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129章 听夫人的 为魅儿宝贝的生日加更
    聂青婉在跳下去的那一刻其实并不是真的要吓殷玄,她只是习惯那样玩乐罢了,让她乖乖矩矩地呆在秋千里,那她还不如不玩呢,她觉得那样一点儿乐趣都没有,就这样惊险刺激才好玩。

    她倒是好玩了,可真把殷玄刺激的差点没停止心跳。

    聂青婉见殷玄浑身不对劲,气息都不对,她也不吓他了,同时又觉得他活该,又有点幸灾乐祸,好吧,能在玩乐之余意外地吓一吓他,聂青婉表示心情特别爽,之前的老本也都翻回来了。

    聂青婉伸手戳戳殷玄的玉冠,说道:“去凉棚里坐着吧,好晒。”

    秋千架在两颗榆树之间,四周皆是荫凉,太阳晒不到,可聂青婉跳下来的时候是从高空中坠落的,那个时候秋千已经荡出了荫凉之地,殷玄冲出去就将她抱住,当时脑袋里什么都没想,只想着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故而抱住聂青婉之后,殷玄就直接落在了那一片阳光大炙的地面上。

    这个时候已过了辰时二刻,马上进入巳时,阳光已进入白炽阶段,随便晒一会儿都是焦热,虽然这个院因为周围湖泊和环伺的茂林的原因,压根不热,可殷玄是舍不得让聂青婉挨一点点晒的,故而,殷玄一听聂青婉说晒,丝毫不敢耽搁,立马抱着她进了凉棚。

    进去后他直接将她放在腿上,掏出帕子帮她擦脸,擦脸的时候他又强调一遍:“以后不要再这样调皮了,太危险了,知道吗?”

    聂青婉看着殷玄那一双深邃深沉却又惊魂未定的眼睛,没回答,反问道:“难道你怀疑你接不住我吗?”

    殷玄气息陡地一沉,恨恨地道:“我能接住,但我不容许你再做这么危险的动作,再有下一次,我不仅会毁了这个秋千架,我还会毁了这院中的每一颗树,让你再也不能玩秋千,连想都想不着!”

    聂青婉嘟嘴,有些不开心地道:“小心眼,小气鬼。”

    殷玄危险地眯起眼,板着脸道:“你再说一遍,我没跟你开玩笑,你再这么顽劣,我……”

    发狠的话还没说完,聂青婉就冷不丁地冲着他的嘴巴吻了一下。

    殷玄当下什么声音都没有了,他就那么看着她,慢慢的一双惊魂未定的眼睛变得平静,心也跟着奇迹地安定了,然后眸内的波光渐渐被温柔填满,他柔声道:“这次原谅你,但不能再有下次。”

    聂青婉不耐烦地哼道:“真啰嗦,你还说你二十八岁,我看你八十二岁差不多,跟个老头子似的,碎碎嘴。”

    殷玄失笑,搂紧她,说道:“我倒真希望我现在是八十二岁,那个时候我也拥着你,陪你玩你最喜欢玩的秋千,陪你看这云卷云舒的天,陪你坐在这一方小院里,共渡余生仅有的时光。”

    聂青婉不应这话,扭头到外头,频频张望,说道:“我娘他们怎么还没来呢。”

    殷玄见她不应他的话,满腔的爱意化为了萧瑟的失落,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端着一张俊如神邸的脸,敛尽所有情绪,也跟着往外望了一眼。

    就一眼,他就看到了随海,也看到了跟着随海进来的华图和袁博溪,还有后面跟着的凃毅和管艺如以及曲梦,但是没见到华州和谢包丞。

    殷玄道:“来了。”

    聂青婉也看见袁博溪和华图了,聂青婉朝袁博溪招手:“娘,这里!”

