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103章 一波三折
    大臣们见皇上又重新坐了,均纷纷站回自己的位置,眼观鼻鼻观心。

    虽然他们闭嘴不言了,可内心里却没法平静,一直在翻江倒海、呼喝咆哮着呢。

    聂北离开朝堂三年,聂家人离开朝堂三年,这三年新进朝堂的官员没见识过聂家人的厉害,亦没见识过聂北的厉害,哪怕不是这三年新进的官员,就是原殷太后时期的旧有官员,那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幸能进金銮殿,可一瞻聂家人的风采以及聂北的风采的,今日一朝,当真让他们开了眼界,所谓十六阎判,果然名不虚传。

    皇后中毒一案早先就在朝堂上闹过,所有大臣们都很清楚那是怎么一回事,刑部的人就更加清楚了,华图和功勇钦也清楚,陈氏之人也清楚,悬案的最大症结就在于那个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的荷包。

    陈温斩离开陈府三年,这三年也从不关注皇宫的任何事,旁人也不敢在他耳边提,就算提了,他也会打断,所以这三年来,他对皇宫的一切都是闭塞的,既是闭塞的,他自然不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当聂北提到他的名字的时候,陈温斩心下还是猛地一咯噔,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华图一直协助聂北断案,功勇钦也在聂北的手下勤勤恳恳,但悲催的是,华图和功勇钦都不知道聂北已经一个人将这两件大案给办完了,当然,聂北不跟他们说,不是因为聂北想自己邀功,也不是防备他们什么,而是这两件事情实在不能让他们插手。

    断第一件案子的时候华图和功勇钦就震惊莫名了,这第二件案子的凶手名字一从聂北嘴里说出来,他二人就更加震惊了,他二人目呆呆地看着聂北,大概在想,怎么会扯到陈温斩身上去了?

    陈亥原本因为陈温斩逃过一劫而内心窃喜呢,可听到聂北说皇后中毒一案的幕后黑手是陈温斩,他当即老脸一沉,冷声道:“聂大人,你说这话的时候你信吗?皇后是我陈府一员,陈温斩也是我陈府一员,且兄妹关系历来和睦,从没急过眼,你是想跟皇上以及满殿的大臣们说,我陈氏人闲的没事,自己人害自己人?”

    聂北面无表情道:“陈公不用动怒,我只负责查案,证据指向哪里,我就说到哪里,证据指向谁,我就断谁。”

    他说着,转过身子,看向华图:“华大人,你来再跟大臣们说说皇后中毒一案是怎么回事,我怕他们都忘记了。”

    华图往上看了一眼殷玄,等殷玄指示。

    殷玄兴味十足,慵懒地歪坐在龙座里,明黄色的龙袍配着冕冠,显得贵气逼人又威仪凛然,他的薄唇微勾,曳出十分揶揄的弧度,深邃的眼淡淡眯着,刀刻的脸型印着棱角分明的轮廓,份外英气,他像一只窝在王座里看戏的雄狮,那么的闲情逸致,见华图看了过来,他淡淡道:“说吧。”

    华图便出列,站在大殿中间将之前的事情重复一遍。

    其实大臣们压根没忘,哪可能会忘。

    华图又重复了一遍后,聂北道:“皇后中毒前一天吃了秋熘,第二天闹肚子,窦太医去跟皇后请了脉,之后皇后就中毒了,这事情就这么简单,而不简单的是,炎芨草的出现,以及荷包的出现。”

    聂北朝满殿的大臣们看了一圈,问:“你们有几个人是识得炎芨草的?”

    有一半以上的大臣们都摇头,表示不识得。

    聂北又问那些识得炎芨草的大臣们:“你们见过真正的炎芨草,闻过其气味,摸过其根叶吗?”

