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137章 西市酒友
    陈温斩没去管陈裕满脸的杀气,只问道:“暗月楼楼主也来了?”

    陈裕低声道:“嗯。”

    陈温斩抿抿嘴,拍了一下陈裕的肩膀,说道:“在外奔波了多日,二哥也不打扰你休息了,既然杀手已经到位,那我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你好好休息,二哥走了。”

    陈裕确实累,他快马加鞭赶回来,就是为了给家人们报这个好消息,中间几乎没怎么睡,累死了两匹马,他也没留陈温斩,想着以后时日多着呢,有的是时间跟二哥好好聊天。

    陈裕送走了陈温斩,回屋继续睡觉。

    陈温斩回到辟邪院,没有进屋,就站在院中,腰间的大刀也没取下,侍卫的官袍也没脱下,他就站在那里,双手负后,看着天空的某个方向,眉头深锁。

    二狗子见陈温斩对着天空发呆,就过来喊了他一声:“少爷,不睡吗?”

    陈温斩道:“今夜不睡。”

    二狗子咦一声,摸摸头,不解道:“少爷是准备在这院里站一夜?”

    陈温斩往后看他一眼,说道:“你可以站一夜。”

    二狗子嘿嘿直笑,他再傻也知道少爷这会儿心情不好,他还是赶紧溜吧,他一边撤一边说:“我还是去睡觉吧,就不打扰少爷静夜思了。”

    他说完,一溜烟地跑没了。

    陈温斩撇嘴,喊你一声二狗子,还真把自己当成了狗,跑的贼欢。

    陈温斩又扭回头,继续看向聂府所在的那个方向,思考着今晚要不要跟聂北挤一个被窝。

    还没思考出结果,宫里就来了人。

    这人不是从别的宫来的,是从烟霞殿来的,来人还不是别人,而是红栾,红栾带着拓拔明烟的命令,要求陈温斩今夜去守夜。

    陈温斩拒绝,理由也很充分,他只当白天的职,不当夜晚的。

    可红栾也说的很有道理,也让人没办法反驳,她对陈温斩说:“不管陈侍卫你以前是什么人,有多大的功勋,如今你在烟霞殿当差,你就得遵守烟霞殿的规矩,娘娘昨晚受了惊,今晚一定得让你去守着,陈侍卫是血浴过九州的人物,当知道主子的命令不能违背,是,可能在陈侍卫眼里,我家娘娘使不动你,亦没那资格使唤你,可效忠主子,为主子排忧解难,应该是你一直坚持且秉行着的,你可以不顾娘娘的话,不拿娘娘当主子,但你却不能违背了这样的一个忠旨,是不是?”

    陈温斩听着这话,冷冷地抿了抿唇,他心想,我的忠旨,也只奉给一人。

    至于你的娘娘,哪里凉快呆哪里去。

    陈温斩不打算给拓拔明烟面子,陈温斩也知道拓拔明烟为何要让他进宫去守夜,无非是怕今夜再闹鬼,拓拔明烟可能觉得有他在,那鬼就不敢出来,呵,她真是天真,那鬼不是旁人,是太后呢!他再厉害能压得住太后?

    当然,陈温斩知道那个‘太后’是任吉假扮的,鬼也是任吉假扮的,今夜任吉也还会再去惊扰拓拔明烟,到底会持续几天,陈温斩不知道,但至少,在殷玄带着太后归来之前,这‘鬼’会一直肆虐。

    陈温斩要出门,没必要避着陈府的人,可现在是非常敏感时期,暗月楼的杀手到了,陈府的人一定会看紧他,怕他出去坏事。

    他无缘无故半夜出去,一定会让他们起疑,然后派很多人跟着,倒不是他们怀疑他什么,而是杀聂北是他们一定要做成功的事情,他们不允许任何人有可能去破坏,哪怕是他,也不行。

    陈温斩垂了垂眸,应声道:“头一回发现红栾姑娘也能说几句人话,看你说了几句人话的份上,我就去帮你家娘娘守这个夜,但若真的又出现了‘鬼’,你们可别指望我能抓‘鬼’,我还没那么大的本事。”

