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100章 案情分析
    陈温斩单手一接,稳稳当当地将案椟接在了手,还没翻开看,殷玄冷漠的声音就从金銮殿上方传了过来。

    殷玄道:“看看吧,夏途归早不舒服晚不舒服,偏就在今天不舒服了,是因为他知道今日是他的死期,所以逃命去了吧?身为搭档,为他兜罪,你有什么话可说?”

    陈温斩眼神沉冷,不应殷玄的话,只飞快地打开案椟,看着。

    案椟很长,里面的字又小又规整,写的密密麻麻,全是那一天当值的禁军们的口供,这本来也没什么稀奇,既是断案,录口供就很正常,不正常的是,这口供的录入方式十分奇特,陈温斩虽不是刑部的人,可他曾跟在聂青婉身边,经常骚扰聂北,也时常蹿刑部的大门,自然也偷看过刑部的卷椟,亦看过聂北记卷椟。

    刑部正常的录口供的方式都是按正时间顺序来写的,偏生这一个不是,眼前的卷椟是按反的时间来写的,字迹是聂北的亲笔字,那这卷椟就是聂北又腾挪整理的。

    时间轴是从出事那个点开始记起,然后倒退着往后记,看到末尾,聂北着重写了夏途归三个大字。

    这三个大字不是用黑色的墨笔写的,而是用红色的朱笔写的。

    夏途归的名字后面跟着的是夏途归的口供以及他的指纹画押痕迹,这样的痕迹一画押上,就说明他所说的所有话语,他都会负责。

    陈温斩的视线挪向后面,看夏途归的口供。

    夏途归的口供很简单,并不复杂,聂北记录的十分清楚,有他的提问,亦有夏途归的回答,这是聂北掌管刑部的时候所有刑部之人记口供的方法,利索简单,又让人一目了然,当然,这也是聂北式口供。

    聂北:“御辇出事的时候你本人在哪?”

    夏途归:“小南街104号等风酒楼。”

    聂北:“旁边有谁?”

    夏途归:“陈温斩。”

    聂北:“没旁人了?”

    夏途归:“没有了。”

    聂北:“你二人在等风酒楼做什么?”

    夏途归:“喝酒聊天。”

    聂北:“在几楼喝酒,喝的什么酒,聊了什么?”

    夏途归:“三楼,因为要随时关注到街上的动态,我们就上了三楼,那里视线好,看的广,也看的远,喝的酒么,就是等风酒楼里的一风坡,聊的话题就比较多了,有花柳街的姑娘们,还有今日的大典以及婉贵妃,还有其他的一些打趣的话。”

    聂北:“期间你二人有没有离开过?”

    夏途归:“没有。”

    聂北:“二人都没有离开过,还是只你没有,还是只陈温斩没有?”

    夏途归:“我二人都没离开过。”

    聂北:“你跟陈温斩是一起进的酒楼?”

    夏途归:“是呀。”

    聂北:“什么时辰进的?”

    夏途归:“辰时一刻,御辇从皇宫里出来的时候。”

    聂北:“你们坐的三楼位置是靠窗的吗?”

    夏途归:“靠窗。”

    聂北:“窗户是开着的吗?”

    夏途归:“开着呀,不开怎么能瞅到街上的情形。”

    聂北:“你跟陈温斩有没有分工,比如说你们一个人负责注意上方的动静,一个人负责注意下方的动静?”

    夏途归:“没有,不过陈温斩是宫外禁军中武功最好的,既是武功最好,他自然就要能者多劳呀,他看的肯定比我看的远,那他肯定多一些注意下方的动静,毕竟当时御辇是从下面的街道上过的。”

    聂北:“陈温斩的武功既是宫外禁军中最好的,那就理应在御辇前护岗,为什么你要让他陪你一起巡街喝酒?”

    夏途归:“习惯了,再说了御辇有那么多人护着,有宫内禁军和御林军,也用不上陈温斩,我们这些宫外禁军也凑不到边上去。”

    聂北:“你怎么知道用不上?”

    夏途归:“一直以来都是呀,护卫皇上的职责,从来不是宫外禁军的事儿。”

    对话式的口供写到这里就没有了,陈温斩看完,眉头拧紧,聂北问的这些问题,着实很普通,似乎问的也很有道理,看上去真的没什么可圈可点的地方,但从这个口供里怎么看怎么也推演不出来夏途归就是那个幕后策划人。

    陈温斩将案椟合起来,问聂北:“聂大人,就凭这么一张纸,你就说夏统领是策划那么惊心动魄事件的人,未免太武断了吧?你不是一向讲求证据的吗?这样的证据如何让人信服?”