    这下子所有大臣们都摇头了。

    是,炎芨草在太后时期就被封存在了库房,看是能远远地看一眼,可摸的话就摸不着了,闻气味就更闻不到了,再后来连看都没机会看,因为被皇上全部赐给了拓拔明烟,也唯有拓拔明烟识得认得且知其味。

    聂北道:“不知其形,不知其味,那就更不会知道炎芨草会引发秋熘之毒,唯一知道这个秘方的就是曾经跟随在太后身边的人,如今瞅一瞅,也没几个人了,除了皇上,就是陈温斩,还有后宫的明贵妃。那么,到底是谁,咱们先不下结论。再来说那荷包,据刑部记载,荷包是马艳兰从一个挑货郎的手中买的,接触过荷包的人有三人,挑货郎,马艳兰,窦福泽,马艳兰不识炎芨草,亦没机会进宫,跟陈皇后八竿子打不着,没害她的可能,窦福泽戴了荷包,却不知荷包里面是何物,说他没有加害皇后,这也说得过去,现在唯一不明朗的人物就是挑货郎,以及荷包下落。”

    聂北说到了这里,陈温斩眉头一皱,目光不自禁的瞥向了自己腰间的荷包,他眼皮打颤,心里突突地想,不会就是我腰间戴的这个吧!聂北,不带你这么搞事的啊!小祖宗,你也太坏了!这么搞我!

    陈温斩几乎已经十分确信,自己是被聂北跟聂青婉这一对兄妹给坑了,他眼角抽搐,额头抽搐,无奈又憋闷。

    殷玄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看戏的模样,但聂北说到这里后,他的视线倏的一下子就落在了陈温斩腰间的荷包上,那一顷刻间,他真想把某个小女人狠狠地抽一顿。

    皇后中毒一案具体是怎么回事,殷玄心知肚明,那个荷包是从哪里出来的,又是在哪里消失的,他也心知肚明,从聂青婉手中出来的,又在聂北手上消失,所以,如果陈温斩腰间的荷包当真是那个证物,那就是说,聂青婉把自己缝的荷包送给了陈温斩!

    殷玄气死了,早上他让她给他缝个荷包,她还给他闹别扭,哭给他看,现在是怎么着,那么重要的东西,她居然给了陈温斩!

    她知不知道一个女人给一个男人送荷包是什么意思!

    殷玄觉得他早上就不该心疼她,哭死也得给他缝。

    殷玄被气的胸膛起伏,薄唇抿的死紧,冷冷地盯着那个荷包,恨不得把那个荷包抽筋扒皮、生吞活剥了。

    窦福泽听到这里已经冷汗涔涔了,他手脚冰凉,四肢麻木,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样,那个荷包他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怎么会到了陈温斩身上,那天晚上是他去偷的荷包?他怎么知道他跟马艳兰有这么一个荷包?他又怎么会去偷呢!他就是闲的没事儿干了也不该去干这事儿呀!

    窦福泽一颗心被急流碾的粉碎,惨白着脸站在那里,看着聂北的嘴一张一合,最后,那唇瓣停了,正看着他。

    窦福泽吓一跳,侧边有大臣推他:“窦太医,你怎么了?聂大人在喊你呢!”

    窦福泽猛地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他麻木机械地挪开腿,往前走了一大步,朝聂北见了一礼,问道:“聂大人在喊我?”

    聂北道:“嗯,去认认陈统领身上的荷包。”

    窦福泽喉脖一紧,狠狠地闭了闭眼,闷了一口气,赶鸭子上架似的去了陈温斩身边,拿起他腰间的荷包看,看完,快哭了。

    他轻轻地抬头,看着陈温斩,那表情,五味杂陈。

    陈温斩看到窦福泽的这幅表情就知道那皇后一案的最关键证物,那个神秘出现又神秘消失的荷包就是身上这个无疑了。

    陈温斩抿嘴,心想,刚那会儿,戚虏去喊夏途归,因为时间比较久,殷玄就中断了朝议,中断之后,窦福泽一步冲到他面前,想把他拉走,那会儿他肯定就已经认出了这个荷包,想把他拉到一边询问,可那个时候他哪有心情理他!

    陈温斩郁闷地揉了揉眉心。

    窦福泽看完,所有人都很紧张地看着他,虽然嘴上没说话,可眼神里却透着极为好奇的光,都在用眼神询问:“是不是?”