    袁博溪听到聂青婉的声音,笑着走过来。

    管艺如在给袁博溪撑伞,曲梦垂着手走在旁边。

    随海和华图都大敕敕地走在阳光底下,随着前方的女人走过来。

    袁博溪进了凉棚惯性的要向殷玄行礼,可想到上一回殷玄说在外头不用多礼,她就没施大礼,虚虚地冲着殷玄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就走到最里头的椅子里坐。

    管艺如收起伞,跟着进去,再将伞倒置在一边。

    曲梦也跟着进去。

    管艺如和曲梦没坐,就站在袁博溪身后。

    华图进去后也对着殷玄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挨着袁博溪坐了。

    随海拎起桌面上的茶壶,去备凉饮。

    聂青婉没看到华州和谢包丞,问袁博溪:“娘,哥哥跟谢大哥呢?”

    袁博溪道:“他两个人在吃完早饭就出去逛了,随海来喊的时候他二人不在,不过一会儿就会来的,娘已经让凃毅去找他们了。”

    聂青婉听了,笑道:“哥哥头一回来大名乡,定然想四处转转,我也想呢,不过今日不便,明日我也要出去转转。”

    其实聂青婉哪里是头一回来,她也不是冲着转转去的,而是冲着苏安娴去的,她想见苏安娴,不出去又如何见?

    当然,这话没几人听得懂,就只有殷玄听懂了。

    殷玄默默地扫了聂青婉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只将她抱起来,小心地放在旁边。

    如果袁博溪和华图一行人没来,殷玄会一直抱着聂青婉,可这二老来了,殷玄就不抱了。

    在这二老面前,殷玄只想给聂青婉更多的尊重,当然,殷玄并不认为他抱聂青婉有什么不尊重她的,可面前的二老不一定这样想。

    殷玄将聂青婉挪开后,聂青婉松散了一下肩膀,趴在桌面上,跟袁博溪聊天,没聊多久,随海就把在外头买的冷饮装在壶里提了过来。

    刚把银壶搁稳,还没来得及给每个人倒上一杯,门就被敲响了。

    聂青婉想着应该是华州来了,就催促随海快去开门。

    随海去了,不一会儿就有热热闹闹的声音从前院里传来,然后那热热闹闹的声音就一路从前院飘到三进院里来。

    李玉宸正用一种十分惊奇的语气说:“嗳?我记得乌雅路29号是一潭月湖呀,湖上有一个土丘似的小岛,岛上每天都爬着乌龟,偶尔还会停留几只野鸭,站几只白鸟,小时候我跟李东楼常常来这里捉野鸭呢。”

    她说到这里,华州忍不住朝她看去了一眼,想着宸妃娘娘小时候抓野鸭是一幅什么样的情景。

    撸着裤管,撸着袖管,像个鸭子一样扭扭歪歪吗?

    而猛然意识到自己居然会因为李玉宸的话而自我神思去了,华州又赶紧回神,蹙紧眉头,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李玉宸跟王芬玉并肩走在前头,华州的表情李玉宸自看不见,可桂圆看见了,桂圆越发的挠头,表示不解了。

    桂圆原以为自家少爷是对聂海裳情窦初开了,可现在看来,不大像呀。

    但是,李玉宸是皇上的妃子呢,少爷可千万别有啥非份之想。

    事实证明桂圆真是太鸡贼了,华州对谁都没有多想,他只是出于人之思考的常情,随着李玉宸的话而多想了一些而已,然后也多看了她一眼而已。

    谢包丞整颗心都在王芬玉身上,不关心华州,自也看不到他有异常还是没异常。

    李玉宸说完,王芬玉接话道:“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你跟李东楼毛还没长齐吧?你还提,乌雅路是在三年前改造的,那时候你已经不在大名乡了。”

    李玉宸叹道:“也就离开了几年而已,这变化就如此大。”

    旁边的谢包丞来一嘴:“宸妃……哦,不,李姑娘原来是大名乡之人吗?”

    华府一行人来帝都怀城的时间不长,对目前帝都怀城里的这些达官显贵们的出身基本都不知道,华图和袁博溪都不大清楚,更别说华州、谢包丞等了。

    谢包丞问了话,华州见李玉宸点了下头,华州想,原来还真是大名乡人。

    谢包丞冲李玉宸道:“那太好了,往后李姑娘就当我们的向导吧?这大名乡虽说不大,可似乎街道奇奇怪怪的,不大好记呢!今早上我跟华州逛了好几圈都没能弄明白。”

    王芬玉笑着瞅他一眼,说道:“你们当然弄不懂,这街道是根据雅水河里的龟纹来设计的,外地人不转个十天八天别想转出名堂。”

    谢包丞翻了个大白眼:“搞这么复杂,是故意的吧?”