    聂北没回答,只问陈温斩:“小南街104号等风酒楼的正对面是什么?”

    陈温斩想了想,说:“一家客栈。”

    聂北道:“确实是一家客栈,还是叫迎运客栈,比肩福满星楼,而福满星楼坐落在天子西街,正是御辇出事的那条街,我从婉贵妃口中以及皇上口中得知,当时凶手从福满星楼的三楼往御辇砸过酒杯,福满星楼的三楼与迎运客栈的三楼以及等风酒楼的三楼是齐平的,我问过这三家店面的掌柜,也问过里面的所有小二,还有当时在那三个店面周边巡岗的禁军们,他们都说,因为当时是御辇行街,所以店面里的所有窗户都打开了,那么,坐在等风酒楼的三楼就能清楚地看到福满星楼三楼的情况,这不得不让我怀疑,你与夏途归十分有嫌疑,当然,只凭这点分析是有点强人所难,那就看证据。”

    聂北让随海把另两样证据拿下来,他拿起三截断箭,又拿起那颗石头,拿起后就走到陈温斩面前,让他看,然后又让每一个大臣都看,然后他道:“这箭很普通,当时在现场研究的时候确实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后来日日把玩,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将那些嫌疑的地方拿到龙座前,让殷玄看了,又拿到陈温斩面前,让陈温斩看了,又一一拿到每一位大臣面前,让大臣们也看了,然后道:“现在是七月的夏天,就算时时洗手,手也会出汗,寻常的糙木,被这样时时染汗的手摸来摸去,用肉眼看,一时看不到什么,可等风一吹,细灰一落,木头就会变黑,可这个没有,没变黑不说,还显出一股胶香,遇汗而滋胶香的树木,称为南胶木,种在帝都怀城的通巷河畔,用以护卫河堤,而住在那一片的居民中,唯夏途归一个带了官衔。”

    “再说这石头,看上去也极为寻常,却是做案的凶器。”

    聂北把石头又拿到殷玄面前,让殷玄看了看,又拿到陈温斩面前,让陈温斩看,陈温斩看着那石头,心里有一股怪异感在滋生,他手一伸,将那石头从聂北的手中夺了过来,仔细摸了一遍,然后眸色一凛,望向聂北。

    聂北面无表情地问:“陈统领摸出什么不对劲了吗?”

    陈温斩冷哼一声,心想,这明明应该是百蚁吞虫寄宿成功的虫卵才对,为何变成了普通的石头,形状还如此相像,难道聂北没有发现那个虫卵?不应该呀,他若发现不了,那他还称什么十六阎判,回家种田得了!他定然发现了的,那怎么换了?

    陈温斩能想到的原因就是聂北并不打算指证他,可不指证他也不能指证夏途归啊,这事儿本来就跟夏途归没关,这样的罪名一旦坐实,夏途归必死无疑,就连夏家,也得受到牵连,夏谦是太后时期的三公之一,当时不顾殷玄的挽留,执意辞官,本就惹的殷玄不快,殷玄要是借着这件事大发龙威,为难夏谦,那夏家会成为曾经的三公里最先覆灭的那个。

    陈温斩蹙眉,当真不知道聂北在搞什么了。

    他冷着脸,把石头递还给聂北,就看他要怎么将这事进行下去。

    聂北接过石头,又拿给其他的大臣们,让所有大臣们都过目看一遍,然后道:“这石头就是一块很小的鹅卵石,没什么特别的,任意找个小溪,随便刨一刨,就能刨出一个这样的石头来,可它不寻常的地方就是上面有内力撞击的裂纹。”

    这次,他让殷玄亲自看。

    殷玄显得很是漫不经心,刚随海把证物拿上去的时候他就发现了那个裂纹,那个裂纹到底是撞击而产生的还是人为的,他心知肚明。

    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的,他也心知肚明。

    他眉梢微挑,薄唇逸出讽刺的弧度,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在那里冷眼看着聂北自导自演,这个时候殷玄倒跟陈温斩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同仇敌忾了,他倒要看看聂北一会儿怎么收场,把夏途归推了出来,若这一出戏唱不好,那死的可不仅仅是夏途归,而是夏氏九族!