    聂北问:“窦太医,看清楚了吗?”

    窦福泽闷声:“嗯。”

    聂北问:“是不是你当初丢掉的那一个?”

    窦福泽抿了抿唇,低声说:“很像。”

    聂北眯眼:“像?”

    聂北没有多说,朝殷玄道:“臣今日早朝来的时候让勃律去带了马艳兰,那个荷包是马艳兰买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那荷包到底是什么样子,此刻马艳兰就在殿门外候着,臣请旨,传马艳兰进殿。”

    殷玄微顿,却是兴味地扬眉:“准。”

    随海立马扬声高喊:“传马艳兰进殿!”

    马艳兰被勃律带着进了金銮殿,她不敢乱看,头一直低着,就看着自己的脚,一步一前进,在殿门外的时候勃律就跟她说了,进去了不用紧张,也不用害怕,进去之后先向皇上跪安,然后聂大人问什么她就答什么,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

    马艳兰走到殿中,往地上一跪,也不看头顶上的男人,只磕头行礼:“草民马艳兰,参见皇上。”

    殷玄不理她,只视线看向聂北,示意他继续。

    聂北道:“马姑娘,那天你买的荷包还记得吗?就是从一个挑货郎手上买来的,后来又忽然不见的那一个。”

    马艳兰把身子转身聂北的方向,低声回道:“还记得。”

    聂北唔了一声,亲自走到陈温斩面前,伸手,将挂在陈温斩腰间的荷包一拽,拽了下来,陈温斩伸手就要夺,却被聂北轻巧地躲了过去。

    聂北淡淡一笑,目光看着他,明显在说:“再宝贝也不属于你了,我当时给你荷包就是为了今日,你以为真送你呀?心里没点数。”

    陈温斩气死了,抢他宝贝者,他非搞死他不可!

    聂北拿着荷包转身,走到马艳兰面前,递给她:“看一看,是不是这个。”

    马艳兰将荷包拿在手里左右上下前后地看了好几遍,最后确定:“嗯,就是这个!”

    她又把荷包拿在鼻间闻了闻,说:“就是这个味儿,当时那个挑货郎说这荷包里装了可避瘟疫邪祟的药草,常年佩带,还可延年益寿,我闻着这味有药香,也就信了。”

    聂北将荷包收起来,朝殷玄道:“臣问完了。”

    殷玄挑眉,看向陈温斩:“你还有什么话说?”

    陈温斩抿唇,眉骨突突地跳,眼睛盯在聂北手上的那一个荷包上面,咬牙切齿地道:“臣无话可说。”

    殷玄挥手,让马艳兰下去了。

    勃律带着人离开。

    聂北道:“荷包是找到了,但荷包里面装的是不是炎芨草,也得找人验证,臣请王太医和李大人以及华大人还有随海公公四人一起,拿着这个荷包去一趟烟霞殿,请明贵妃确认,整个大殷皇宫,就属明贵妃对炎芨草最为熟悉了。”

    殷玄眯了眯眼,说:“准。”

    于是王榆舟出列,李公谨出列,华图出列,随海也走了下来,接过聂北手上的荷包,接过来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抬头看了聂北一眼,又漠然垂下,领着王榆舟和李公谨以及华图去了烟霞殿,让拓拔明烟闻一闻荷包里是不是装的炎芨草,等拓拔明烟确认后,随海又领着王榆舟和李公谨以及华图回到金銮殿,如实向殷玄汇报。

    殷玄没应声,只看着随海手上的荷包,说道:“给朕看一看。”

    随海连忙把荷包递给他。

    殷玄坐直身子,双手捧着把荷包接了过来,他摸了摸那上面的针脚,眸底盈着暖波,又盈着柔情,真的是她亲手缝的。

    虽然极气她把荷包给了陈温斩,可这会儿摸着这么熟悉的东西,他又扼制不住的欢喜,她为什么要走这一步棋,是打算不再对他隐藏身份了吗?

