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126章 结发夫妻
    聂青婉暗恨,她知道刚刚她的身子是被殷玄用内力给控制住了。

    既然走不了,那就不走了。

    聂青婉在殷玄的怀里找个舒服的位置,眼睛一闭,装睡。

    殷玄低头瞅她,知道她是装睡,他也没拆穿她,将她小心地放到床上,他下床将身上的衣服祛除掉,又上床,将聂青婉重新抱在怀里。

    他低头吻她,小声说:“脱了好不好?”

    聂青婉不理他,继续装睡。

    殷玄低叹,浑身都难受,可最终没有点她的穴道,也没强硬地非要脱她的衣服,他松开她,翻身仰躺在一边,平复。

    平复着平复着就睡着了。

    主要是昨晚没怎么睡,今早上也就只补了三个钟头的觉,上午又干了一上午的体力活,中午吃饱,又睡在心爱的女人身边,这瞌睡虫就来了。

    殷玄睡着了,聂青婉却没有睡着,她不大困,听到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悄悄地睁开眼,翻过身,冲平躺的男人看了一眼。

    殷玄的衣服脱的只剩下一层薄薄的里衣,带子还十分的松散,若隐若现的能看到他伤疤显现的胸膛。

    聂青婉伸手戳了戳殷玄的手臂,殷玄没反应,聂青婉又戳了戳他的脸,殷玄也没反应,聂青婉轻吁一口气,想着,睡着了。

    聂青婉轻手轻脚地起身,坐回到榻边,将那个荷包篮子提到小几上,坐那里绣着。

    绣了一个钟头,有些累,她就放下荷包,站起身,走动走动,然后再坐回去继续绣,马上就完成了,剩下收尾的工,再一个钟头就好了。

    申时一刻的时候聂青婉终于将这个荷包绣好,她拿在手中检查了几遍,没有发现任何地方有漏针后就将荷包收起来,去床边看殷玄,见他还在睡,她就去门口,将伞拿起来,出去走一走。

    三进院是她跟殷玄目前住的一个院子,聂青婉想在这个院子里逛一逛,就撑着伞下了台阶,只是,刚走下台阶就看到袁博溪带着管艺如和曲梦进来了,她们三人手上都抱着各种各样红色的东西。

    聂青婉想到今早上殷玄吩咐袁博溪以及华图和华州的事情,她走上前,冲袁博溪道:“娘怎么来这么早,中午没睡?”

    袁博溪笑着道:“今天是你的大喜事,娘哪里睡得着呀,娘从早上离开了……”

    本来想说:“从早上离开了这个院。”

    但想到刚刚进门的时候,看到门头上挂了门匾,上面还写了三个挥斥方遒的大字,她又改口,说道:“娘早上出了缘生居以后就跟你爹和你哥哥还有谢包丞去街上买各事喜事用的东西了,不过东西不多,也不是什么贵重之物,就是寻常夫妻拜堂所用的。”

    “原本你已封了妃,皇上也为你办了封妃大典,这民间的拜堂之礼就用不上了,但皇上非常坚持,可见皇上有多宠你,他既想跟你办民间的婚礼,那娘就按民间的婚庆礼单来备东西,虽然不多,可也得到处跑着买,这不,中午都没睡呢,吃完饭后娘跟你爹和哥哥又去订了几桌子酒菜,算是晚上的结婚喜宴桌吧。”

    “知道皇上不想有外人打扰,也就只订了三桌,想来是足够了,办完这些,我们就来了,想着你跟皇上应该还在午睡,娘是想先来把这个院子布置布置的,没想到你醒这么早。”

    聂青婉笑道:“我不是醒的早,我是没睡。”

    袁博溪咦道:“中午不困的吗?”

    聂青婉道:“不困。”

    袁博溪把手上的东西往她面前支了支,打趣道:“那你要不要跟娘一起来贴囍字?”

