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123章 不会太久
    拓拔明烟这边能打探到金銮殿和后宫以及龙阳宫的消息,陈德娣自然也能打探到,一下子听到那么多的消息,陈德娣跟拓拔明烟一样,也长久的没有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她最关心的不是聂北代政,不是那个荷包丢了,不是皇上带着婉贵妃去了大名乡避暑养伤,而是陈亥。

    陈德娣一听何品湘说陈亥从金銮殿前方的台阶上摔了下去,摔的还十分的严重,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她涮的一下从凤椅里弹跳了起来,震惊道:“怎么会这样!”

    何品湘把那些大臣们和禁军们偷偷私议的话说给了陈德娣听,大抵就是说陈亥受了刺激,一时想不开,或者是因为情绪不好而造成的一时失足,就那般不慎地摔了,总之,说来说去就是因为聂北代政而引起的。

    陈德娣听后,一双小手攥的死紧,眸色里压着又痛又恨的表情,她狠狠地喘一口气,想到之前胡培虹跟她说的陈府找了江湖人暗杀聂北一事,她闭了闭眼,心想,那些杀手还没到吗?不取了这个聂北的项上人头,他陈府就别想再有安宁之日了!

    陈德娣扭头问何品湘,陈亥现在是什么情况,何品湘说有窦福泽在府上照料,陈亥虽然昏迷不醒,但无性命之危。

    陈德娣听了,这才身子一软,摊坐进了凤椅里。

    知道陈亥没有性命之危,陈德娣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可一想到皇上腰间的荷包丢了,皇上又带着婉贵妃去了大名乡,那刚松下去的一口气就又提了上来,以她精明的脑袋随便一想就知道皇上的荷包并不是真的丢了,他只是发现了荷包有问题,故而不戴了,而把婉贵妃带离皇宫,也只是怕婉贵妃再遭遇这种暗中的不测罢了。

    陈德娣冷哼,对何品湘说:“你一会儿出去专门打探一下聂北,看他昨天有没有被皇上召见过,打探完了速来回我。”

    何品湘见陈德娣说的严肃,她丝毫不敢马虎,立刻领了命下去。

    等回来,她道:“昨日上午皇上召见了聂大人。”

    陈德娣伸手点着凤椅,眯眼道:“上午召见的聂北,下午荷包就丢了。”

    何品湘回味一下,说道:“确切的说,那荷包也不算下午丢的,听说是皇上早间吃完了饭,睡了一觉起来,然后发现荷包不见的,龙阳宫的宫女太监们找了一天了,也没找到。”

    陈德娣哼道:“哪里是丢了呀,分明是把荷包给了聂北,不说龙阳宫的宫女太监们找一天了,就是找一辈子,也找不到了。”

    何品湘一愣:“啊?”

    陈德娣道:“皇上发现了荷包有问题,所以让聂北去查了,聂北如今代政,又掌管刑部,事情繁重,忙不过来,大概还没来得及开始调查。”

    她眼睛眯起一道冷狠的弧度,对何品湘道:“你出宫一趟,就借看我祖父为由,向陈家人传达这件事,不管这件事烧不烧得到我们身上,也一定得在聂北动手调查之前,让他去见阎王,不能让他查这件事,亦不能让他查太后之死,祖父今日的这一摔,他必须拿命偿还!”

    何品湘听着,心口一凛,目光默默地虚扫向了陈德娣。

    何品湘是跟在陈德娣身边的老嬷嬷了,从陈府一路跟过来,虽然不是奶嬷嬷,可也自陈德娣小的时候就伺候过来的,何品湘深知陈德娣多么的聪明,多么的出色,陈府的一众小辈中,就女孩来说,陈德娣无异于是最出类拔萃的,她的心机,她的城府,她处事不变的果断冷静,都很有陈公的风范。

    可以说,她就是为了凤位而生的。

    这大殷帝国的皇后之位,除了她,谁能坐得稳呢?没有一个女人。

    原来何品湘从没怀疑过这样的想法,可如今,横空出来了一个婉贵妃,把娘娘逼的痛下了杀招。

    陈德娣的面色十分的平静,可何品湘还是在那一双低垂下的凤眼里瞧见了灭绝的杀意,这是头一回,何品湘在陈德娣的身上看到了那样可怕的神色。

    何品湘垂眸,重重地应道:“奴婢这就出宫。”

    陈德娣点了点头。

    何品湘不再逗留,拿着寿德宫的腰牌,出宫去了。

    何品湘到达陈府的时候陈温斩早就到了,他一回来才知道陈亥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朝廷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殷玄居然带着小祖宗去了大名乡!