    那么,她是预备接受他了,还是预备大刀阔斧地开始收拾曾经所有负了她的人呢。

    殷玄将荷包攥在手心,喜爱的都不想丢。

    陈温斩看的实在是气恼,一步移到大殿中间,冷声道:“皇上,那荷包是臣的!”

    殷玄抬眼,不温不热地看着他,讽刺:“这是你的荷包?”

    陈温斩斩钉截铁道:“是臣的!”

    陈亥大惊,想着陈温斩你在说什么!你怎么能承认这荷包是你的!那不就等于承认你是那个幕后黑手了吗!

    陈亥急的剁脚,可在金銮殿前,他也不敢放肆,只得噎了又噎,在陈温斩还要说出什么惊天之语的时候一步出列,冲着殷玄道:“皇上,那荷包是温斩在外面寻花问柳的时候一个姑娘送的,并不是他的。”

    陈温斩却坚持道:“这个荷包一直在我身上,就是我的。”

    陈亥瞪着他:“祖父从没见你戴过荷包!”

    陈温斩道:“没戴过不代表没有,这个荷包本来就一直在我身上,我只是不想带出来显摆,但它就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殷玄冷笑,抢不走?到底是谁在抢!现在的聂青婉是朕的妃子,是朕的女人!

    殷玄压根不理他,直接将荷包往袖兜里一塞。

    陈温斩气的抬腿就要冲上去,却被陈亥急急一拉,殷玄挑眉,不冷不热地睨着陈温斩:“怎么?你想在金銮殿上对朕动手?”

    陈温斩目光阴凉地瞪着他:“荷包是臣的,皇上你当众抢臣子的东西,你羞不羞!”

    殷玄脸皮极厚,波澜不惊地甩俩字:“不羞。”

    陈温斩一噎,气的都想拔刀去砍了他。

    殷玄道:“你既承认这荷包是你的,那皇后中毒一案就是你在幕后所为了,大殷律法严明,从不徇私任何人,犯了什么事,就担什么罪。”

    他扬声一喊:“聂北!”

    聂北立马上前一步:“皇上。”

    殷玄道:“谋害皇后,什么罪?”

    聂北道:“并不是谋害皇后,而是嫁祸明贵妃,炎芨草只有明贵妃有,陈温斩偷了炎芨草放在荷包里让窦福泽带进宫,看似是害皇后中毒,实则意在嫁祸明贵妃,因为那毒只是个幌子,且皇后中毒后立马就有解药可解,这明显不是争对皇后来的,而是争对明贵妃,大殷律法对待这种意图加害或是妄图陷害后宫妃子却没有加害成功的刑事案件的处刑是永生监禁,但陈温斩是大殷帝国功德录上的功臣之一,他有一次免刑之权,故而,臣觉得判他永生监禁无用,这件事既对明贵妃造成了伤害,那就让陈统领到明贵妃跟前请罪吧,罚他去伺候明贵妃,也跟永生监禁没什么区别了,皇上以为如何?”

    殷玄能有什么以为,他倒是真的想判了陈温斩死罪,可比起死,让陈温斩去伺候拓拔明烟似乎更能让他生不如死。

    殷玄冷哼,说道:“准了!”

    陈温斩张嘴就要说话,被陈亥伸手一按,紧紧地拽着退下了,退下去之后陈津也摁住了陈温斩,甚至还用手蒙了上他的嘴,不让他再胡说八道。

    大臣们悻忪,一时间呆呆的,没想到事态竟是这样的急剧转折,但反应过来之后又不禁为聂北的能为折服。

    一下子解决了两大悬案,还让人说不出一个不字来,就连皇上,似乎都无话可说,犯事儿的人更是一副无话可说的样子。

    前一个夏途归,很肯定地承认自己有罪,这一个陈温斩,很肯定地说那荷包就是他的,聂北到底是如何做到让凶手们这么甘愿伏法的呢!一句狡辩都没有!

    大臣们的内心惊涛骇浪啊,风靡在殷太后时期的那个十六阎判,果然相当的可怕,大臣们真是对聂北佩服的五体投地!

