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134章 都是我养
    殷玄当然不是要听聂青婉跟袁博溪说什么,他只是不想跟聂青婉分开,被聂青婉这么直白地问这么一嘴,殷玄当即面色一怔,那腿愣是没办法再往前迈一步。

    袁博溪见了,想着那人好歹是皇上,女儿这么不给皇上面子,实在是太过份,袁博溪虚瞪了聂青婉一眼,轻斥道:“有什么不能听的,他是你夫君,又不是外人。”

    聂青婉没什么情绪地说:“就算是我夫君也不能听我跟娘的话,这里外有别,他该懂。”

    殷玄怎么不懂,他什么都懂,她就是看他烦罢了,不想让他在她眼前晃。

    殷玄抿了抿唇,不再往前去,见袁博溪还要斥责聂青婉,他连忙出声说:“我去华州和谢包丞那里坐坐,你陪你娘吧。”

    说完,扭头就带着随海走了。

    聂青婉让曲梦关上门。

    曲梦麻利地去关了。

    门关上,袁博溪这才大胆地伸手,戳了一下聂青婉的脑壳,含笑带怒地道:“都跟你说了,不要恃宠而娇,你这还越来越变本加厉了呢,那人不是寻常人,他是皇上,有你这么跟皇上说话的吗?也是皇上疼你,要是换成了我,看我惩治你不。”

    聂青婉笑着将袁博溪拉到屋内的榻上坐着,她也跟着坐到榻几的另一边,曲梦和管艺如立刻奉茶拿点心,然后分开在聂青婉和袁博溪的两边,一人伺候一个。

    聂青婉蹬掉鞋子,将腿搁在榻上,歪侧着身子说:“娘就嘴上这么说,你可舍不得惩治我。”

    说完,又不知用什么样的语气加一句:“你舍不得,他更舍不得。”

    这话说的没羞没燥,惹得袁博溪忍不住就笑出了声,袁博溪好笑地道:“你真是对自己自信,就仗着皇上宠你,越发无法无天。”

    聂青婉轻哼道:“他不宠我,我也能无法无天。”

    袁博溪一愣,这话大概没怎么听明白,但聂青婉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停留,说完就话锋一转,问道:“我爹安全到达帝都怀城了吗?”

    提到华图,袁博溪的话题也被成功带离了,袁博溪点头:“到了,昨儿下午申时到的,我是在晚上酉时二刻收到的信,有凃毅跟着他,我也放心。”

    聂青婉道:“安全到了就好,我就是来问问娘这个的,顺便跟你唠嗑唠嗑,你猜我昨晚在逛北乡南苏一线桥的时候碰到了谁?”

    袁博溪可猜不到,眨着眼皮好奇地问:“碰到了谁?”

    聂青婉笑道:“聂府的人呢,说是聂府三房下的二爷聂义,还有他的夫人苏安娴,苏安娴说她的娘家人是苏府的人,她是回来省亲的,我本来是不认识他们的,但因为殷玄,我倒是认识了,你说这也真是巧的哦。”

    袁博溪咦了一声,应话道:“确实巧。”

    她把之前第一次登门拜访聂府,苏安娴对她说的那些话说给了聂青婉听,当时苏安娴有说她是苏城人,还说得空了带袁博溪来苏城转转。

    那个时候袁博溪只当那话是客气话,哪成想,这还真撞到机会了。

    袁博溪说到这里,笑着道:“这可真是缘份,原本她当时说那话的时候我还想着我跟她不是一路人,她是聂府媳妇,我只是一个遗臣王妃,就算有幸在帝都怀城见着了,那也不可能在苏城能见着,我也不可能来苏城,还劳她带我转悠,没想到我来了大名乡,她又回了苏家探亲,指不定晚上我去北乡南苏一线桥上逛的时候也能遇上她呢。”

    聂青婉垂了垂眸,心想,这不是缘份,这是注定,从聂青婉和华北娇身份重叠的那一刻起,你跟她就注定了处处是缘份。

    聂青婉道:“指不定真能遇上。”