    陈温斩现在没空去想殷玄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带小祖宗离宫,他看到陈亥躺在床上,一头白发横陈,苍老的脸失去了全部的血色,眼睛在闭着,嘴巴在闭着,身上盖着薄被,整个人显出极为灰败的气息,他长久地站在床边,没动。

    窦延喜道:“你表叔说,你祖父的左腿,没救了。”

    陈温斩沉闷地道:“能保住命就行。”

    窦延喜点点头,又拿帕子擦了擦眼,说道:“祖母喊你回来,是想让你亲自带着六虎符印去大名乡找皇上,并把你祖父的辞臣信一并给皇上,你祖父发生了这样的事,那是无论如何没法再立身朝堂了,他也年纪大了,就趁这个机会,退了也好。”

    陈温斩的一双眼睛还是停留在床上的陈亥身上,动都没动,他单手蜷握在刀柄上,隐隐地在克制着什么情绪,可他神情平静,眸底暗波涌动,却没有哭,亦没有怒,他只是道:“祖父这一计使的很好,就是苦了自己的身子,不过,能成功身退,倒也不失一个好法子,但是送信这件事我却不能做,你们亦不能做,今日也不能做。”

    他微微掀眸,看向时不时地就要给陈亥号上一脉以此来确定陈亥的身体状态的窦福泽,说道:“表叔今天就一直留在陈府吧,您辛苦些,夜里照料着祖父,明早进宫去向聂北禀报祖父的伤情,实话实说,是什么样就说什么样。”

    窦福泽道:“我明白,照料姑父的事情是我应该做的,没有辛苦不辛苦这一说,明日我就进宫去请假,我想聂大人不会不批的。”

    批不批,陈温斩不去揣思,他只是对着窦福泽说了一句谢谢,又看向窦延喜,问道:“我爹呢?”

    窦延喜道:“应该还在前院里应付大臣们。”

    陈温斩点了点头,在路上的时候陈温斩就从尹忠的嘴里听说了陈府今日发生的事情,也知道这个时候陈府的前院有很多大臣,陈温斩不想跟那些大臣们寒暄,也不想浪费时间,就没走前门,他是从小门进府的。

    知道陈津目前可能还在前院,他又问他娘呢,窦延喜说余菲菲带着孩子们去陈家祠堂为陈亥祈祷去了,陈温斩听了,先折到陈家祠堂,远远地看到那么多的人在烧香,他也凑上前,但没进门,就站在门外看了一眼,然后又去宝宁院,等陈津。

    陈津和陈建兴以及陈间和陈璘送完来慰问的大臣们,皆心悲神伤地回了延拙院,见窦延喜进了屋,他四人也挨个进屋,进去后看了一眼陈亥,从窦福泽嘴里听到说陈亥没有性命危险,但左腿会废后,四个男人都攥紧了手,可同时又松了一口气,全都想着,没有生命危险就好,只要能活着就行。

    与命比起来,失去一只腿似乎也没那么不能接受了。

    四个儿子还要留,窦延喜没让他们留,打发他们各回各院,陈亥虽然倒了,可陈家不能倒,陈家的孩子不能倒,该做什么事情还要做什么事情。

    四个男人听了,又看了陈亥一眼,见有窦福泽在,他四人也稍稍宽心,向窦延喜告了安,便各自回了院。

    陈津回到宝宁院,看到陈温斩,愣了一下,随即又立马反应过来,走上前,说道:“是你祖母把你喊回来的?”

    陈温斩点头:“嗯。”

    点完头,扫了陈津一眼,见陈津的眼睛微红,可神情似有放松,想着陈津应该也知道陈亥没生命危险了,陈温斩眼眸转了转,不等陈津再开口问,说道:“祖母喊我回来,是想让我把祖父手上的六虎符印送给皇上,并递上祖父的辞臣信,其实我知道,这不单单是送信和送六虎符印那么简单,祖母很可能是想让我亲自探一探皇上的态度,但其实不用,祖父如今昏迷不醒,无法理事,亦无法写信,这官得辞,皇上也定然会批,祖父既写不了这封信,那就由爹代劳,明日把辞臣信和六虎符印一并当着金銮殿里面的满朝文武百官们递给聂北,剩下的事情我们就不用管了,如今既是聂北代政,那我们就没必要自己去跑这一趟。”

    “越过聂北直面皇上,皇上念在祖父如今的身子,会受理同意,但皇上和大臣们会以为我们陈府不把聂北放在眼里,而聂北代政是皇上的旨意,我们如此作为,会让皇上以为我们对他的如此的任命不服,如今皇上已在欺压陈府了,陈府稍有出错,他就会揪住不放的。”

    陈津听的眉头拧紧,这会儿也想明白陈亥为何会这么一摔了,他只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一半冰凉一半不甘,他忽然悲叹一句:“皇上不仁啊!”