    华图看了聂北一眼。

    功勇钦看了聂北一眼。

    聂北谁也没看,朝殷玄拱了拱手,退进了自己的列队里。

    殷玄问:“各爱卿还有没有要奏的事情?”

    众大臣纷纷摇头,说没有。

    既然都没事了,那肯定就是退朝了,今日的朝议时间太久了,眼瞅着都快中午了,大臣们做好退朝的准备,可殷玄却又坐在那里不动了,他看着聂北,说:“聂爱卿。”

    聂北轻掀眼皮,往上看了他一眼,出列,行礼:“皇上。”

    殷玄道:“聂爱卿为朝廷侦破了两大难案,着实值得嘉奖,聂爱卿想要什么奖励?”

    聂北不疾不缓道:“臣身为提刑司,破案是职责,为朝廷分忧也是职责,为皇上分忧更是份内的事情,不需要任何嘉奖。”

    殷玄笑道:“即是职责,那就一职到底,这后宫还有一件悬案未破呢。”

    聂北眼眸一动。

    大臣们又纷纷燥动了,还有一件悬案?皇上指的莫不是烟霞殿里面的那一起‘药材杀人’事件?那起事件着实诡异,而事件本身又牵扯到了皇后和明贵妃,皇后中毒那一起事件的最悬疑之物是荷包,而明贵妃这边案子的最悬疑之物则是一株凭空而出的药草。

    聂大人若真能查到那药草的出处,破了此案,那他可就真的是神人了!何止是十六阎判啊,简直就是神判!

    大臣们的目光齐刷刷地扫向聂北,看他如何应话。

    聂北道:“臣这几日忙着破御辇出事和婉贵妃中箭以及皇后中毒这两个大案子,实在精力有限,倒还没顾得上去看另一桩悬案,等臣休息一日,就会翻看那件药材杀人事件的卷宗,尽力破案。”

    殷玄道:“朕等着你的好消息。”

    聂北道:“臣一定不会让皇上失望。”

    殷玄没应声,站起来,挥挥手:“退朝吧。”

    殷玄离开之后,大臣们纷纷往门外走,聂北掸了掸官袍,站在那里没动,陈温斩甩开陈津和陈亥的手,也站在那里没动。

    陈津看看陈温斩,又看看聂北,陈亥看看陈温斩,又看看聂北,陈建兴和陈间以及陈璘走过来,拉了陈津和陈亥走。

    陈建兴低声说:“让温斩自己跟聂北算帐吧,这荷包的事情着实诡异,我们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等温斩回去了我们再好好问他,这会儿大臣太多了,我们不好过问。”

    陈亥和陈津以及陈建兴还有陈间和陈璘都知道,聂北的头脑虽然厉害,可在武功方面,他远远比不上陈温斩,论打架,聂北完全不是陈温斩的对手,这会儿皇上走了,大臣们也走了,周遭没人,以陈温斩的个性,定然要揍聂北一顿的。

    陈亥想了想,往后看一眼,没管,走了。

    陈津也往后看了一眼,没管,走了。

    陈建兴、陈间、陈璘也跟着往外走。

    等大臣们全部走光,整个金銮殿空下来,陈温斩怒气冲冲地冲到聂北面前,手一伸:“把荷包还我!”

    聂北笑道:“那荷包真的是罪证,你还要戴?”

    陈温斩怒目:“你他妈算计我在先,这会儿问我戴不戴?老资戴都戴了,罪也认了,凭什么不要!”

    聂北说:“荷包在皇上那里呢,我从哪里给你弄?”

    陈温斩气的撩起袖子就要揍他,是真揍,那架势饶是聂北看了都忍不住惊了一下,陈温斩阴森沉沉地道:“聂十六,老资今天忍了你一个上午了,你害夏途归那件事我还没跟你算呢,现在又抢我荷包,你信不信我揍得你哭爹喊娘!”

    聂北笑道:“信。”

    陈温斩抡起拳头就朝他砸来,谁跟他开玩笑,他还笑,笑毛!