    红栾一听他答应了,心里松一口气,这人的脾气太古怪了,来的时候她就没把握,怕劝不动这人,而娘娘一见天落黑就开始惊恐害怕,一定要让她把陈温斩带进宫不可,她若不能带这个人进宫,恐怕她自己也不用再进宫了。

    红栾冲着陈温斩福了福身,倒是彬彬有礼了,之前的横眉冷目劲全收敛起来了。

    陈温斩啧一声,想着这人还真是会惺惺作态。

    不过,她怎么样,跟他无关。

    陈温斩掸掸袖子,跟着红栾,在陈家人的注目下出了陈府,一路往皇宫去了。

    华图回了家,还没吃饭,祝一楠也回来了,还有王云峙和王云瑶,还有谢右寒,还有浣东和浣西。

    原本袁博溪和华州还有谢包丞都不在,华图就让凃毅陪他一起吃饭,二人刚坐呢,还没动筷,这一大波人就从宫里都回来了,几个人一罩面,华图先笑了,指指桌上的菜,又指指他们,笑着说:“没你们的份呀。”

    王云峙笑着接话:“我们在宫里吃过了。”

    华图哦一声,听王云峙说他们吃过了,也就不管他们了,示意凃毅拿筷子,他们自己吃。

    吃之前,华图又扫了他们几圈,问道:“怎么一起回来了?明日都不当差?”

    王云峙道:“禁军们暂时好像有事,不去练武场了,我呆在宫中没事,就回来住,这样出入也方便。”

    王云瑶道:“郡主去了大名乡,我也闲了,住宫中无聊,我也回来住几天,来这么久一直住在宫里头,还没逛过帝都怀城的市集呢,宫里确实不方便,还是家里好。”

    浣东浣西一致点头,表示她们也是这样想的,她们也想逛市集,她们也觉得住宫里不方便,而且,如今郡主不在,皇上也不在,她们呆宫里着实没事。

    谢右寒是专门护卫聂青婉的,聂青婉不在,他这个御林左卫军的统领也等于废了,他跟戚虏说了回家住几天,戚虏同意了,他便也回来了。

    华图见他们个个都有理由,笑着说了一声‘知道了’后就不管他们了,任他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他跟凃毅安静地吃饭。

    吃完饭,华图就洗洗睡了。

    凃毅也去睡。

    王云瑶没睡,王云瑶上回跟李东楼逛过西市,但那个时候赶时间,也没能好好的逛,今天晚上时间充足,王云瑶就大摇大摆,穿着寻常女子的薄款长裙,走在西市的闹市街头。

    冼弼今日被聂北传到了刑部,问完话就很晚了,基本到了要吃饭时候,他的府上没有女眷,也没有女仆,就只有丁耿一个小厮,如果要打扫庭院,丁耿会临时去请一些人,基本一个月两次,但寻常时候,那个冼府里就只他们两个男人,平时做饭也是丁耿做,反正两个男人,也很简单,不费事,丁耿处理的游刃有余,但多数的时候他们都在外面吃,要么就是去找余三,跟余三一起吃。

    今晚上因为被聂北问了话,回去也不早了,冼弼就喊了丁耿,一起来西市吃小灶。

    西市的小灶很多,都是当地很普通的菜锅,有两人一锅的,还有三人一锅里,锅里的菜自己点,可荤可素,主食有米也有面,全凭自己的爱好点,偶尔出来吃,冼弼会绕到叶子巷尾去喊余三,但也不是每天都喊他,今日冼弼就没喊,只带了丁耿,二人坐在卤家小灶的店面里,吃着二人锅灶。

    卤家小灶的周边基本都是这样的小灶铺面,正是吃饭的时候,人很多,冼弼和丁耿点了菜,还点了酒,二人一边吃菜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在人多嘈杂的饭铺里,冼弼和丁耿也不聊太医院和官场以及刑部的事情,就只聊家长和街里街外的事情。

    丁耿打趣冼弼说这兄弟二人天天在外面喝酒吃肉的日子是挺好,但有个女人照顾家里就更好。

    丁耿让冼弼赶紧娶媳妇,冼弼又让丁耿赶紧娶媳妇,丁耿说他一没钱二没权三没地位四没长相的,哪有女孩嫁给他,冼弼也说自己一无所有,丁耿就打趣他,说他至少在太医院混,人又长的斯文俊郎,只要稍微用点心,一定有女孩儿倒贴上门。

    冼弼瞪他,心想,倒贴上门?你可真敢想!