    不仁么?

    陈温斩想,殷玄何时是个仁慈的人了?

    陈温斩又想,如果小祖宗没回来,陈府不会遭此大厄,皇上更不会如此对陈府,他还是会像以前一样,平衡后宫的妃子们,对陈家多有抚慰。

    陈温斩很想说,不是皇上不仁,是太后不仁。

    从太后灵魂重现的那一天起,陈府就没了出路,今天是陈府,明天是拓拔明烟,后天就是殷玄,一个都逃不掉。

    陈温斩看了陈津一眼,什么都没说,只道:“我去找四叔,爹你去写信吧,写完信,晚上到祖母那里取六虎符印。”

    陈温斩说完,不再停留,直接去了文曲院,陈璘回到文曲院的时候翁语倩还没回来,这一天媳妇们大概都不会回来了,中午会在陈家祠堂吃饭,晚上也会在那里吃饭,夜里也会守在那里,没有七天,不会回来,七天祈祖,称为一轮福,中间不能断,断了就不灵了。

    陈璘一个人回了院,想到今天的事情,无比的堵心,叫下人拿了酒,一个人坐在凉亭里喝着,没喝几口,陈温斩来了,陈璘让陈温斩陪他一块喝酒,陈温斩过去陪坐了,却没有端酒杯,他只是看着陈璘,问道:“四叔,元允那边来信了吗?”

    陈璘呷了一口酒,说道:“昨夜收到的信,还没来得及对你们讲。”

    陈温斩问:“信里写了什么?”

    提到陈裕写的信,陈璘那一颗被窒闷堵塞的心似乎通了一点儿,他道:“元允说他已经跟暗月楼里的杀手交涉好了,暗月楼也派了杀手来,应该就在这两三日,元允就回来了,暗月楼的杀手也会进入大殷帝国,直取聂北的人头。”

    说完,陈璘将酒杯往桌面重重一磕,冷狠道:“就该早些杀了这个聂北的,他若死了,就没有今日这事了!”

    陈温斩没应话,他只是在心里计算着,还有两三日。

    陈温斩垂眸,缓慢站起身,说道:“我再去看看二叔和三叔。”

    陈璘没拦他,但在他走之前,陈璘道:“你不会阻止吧?”

    陈温斩立在凉亭檐下,简单的侍卫装束没有折损掉他身上一丝一毫的猖狂之气,霸刀握在腰间,峭拔的身子,邪佞的眉角,硬冷的脸庞弧线,无一不在彰显着这个男人骨子里埋藏着的可怕而心惊的力量,他轻抿了一下唇角,神情淡漠地抬了抬头,望向前方的花花草草,飞檐走阁,掷地有声地甩一句:“不会。”

    说完那句话,他走了。

    陈温斩去看了陈间,又去看了陈建兴,见他二人情绪还尚好后又返回宫里,他还记得他在当差呢,虽然陈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但好在没有生命危险,且这一次也能妥妥地退下来,陈温斩其实是庆幸的,庆幸陈亥如此的机智。

    只是,刚走到门口,就撞上了从宫里回来的何品湘,陈温斩一愣。

    何品湘赶紧上前见了个礼,喊了一声三小公子。

    陈温斩蹙眉,看着她,问道:“是皇后让你出宫的?”

    何品湘点头:“是的。”

    陈温斩想着陈亥出了这样的事情,陈德娣在后宫中一定听说了,听说了后,心里担忧,就差了何品湘回来看看。

    陈温斩也不挡道,让开门,让何品湘进来。

    等何品湘进来了,陈温斩就要走,被何品湘喊住,何品湘道:“三小公子先不要走,皇后让奴婢带了话,你也一起听听吧。”