    袁博溪笑道:“真遇上了就一起逛逛,她是本地人,对这里熟,以前没接触不知道这聂六夫人是什么性子,后来接触了,觉得她挺平易近人,又时常唤我去聂府坐坐,陪她聊天,娘跟她也算是话友了,你爹回帝都怀城了,娘旁边也没几个能说话的人,能跟她聊聊天,娘也开心。”

    聂青婉过来找袁博溪一是问一问华图是不是安全到达了帝都怀城,二就是向袁博溪透露这个信息,苏安娴若是碰到了袁博溪,一定会勤于走动,那样的话,苏安娴就能借着袁博溪而顺理成章地去缘生居看她,这样的话,谁也不会觉得奇怪,不然,哪怕苏安娴和聂义知道了她现在的住址,想要上门去看望,也显得十分奇怪。

    毕竟聂家跟殷玄的过节摆在那里,聂家人就算知道殷玄在这里,他们也不会去看望,又加上聂家跟她这个婉贵妃没什么搭嘎,这么贸然上门去看望,显得不伦不类。

    且聂青婉自个是知道她把地址给了聂义和苏安娴,可旁人不知道,旁人也不知道她跟聂家的关系,就算殷玄内心里明白,但面子上他不会捅破,她亦不会捅破,故而,这走动就得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借着袁博溪这个中间桥梁,一切就都变得正常了。

    聂青婉说完苏安娴的事情,又坐在那里陪了袁博溪一会儿,然后说想去看看华州,袁博溪带他去了,华州的房间里面坐着殷玄和谢包丞,三个男人谈的话题当然跟聂青婉和袁博溪谈的不一样,三个男人正就着当下大名乡的繁荣说到了它的改造上面,又由这改造延伸到了更高的层次,比如说其他乡镇的改造,比如说国之经脉。

    华州和谢包丞都不是寻常人,跟殷玄谈这些,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殷玄是大殷帝国之人,又常居帝位,所看所见自然更加深谋远虑,但这种深谋远虑用在国之策动上很好,用在小乡小镇的改造方面,可能会有些相形见绌。

    不过,华州和谢包丞是原绥晋北国之人,他们对大殷帝国的民生和风土都不了解,就只是二人各自转悠了大名乡,心中略有感触,就与殷玄说了一些。

    几个人还在谈论,聂青婉和袁博溪进来了。

    殷玄坐着没动,华州和谢包丞都起来见了礼,殷玄看着聂青婉,笑着问:“聊完了?”

    聂青婉道:“嗯。”

    殷玄便站起身,掸掸衣袖,走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说道:“那我们回去吧,让华夫人和世子也休息休息。”

    聂青婉没反对,但在走之前还是把华州喊到了门外,对他说:“爹一个人在帝都怀城,你要多与他写信,问问每日的情况,我也想知道爹每日过的好不好,你得了爹的回信后,记得来向我说一声,不然我会担心。”

    华州笑着说:“知道了,昨日的信娘跟你说了没有?”

    聂青婉道:“说了。”又问:“今日的信呢?”

    华州道:“没写呢。”

    聂青婉瞪着他:“怎么那么不上心,你现在就写,晚上得了爹的信后,差桂圆过来送给我。”

    华州见聂青婉的那个紧张劲,忍不住笑了一声,冲一旁的袁博溪打趣:“娘,果然妹妹就是棉花袄,爹这才刚走呢,她就记挂个不行,还非得日日都让我给爹写信,爹要是知道了,一定高兴之极,我这就去给爹写信,让他劳累之余乐呵乐呵。”

    袁博溪笑着挥手:“去吧。”

    华州抬腿往里进,经过殷玄身边的时候冲他拱了拱手,就进去了。

    殷玄站在门口,自然听到了聂青婉和华州的对话,旁人也许听的只是聂青婉对华图的担心,得日日知道他的情况才行,可殷玄听的却不是这么一回事,聂青婉要的不仅仅是华图的每日信息,还有聂北的,还有帝都怀城宫里宫外的。