    这年头娶媳妇彩礼钱也很重要,他每月就那么一点俸禄,府上连丫环都养不起,更不可能养媳妇。

    二人你打趣我,我打趣你,也挺乐呵。

    因为喝酒的缘故,这饭菜就吃的特别慢,吃完又小坐了一会儿,这才慢悠悠地穿过西市热闹的人群,往武华街去,还没走到街口,就看到王云瑶一步三跳地过来了。

    冼弼虽然喝了酒,但没喝多。

    丁耿虽然喝了酒,但也没喝多,二人还是清醒的。

    看到王云瑶的时候,冼弼愣了一下,丁耿也愣了一下。

    丁耿纳闷地摸头,对着月光惊疑地想:“我怎么看到了那个王管事?她不应该在宫里吗?”

    冼弼想的是:“这么晚了,王云瑶出来干嘛?”

    华府住在武华街二十号,冼府住在武华街六十七号,一个在北街,一个在南街,平时也不大好相遇,若一个人从北街口出去,一个人从南街口出去,这就遇不上了,不过,若是同时从一个街口出进,那就准能碰上。

    王云瑶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了还能碰到冼弼和丁耿,头一回出来逛街,碰到熟人,王云瑶还是很高兴的,王云瑶上前打招呼。

    打招呼的时候,王云瑶闻到了冼弼身上的酒味,也闻到了丁耿身上的酒味,王云瑶挑了挑眉,眼睛在他二人身上逡巡了一圈,问道:“你们两个在外面喝酒?”

    冼弼更正:“是吃饭。”

    王云瑶道:“哦。”

    她又凑近冼弼闻了闻,说道:“好大的酒味,你是喝了多少啊?没想到冼太医酒量不错。”

    丁耿立马插话:“我酒量更好。”

    王云瑶眼珠子转了转:“我酒量也挺好,不如,我们一起去喝酒吧?”

    冼弼不去,他明天还要早起去太医院呢,喝这点儿酒对他没影响,再喝多就有影响了,他摇摇头,说道:“我得回去睡了,你明天没事干,我还有事干呢,不能喝醉,不然明天起不来。”

    王云瑶想着也是,就不管他了,看着丁耿,说道:“我们去喝酒吧?正好我对西市不熟悉,你帮我认认路?”

    丁耿正要说好,冼弼一把拍向他的头,把他拍走了,冼弼冲王云瑶道:“你也别逛了吧?这西市人太多了,又是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想逛明天逛,我明天陪你,然后晚上在西市吃饭,我请客。”

    王云瑶纠结道:“可我想今天逛啊,我出都出来了。”

    冼弼抬头望了一眼天,差不多快戌时三刻了,离亥时还有好几个钟头,够陪她逛一会儿了,冼弼揉揉额头,无奈道:“那就陪你逛一会儿,但是,不喝酒。”

    王云瑶笑道:“好,明天再喝酒。”

    冼弼点头,那么一个老沉温润的人,居然对喝酒来者不拒,丁耿见少爷答应了,偷偷地笑了一声,赶紧跟在二人身后,又往西市去了。

    李东楼的朋友圈很广,别看他是在宫内当差的,可他当的是禁军的差,如今又统领宫内和宫外两部分禁军,故而,晚上他就喊了肖左和夏班一起出来喝酒,当然,喊他二人喝酒,最主要还是为了搞好关系。