    王芬玉噗嗤一笑,说道:“大概吧,当地人都没觉得复杂,但来此的外地人跟你们一样,觉得这街道太复杂了。”

    华州道:“我看街上的游客挺多,大名乡肯定就是想用这个来吸引外地人,然后搜刮外地人的钱,繁荣这个乡镇。”

    李玉宸赞道:“世子果然聪明,以前的大名乡还真的没这么多外地游客,想来经过改动后,这才吸引了大量的外地游客。”

    华州道:“地势独特,风景独特,利用得当,也着实能够把普通的人文变成经济命脉,繁荣这个乡镇,亦带动当地人致富,这乡长是个有头脑的。”

    李玉宸笑道:“世子能分析的这么精辟,世子的头脑可不输乡长。”

    华州没应这话,李玉宸就又跟王芬玉去叽叽喳喳了。

    康心手中提着礼物,是李玉宸代夏凌惠买的。

    桂圆手中提着礼物,是李玉宸代夏途归买的。

    谢包丞手上提着礼物,是王芬玉代夏谦买的,还有她自己的一份心意。

    华州手上提着礼物,是李玉宸自己的。

    礼物不在多,贵在精,故而华州就只一个手拎着一个精包装的红绸缎提包,里面装的是福喜临门,他一身淡墨色直裾跟在李玉宸身后,身姿颀长,年轻俊逸的脸就那样迎着日光,显出很是矜贵的神色来。

    华州原是绥晋北国的太子,那风姿气度自不是一般人能比,哪怕如今国破了,沦为了遗臣世子,也掩盖不掉骨子里的矜容华贵。

    李玉宸往后看了他一眼,又收回。

    因为康心两只手都拿着礼物,没办法撑伞,故而,撑伞的工作就由王芬玉在做。

    王芬玉跟李玉宸同乘一伞,聊着话走进了三进院。

    进了院,随海将他们领到了凉棚前。

    等一行人齐齐地站在凉棚前了,这才看到凉棚里面坐了好几个人,除了殷玄和聂青婉外,还有袁博溪和华图。

    华州和谢包丞看到袁博溪和华图竟然坐在这儿,二人面上都纷纷一惊。

    华州和谢包丞丢了碗筷要出去晃荡的时候被袁博溪喊住了,袁博溪对他们说,她也想带华图去转转,故而,让他俩多带些银子,中午不用回来,随便他们到哪里吃饭,所以,原本说要去转转的人,怎么就转到这里来了?

    华州和谢包丞对视一眼后,双双笑开,却没有立刻开口说话,而是随着李玉宸和王芬玉一起,先向殷玄和聂青婉颔了颔首,一一放下礼物,这才跟袁博溪说话。

    华州问她:“娘怎么也来妹妹这里了?你不是说带爹去转转的吗?”

    刚刚坐在这里,听到院门打开,传进华州和谢包丞的声音后,袁博溪也愣了那么几秒钟,想着儿子跟谢包丞走的时候明明是说去街道上转转的,怎么就来了缘生居呢,还是跟宸妃和一个陌生姑娘一起。

    袁博溪没见过王芬玉,自然识不得。

    听了儿子这问话,她好笑地道:“你也跟娘说,你要跟谢包丞到街道上转呢,怎么也来了北娇这里?”