    陈温斩挑了挑眉,侧身望了何品湘一眼,缓了一秒钟,然后把腿收回来,跟着何品湘一起进了延拙院。

    窦延喜一听说是陈德娣有事要说,连忙差孙丹去叫了陈津、陈建兴、陈间和陈璘,等四个儿子都到了,窦延喜就让何品湘说。

    何品湘把陈德娣交待的事情说了,不多,就两件事,一是对陈家人说皇上戴的那个荷包丢了,二是对陈家人说尽快杀聂北。

    这两件事情,陈温斩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杀聂北他是知道的,可是皇上身上的荷包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疑惑的视线望向何品湘。

    那一天陈温斩回来的时候正是荷包送成功的时候,胡培虹收到了信后就直接找了窦延喜,把好消息告诉了窦延喜,本来是要在晚上吃饭的时候,在主楼里对陈氏之人说这件大喜事,可因为陈温斩的突然回来,就没有说成。

    但陈津、陈建兴、陈间和陈璘这四房的人是知道的。

    当然,他们没跟陈温斩提这事,不是有意瞒着他,而是觉得没必要,那件事情既然已经做了,又做成功了,那他们就只等成果就好了,没必要再对陈温斩提一遍。

    陈温斩不知道,眯着眼睛出声问:“什么荷包?怎么回事?”

    何品湘没敢多嘴,陈津将这事儿对儿子说了一遍。

    陈温斩听罢,眼皮狠狠一颤,有点崩溃地想你们可真是作死自己不怕偿命,用这种拙劣的手段去对付小祖宗,你们的脑袋呢!

    其实这样的手段压根不拙劣,可以说十分高明,如果是对付一般的嫔妃,必定一击就中,但对方是太后呀!

    在太后眼里,这不就是雕虫小技?

    陈温斩翻了翻白眼,心想,那荷包哪里是丢了呀,分明是已经被发现了有问题!

    这个时候陈温斩终于有空来想一想殷玄为何要带着聂青婉去大名乡避暑养伤了,因为他二人都知道了那荷包有问题。

    殷玄让聂北代政,就是要惩治陈府,祖父这一摔也真是该。

    陈温斩没办法再跟家人们说一句话了,他黑着脸,转身就走了。

    陈温斩回到宫里头,站在烟霞殿门前,想到那个荷包是经由拓拔明烟的手送到殷玄身上进而去残害他的小祖宗的,他就恨不得一刀将拓拔明烟劈成两半!

    陈温斩深吸一口气,鬼魅身影一蹿,离地起飞,悬上天空,眨眼消失不见,他去了哪里,没人知道,这一天他亦没在烟霞殿当差。

    拓拔明烟也不管他,他这样的旷职,她就更加有理由去治他的罪了,他旷吧,旷的越久,他的罪就越大。

    拓拔明烟一下午都在室内安静的制香,到了晚上,晚膳被摆进来后她就挥退了红栾和素荷,让她们也去吃饭。

    拓拔明烟待这两个丫环极好,她不能起床的时候饭菜都是由这二人伺候着,但她身体好着的时候,她基本不让她们伺候,尤其是晚上。

    因为晚上她要给任吉送饭,当然,每回送饭只是送到门口,她不会进去。

    如果因为事情而耽搁了,半夜里她也会要求做宵夜,那其实不是她吃,而是任吉吃。

    如果确实因为这样或是那样的事情而送不成饭,那任吉就饿着。

    用皇上的话说,只要不饿死他就行了,一天能让他吃上一顿饭,裹一裹肚子就行,所以,拓拔明烟送饭送的并不勤,故而,红栾和素荷跟了她三年,也没发现。

    今晚拓拔明烟有事儿要求任吉帮忙,所以让厨房那边做了很丰富的饭菜,在红栾和素荷被她打发走了后她就挑捡了一些,放在送进来的托盘里,端着去了小门,再经由小门里面的卧室通道,进了紫金宫。

    这里只是紫金宫的一角小门,离太后所住的那个寝宫很远,太后的尸身摆在冰棺里,冰棺就放在凤床上,任吉日夜在那里守着,按理说,这么远,在小门这边说话压根不可能被里面的人听见,但任吉就听得见。

    反正拓拔明烟每回送饭到小门,喊一声吃饭了,她手中的托盘就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般,自动从她手中飞出去,去了哪里,拓拔明烟大概猜得到,去了任吉手中,这三年来回回都是如此,任吉从不出来见她,她也踏不进去,因为这小门四周布下了很强大的内力结界,若非像殷玄那样的武功高强者,压根闯不进去。

    拓拔明烟原来也不在意这些,任吉不见她就不见,反正饭送到后她就走了,她也不在这里等,她就回去吃自己的,吃完过来就能看到空碗空碟已经四平八稳地摆在地上了,她直接收走,也不搭理里面的人。

    但今天,她要进去。

    拓拔明烟将托盘端到小门的门口,跟往常一样,喊了一声:“吃饭了。”

    果然下一秒,她手中的托盘又离手而飞了,她眨了眨眼,有点紧张地看了一眼那道小门,然后准备一脚迈进去,可是,她刚抬脚呢,里面就传来一道低冷的声音:“太后的神殿是你这种忘恩负义的人能染指的吗,你胆敢脏了这座神殿的一木一屑,杂家就送你到太后面前磕头认罪,并让你为你所犯的罪孽受十狱苦刑!”