    她如今被他孤立在大名乡,身边无人亦无兵,帝都怀城的一切都变成了眼中瞎,她若想时刻掌握那边的动态,就必然得有一条正常的途径。

    这两天她不动声色,大概就在等着华图,如今她能用的,也就只有华图这一条路了,不过,不得不说,她很会因势利势。

    当然,太后的聪明远远不在这里,如果没有华图,聂青婉也能通过李玉宸,进而从李东楼嘴里知道帝都怀城的一切。

    就算没有李玉宸,聂青婉也能通过聂义和苏安娴,来知道她想要知道的事情。

    在太后眼里,这天下没有任何难事,亦没任何难题。

    她若想做一件事,身边所有的不利都会被她神奇地转化为有利。

    这种本事,着实令人惊惧又害怕,不服都不行。

    聂青婉来这里的目地达成了,也不再耽误袁博溪出门,正好说了这么久的话,外面也没那么热了,正适合出门。

    袁博溪也没留聂青婉,送她跟殷玄上了马车后,她让管艺如和曲梦也收拾收拾,拿上伞,又喊上谢包丞和华州,让他二人一起陪着,出去逛了。

    华州还是将信写完,然后交给客栈的信差,又给了信差一定的银钱,见信差拿着信走了,他这才放心地出去。

    几个人逛到晚上也没回客栈,就在外面吃的饭。

    吃完饭谢包丞带着袁博溪和华州去了北乡南苏一线桥,昨晚王芬玉带谢包丞去参观了船乌,今天谢包丞也带他们去。

    去的时候没有碰到聂义和苏安娴,回来的时候碰到了。

    几个人一罩面,都是一惊,但很快几个人就反应过来,笑着上前寒暄。

    苏安娴着实很稀罕袁博溪,拉着她话题说不完。

    聂义见了,就说找个地方好好说吧,最后几个人又去了茶楼。

    只不过今日的这个茶楼不是昨日的那个了,今日的茶楼可点吃的,一大桌人,点了很多吃的,然后坐在一起闲聊。

    昨日苏安娴见聂青婉,聂青婉并没有对她提袁博溪也来了大名乡一事,如今见着了,苏安娴的心思就活泛了,她正瞅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去看聂青婉呢,袁博溪这一出现,当真解决了她的难题。

    苏安娴问袁博溪:“怎么忽然来大名乡了?”

    袁博溪也问她:“你怎么忽然就回苏城了?”

    苏安娴一愣,笑道:“这不是快到八月十五了吗,我提前回家来看看家人。”

    袁博溪想着也是,马上就七月底了,快进入八月,苏安娴如今是聂家媳妇,八月十五这天肯定要在聂家过,没时间陪家人,就提前回来陪陪。

    袁博溪笑了笑,知道昨晚苏安娴已经见过殷玄和华北娇,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实话实说:“北娇来养伤,我是过来陪她的。”

    四周看了看,见没什么人,就压低了声音说:“是皇上下的旨,我这也是头一回来,哪里都不熟悉,四处瞎转,没想到碰到了你。”

    苏安娴也跟着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陪着是对的,就算皇上不下旨,你知道女儿来大名乡养伤了,能不跟来吗?”

    袁博溪笑道:“这倒是,我就这一个女儿呢,可心疼了。”

    苏安娴心想,你心疼,我也心疼,但这话她只能放在心里想,却不能说出来。

    苏安娴笑道:“以前没见过婉贵妃,昨晚见着了,当真觉得那是一个玉人,跟婉贵妃说了几句话,觉得婉贵妃很和气,她又是你的女儿,以我跟你的交情,既知道她在大名乡养伤,我不去看看,心里总过意不去,不如明天我去找你,然后一块去看看她吧?”