    聂青婉笑道:“好啊。”

    袁博溪见她应了,也不跟她客气,让曲梦去前院,看凃毅有没有把浆糊弄好,曲梦把手中的东西放下,去前院,没一会儿回来,手里就多了一个葫芦瓢,瓢里装着搅好的浆糊。

    袁博溪拉着聂青婉去贴。

    管艺如和曲梦去布置红地毯。

    说是让聂青婉帮忙,但其实她也就只是拿着葫芦瓢,跟着袁博溪移动罢了,涂浆糊和贴囍字都是袁博溪在做。

    袁博溪的脸上露着慈母般的笑,也有欣慰的笑,她碎碎地道:“原来还在绥晋北国的时候,娘时常想,你的夫君会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可能是个能征善战的大统领,也可能是个名门世子,或者是个能言多辨的文士,也或者是一个寻常百姓,不管是谁,只要他积极向上,只要他对你好,娘就乐意他当你的附马。”

    “可绥晋北国被大殷灭了后,娘就知道,你的婚姻,由不了你亦由不了我了,当皇上纳你入宫的旨意传到晋东王府中的时候,娘还流了一夜的泪,那个时候娘想,身为绥晋北国的公主,你享受了至尊荣华,那么,身为晋东遗臣的郡主,你就要承担这些苦难,人这一生呐,不可能只享受而不付出,你享受过了,那么如今,你就要付出,所以娘哭了一夜,还是把你给舍了。”

    “那个时候你可能是恨娘的,所以偷偷的服毒自尽。”

    袁博溪说着,眼眶红起来,当圣旨传入到晋东王府的时候,没人知道她有多绝望,可这就是遗臣公主们的命。

    而这些公主们入了大殷皇宫,那就是等死,她们不会得到皇上的爱,即便有宠幸,也不可能被允许生下孩子。

    她们可以取乐皇上,却永远没有自己的将来。

    她们的命运,在国家灭亡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是苦悲。

    幸好,袁博溪想,她的女儿活出了跟别人不一样的风采,亦走出了跟别人不一样的路,但这样的风采和这样的路,总是如履薄冰。

    聂青婉垂眸,说道:“我没有恨娘。”

    袁博溪道:“没恨就好,你能理解娘的无奈,醒后愿意进宫,娘是很欣慰的,但娘同时又很担心你,纵然你现在得宠了,娘还是很担心你。”

    她说着,看了她一眼,又道:“自古以来君王的恩宠都是昙花一现的,宫中的明贵妃不就是个例子?所以趁皇上现在宠你疼你的时候,你得争气。”

    说着,往她肚子看去,又道:“宫中女子能长久依持的靠山不是皇上,而是孩子,娘不知道你伺候皇上这么久了,有没有……”

    她顿了一下,后面的话没有说,但她知道聂青婉听得懂,所以她又接着说:“如果还没有,那就趁今晚,知道吗?”

    袁博溪说完,从袖兜里掏出一包东西塞给她,十分平静地道:“晚上在皇上进屋之前将这包药放到皇上的酒杯里,你放心,这不是毒药,就是能让他欢快的药。”

    袁博溪一副过来的人语气说:“男人都是一个样的,他若之前还没碰过你,今夜碰了,尝到了滋味,以后会更宠你的,趁着皇上宠你的时候怀上龙子,往后哪怕是失了宠,你也有护身符了,明白吗?”

    聂青婉看着手上的那个小小的纸包,额头抽了又抽,心想,能让殷玄欢快的药?那么,他吃了这个药后,应该不会碰她了吧?

    聂青婉的心思诡异地浮动着,她知道,当着袁博溪的面,这包药她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而且,她把这药想的太神奇太伟大了,她觉得殷玄吃了这药后应该就不会碰他了,可她哪里知道,男人吃了药之后会更可怕呢?