    如今他在协助聂北查案,这案子到后面会不会用到宫外禁军,李东楼不知道,而不管用不用得着,跟宫外的两个禁军统领处成哥们关系准不会错。

    以前的夏途归和陈温斩,李东楼攀不上,可现在这两个,他分分钟就能攀上。

    从他二人第一天当了宫外禁军统领后李东楼就以贺喜为名,请他二人在这西市的包喜酒楼里吃过一次酒,这算第二回了。

    什么事情熟都能生巧,这吃酒也不例外。

    包喜酒楼里有包间,李东楼点了一个包间,三个人就在包间里一边喝酒一边聊当下的时局,当然,李东楼是殷玄亲自点名暂时统领宫内宫外禁宫的主,每回来,都是肖左和夏班先敬他,这叫敬上。

    李东楼每回也没客气,不说现在他能调动宫外禁军了,就是调不动,他的资历也比这二人老,他们也应该敬他,故而,他们敬了他就喝。

    一圈酒喝下来,聊到了聂北查香的这件事情,都是当皇差的,也没什么不能说,而且,这案子宫外禁军也在帮忙打点,虽然因为夏途归的关系,夏班对聂北稍有微词,但夏班是个心思极为剔透之人,在李东楼面前绝口不提夏途归。

    上回李东楼已经查到了窦延喜在香料的交易记录,那帐本被他拿走了,殷玄走的那天,李东楼就跟夏班和肖左打了招呼,让他二人多盯着点那个香铺以及陈府的人,他二人是宫外禁军,想盯个铺子或是盯个人,简直太容易了。

    今晚上吃酒,夏班和肖左就对李东楼说,今日陈津去了香铺。

    李东楼闻言,嚼了一口醋泡花生,说道:“心里没鬼就不会再去一趟,他们去香铺做什么?”

    肖左说:“要那个帐本。”

    李东楼冷笑:“掌柜的实话实说了?”

    夏班道:“实说实话了,但我们没让他说是你,只让他说是禁军,哪里的禁军也没让掌柜的说。”

    李东楼掂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道:“知道帐本被人拿走了,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还有别的动作,你们再继续盯着。”

    二人应了一声是,李东楼拿起酒壶又给杯子里添了点酒,快满杯后他端起来跟肖左和夏班碰了下,喝完,松开酒杯的时候眼睛往外瞅了一下,这一看就看到了王云瑶。

    李东楼眸底瞬间涌上一丝意外之喜,他从盘子里拿了一颗花生米,往王云瑶的脑袋上一砸,王云瑶在一楼的市集里,李东楼坐在包喜酒楼的三楼,花生米就那么大一点儿,他不用内力的话压根砸不中,故而,那一砸可不轻,王云瑶摸了摸发疼的后脑勺,咕哝着扭头扫了一眼,这一扫就看到了坐在三楼窗口处冲她招手的李东楼。

    王云瑶暗道,原来是你在砸我。

    王云瑶拉了一下冼弼的袖子,冼弼把头伸在一个卖各种女子面纱的铺子里,在给王云瑶挑面纱,李东楼没看到他,等王云瑶拉了冼弼的袖子,冼弼把头拿出来了,李东楼这才发现王云瑶是在跟冼弼一起逛街。

    李东楼眸底的笑意一滞,慢慢的抿了抿唇,冲王云瑶挥了一下手,意思是你逛你的,我就跟你打声招呼。

    王云瑶虽然在一楼,可她看得见李东楼是在喝酒,王云瑶问冼弼:“你要不要上去喝酒?”

    冼弼摇头,他也看到了李东楼,就对王云瑶说:“你去吧,我回家了。”

    王云瑶道:“那你回去吧,我去跟李东楼喝一杯。”

    冼弼没说什么,指了指那卖面纱的铺子,问她:“还买吗?”

    王云瑶道:“买一个吧,看了这么久了,你看中哪一个了?”

    冼弼伸手拿起一个跟她裙子颜色十分相近的偏白面纱,王云瑶今日穿的是米白色的裙子,说白不白,说黄不黄,配这款面纱刚好合适,王云瑶没意见,接过冼弼手上的面纱,准备掏钱,冼弼已经先一步付了,等找钱的功夫,他对王云瑶道:“你去吧,不用等我,我拿了找钱就回去睡觉。”

    王云瑶听了,也不再逗留,提了裙子就进了包喜酒楼。

    李东楼看到她一个人上来了,内心里是高兴的,可是看到冼弼站在那里从店铺的老板手上拿了找钱,心里又不大舒服,他想着他上回给王云瑶付裙子钱,她推三阻四的,若不是因为差点说漏了嘴,她大概会坚持自己付了,可刚刚冼弼给她买面纱,她连推辞都没有。

    冼弼走了后,李东楼收回视线,扭头看向门口,没听到有人敲门,他就站起身去开门,门一开就看到王云瑶走了过来。

    李东楼倚在门口,冲她笑道:“在跟冼弼逛街?”

