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92章 伤了祖宗
    聂青婉垂眸,走到龙床边上躺了下去,说了这么久的话,她有些累,也有些渴,早上所有的东西都撤了,包括殷玄为聂青婉泡的那壶桔茶。

    聂青婉喊王云瑶进来,让她去泡一壶茶。

    王云瑶泡了,端过来,吹凉了才给她。

    聂青婉靠在床头喝着,她的伤口虽然还没有完全养好,但养了两三天,那些疼意都没了,没受伤的那只手可以随意的活动,受伤这边的手臂只要不大力拉扯,也能随意活动,喝茶这样简单的事情,她还是能自己做的。

    她自己捧着水杯,一边喝着水,一边环视着这偌大的龙阳宫,视线触及到满室的大红喜色,只觉得无比的刺眼,她皱眉说道:“让人把这里的所有红色东西都换了,看着很不舒服。”

    王云瑶一愣:“啊?”

    她瞅瞅四周,确实是一片大红,可娘娘不喜欢,不代表皇上不喜欢呀,若是皇上喜欢,她却换了,那不又惹皇上生气了?

    早上那会她都惹皇上生气了,这不,皇上中午都不回来陪她了。

    她杂还没自觉性呢?

    王云瑶嘟嘴道:“虽然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唠叨的人,但伺候你这么不长记性的主子,我也不得不唠叨了,王妃和世子多次强调如今我们是在大殷帝国的宫中,不是在原绥晋北国,也不是在自己的王府里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尤其在这龙阳宫,这话说做事总得顾忌着,你倒好,天天不顾忌,早上惹怒了皇上,把皇上推到明贵妃身边去了,你没想着怎么把皇上哄回来,倒要擅自作主换了这龙阳宫的喜屋,你就不担心皇上一怒之下把你轰出去吗?”

    说完,加一句:“就像早上轰聂大人那样。”

    聂青婉眉头微掀,看着她:“我若真失了宠,你是不是就要弃了我?”

    王云瑶一噎,气的拿指尖狠狠地戳了一下她的脑门:“怎么听人说话的,我是那个意思吗?”

    聂青婉道:“嗯,应该不是那个意思。”

    王云瑶翻白眼,本来就不是那个意思。

    聂青婉将喝空了的茶杯递在她面前,道:“再倒一杯,刚说的话有些多,口渴的厉害。”

    王云瑶郁闷地拿起水壶继续给她倒水,倒了差不多了,她收起壶,又苦口婆心地说道:“我的意思是,这龙阳宫是皇上作主的,不是你。而且,你的荣辱也是皇上给的,不要老是惹皇上生气。万一哪一天你当真触怒了皇上,被……”

    后面的话太不吉利,她就没说了。

    但聂青婉听懂了,后宫不得宠的女子,被皇上遗弃的女子,要么死,要么送进了冷宫。

    聂青婉点头:“我知道。”

    她安静地喝着茶,不再说话了。

    王云瑶也不再说。

    喝了三杯茶下肚,聂青婉又说饿了,那模样,哪里有一点将王云瑶的话听进去的样子?但好在,她没坚持让人换掉这寝宫里的东西了。

    王云瑶松一口气,下去让人传膳。

    午饭传来,聂青婉就一个人吃着。

    而这个时候,殷玄在陪拓拔明烟,因为拓拔明烟不能起床,故而饭桌就摆在了屋子里面。

    随海伺候在一侧。

    红栾和素荷都在伺候拓拔明烟。

    拓拔明烟要起床,被殷玄制止了,殷玄道:“身体不舒服就不要起来,让红栾和素荷伺候你。”

    拓拔明烟原本想说:“我想跟你坐在一起吃,不想离你这么远。”