    袁博溪听了,没拒绝,以她这段时间对苏安娴的认知,这个苏安娴是个极懂礼的人,可能聂家跟皇上之间是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跟她的女儿没有,不管苏安娴是冲着她的面子去看女儿,还是冲着女儿的身份去的,袁博溪都是很高兴的。

    苏安娴见袁博溪答应了,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她说道:“你对大名乡不熟,但我熟,我们正好结伴,这样既有人陪着,也有人聊天,还不会迷路了。”

    能有苏安娴当向导,袁博溪当然很高兴,便很爽快地答应了。

    袁博溪知道苏安娴是来回看望家人的,不是来当她的向导的,但她也不是每天都逛,苏安娴也是有分寸的人,自然不可能天天来找她。

    于是二人敲定了时间,彼此告诉了彼此住的地址,便又闲聊起其他。

    直到眼见时间晚了,一行人才从酒楼分开,回客栈的回客栈,回苏府的回苏府。

    华州刚走进客栈,坐台掌柜看到了他,就喊了他一声,把今日信差带回来的信给了他。

    华州说了谢谢,拿着信追上袁博溪。

    袁博溪问他:“是你爹的信?”

    华州一边低头拆信一边说道:“是爹的信。”

    袁博溪道:“上楼去看,看完明天再送给北娇,我怕她这个时候已经睡了。”

    华州道:“还是看完就送去吧,妹妹不拿到信,大概不会睡。”

    袁博溪想了想,说道:“也好,免得她担心一晚睡不踏实,等看完了你亲自送去吧。”

    华州点点头,拿着信上楼,一家人将华图的信看完,看完琢磨了一下信里的某些内容,多多少少脸色有些不好看,可华州和袁博溪什么都没说,华州将信收起来,亲自出门,把信送去了缘生居。

    聂青婉确实还没睡,不拿到信,不知道今日的朝堂是什么情况,不知道今日的后宫是什么情况,不知道今日的聂府是什么情况,她哪能睡得着?

    下午从袁博溪那里回来,在门口又看到了那只小乌龟,聂青婉就把它抱进了屋,殷玄没阻止。

    二人回了屋,相拥着补了一个午觉,起来见小乌龟走了,他二人也没找。

    晚上吃完饭,小乌龟又来了。

    那个时候殷玄正跟聂青婉从旁边的草丛里散步回来,看到窝在门口被一层落霞染满龟壳的小乌龟,聂青婉笑道:“是个闹人的小家伙。”

    殷玄抿嘴,弯腰将睡的正香的小乌龟给拿起来,小乌龟被惊醒,眼皮掀了掀,伸长脖颈往外看了看,想看看是谁在打扰它的睡眠,然后看到殷玄,见是熟悉的人,他又把头埋进龟壳,继续睡了。

    殷玄冲聂青婉打趣道:“如今这小畜生倒是不怕我宰它了。”

    聂青婉莞尔道:“你不是想养大它吗?你还说它听得懂人话,所以,它一定知道你是想先养大它,然后再宰它,所以,它现在完全不用担心。”

    殷玄道:“我是看你的面子上才说养大它的,谁真的想养它了?”

    聂青婉伸手就把小乌龟从他手中拿过来,放在自己手中,说道:“你不养我养。”

    殷玄伸手搂住她的腰,把她搂到怀里,笑着说:“你养它,我养你,到最后还是我在养。”

    聂青婉翻白眼:“强词夺理。”

    殷玄道:“养你是正理,养它……”

    殷玄嫌弃地瞥了一眼那只小乌龟,说道:“还真有些‘强词夺理’了,但你喜欢,我又有什么办法,好了,进去吧,早些睡。”

    聂青婉想把小乌龟拿进去,但小乌龟睡了一觉后又不愿意进门了,扭扭歪歪地要走,在聂青婉的胳膊上爬来爬去。

    殷玄见了,直接不耐烦地给它甩进了雅水河里,那抛开的手势,当真没客气。

    聂青婉看的胆颤心惊,真怕殷玄一个用力把小乌龟甩成了碎渣,她推开殷玄,跑到雅水河边看了看,见小乌龟好好的,身子端正,龟壳也没有再倒仰,她松了一口气。

    小乌龟看到她,扭头往后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也不知道是在看聂青婉,还是在看聂青婉身后的殷玄,总之很快它就收回了视线,没入水里,不见了。