    拓拔明烟吓的立刻收回腿,又往后退开好几步,她知道任吉不是吓唬她,若非殷玄护她,她可能真的被任吉杀死了好几百次好几万次了。

    拓拔明烟可不敢在任吉面前存有侥幸心理,这个男人压根不会对她仁慈。

    拓拔明烟深吸一口气,也不敢再上前了,她站在那里,踟蹰了很大一会儿,然后用着极尽讨好的语气说:“我不进去,我就是想请你帮个忙,想当面跟你说。”

    里面没人应声。

    任吉盘腿坐在地上,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地毯极奢贵,也很花里胡哨,哪怕这个宫殿被尘封了三年之久,地毯上也没沾落任何灰尘,似乎还是那样的花里胡哨,还是那样的干净。

    太后最爱干净,也最爱花里胡哨的颜色。

    所有人都对太后执着于花里胡哨的东西而感到怪异,可能所有人都对太后的这种审美不敢恭维,更十分难理解,但任吉懂,太后不是爱那样的花里胡哨,她只是爱那花里胡哨里所带来的缤纷色彩。

    任吉沉默地盘腿坐在地上,慢条斯理地吃着饭。

    今天下午那会儿,陈温斩忽然又闯进了紫金宫,这是事隔三年之后,任吉再一次见他,可这一回的陈温斩,没有了那痛苦而又失魂落魄的样子,没有了眼泪,没有了崩溃,没有了自责,他的神情极为平静,那个时候任吉想,可能经过三年时间的沉淀,他已经不痛苦了吧。

    但事实上却并不是如此,陈温斩走到太后的冰棺前,伸手想触一触冰棺里面女子的脸,可最终手伸到一半,他又收回了。

    他站在那里,目光微垂,自言自语地说:“上一回我失职了,但这一回我不会,陈家的罪,我来替他们还,就从拓拔明烟开始吧。”

    任吉听着这话,立马就想到了上一回殷玄来所说的那些话,殷玄说太后回来了,可殷玄没说那个人是谁,听了陈温斩这话后,任吉当即一个箭步冲上前,扣住陈温斩的肩膀,激动地道:“太后真的回来了?”

    陈温斩转头,看着他,很肯定地道:“回来了。”

    任吉只觉得大脑猛地一阵鸣响,下一刻他就红了眼眶,他松开扣在陈温斩肩膀上的手,改成两手都死死地抓在冰棺上,他看着冰棺里的女子,激动又克制地道:“奴才就知道你会回来的,你怎么会放过那些害你的人呢,你是大殷的神,你不会就这么死去的,就算死了也会再次归来,奴才终于等到你了。”

    任吉说着,擦了擦眼,问陈温斩:“现在的太后是谁?”

    陈温斩道:“晋东遗臣郡主,如今的婉贵妃。”

    任吉喃喃:“婉贵妃。”

    任吉死灰一般的眼里慢慢的燃起了一道亮光,他又望向冰棺里的女子,在内心里静静地说:原来你离奴才这么近,原来你就在这个宫闱里,原来你已经在复仇了,可你为何不来找奴才呢。

    任吉又忽然一阵沮丧,想着他的主子是不是已经把他忘了。

    任吉默默地垂着眼睛,悲痛四溢。

    陈温斩看了他一眼,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她不来找你,可能是时机没到,时机到了,她肯定会来找你的,你不要难过,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她回来这件事的,我来找你也不是要看你难过的,而是要你配合我做一件事。”

    任吉问:“什么事?”

    陈温斩道:“做了亏心事的人怕是很怕被鬼敲门吧?如今我在烟霞殿当差,伺候拓拔明烟,你又离烟霞殿这么近,咱俩配合,似乎能让某个做了亏心事的人夜不能寐。”

    任吉眯眼,能伺候太后的人,那心思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陈温斩这话一落,任吉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无非是晚上扮鬼,吓唬拓拔明烟,当然,一不小心要是吓死了,那也怪不得别人了,谁让她亏心事做的太多呢!