    可想想这话说了他一定又不高兴了,索性就不说了,靠坐在床头,任由红栾和素荷伺候着。

    殷玄坐在桌边,低头沉默地吃饭。

    其实没什么胃口,肚子里是饿的,就是吃不下,早上因为生气的关系,他也没有吃饱,他有点味同嚼腊地拨弄着盘子里的菜。

    随海瞧着,内心里低叹,想着没有婉贵妃在身边,皇上似乎吃什么都不香。

    再看一眼床上被红栾和素荷围着伺候的拓拔明烟,随海又想,若这个人是婉贵妃,现在伺候在床边的就不是这两个宫女了,而是皇上自己。

    这么一对比,谁在皇上心中的位置重,那就显而易见了。

    简单地吃了几口后殷玄就放下了筷子,拓拔明烟因为他来的原因心情好,就吃的多,她还没吃完,见殷玄不吃了,她立马问:“皇上吃饱了吗?”

    殷玄道:“饱了。”

    看一眼红栾和素荷碗中的饭菜,他说:“你吃你的,吃完记得喝药,再让王榆舟过来号号脉,朕去御书房,晚上再过来。”

    一听他要走,拓拔明烟立马推开红栾和素荷,掀开身上的被子,下了床,冲过去将他抱住:“皇上,就今天陪着臣妾,好吗?”

    殷玄要推她,被她抱的越发的紧,她浑身发抖,手脚冰冷,殷玄刚拉开她的手就不可控制的拧紧了眉头,他原本是不想搭理她的,但想到她是为谁才变成了这样,他又实在没办法不管她,他说:“朕不走了,你回床上好好躺着。”

    他说着,弯腰将她抱起来,放在了床上。

    虽然距离极短极短,虽然被他抱在怀里的时间极短极短,可拓拔明烟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她贪婪地闻着他的气息,想着那三年她是如何快乐地跟这个男人相处的,虽然他从不碰她,可他待她温柔,一日三餐陪她,牵手更是家常便饭,虽然他也不常抱她,可她每天都能闻到他的气息,可如今,她似乎有好久好久没有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气息了。

    拓拔明烟被殷玄放回床上,在殷玄要收回手的时候她一把抓住。

    殷玄皱眉。

    拓拔明烟道伸手往床上摸:“我前几天养病,实在无聊,就缝了一个荷包,我知道你不一定喜欢,我知道你也不一定会要,可我还是希望你能带上。”

    她摸着摸着就摸到了,然后把荷包拿起来,递给殷玄。

    殷玄看着,没接。

    拓拔明烟红着眼眶低声道:“我知道你不会要。”

    她失落地把荷包收起来,准备扔了,可下一秒,殷玄就将那荷包接了过来,说道:“吃饭吧。”

    他接了荷包,看也没看,原本是想直接甩给随海的,可想到这样做会刺激到拓拔明烟,他就往腰间系了一下。

    拓拔明烟见他把荷包系在腰上了,十分的高兴,一下子就整个人放松了,安静地吃着饭,吃完饭又喝药,然后又喊了王榆舟过来号脉。

    请完脉,殷玄把王榆舟喊出去了。

    殷玄问王榆舟:“你实话说,她身体如何了?”

    王榆舟道:“渐好。”

    殷玄抿唇,瞪了他一眼:“你不用宽慰朕,她身上的冷毒若不解,就不可能渐好。”

    说到冷毒,王榆舟也是纳闷,他总觉得前几天明贵妃的身子是真的恢复的好,那冷毒也有瓦解的迹象,但终究没有瓦解,王榆舟也不敢乱说,虽然他极想对殷玄说,若是明贵妃的身子跟前几天那样恢复,冷毒必解,但……

    王榆舟道:“冷毒当真没有解药吗?”