    她又往旁边看了看李玉宸,笑说:“还是跟李姑娘一起。”

    华州还没开口解释,李玉宸就笑着将她跟王芬玉在街上意外碰上华州和谢包丞后来又一起去买礼物来看聂青婉的事情说了,说完,她淡淡地笑道:“还好有华世子和谢公子帮忙,不然这么多礼物,还真得请个帮手不可。”

    然后她将每一个礼物都指给聂青婉看。

    不是不指给殷玄看,也不是不拿殷玄当回事儿,而是这些礼物都很寻常,殷玄不一定看得上眼。

    再者,皇上和婉贵妃窝在这里成亲快活,如一对真正的民间夫妻,那么,李玉宸就按民间夫妻的守则来行事。

    男主外,女主内嘛,这礼物自是要给女主人看的。

    李玉宸将每一个礼物指完,说出这些礼物都是为哪些人办的。

    聂青婉听完,十分痛快地笑纳了,然后目光落在另外两个礼物盒子上面。

    那两个盒子是王芬玉带来的。

    王芬玉见过殷玄,见过华图,昨早上买早餐的时候华图跟着随海,王芬玉有幸认识了华图这个人,但没见过华北娇,亦没见过袁博溪。

    王芬玉对这个婉贵妃可谓是未见其人就如雷贯耳,她是极想看一看这个婉贵妃到底是何方神圣,把皇上迷的团团转,她也老早就想瞻一瞻这位婉贵妃的风采了,如今有机会看到本人,她自是目不转睛。

    确实如李玉宸所言,没有三头六臂,仔细瞧去,还十分的柔弱。

    坐在皇上的旁边,像一团糯米,白白的,嫩嫩的,眉眼轻扬间,似乎又有说不出的娇俏之色飞逸而出。

    她穿着黄色裙衫,两腿在椅子下面晃来晃去,那裙摆便也随着她的腿而晃啊晃,晃的裙摆像羽蝶的翅膀一般,飘啊飘,美丽极了。

    王芬玉心想,坐着还非要晃一下腿,可见李玉宸说的那句‘就是性子较活泼’也是真的。

    王芬玉一眼观之之后又看向聂青婉的眼睛,发现她正瞅着她,王芬玉微微一惊,就听婉贵妃出口问李玉宸:“她是谁?”

    作为聂青婉,她是识得王芬玉的,可作为华北娇,她不识得,故而,她不得不问一问。

    李玉宸笑着向她介绍了。

    聂青婉哦了一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下子,袁博溪也知道此女是谁了。

    华图在金銮殿上见过王芬玉的风采,从王芬玉那一天的出现以及她在金銮殿里说的话里,华图就已经知道她是谁了。

    他对王芬玉没什么好感,但也不会抱着敌意。

    几个人一一点头打了个招呼。

    王芬玉将桌面上的两个礼物盒子往聂青婉的面前推了推,笑着说:“一份是我的心意,一份是我外公的心意,我外公还说了,若是夫人和少爷在大名乡呆的时间长,有时间的话去府上坐一坐,他尽尽地主之宜。”

    其实夏谦压根没说这话,夏谦也没让王芬玉代他买礼物。

    但王芬玉是多么聪明的人,皇上和婉贵妃来大名乡了,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如果皇上和婉贵妃能去临水舍居坐一坐,那前尘恩怨,君臣之伤,就全都修补了。

    殷玄听着这话,薄唇抿了抿,却什么反应都没有,他只是蹙紧眉头,看着椅子底下聂青婉那一双老是不规矩地晃来晃去的腿,想着,腿不疼了吗?

    荡秋千不老实,坐也不规矩。

    他在内心里微叹一声,真是惆怅呀,小女人太调皮了,往后肯定很难管教。

    聂青婉听了王芬玉这话,眸光闪了闪,笑道:“难为夏公有如此心意,我当然不会驳了夏公的面子,得有空了,我带夫君一起,去夏公那里叨扰叨扰。”

    她说完,看向殷玄:“夫君会答应的哦?”

    夫君二字,真真是把殷玄给说懵了,亦把周围几个人也说懵了。

    随海抬起头,朝聂青婉看了一眼,想着婉贵妃这一喊,皇上不得飞上天,这么想着,他就立马朝殷玄看去,果然看到殷玄先由起初的震惊,到最后的回魂,最后神采飞扬。

    横遭一波意外之喜,殷玄几乎顿都没顿,笑着攥住聂青婉的手,说道:“我全听夫人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