    殷玄站在聂青婉身后,目光微沉,视线在小乌龟消失的地方停留了很久,这才漠然收回,拉着聂青婉,回了屋。

    随海一直在屋里,殷玄和聂青婉出去散步的时候他没跟上,他也不敢跟上。

    二人散步回来已经很晚了,随海手中拿着一封信,看到聂青婉进来了,连忙把信递给她,说道:“刚刚华世子送来的。”

    聂青婉挑了挑眉,将信接过来,揣进袖兜里,进屋。

    回到三进院的卧室,她脱了鞋子,坐在凉榻上掏出信,展开看。

    殷玄进来见她在看信,他也没打扰她,一个人先去洗了澡。

    华图的信中写的内容挺多,除了自报自己的平安之外,还写了今日被聂北喊到了刑部官衙,陪他一起破案之事,破的这个案子,是有关殷玄身上那个荷包的,而华州和袁博溪之所以看完了信脸色不好看,就是因为想到这个荷包差点儿又害了华北娇,而除了这件事外,还有一件稀奇之事,这稀奇之事来自于烟霞殿。

    华图是昨天下午回的帝都怀城,凃毅跟着他,二人回了华府,歇了歇,还没歇足一盏茶的功夫,聂北那边大概听说他回来了,就差了人来叫他。

    来人不是别人,是勃律。

    勃律带聂北的话,说最近刑部比较忙,聂北又监理了代政一事,时间错不开,上午忙朝政,下午才有空来打理刑部之事,说华图既回来了,就赶紧去官衙帮忙。

    华图没推拖,跟着勃律去了。

    聂北见到了华图,笑着问了句:“婉贵妃的身体还好吗?”

    华图回道:“挺好的。”

    聂北点点头,不再问聂青婉,亦一嘴也不提殷玄,而是说道:“既回来了,那就辛苦些,陪我去一趟烟霞殿,咱们尽快把那‘药材杀人’事件的悬疑案件解决了,这后面还有新的案子呢。”

    华图自然应是。

    聂北昨晚见过任吉,亦知道皇上曾经戴的那个荷包里装的可杀害聂青婉的香放在陈德娣私藏的匣盒里,本来今天早上就要办理这个案子的,但早上起来又是代理朝议,又是看奏折的,简直忙的连个喝茶的功夫都没有。

    这个时候聂北觉得,殷玄让他代政,除了让聂府杠上陈府外,大概就是想累死他。

    殷玄那小子就是有那么腹黑,那么坏。

    上午没空,这只能下午办。

    还好华图回来了,这多个人,还是能分担一些的。

    聂北不再耽搁,带上华图和勃律,去了烟霞殿。

    李东楼是殷玄指派在聂北身边协助聂北办案的,说是协助,其实几个人心里都清楚,这是监视亦是保护,故而,聂北去哪,李东楼就跟哪。

    李东楼领禁军也跟上。

    今日的烟霞殿有些奇怪,进去之后发现烟霞殿里面的宫女和太监脸色无一例外的白,而且眼下青影极重,像是一夜没睡似的,眸底深处里又藏着难以压制的惊恐,那种惊恐带着抖擞的害怕,又带着点儿说不出来的敬畏,还有说不出来的卑恭之色,总之很奇怪。

    聂北一进来,那些宫女太监们就恨不得扑上来,可大概又因为主子吩咐了什么,他们不敢上前,就那样望着聂北,用一副充满说话的眸子看着他。

    聂北眉头微挑,脚步停住,看着那些如惊弓之鸟一般的宫女和太监们。

    聂北发现了那些宫女和太监们的异常,李东楼也发现了。

    李东楼问聂北:“要不要传个人问话?”

    聂北正欲开口说传吧,就听到陈温斩的声音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那声音温温的凉凉的,带着几分戏谑的幸灾乐祸:“我来跟你们说,这烟霞殿是怎么了。”

    说着话,人也从墙头那边翻下来,一身侍卫的官装,嘴里噙着根狗尾巴草,走到聂北跟前,压低声音说:“昨晚烟霞殿闹鬼,太后从紫金宫出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