    殷玄装模作样地瞅了一眼,说:“确实有内力撞击的裂纹。”

    聂北又让陈温斩看,又让其他大臣们看,然后又道:“这石头是击碎御辇的凶器,是我在御辇的废墟里找到的,为什么单说它是凶器,而不说别的,因为御辇击毁后的废墟里全是灰尘碎梢以及木屑,唯这一个石头安然无恙。”

    大臣们听的聚精会神,津津有味,听到这里,有大臣问:“那这也不能说此事件就是夏统领所为呀!”

    聂北道:“出手之人不是夏统领,是武功高强者,有可能他的武功还在皇上之上,而他不露面,是因为他不是我朝中人,他是江湖人。”

    一句江湖人,生生把所有人都说呆了,包括陈亥,包括陈津和陈建兴,包括陈间和陈璘,亦包括陈温斩。

    江湖人?

    这个词出现在这里,不能不让陈氏一族人多想,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陈氏一族人想用江湖人杀聂北,这还没行动呢,聂北就在金銮殿上说有江湖人想杀皇上,这听上去真的有点让人心惊肉跳。

    陈亥眯了眯眼,锐利地盯着聂北,心想,他知道了他们的计划?所以在这里先把江湖人提出来,往后当真有江湖人在帝都怀城兴风作乱,他就可以一语咬定这些人又是冲着皇上来的,进而顺藤摸瓜,再把矛头指他陈府?

    不管是有意刺杀皇上,还是有意害婉贵妃,这都是死罪。

    陈亥冷冷地在内心里笑了一声,想着聂北就是聂北,十六阎判的威名也着实不是白给的,但你今日放了陈温斩一马,我陈府亦不会放过你。

    陈亥收敛神情,站在一边,也看聂北怎么将这出戏唱下去。

    聂北是不管任何人的想法的,他将那两件证据一一解释清楚了后,又将证据放回去,随海拿着又摆在了殷玄面前的龙案上。

    聂北冲殷玄拱了拱手,说道:“皇上派人去夏途归的屋中搜一搜,看能不能搜到这种箭。”

    殷玄转头对随海道:“让戚虏带人去。”

    随海说了一声是,连忙出去通知戚虏,戚虏听了,二话不说,带着御林右卫军们就去了夏途归的家中,待回来,戚虏怀里抱了十几根那样的箭,大臣们都冲上来围观,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还伴随着很多大臣们的惊叹声和不可置信的声音:“真的是夏统领?当真没看出来呀,他平时老实憨厚的,还是夏公家的嫡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呢!”

    有人低应道:“你不知道夏公当年跟皇上闹的有多不愉快吗?或许是心里一直忍着一口气,没机会撒,就趁着这次大典呗,他是宫外禁军统领,这机会对他来说,难能可贵呀!”

    有人点头:“说的挺有道理。”

    有人低声:“可这胆子也太大了,谋害皇上,谋害婉贵妃,这是要诛九族的呀!”

    众人不应声了,这事儿还真不是他们能管得了的,也不是敢插言的。

    陈温斩才不理会那些人的嘀嘀咕咕呢,他也不管戚虏怀里的箭,只对着聂北道:“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压根没办法让人信服。”

    聂北道:“一双背后的眼,一个行踪缥缈的江湖人,一个出现在案发现场的石头,屋中藏着与射杀婉贵妃时所用一模一样的箭,你以为,这是巧合?”

    陈温斩心想,行踪缥缈的江湖人?瞎掰!一双背后的眼?更是瞎掰!还有石头和箭,那也是瞎掰!明明事情是我做的,明明御辇的暴炸是因为百蚁吞虫,明明他的小祖宗是他射伤的,聂北为什么要冤枉夏途归!

    陈温斩深吸一口气,他不能让聂北把罪名扣到夏途归身上去,虽然陈温斩知道,这是聂北把他置身事外,保他的法子,但如果是这样的保法,他宁可不要。

    陈温斩抬脚,正欲往前跨一步,却被陈津拽住了手。

    陈津瞪着他,小声说:“做什么去?”

    陈温斩看着陈津,那一刻,他举步维艰,心灵被重重地切割着,一边是至亲的家人,一边是兄弟,他这一脚踏出去,解救了兄弟,却又害了家人,可不踏出去,保全了家人,却又连累了兄弟,似乎,怎么选都不对。

    原本陈温斩想,以聂北的能为,一定能把这件事圆过去,可陈温斩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聂北会拉夏途归来垫背!

    为什么?

    陈温斩死死地瞪着聂北,可聂北不看他,只看向龙座上的男人,殷玄凤眸浅眯,修长指腹轻敲着龙椅的扶手,看着聂北,问道:“哪里来的江湖人?什么江湖人能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来去无踪?就算真有这样的人,以夏途归的能力,何以请得动?”