    殷玄脸色冷沉地道:“不知道怎么解,至少这几年来,问询天下名医,都没有一个解得出来。”

    王榆舟道:“大殷帝国的名医不行,那就到别国问一问。”

    殷玄道:“朕也有派人去别的国家寻医问诊,但给来的单子只能治标,治不了根本。”

    殷玄没说的是,这毒怕只有太后才知道怎么解。

    太后……

    殷玄的目光看向龙阳宫的方向。

    她是不可能为拓拔明烟解这个毒的。

    而他,也不会为了拓拔明烟,冲她张这个口。

    殷玄曾经发誓,要照顾拓拔明烟安稳到老,但冷毒折磨的她很可能无法安老,这个世间,唯一能解此毒的人他又没法张口,那他能做的,就是在拓拔明烟发病的时候陪她照顾她。

    殷玄挥了挥手,让王榆舟走了。

    殷玄进去,一直陪着拓拔明烟,等拓拔明烟睡着了,殷玄才带着随海还有戚虏回了御书房。

    这一下午他都在御书房里忙碌批奏折,没有去烟霞殿,也没有回龙阳宫。

    聂青婉吃完午饭,等了一小会儿,冼弼把亲自盯着熬的药端了过来,前几天殷玄都黏着聂青婉,早饭陪着,午饭陪着,晚饭陪着,冼弼每回送了药都没机会近聂青婉的身,今天中午殷玄不在,他终于可以近到龙床边上跟她说说话了。

    可王云瑶像防贼一样的盯着他,这让冼弼好多话都没法说。

    当然,冼弼也没什么见不得的话不能让王云瑶听,主要是,王云瑶这么盯着,冼弼就没法用对太后的语气来跟聂青婉说话。

    药有些烫,聂青婉一勺一勺缓慢地喝着。

    王云瑶拿着帕子伺候在一旁。

    冼弼看着聂青婉,说道:“药有些烫,你慢慢喝。”

    聂青婉道:“我喝的不快。”

    王云瑶瞪了冼弼一眼,鼻孔里重重地哼一声,想着你对我家郡主那心思都快昭然若揭了,再不收敛,皇上会砍了你的头。

    王云瑶抿嘴,非常鄙视冼弼。

    冼弼倒不知道王云瑶此刻在内心里疯狂地鄙视着他,他只是在听了聂青婉的话后笑了笑,说道:“习惯了,娘娘莫要见怪。”

    习惯什么了,他没说,可聂青婉听得懂。

    习惯了关心她。

    聂青婉嗯了一声,说道:“今日中午皇上没回龙阳宫,听说是明贵妃的冷毒发作了。”

    冼弼一愣:“冷毒?”

    聂青婉抬头看他一眼,强调:“是,冷毒。”

    冼弼皱眉:“不可能呀,上回娘娘让我开给她的药方,不是能够治愈她体内的冷毒吗?最近也没听闻过她的消息,倒是不知道她恢复的如何了,没想到,又发作了,是那药方没起作用?”

    可冼弼又觉得不可能,那药方既是太后开的,就一定能治好明贵妃身上的冷毒,那怎么会又发作了?

    冼弼不理解。

    聂青婉道:“她若按时地服用药方,她身上的冷毒必解,而她怕死,就一定会按时服用,所以,她不是冷毒发作了,她是又想搞事了。”

    冼弼眯眼:“她想对娘娘不利?”

    王云瑶一下子就炸了:“她又想做什么?”

    聂青婉将最后一口药喝完,把空药碗递给王云瑶,王云瑶接了,聂青婉掏出帕子擦了擦嘴,说道:“之前庞林的死,她一定还在记着呢,再加上后来素荷为了进言而获罪,她又记恨上了我,如今我得宠,她失宠,她心里不平衡,想杀我,很正常,她擅制香,在宫中没有势力,在前朝也没有势力,她能利用的人只有皇上,所以,她定然是要通过皇上的手来害我,就是不知,她这一次要耍什么手段。”

    王云瑶道:“庞林的死,她不知道是娘娘所为。”

    冼弼也点头,那件事到现在还是悬案,聂北虽接管了刑部,可现在忙着查婉贵妃中箭一事,还没来得及查那一件案子,故而,除了他们几个人外,没人知道那件事是娘娘所为。

    聂青婉道:“她确实不知,但皇后会旁敲侧击地让她以为那件事是我做的,纵然只是猜测,她也会恨上我。”

    聂青婉有点讽刺地说:“谁让我抢了她的宠爱呢。”

    王云瑶拧紧了眉头,忧虑地说:“她若真利用皇上来害你,那我们可真就难以防范啊,谁知道她会做什么呀!”