    聂青婉淡定地哦一声,顺手就把药包揣进了袖兜,她不知道,她装药包的动作被殷玄精准地看进了眼底,她跟袁博溪的对话也被殷玄听了个正着。

    袁博溪给窗户上贴囍字,自然少不了那一排墙上的窗户。

    但那一排窗户有些高,站着够不到,她就让管艺如去搬了把椅子,放椅子的时候,声音惊醒了殷玄。

    那窗户外面没帘子,就只有里面有,里面的帘子全在遮着,袁博溪看不到里面,她只是挨个地贴着囍字。

    殷玄被惊醒后,四周瞅了瞅,没瞅到聂青婉,正准备起身,就听到了袁博溪正在跟他的小女人说:“宫中女子能长久依持的靠山不是皇上,而是孩子……”

    孩子。

    殷玄在听到这个语汇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他跟聂青婉的孩子……他跟婉婉的孩子……我的天哪,只是想着这么一句话,他就觉得被一股至极的甜蜜狠狠地冲击着心脏。

    殷玄呼吸微沉,只觉得身体又在叫嚣了。

    他摒住气息,不动,继续听着,听到袁博溪说那药的时候,殷玄不用看也知道那是什么药,床弟之间助欢的药。

    殷玄忍不住想,朕需要那药吗?只要婉婉躺在朕的身边,朕就有无限热情,朕只是闻着她的气息,朕都能兴奋一夜,任何药都没朕的婉婉厉害的。

    正这样想着,殷玄就听到聂青婉说了一声‘哦’。

    哦?

    哦!!

    殷玄激动的呀!

    她居然没拒绝!

    那么,她也想……

    她不知道他吃了那药后会有多……

    殷玄只觉得口干舌燥,一蹦三跳起,连鞋子都没穿,风一般卷到门口,他用内力控制着脚步声,故而,屋内的人都没有听见,就连他推门的声音,她们也没听见,她们只顾着说话,只顾着忙碌了,哪里知道有人在门口偷窥呀。

    故而,殷玄将聂青婉装药的那个动作看的倍儿清。

    殷玄都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床上的,又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多久,直到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多,大概是华图和华州以及谢包丞已经装扮好了别的院子,过来跟袁博溪汇合,吵吵闹闹的,他才从床上起身,去隔壁的温泉池里洗了个澡,过来换了一身衣服,打开门,出去。

    华图和华州还有谢包丞在前院和二进院里忙,随海午觉起来后也加入他们忙碌的列队,忙完前面,几个人就来了三进院,见三进院全弄好了,他们就打算一起去四进院,见殷玄突然出来了,众人一愣,纷纷见了个礼,倒不是君对王的那种礼,就寻常认识人之间打招呼的那种礼。

    见完礼,殷玄朝聂青婉走去,见她站在阳光下面,他眉头蹙了蹙,将她拉到屋檐下,看一眼她晒的有点薄红的脸,一边抬袖子给她擦汗,一边轻斥:“这大中午的天,你都不知道撑个伞吗?”

    聂青婉出门的时候拿伞了,只是刚刚帮袁博溪端葫芦瓢的时候又放下了。

    这会儿囍字已全部贴好,她手中的葫芦瓢也由管艺如接了下去,又见华图和华州以及谢包丞都来了,她就与他们闹在了一起,一时倒忘记了撑。

    聂青婉道:“我刚有撑伞,就是帮娘的时候搁了。”她往窗下的某一角指了指:“喏,在哪里呢。”

    殷玄往那个地方扫一眼,果然看到一把大黑伞,殷玄想着有伞不撑,你拿了不就等于没拿?可余光扫到院中的那么多人,殷玄又不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再斥责她,遂牵住她的小手,冲袁博溪道:“都弄好了吗?”