    烟霞殿跟紫金宫就隔了一道小门,而紫金宫是以前太后住的地方,里面什么东西没有呢?什么东西都有,想找一些道具扮鬼,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再者,任吉的武功出神入化,来去如风,扮鬼吓人,简直不要太合适!

    以前太后没有回来,任吉就不动,因为他不能让殷玄逮住机会把他也杀了,可现在,太后回来了,那么,他还怕什么呢?

    什么都不用怕了。

    任吉想也没想,答应了。

    陈温斩来找任吉就只为了这件事,说完也走了,所以这个时候的任吉是知道后宫里面的婉贵妃就是太后的。

    拓拔明烟说了那句话后,任吉没应声,拓拔明烟不死心,因为她今天无论如何要请动这个人的帮忙,不然,她就被动了。

    为了不让自己再次陷入被动的境地,也为了能够彻底除掉陈德娣这个眼中刺,拓拔明烟腆着脸皮又道:“我想请你帮忙的这件事情很简单,就只要把一包香放到寿德宫就行,寿德宫是皇后的宫殿,你也知道,皇后是陈家女,当初就是因为陈家拥兵倒戈,才害得太后死的无声无息的。”

    说到这里,任吉冷笑一声:“太后死的无声无息,不是因为你的香吗?”

    拓拔明烟一噎,却强词夺理道:“如果只有我的香,那那一天太后就不可能被诊断为脑风突发而死,你自己也是十分清楚的,那一天你有呼救,可户在紫金宫外面的禁军全都叛变了,那才是最终致太后死不瞑目的原因,若那一天的禁军冲了进来,现在的我指不定早已经被处死,皇上大概也不能幸免,所以说到底,这最关键的刽子手不该是陈家吗?既是陈家,你不应该要让陈德娣随着陈家一起为太后陪葬吗?我不需要你做太多,只用一包香就够了。”

    任吉冷笑道:“杂家阅人无数,却被一颗狗屎蛰了眼,这世上不要脸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人能像你这般不要脸!”

    他又冷笑一声,却是道:“不过你说的也对,这陈家的人也是刽子手,三年前你们联手害死了太后,三年后你们倒是开始窝里斗了,杂家倒是十分乐意看到你们自相残杀,那么,你就好好说说,为何要请杂家帮忙给寿德宫送这么一包香,实话说,但凡虚蒙一句,杂家就让你舌头断尽,在杂家面前嚼舌根,杂家会让你从此再也不用说话!”

    拓拔明烟知道任吉这话不是威胁,他不敢要了她的命,却真的敢割了她的舌头,尤其今天她来找任吉说的这件事,不能让殷玄知道,她若真因此而没了舌头,也不敢到殷玄面前诉苦,殷玄就是问了,她也不敢说,那她就真的要白白地牺牲掉一条舌头了。

    而且,曾经的任吉,对待宫里面那些乱嚼舌根的奴才们,着实会命人毫不留情地拔了他们的舌头,甭管是太监还是宫女,甭管是主子还是下人,哪怕是在朝的官员,他也照拔不误,他的狠辣,令人不寒而栗。

    拓拔明烟可不敢心存侥幸,她实话实说,把那个荷包的事情说了。

    任吉听后,长久的沉默,可那压抑的眸底却涌上阎王般的涛天怒意,想着你们可真是好的很呐!三年前密谋害太后,三年后又密谋想暗害好不容易才回来的另一个太后,你们真是该死,统统都该死!

    虽然这件事听上去跟殷玄没关,可任吉最恨的人就是殷玄了,所以就直接不分青红皂白地把殷玄也给连罪上了,若不是因为太后死了,聂家倒了,他一个人难以对抗整个殷氏皇族人,他早就跟殷玄拼的你死我活了!

    如今苟且偷生,是因为他不想让太后一个人在这里孤零零的,她最怕孤独了,每天晚上都要他给她讲故事她才睡得着,或者带她出去看看热闹的街市,或者就让他什么也不做,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不然她就难以安睡。

    她其实哪里是听故事呀,她只是想听一点热闹的声音,然后在那样的声音里入睡。

    如果没他陪着她,让她一个人躺在这冰冷的棺材里,让她一个人躺在这冷冰冰的宫殿里,她会疯的。

    任吉痛苦的合上眼睛,双手狠狠地攥紧,喉咙里逸出桀桀的鬼叫一般的声音,他深深地吸一口,睁开眼,眼中杀意翻滚,噬天灭魔,几近癫狂。

    可是很快他就收敛了浑身的杀气,面目变得平静,眸底变得平静,他冷抿起阴沉的唇角,说道:“真是狗咬狗的一场好戏。”

    他说完,低头继续吃饭。

    拓拔明烟有点底气不足地问:“那你帮忙吗?”