    王云瑶急死了,郡主现在还在养伤呢。

    聂青婉看她一眼,劝道:“不用着急,皇上不是谁都能利用的,若真能被她利用了,那只能说明皇上确实很看中她,或者说,她在皇上心里,着实有着很重的份量,不过,她一没武力,二没势力,三没后台,想利用皇上杀我,也只有一个地方可钻空子了,那就是我的伤。”

    王云瑶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聂青婉眯了眯眼,看一眼她手中的药碗,没什么情绪地说:“拓拔明烟擅制香,她对香气的了解超过任何人,这世上有很多东西都是相生相克的,包括香,包括药,如果利用得当,一味普通的香,会成为夺命刀,一味普通的药,也会成为孟婆汤,那么,她杀我的手段,必然是她最擅长的东西。”

    王云瑶冷沉着声音说:“香?”

    聂青婉道:“很可能是,但不敢百分之百的确定,就看皇上回来,身上会不会多出奇怪的东西,或者,多出奇怪的味道。”

    她说着,对冼弼交待:“你回去医房后跟祝一楠两个人找出跟我所喝的药的相克之物,再推出那些相克之物所制出的香是什么香,找出破解之药。”

    冼弼抿着唇道:“我这就回去办。”

    聂青婉点了点头,在他转头要离开的时候,聂青婉又道:“这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解药找出来后直接给我。”

    冼弼道:“明白。”

    他说完,要走,又被聂青婉喊住了:“找出那些可与我的药产生相克的香后,也不要对任何人讲,你们想办法调出那些香,我有用。”

    冼弼没问她要怎么用,用在哪里,他只是点了点头,走了。

    等门关上,聂青婉又对王云瑶说:“这回,我可能真要冒一次险了,你要助我。”

    王云瑶一听她这话,心里猛一咯噔,眼皮子跳了一跳,这才问道:“冒什么险?我要怎么助你?”

    聂青婉冲她招了一下手,让她附耳过来。

    王云瑶将手中的药碗放回桌面,这才把耳朵贴过去,听她说话,等听完,王云瑶眼眸一瞪,厉声道:“不行!”

    聂青婉面色不变,只道:“照我的吩咐做。”

    王云瑶红了眼眶,轻扶着她的肩膀说:“这么危险的事情,我们不做好不好?要是一个不小心,那你……”

    她咬住唇,死活不说后面的话了。

    聂青婉伸手,笑着揉了揉她发苦的脸颊,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我做事一向有分寸,你只要按我的吩咐去做,就一定不会有事。”

    王云瑶俯下去抱住她,轻叹一声:“有时候我真觉得你不是郡主,郡主虽淘气,可她没有这么可怕。”

    聂青婉任由她抱着,没动,只眼睛落在不知明的某一个点上,无温无波地说:“在晋东王府的时候,我是郡主,可进了宫,我就不是了。”

    王云瑶道:“我明白,这里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不狠就活不下去。可是……”

    她又松开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聂青婉心想,你不明白,我确实不是你家郡主,但又确实是,有句话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拓拔明烟确实很擅制香,可她在宫中没势力,她想拿到治箭伤的药方,或是拿到对应药方的相克之物,都很难,这件事她若做成了,背后一定有陈德娣的相助,我能放过陈温斩,却不会放过陈德娣,亦不会放过陈家,他们送上门找死,我不成全,不是凭白地浪费了人家的一番美意吗,还败坏我的名声,太后是心慈手软之人吗?太后是有仇不报的性子吗?太后是这么不给别人面子的人吗?