    袁博溪笑道:“外面全都弄好了,就是屋里头还没有弄,皇……少爷既然醒了,那我就进屋给里面也贴些囍字,再换一套红色被面。”

    殷玄点头:“嗯。”又说一句:“辛苦您了。”

    袁博溪笑着说:“不辛苦,自家女儿出嫁,当娘的总想多忙点,那才高兴呢。”她说着,喊了管艺如和曲梦拿着东西进去,她去布置殷玄和聂青婉的新房。

    华图和华州还有谢包丞以及随海没有进去,华图冲殷玄道:“还有四进院没布置,我带他们几个去布置。”

    殷玄道:“去吧。”

    华图几人不耽搁,拿着各种新婚所用的红灯笼,红对联还有红地毯,去四进院布置去了。

    布置完过来,袁博溪也已经将新房弄好,几个人重新回到院中,殷玄看了看天色,快酉时了,虽然太阳已经跑到西山去了,可天空还大亮,再过一个时辰才能天黑,殷玄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孩,他实在等不及了,就对袁博溪一行人说:“那我们现在就开始拜堂吧?我带婉婉进去换衣服,你们也去换衣服。”

    他说着,显然是很迫不及待,不等那几个人有什么反应,拽着聂青婉就进了屋。

    进去后才发现堂屋里铺满了红地毯,正墙上还挂了一幅超极大的囍字,正对着囍字下方的桌子上摆了两支很粗壮的红色蜡烛,虽然还是白天,蜡烛却已经在燃烧了。

    看着这样的红,殷玄简直喜爱的不行。

    他一抱将聂青婉抱起来,风一般地冲进了内室,将她放在床上,他去取喜服,喜服取过来,他要亲手给她穿,聂青婉摇头,说道:“让我娘来给我穿。”

    殷玄愣了一下,他知道,有娘疼爱的女子在出嫁的时候都希望由娘亲自给自己穿嫁衣,殷玄不想驳了聂青婉的这一个希望,可袁博溪并非她真正的娘,袁博溪只是华北娇的娘,而他今日要娶的人是聂青婉。

    她的嫁衣,必须是他亲自给她穿。

    殷玄垂眸,不说话,只沉默地弯腰,蹲身,蹲在她面前,去解她现在的衣衫,聂青婉拦了两下没管作用,她也不拦了,看着他将她的外衣脱掉,小心地穿着那套喜服,喜服不像她在封妃大典的时候穿的那种裙子累赘,这就是简单的寻常百姓家新娘子穿的那种衣服,面料虽高档,但样式相对的要简单一些。

    殷玄穿好胳膊,把聂青婉抱起来,给她把盘扣和腰带系好,然后又去拿红簪和红头帕,这东西都是从皇宫里带出来的,是早就预备好的。

    殷玄并没有给聂青婉的头上戴太多饰坠,也没戴那沉重的凤冠,他就只在她乌黑的发间插了一柄红花簪,然后用红盖头将她蒙住,再把她扶着坐在床上,他去换自己的衣服。

    换好过来,看到坐在床上蒙着红盖头的聂青婉,他眸底微微的湿热,一个克制不住上前,隔着红盖头,对着她的唇亲了一下。

    这一下特别用力,带着克制而压抑的力量。

    亲完,他牵着她的手,把她牵出了屋子。

    华图、袁博溪和华州也换好衣服,谢包丞没有红衣服,就在身上挂了一条红绸子,明明他不是新郎,他却笑的跟朵花似的,随海也没红衣服,不过他机智,在来的时候他就偷偷地备了一套颜色看上去比较喜庆的直裾,虽然是暗红的,可也是红呀,他穿着那套暗红色的直裾,高兴地站在一边。

    看到殷玄牵着聂青婉出来了,他赶紧扬起调子喊:“迎新人拜堂。”

    华图和袁博溪走到上位去坐,华州朝边上的椅子里坐去,桂圆满脸含笑地站在他的身后,看着那一对新人,凃毅也站在了华图旁边,管艺如和曲梦立在袁博溪身侧。

    殷玄拉着聂青婉走到门口,随海递给殷玄一条红牵绳,殷玄瞅了瞅,没要。

    随海笑道:“少爷,这是牵新娘子用的。”

    殷玄白他:“拿什么绳子,本少爷用手就行了!”

    那语气着实不太好。

    随海摸摸鼻子,心想,行,你是爷,你想用手就用手,随海将红绳子往身上一挂,笑着喊:“一拜天地!”