    聂北不缓不慢道:“那就要传夏统领进殿一问了。”

    殷玄冷笑,却是扬声道:“戚虏。”

    戚虏松开箭上前:“皇上。”

    殷玄道:“你亲自带人去夏宅,将夏途归带过来。”

    戚虏沉声:“是。”

    走之前他指了指地上的箭,问殷玄:“这些要带走吗?”

    殷玄道:“不用,放着吧,一会儿也让夏途归看看。”

    戚虏哦了一声,转身出殿,带上御林右卫军,去了夏宅,可夏途归不在夏宅,他一大早收拾好起来要去上朝,刚收拾好出门,就碰到了二狗子,应该也不是碰到,看二狗子的样子,像是等了很久了,二狗子跟他说,今日他不用上朝了,他家少爷会去,让他歇歇,今日也给自己放一天假,禁军里面的事情,今日他家少爷全包了。

    夏途归听了,频频吸气,打趣二狗子:“平时不见他心疼我,今儿怎么心疼了?三年多都不管宫外禁军的事儿,让我一个人操劳,回家一趟,就知道心疼人了,行,看他心情好,我给他机会显摆,那我今日就不去了,让你家少爷好好忙吧。”

    二狗子笑道:“我家少爷说,以前劳累了你,现在他要补回来,往后上朝奏议,全都他包揽了,你以后就不用起这么早了,享享福。”

    夏途归挑眉,轻笑,抬起头来看了看初显曙光之气的朝阳,说道:“这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呀。”

    二狗子噗嗤一乐,拘了个躬:“我把少爷的话带到了,夏统领今日真的可以闲下来享享福了,我还要回去伺候少爷,就不留了。”

    夏途归冲他挥了挥手:“去吧。”

    等二狗子离开,夏途归站了一会儿,回屋,脱掉衣服又睡了个回笼觉,等起来夏班已经走了,夏途归就夏班一个儿子,平时跟儿子最亲,跟媳妇都不是很亲,儿子不在了,夏途归无聊,就带上媳妇去看夏谦,上一回去,夏途归觉得夏谦的地方极好,逮着空自然就想再来坐坐。

    夏谦倒也没拒他,只是这一回夏谦看到他,止不住地直叹气摇头。

    夏谦什么都没说,就坐在那里沉默地摆棋,他不让夏途归陪,也不让王芬玉陪,就一个人一颗一颗地摆着。

    王芬玉立在一边,看看夏谦,看看夏途归,秀丽却略显英气的眉紧紧地拧着,可夏途归好像无所察觉似的,他只是在想爹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儿子带媳妇来看你,你不高兴个啥子啊?给儿子摆脸色可以,你给你媳妇摆脸色,让你媳妇怎么想?下回还敢来看你么?

    夏途归轻咳一声,脸色不大好地喊一声:“爹。”

    王芬玉立马道:“二舅,外公一个人下棋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我看二舅妈这么坐着也挺无聊,我们去别处转转吧。”

    说着,不管夏途归应不应,伸手就把他的胳膊一拉,又把二舅妈的胳膊一拉,强硬地拉着他们出去了。

    义铭抬了抬眼,没动,就安静地守在夏谦身边。

    王芬玉将人拉出去后,二舅妈问她:“公爹今日心情不好?”

    王芬玉道:“二舅妈可别往心里去,外公不是对你呢,是对二舅。”

    夏途归一听,不乐意了,虎着眼睛问道:“怎么又是我了?我今日可没有惹爹。”

    王芬玉叹一口气,停住不走了,问他:“你今日休沐?”

    夏途归道:“不是朝规休沐,但也差不多,我们宫外禁军向来比较随意,你也知道宫外禁军有两个统领,平时管事儿的也就一个,以前陈温斩不管事儿,就我多劳,现在他管事儿了,我就清闲了呀,以往那三年,他可是经常翘班不去官衙,如今他愿意顶事儿了,我也翘翘班呀!”

    王芬玉没好气道:“你这班翘的极好,等着吧。”

    说完,不再搭理他,拉了二舅妈就走。

    夏途归没听懂,耙了耙头,左右望望,没人,也无人可解惑,只是站在那里,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想着,大侄女那话是啥意思?什么叫‘极好,等着吧’?