    聂青婉道:“你能明白就好,当然,这些都是我的猜测,不一定会发生,但该提防的时候还是要提防。”

    王云瑶站起身,如今心绪也算平静了,从进宫之后郡主说出“杀了他”那三个字的时候她就该知道,这后宫之路,会走的越来越血腥,亦会走的越来越艰难,万幸的是,她们没有被别人踩在脚下成为尸骨,而是走出了一条风光之路。

    那么,想要维持这样的风光,就不得不继续前行。

    我不犯人,不代表人不犯我。

    王云瑶深吸一口气,说道:“放心吧,配合你那么多次了,这次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聂青婉道:“这就好。”

    王云瑶道:“你睡一会儿吧,若真如你所猜,皇上被拓拔明烟利用了,那你就只有这一天好好养伤的时间了,别浪费。”

    聂青婉道:“不想睡,你去西苑喊宸妃,让她过来陪陪我,也让西苑的几个小主过来,让宁思贞把牌盒也带来,我想搓搓牌。”

    王云瑶原本还在纠结着她那一条“毒计”呢,似乎生杀之路还没过去,她就转眼要玩牌了,王云瑶一时没忍住,呛她一句:“你真是心大。”

    聂青婉笑道:“我是对自己很自信。”

    王云瑶翻白眼,懒得理她,端了药碗出去,走到门口,聂青婉又道:“若她们在午睡,你就别喊了,交待一声,让她们起了再过来,反正晚上皇上应该不会回来,咱们可以多玩一会儿。”

    王云瑶说了一声‘知道了’就走了,她把药碗递给浣东,自己亲自跑到西苑,喊西苑的几个小主们,知道她们都在午睡后,她谁也没惊动,给四个宫里都留了话,说等她们的小主醒了,来龙阳宫陪婉贵妃解闷,又特意让香茗居的人转告宁思贞,带上牌盒。

    众人都应下后,她回龙阳宫向聂青婉复命。

    聂青婉知道后什么都没说,让她派个太监出去,宣夏途归和陈温斩进宫。

    王云瑶愣了愣,说道:“夏途归和陈温斩都是宫外禁军统领,你一个后宫妃子见他们做什么?”

    聂青婉道:“他二人可能跟我中箭一事有关,我想传进来看看,是何等人物。”

    王云瑶一怔,倒没有劝什么,想着早上那会儿聂北来过,定然跟娘娘分析过案情,肯定也指出了这二人,所以娘娘想见一见。

    见是可以见,但是,不向皇上说一声,妥吗?

    王云瑶问:“要不要向皇上禀报一声?”

    聂青婉道:“不用。”

    王云瑶哦了一声,就不管了,可后来她就后悔了,王云瑶并不知道早上聂北被轰走,聂青婉气的没吃早饭,殷玄也气的没吃早饭,就因为这么一件事,若她知道,哪里还会去传这个旨呀!

    但现在,她不知道,所以她派了一个太监去传旨了。

    夏途归听到太监说婉贵妃传见,愣了好久,但很快他就进屋换了官袍,出来,进了宫。

    陈温斩也一样,虽然不明白婉贵妃为何见他,但他也换了得体官袍,进了宫。

    夏途归先到,陈温斩后到。

    他二人到了龙阳宫,进去之后,在寝殿门口,被谢右寒拦下。

    谢右寒瞅了一眼夏途归腰间的佩剑,又瞅了一眼陈温斩腰间的佩刀,说:“兵器卸下来,我为二人保管,等出来,我再奉还。”

    陈温斩挑了挑眉头,嗤笑一声,目光落在那一道门上,锐利地眯起,他直接往后一退,没有解刀,只是拍了拍夏途归的肩膀,说道:“你先进去。”

    夏途归一愣,瞪着他:“为何让我先进?一起进。”

    陈温斩摇头:“不了,我实在对这后宫的女子不感冒,尤其她还是皇上最宠的妃子,虽然我一直隐约记得大殷帝国后宫的女子不得干政,她这么宣我二人,不怎么合适,但可能是得了皇上的允许的,但即便这样,我也还是心里发怵,还是你先进去吧,出来与我说说这个婉贵妃好不好说话,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说话没有把门,什么都说,要是不一小心惹到了这位贵人,我这颗美丽的脑袋不就没了?你先进。”

    陈温斩推着夏途归。

    夏途归气道:“你这臭小子,你怕惹到这位贵人,难道我不怕?”