    殷玄拉着聂青婉,朝天地拜了一礼。

    随海又喊:“二拜高堂!”

    殷玄又拉着聂青婉,朝坐在正上首的华图和袁博溪拜了一礼。

    随海又笑着喊:“夫妻对拜!”

    殷玄和聂青婉双双转身,面对着彼此,那一刻,殷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这个为他穿嫁衣为他披红盖头的女子,心底涌动的是毕生所渴望的归属感,脑海里显现的是她牵起他的手,为他拭血,说着‘从现在起,你是我的人了’的画面。

    殷玄想,婉婉,从这一刻起,朕就真的是你的人了,天地为证,高堂为证,从此以后,我与你再也不分离了,生在一起,死也能在一起了。

    他嘴角漾起最温柔最开心的笑,缓缓低下头。

    聂青婉被蒙着红盖头,看不到前面的男子,不知道他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情,亦不知道他是一幅什么样的面貌,但她想,一定是开心又英俊的。

    一方红帕,将她挡在红尘之外,却让她一下子就看清了这红尘里男女之间痴缠的情爱,她的眸底也涌上了一股难以察觉的热,她想,爱情之于人,竟是如此的誓不罢休吗?她又在心里微微一叹,想着今日我嫁于你,来日便互不相欠,一心换一命,一生换一生。

    聂青婉从红盖头下面看到殷玄垂下来的发丝,知道他已经低了头,她也把头低下去,二人的头排在一排,还没抵上,随海恶劣的推了一把殷玄,殷玄的头就堪堪正正抵上了聂青婉的,那一刻,殷玄虽然恼,却又忍不住雀跃。

    随海闷笑,见二人对拜完了,兴奋地大喊一声:“送入洞房!”

    殷玄直接一伸手,将对面的聂青婉一抱,跑进了新房里。

    随海额头抽了抽,心想,皇上你就不能矜持点吗!这么多人看着呢,你都不嫌丢人!

    华图见殷玄那急切劲,忍不住也笑了。

    袁博溪高兴呀,皇上这般急切,想来还没跟女儿真的圆房,那今晚……想到那包药,袁博溪低咳了一声,对华图道:“你带着华州和谢包丞还有凃毅去酒楼里把我们中午那会儿订的三桌喜菜弄回来,酒也别忘了拿。”

    华图点头,朝华州和谢包丞还有凃毅挥了一下手,就往门外走,走出去,觉得穿这么一身红太打眼了,就又去刚刚换衣服的地方,将衣服换过来,华州也将衣服换过来,这才去酒楼弄饭菜。

    饭菜弄过来之前,袁博溪让随海在院里支桌子,随海很乐意,笑着哎一声就去忙了。

    袁博溪站在那里,瞅了一眼卧室的门,笑着走出堂屋。

    她出去了,管艺如和曲梦自也跟上。

    袁博溪扭头,冲管艺如说:“把门关上。”

    管艺如笑一声,轻声地将门给合上了。

    卧室里,殷玄将聂青婉抱到床上后就开始吻了起来,聂青婉用红盖头蒙住脸,一直往床里面躲,一边躲一边直嚷嚷:“哪有把新娘子送进来就不出去待客的新郎啊!我也还没吃饭!咱们也还没喝交杯酒,还没算完成真正的婚礼,你不许碰我!”

    殷玄站在床边,笑着看她在床上躲避的样子,他不脱鞋子,直接冲上去把她抓住,按在怀里,她的红盖头他一进来就给不耐烦地给掀了,他看着怀里扑腾的她,怒目水亮的眼,被他吻的发红的唇,乌黑长发,大红嫁衣,真是人间至极绝色。

    殷玄伸手揉着她的小脸肉,笑道:“今天没客,我不用出去待客,我只要在这里陪你就好了。”

    聂青婉噎住,眼珠转了转,说道:“可我还没吃饭。”

    殷玄用指腹戳了戳她的肚子,想到今日白天听到的袁博溪要让聂青婉生孩子的话,他压住她的耳朵,小声说:“确实得吃饭,不然婉婉没力气生孩子。”

    聂青婉脸一红,接着就暴怒,可不等她暴怒出口,殷玄又攫住了她:“婉婉,你不用怕失宠,我会给你很多很多孩子的,只给你一个人。”

    聂青婉推开他作恶多端的脸,气道:“你下午偷听我跟我娘说话!”