    眼看拳头要砸过来了,聂北连忙伸手往袖兜里一掏,掏出一个一模一样的荷包来,往面前一挡。

    陈温斩的拳头堪堪要打在那个荷包上面了,又立马收住。

    聂北举着荷包,一脸无奈的样子:“哎,服了你了,不就一个荷包吗?至于在金銮殿里大动干戈,喏,给你,里面的炎芨草我已经全部弄出来了,这个不是罪证了,你放心佩戴。”

    陈温斩冷哼一声,夺过荷包就四下打量,见真的是聂青婉亲手缝的针脚,他这才收起满身杀气,撇嘴道:“你早点拿出来不就好了,非得让我动粗!”

    聂北翻白眼:“你想戴,难道我不想?”

    陈温斩一愣:“你特么觊觎你妹妹?”

    聂北被他的话呛的猛的一咳,急急道:“你别瞎说,这话是能乱说的吗?什么叫觊觎妹妹,你真是被气昏头了,我想戴是因为这荷包是婉妹妹回来第一次动手绣的,也就只绣了两个,一个被殷玄拿走了,这一个我肯定是想自己保管的,我妹妹的东西,难道我不稀罕,就你们稀罕?”

    陈温斩听聂北这样说,立马把荷包往怀兜里狠狠一塞,生怕被他抢走似的:“你想要也没了,让你妹妹再给你绣,这个是我的。”

    聂北笑道:“看你那小气八拉的样,我给都给了,还能抢吗?”

    陈温斩抿了抿嘴,不解道:“那你为什么要给我?你可以自己藏起来的。”

    聂北掸了掸眉:“为什么?”

    他的目光扫向金銮殿,懒洋洋地道:“因为我也很想气一气殷玄啊,他以为他把荷包收走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可他不知道,你手里还有呢,你说,等他看到你腰间又挂着婉妹妹亲手缝的荷包后,他会不会被气死?”

    陈温斩一听,张嘴就笑了,这种方法非常好,他十分乐意配合,能气死殷玄的事情,他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陈温斩伸手,哥俩好地搁住聂北的肩膀,低声问:“把我使派到拓拔明烟跟前,是不是有重大任务给我?”

    聂北轻笑,余光睨了他一眼,说道:“皇上不是说了吗,让我查烟霞殿里头的药材杀人事件,往后我可能就要经常出入烟霞殿了,到时候,你给我开点后门就行了。”

    陈温斩眨眼:“后门?”

    聂北眼眸微垂,幽光沁进暗潭底部,莫测高深道:“总之,你在烟霞殿好好当差就行了。”

    陈温斩蹙眉:“我讨厌拓拔明烟,你说,这是不是小祖宗故意的?她还在惦记着我误伤了她的事情呢,故意这么折磨我。”

    聂北笑道:“死罪可逃,活罪难免啊。”

    说完这句话,聂北拍开他的手,走了。

    陈温斩愣了愣,想着这话着实是有深意的,用夏途归来顶他的死罪,又用一张免死令牌救下夏途归的命,顺便破掉皇后中毒一案,顺理成章的把他送进烟霞殿,那么,拓拔明烟那个女人身上,定然有什么鬼怪,而且,烟霞殿是直通紫金宫的,小祖宗把他放到烟霞殿,是想做什么呢?

    陈温斩忍不住唏嘘感叹,那个小女人虽然娇滴滴地窝在龙阳宫的床上养伤,可依然能够翻云覆雨,掌控一切,真是让人又气又恨又敬又怕,也是,太后的手,那是凡人的手吗?她只稍稍一抬指尖,那便是樯橹灰飞烟灭。

    陈温斩收回视线,揣着荷包走了。

    殷玄手中也拿着那个荷包,到了龙阳宫后,他没有立马进去,而是站在那里,想着今日发生的一切,她不仅摆了他一道,她还摆了陈温斩一道,摆了所有人一道,她真的有够坏的,谁也不放过,非得让每一个人都气一气才甘心。

    见聂青婉把陈温斩也算计了,殷玄是很高兴的,可是,心里的那股子憋闷劲就是没办法消散,他还是很想把她吻哭,怎么办!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