    不过很快他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戚虏在夏宅没有找到他,经打听,知道他去了大名乡后戚虏就带人来了,夏谦的住处戚虏是不敢闯的,叫了一个人去敲门,来开门的不是义铭,也不是王芬玉,就是夏途归。

    夏途归被爹嫌弃了,被大侄女嫌弃了,一个人摸着脑袋想着大侄女那话是什么意思,没想明白,索性就坐在木楼的台榭上想着,不想通他都不好意思去找人。

    可还没想通呢,就有人敲门了,他离门最近,也就拍了拍衣衫,穿上鞋子,起身去开门。

    门一打开,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御林右卫军,他一愣,还没开口问你是不是敲错了门,那人就冲他喊了一声“夏统领好”,然后扭头,对一个人道:“头,夏统领在这。”

    戚虏走过来,冲夏途归道:“夏统领,皇上要见你,你随我进宫吧。”

    夏途归一愣:“皇上要见我?”

    戚虏道:“是。”

    夏途归心想糟了,我就翘了一天班而已,怎么就被皇上给抓着了呢,他苦瓜着一张脸,说道:“我这就去,但你等我一会儿,我进去跟媳妇说一声。”

    戚虏朝门内扫了一眼,说道:“我在门口等你。”

    夏途归说了一声好,也不关门了,返身回去,找到媳妇,跟她说他要先回怀城,让她先在这里陪着夏谦,晚上他再来接她,媳妇点了点头,夏途归就去找夏谦。

    王芬玉在旁边听着,没吭声,在夏途归去向夏谦请辞的时候,她起身,去了门口,看到门口站了很多穿着御林军服饰的官兵,她眉心一沉,也去找夏谦。

    这个时候夏途归已经从夏谦那里离开了,半路上夏途归跟王芬玉碰上了,王芬玉瞅了夏途归一眼,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话,可最终什么都没说,留下一声叹息,走了。

    夏途归是不明白今日的爹跟大侄女怎么都怪怪的,他不就是翘了一天班么,他们用得着这么愁眉苦脸么,他又没杀人放火。

    夏途归撇撇嘴,走了。

    王芬玉去见夏谦,夏谦已经甩了棋子,站在沿廊前看着那些风铃,余光看到王芬玉来了,他问:“门口来的是什么人?”

    王芬玉道:“看服饰,像是御林军。”

    夏谦道:“御林军归皇上管,向来也只听皇上指派,这也就是说,是皇上要见他。”

    王芬玉道:“嗯,这应该不会有错。”

    夏谦道:“你这个二舅,就是心大,上回他来,说皇上御辇出了事,婉贵妃中了箭,又说聂北被皇上的圣旨召了出来,还说皇上当着他的面问御辇出事的时候陈温斩在哪里,这么明显的事情,他怎么就看不明白呢!”

    王芬玉道:“现在怎么办?虽不知道今日的朝堂发生了什么事,但皇上派御林军跑到大名乡来找他,这事儿一定不小。”

    夏谦道:“是不小,关乎生死。”

    王芬玉皱眉,语气略显着急:“那外公你还不动,我们快进宫啊!”

    夏谦哼一声:“进什么宫,上回都跟他说那么清楚了,他那个猪脑袋就是一窍不通,这回就让他长长记性,官场不是那么好混的,他不是很喜欢我这个院儿吗?没事儿老往我这里跑,不知道长点心去揣摩圣意,那以后就让他天天住这里。”

    说着,对义铭道:“去将我枕头底下的那个盒子拿出来。”

    王芬玉眼皮一跳,那个盒子外公睡觉天天压着,当稀世宝贝似的,也不让她碰,她十分好奇那里面装的是什么。

    等义铭将盒子拿来了,夏谦看都不看,直接让义铭交给了王芬玉。

    王芬玉接了,打开看了一眼,吓的立马又合上,她抬头,震惊地看向夏谦,薄唇微颤:“外公,这……”

    夏谦叹道:“拿去吧,太后生平赐给外公的东西并不多,也都不是什么奇珍异宝,可总还有一两件是能拿得出手的,带上我的印信,把那猪脑袋带回来,往后就让他陪我在这里下棋吧,反正不虐他都对不起他那笨样。”

    王芬玉想笑,可笑不出来,因为这不是一件能笑得起来的事情,她面色郑重,说道:“外公放心,我一定会将二舅平安带回来。”

    夏谦没应话,让义铭拿了他的印信来,给了王芬玉。

    王芬玉接过,又将手中的盒子扣紧,一同塞进袖兜,回去换衣服,然后往帝都怀城赶去,她一人骑马,跑的很快,就怕赶不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