    王云瑶应道:“是呀,我对西市不熟悉,刚好碰到了他,就让他带我转转。”

    李东楼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又问:“他怎么不上来?”

    王云瑶已经走到门口了,张眼往里望了望,看到里面还有两个男人,她顿了顿,指指自己,眼神询问:“不大方便吧?”

    李东楼也往里望了一眼,然后伸手,不动声色地揽住王云瑶的腰,把她推进了屋,然后关上门,对夏班和肖左介绍王云瑶,又对王云瑶介绍夏班和肖左。

    夏班和肖左知道面前这个姑娘是婉贵妃身边的红人,格外的客气,还站起来向她行了个礼。

    王云瑶知道这二人是宫外禁军统领后,也格外的客气,也向他二人福了福礼。

    一行人见完礼,李东楼继续问王云瑶:“冼弼怎么不上来?”

    王云瑶道:“我是打算上来喝点酒的,他吃过饭了,也喝过酒,我刚让他陪我喝酒,他不喝,所以就只能逛街,这会儿知道你在楼上,也知道我是上来喝酒的,他就回去了,说明天还要去太医院,得早点儿睡。”

    李东楼又哦了一声,眼眸微微垂了垂,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总之,不大舒服,听她那么自然而然地介绍冼弼,话里话外像在说自己的夫君似的,好像自己只是一个普通朋友,她来应朋友的酒约,唠叨夫君要早点儿回去,不能陪她,再低头瞅一眼被她缠在手脖上的面纱,就觉得格外的刺目。

    李东楼沉默地端起手边的酒杯喝了一杯酒,勉强压下心里的那股子不舒坦劲,这才喊了小二过来,给王云瑶拿了一个干净的空酒杯,又让小二再上两壶酒来。

    大殷帝国的酒肆千奇百怪,能挤身在帝都怀城千坊酒肆里的酒楼,都是排得上名号的,酒楼里的酒也各有千秋,等风酒楼最出名的是八风坡,包喜酒楼里最出名的就是喜不泣,八风坡的奇特在于酒劲,喜不泣的奇特在于酒味,这一种酒亦称百滋味,就是此酒喝进不同的人嘴中,你会尝不到不同的味道,刚刚李东楼和肖左还有夏班喝的就是这种酒,但他们喝习惯了,也没觉得多稀奇了。

    但王云瑶是头一回喝,自是稀罕的不得了。

    这么一稀罕,喝的就多了。

    等结束,外面已经乌漆抹黑,虽然闹市里还灯火通明,可走出闹市,那就是万籁俱寂,万家灯光俱熄,夏班和肖左都喝的有点儿多,李东楼也有些醉醺醺,王云瑶的脸也喝红了,但她还勉强能走。

    夏班和肖左跟李东楼和王云瑶告辞,二人结伴着踉跄走了。

    李东楼看着身侧微醺着的泛着潮红脸色的王云瑶,伸手将她的腰扶了一下,充满酒气的口吻低声道:“先送你回去。”

    王云瑶没推辞,她有些走不稳,还真得李东楼搀扶一下。

    李东楼扶着王云瑶的腰,王云瑶倚着他的胳膊,二人走在深夜寂静的街头,走着走着李东楼就将王云瑶往怀里搂了去。

    王云瑶的鼻子撞上了他坚硬的胸膛,虽然是隔了衣服的,可还是撞的有点儿轻疼,她咕哝:“好好扶呀。”

    李东楼低笑,不动声色的用胳膊将她圈紧,亦步亦趋地朝前走着,抬头望着前方的路,只想这条路没有尽头就好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