不足道的闺阁女子。

    陈德娣可能随着家族的荣耀远远地瞻仰过那个人,却没有实打实的面对面地见过。

    当天晚上,看到‘太后’亡魂出现在了床头,陈德娣也被吓的失声尖叫,但很快守在宫外的何品湘和其他宫女太监们就冲了进来,然后陈德娣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定下心,陈德娣就开始打量这个‘太后’。

    只是,尚没有看清,‘太后’就眨眼消失不见。

    坐在凤宫里面,与陈建兴说到昨夜之事,陈德娣脸上的遗憾大于眼中的惊怕,陈建兴见她没事儿,那颗担忧的心也落了一落。

    陈建兴道:“爹就怕你被太后给吓着了,过来看看你,瞅着你完好,我也不留了,晚上多安排几个宫女在寝室里面守夜,小心太后晚上再来。”

    陈德娣应道:“爹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陈建兴点点头,想到最近陈家所面临的各种糟心事儿,他话锋转了几转,又轻声道:“你祖父不在朝了,虽说陈家根大枝大,不怕树倒猢狲散,可这年头的人,都是一山望着一山高,如今眼见华府要起势,很多人都去巴结华图去了,想要沾一沾华府的福气,故而,这里里外外打点的人就得瞧仔细点,越是紧要关头,越是不能出错。”

    陈德娣听得明白,自也看得明白,她也知道陈亥一走,这很多茶杯就会凉,这的解会对她造成一定的影响,毕竟,后宫女子的荣耀与安稳,其实跟前朝家族的势力有极大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她比谁都明白。

    可华府能起,靠的是什么呢?

    是真正的实力吗?

    不是,靠的只是皇上的宠爱。

    一个女儿的得宠,带起了一个家族的荣耀之路。

    反之,一个女儿的不得宠,连累着家族跟着被挤兑。

    这不是家族的错,这是她的错。

    这不是家族的问题,这是她的问题。

    是她自己无用,得不到皇上的心,所以让家族也跟着她一起风雨飘摇,受尽苦难。

    陈德娣以前清高,后来也不清高了,现实逼人,她不得不低头,以前她稳坐凤位,毫不担心有谁能挤掉她,所以皇上宠不宠她,临不临幸她,她都没关系。

    可现在不行了,上回听了何品湘和采芳的话,她也打算用一些卑劣的手段来获得一线生机,哪怕事后皇上勃然大怒,怪罪她,她也不畏,只要能怀上龙子就行。

    一旦怀上龙子,那么,所有的难题就全部迎刃而解了。

    可皇上不来她这里,如今又去了大名乡,他们陈府在撤退,她也要跟着撤退,三年的时间太后的亡魂没出现过,可皇上刚离开,后脚她就出来了,这似乎正是不祥之兆。

    陈德娣揉了揉帕子,脸上的神色落寞而孤苦,悲痛而绝望。

    想到殷玄,内心就不可扼制的疼,宁可不见,也不要深陷,深陷了却得不到,这是多么残忍的现实。

    陈德娣吸了吸鼻子,闷声道:“如果女儿能得宠,陈家就不会面临如今的危局,这都怪女儿,是女儿无用,才连累到家族至此。”

    陈建兴听着这话,看了陈德娣一眼,却什么都没说,可他此刻心中想的却是女儿怎么就说起这样质疑自己的话了呢,打从她有记事儿起,她就是个极要强的姑娘,学习能力强,亦很能察言观色,她从不会质疑自己,她只会激励自己。

    可如今,她开始质疑自己了。

    当一个人开始质疑自己的时候,那便也是她开始失败的时候,这个时候,她缺乏自信,没了一往无前的勇气。

    陈建兴在心里低低地叹了一声,想着,也罢,反正他们也要退了,不需要再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她头一回栽跟头,还栽这么狠,她质疑自己也情有可原。

    陈建兴不想再呆下去了,他怕他再呆下去,女儿会越来越自责。

    陈建兴站起身,说道:“你若心情不好,我一会儿回去了让你母亲来陪你,晚上也让她陪你,昨夜发生了那事儿,你可能也没休息好,你再休息一会儿,陈府的事情,外面的事情,你都不用担心,你只要想好自己怎么安全退出就行了,路子我们能给你打点,这香聂北也在查了,但我们不会让他查太久,他可能查出来这香跟陈府有关,你借着这一星丁的关系,想办法全身而退,反正婉贵妃安然无恙,皇上顾念旧情,也不会真的赐你死罪,最多,剥了你的后位,把你逐出宫,到时候你别跟皇上顶着干就行了,该退的时候就退,给皇上一个台阶下,亦给你自己一个平安归途。”

    陈德娣是聪明人,她有什么不懂的呢?她什么都懂,可人就是这样啊,明明知道该放下,明明知道该认命,明明知道再往前冲一步就是死,可还是想冲,就算当真放下了,可最终还是过不去心里的那个坎。

    陈德娣心中压着别人难以体会的酸涩和闷疼,冲着陈建兴点了一下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