    殷玄低笑:“我可没偷听,我是光明正大的听的。”他又小声说:“你晚上是打算给我用那药吗?你知道那药用了后,你会有多惨吗?”

    聂青婉眨眼,一时没听懂,她心想,不是你有多惨吗?怎么会是我惨?

    殷玄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没懂,殷玄轻叹,想着她什么都不懂,他怜惜地亲了亲她的额头,把她放在床上,又给她盖上红盖头,他站起身,理理衣服,轻声说:“我去给你拿些饭菜,你先吃着,等吃完咱们再喝交杯酒,那药你就不要用了,我不想伤到你,不喝药我都怕我控制不住,更别说喝药了。”

    他说完,也不管聂青婉听没听懂,又掸了一下袖子,出去了。

    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华图一行人才在酒楼伙计的帮助下把饭菜酒都弄回来了,随海早已摆好桌子,但也只有两桌,可华图他们订的是三桌的菜量,殷玄直接腾了一桌进去,跟聂青婉二人在屋里面吃。

    吃完,殷玄倒了两杯酒,一杯自己端着,一杯递给聂青婉,等聂青婉接着了,他就挽起她的手,将交杯酒喝了。

    喝酒的时候,他的目光看着她,那样刻苦而眷恋,带着可怕的谷望。

    聂青婉垂着眸子,压根没看他,所以,她没有看到他漆黑的眸子一瞬间涌上来的暗色和猩红的谷欠。

    等酒喝完,殷玄直接将酒杯一甩,抱起聂青婉就上了床。

    这一回,聂青婉再也找不到任何借口,无奈地吸着气,看着殷玄三下五除二地将他的衣服脱了,又来脱她的衣服。

    脱的只剩下里衣,他却没继续了,他问她:“荷包呢?绣好了吗?”

    聂青婉道:“绣好了。”

    殷玄伸出手:“给我。”

    聂青婉白了他一眼,下床去翻今日穿的那一套青色的裙子,从袖兜里将荷包翻出来后,她直接往床上一甩。

    殷玄伸手接住,拿在眼下看了看,针针都是她的心意,他又笑了,他冲下床,拿了一把剪刀,拉住聂青婉,让她站在他的面前,他用剪刀剪了她的一摞发丝,又剪了自己的一摞发丝,然后甩开剪刀,垂头,认真地将这两摞发丝绑在一起,边绑边说:“我娘跟我爹认识的时候我爹已经娶妻了,我爹给不了我娘正室之位,可我爹极爱我娘,我娘也极爱我爹,她并不在意正室之位,她只是想要一个真心待她的爱人。”

    “我娘是南波人,南波人都视头发为圣物,他们坚信血脉来自于发,剪发便等于剪了血脉,那是罪恶的,可南波古谚里还有一个传说,说发能牵白头,生死并蒂枝,如果把自己的头发与心爱之人的头发绑在一起,那就能共生不离,去了阴间,阎王爷也不能把他们分开,我娘的荷包里就有她与我爹的结发环,今天,我也与你,结下这生死不离的谶言。”

    他抬头,看着她,说道:“婉婉,从今天起,我与你就再也不会分离了。”

    他将结绑在一起的两人的头发拿起来给她看,眼睛里溢开满满的幸福之色,他很宝贝这个结发环,只让聂青婉看了一眼,就装到了荷包里,小心地收了起来,然后抱起她,回到了床上,他放下她,抬手一扬,四周红帘俱落。

    一方小小的红霄香帐内,他一字一句,低声而深情,郑重而坚定:“婉婉,今夜,我要跟你做真正的夫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