    任吉咽下食物,冷笑地道:“帮,为什么不帮?你们咬这么欢,杂家很乐意去锦上添点花,雪中送点炭,最好你们咬死,杂家就舒心了。”

    虽然任吉的话十分难听,可拓拔明烟一听他答应了帮忙,也压根顾不得他说什么了。

    拓拔明烟高兴的都合不拢嘴了,连连说道:“我这就把香拿给你,你若办妥了,在我送饭来的时候你就说一声。”

    任吉没理她。

    拓拔明烟兴奋地跑出去,将今天差不多忙了一天的劳动成果给拿了过来,当然,拿过来了也不敢进门,就放在门口,等。

    不一会儿,任吉应该吃完了,托盘自动飞出来,随着托盘落地,那包放在地上的香也瞬间不见。

    拓拔明烟略显忐忑地呼出一口气,弯腰将托盘端起来,走了。

    她回去吃自己的,吃完将自己用过的空盘子摞在任吉吃完的那个空盘子上面,让红栾和素荷收拾的时候不那么打眼,每回任吉吃的多的时候拓拔明烟就会象征性地吃少一点,如此就不会让人瞧出端倪,果然等红栾和素荷进来收拾的时候并没发现自家娘娘突然饭量备增。

    任吉答应了帮忙,香也给他了,拓拔明烟就真的放心了,想到再过几天就能解决掉一个心腹大患,她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笑着让红栾和素荷陪她去园子里赏花。

    红栾和素荷虽然不明白娘娘怎么忽然间心情这么好了,但能看到自家娘娘心情好,她二人自巴不得。

    红栾和素荷对望一眼,纷纷笑着应了。

    任吉拿到了香包并没有立马行动,而是等到半夜三更,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如鬼魅一般悄然无声地出了紫金宫,去了寿德宫,然后将香包神不知鬼不觉地放在了陈德娣密匣的匣子里。

    但凡宫中贵人,都有私藏的匣子,用以放一些外人不能知道的东西,任吉对这些宫中贵人们的习性极为了解,且嗅觉和第六感超强,以他多年宫廷生涯的经验来寻找陈德娣私藏的匣子,几乎一找一个准。

    任吉做完这件事后离开了寿德宫,却没有回紫金宫,而是去了聂府。

    半夜三更的,聂北早就睡下了,可忽然某个瞬间,哪怕他确确实实是处在沉睡的状态里,他却依然感觉到了一股汗毛倒立、头皮发麻的碜意,几乎是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忽地睁开眼,整个上身猝然一弹,手一扬,一记全身灌注的掌风就袭向了屋中的某个人影身上。

    任吉笑一声,轻轻松松地一抬手,就将聂北打来的掌风化为虚无。

    聂北心惊,隔着黑夜的光看向那个点上,好久之后,当眼睛终于适应了黑暗,他才看清楚站在墙壁边上的人是谁!

    任吉!

    聂北惊的一下子又弹跳而起,三两步奔到任吉面前,将他仔仔细细地看一遍,然后确定自己没认错,聂北一下子就眼睛红了,伸手将任吉一抱,低声说:“我以为你也被殷玄处死了,陈温斩跟我说你没死的时候我就好想去紫金宫看看,可一直没逮到机会,没想到你居然出来了。”

    任吉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们都知道太后回来了,都在积极的为她复仇,我也不会掉队,今日来就是有事要与你说。”

    聂北松开他,问道:“什么事?”

    任吉把晚上吃饭那会儿拓拔明烟跟他说的事情说给了聂北听,还对聂北说了他把香放在了寿德宫的某某地方,聂北听后,沉声道:“我知道了,明日开始我就彻查此案!”

    任吉点点头,又无限向往地问:“你已经见过婉贵妃了吧?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跟太后一模一样吗?她如今……”

    话还没问完,聂北就笑着打断他。

    聂北道:“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我觉得,这些问题等你见到了婉妹妹后再自己解答会比较好,那样也不算迟。”

    他忽然将头转向蒙着窗帘的窗户,看着那些极力想要闯进来的月光,慢幽幽地说:“应该不会太久了。”

    任吉听聂北这样说,又想到陈温斩今日所说的应该时机还没到的话,任吉想着也是,主子做事向来很有分寸,该见他的时候她才会见,不该见的时候,她是不会见他的。

    任吉什么都不再说,无声无息的来,又无声无息的走。

    等他走后,聂北却没办法再睡了,他一个人坐在桌边,寻思着这个时候轩辕王朝的三太子应该已经接到了信,若他真如婉妹妹所猜的那样十分爱惜自己的羽翼,那应该在看到信后就会毫不耽搁地带着华氏药门最厉害的人赶来大殷帝国了。

    确实,轩辕凌下午就动身了,带上了华氏药门最强继承人华子俊,这个人并不是如今华氏药门的掌门人,却是如今华氏药门中医毒双修达到最顶峰之人,华氏药门远祖时期的救死扶伤术,妙手回春术,起死回生术,他皆融会贯通,识毒,更是独具一格。

    虽然三槐果和沉檀木是世间极稀有之物,可轩辕凌是谁呢?他是轩辕王朝的三太子,亦是纵享九州的第一大商,他手中的稀有之物会少吗?

    三槐果和沉檀木虽稀有,可他手上就有。

    息安香是大殷帝国太后用来缓解睡眠障碍的香,亦是能缓解头痛的香,如此价值连城之物,他作为九州第一大商,能不屯货吗?

    他若连这样的眼光都没有,又如何成就如此辉煌的商业帝国?

    就在元令月亲赴大殷帝国的第二天,就在暗月楼杀手即将就位的第三天,这个拥有强大商业帝国的轩辕王朝的三太子也带着华氏药门的最强者来到了大殷帝国。

    而这些事情,殷玄和聂青婉都不知道。

    不,也不能说不知道,大概是知道的,只是静观其变而已。

    不管今日的朝堂如何的风云血腥,不管后宫的女人们如何的尔虞我诈、贼喊抓贼,不管大殷帝国的两大世家如何的暗中相斗、你死我活,殷玄和聂青婉都不再参与了,这些似乎也跟他们再没有了关系。

    聂青婉睡了一觉后睁开眼,起初视线是朦胧的,然后慢慢的视线一点一点的聚焦,然后她发现,眼前的屋子不是她昨晚睡下时的那个寝宫,眼前的床也不是她昨晚睡下时的那一张龙床,昨天晚上她明明记得她是一个人睡的,可今天,身边多了一个人,那人的呼吸喷在她的耳廓里,灼汤的几乎直逼心脏。

    聂青婉倏地一侧头,瞪着那个闭着眼不知是真睡还是装睡的男人,她抬起脚就往他身上踹去,用力之大明显是想一脚把他给踹到床底下去,可惜,力量太弱,那一脚她自认为很猛很用力,可踢到了男人身上,好像隔靴搔痒,棉花撞墙,压根起不到任何作用,还把男人给踹醒了。

    殷玄昨晚将近丑时一刻才睡,寅时不到又醒了,估摸着算下来也就睡了一个钟头多,但其实可也以说没睡,因为那一个钟头里他几乎没睡着。

    在马车上的时候他倒是想补觉来呢,但因为那个榻容纳不了他跟聂青婉二人,他见聂青婉睡的沉,也就不去挤她了,所以他在马车上一直没睡。

    到了这个宅子里后聂青婉也没醒,殷玄就抱着她到室内补眠。

    床很大,殷玄不怕挤压到聂青婉,就很放心地睡了,再者,抱着心爱的女人,闻着那夜夜渴望的气息,馨香软玉在怀,他几乎没打盹,闭上眼就会周公去了。

    这一睡就睡的极沉。

    虽然时间不太长,也就一个时辰多一些,算下来三个钟头,可因为睡眠质量好,中间连梦都没做,被莫名其妙踢醒的殷玄睁开眼,眼中就是亮晶晶的晨光,且十足十的精神奕奕。

    他见聂青婉醒了,一只脚还搁在他腰上,他先是懵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他刚刚是被她给踢醒的。

    殷玄默默地抿了抿唇,心想,就只知道动脚,你怎么就不动动嘴!把朕吻醒不好吗?干嘛老是这么粗鲁!

    殷玄伸手拿开聂青婉踢在腰上的脚,并将正准备起身的她往怀里一抱,密密地箍住,他用下巴蹭着她的发丝,满足的心口都掺了蜜了,他无比幸福地问道:“睡好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