    陈温斩揉了一下鼻尖,笑道:“你是哥,这种事情当然你先,难道你让弟弟为你打头阵?”

    夏途归比陈温斩大,平时陈温斩是从不问夏途归喊哥的,只是偶尔在一起玩闹的时候这样打趣地喊几声,夏途归听了这声哥,鼻孔里哼一声:“就知道你喊我哥的时候准没好事!”

    陈温斩哈哈大笑,双手环肩,脚往后面一移,谢右寒还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形动的,他整个人就已经稳稳当当地立在了极远地方的一个假山石的高顶上,他盘坐在那里,看着某个方向,什么神色什么脸色,谢右寒看不见。

    谢右寒收回目光,冲夏途归伸了一只手。

    夏途归抿抿唇,解下腰中的佩剑,递给了他。

    谢右寒收好剑,打开门,让他进去了。

    大概两柱香的时间,他又出来,神色有些古怪,但什么都没说,谢右寒也不问,只把他的剑又还给他,夏途归接了后挂在腰间,走向院中,冲陈温斩大喊:“下来。”

    陈温斩收回望向紫金宫的视线,一个翻身众跳,落了下来,他笑着走到夏途归面前,上下扫了一眼,问:“婉贵妃传你进去说了什么?”

    夏途归低声道:“婉贵妃问我知不知道百蚁国吞虫的故事,你说她奇怪不奇怪,无缘无故问我这干什么,最关键的是,她为什么要问我?这大殷帝国有那么多人,怎么会专门把我宣进宫来问呢?”

    陈温斩眯眼:“你怎么回答的?”

    夏途归道:“当然说没听过呀,我本来也没听过,就后来听你讲了一些,但也不全面,我也不会当着她的面胡乱诌,所以,她让你进去,一定也会问你这个,你想着回答。”

    陈温斩拍拍他的肩:“知道了,你先回去。”

    夏途归道:“不让我等你?”

    陈温斩笑了笑,突然伸手握拳,抵了一下他的肩膀,又眼睛抬起来,朝紫金宫的方向望着,他想,不用等我了,到这里便是我的人生终点了,陪我的祖宗死在一块,死在这个宫里,是我觉得最幸福的事,尤其,还拉上殷玄最爱的妃子,呃,就算是给她的见面礼吧,希望她能喜欢。

    陈温斩收回手,收回视线,往后推了夏途归一把,示意他走。

    陈温斩来到谢右寒面前,解佩刀前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他腰间的佩刀,想着这也是一个使刀的人,他忽然笑了笑,说道:“便宜你了。”

    他将自己身上那把陪着他历过血戮历过腥杀历过千千万万个战场,染满血腥气,亦染满丰功伟绩的佩刀解了下来,往谢右寒怀里一塞:“送你了。”

    说完,官袍一撩,义无反顾地推开了那道生死之门。

    谢右寒愣了愣,抱着怀里的刀,看一眼那推开的门,想着这人有毛病吧,谁要你的刀!

    谢右寒将那刀拿好,又关上门。

    陈温斩进来,看到满室的红,眉心一皱,只觉得殷玄着实是个变态的人,睡在这么红的屋子里,他不觉得刺眼吗?晚上不会做噩梦吗!

    他抿紧唇,一步一步走到龙床边上,然后看着靠在床上的那个女子,上一次离的远,没看真切,这一回倒看真切了,软白细嫩,穿着宝蓝色的宫裙,倒是透着极为华贵气质,她正在看书,听到声音了,这才抬起头,然后一双漆黑灵动的眼睛就落在他身上不动了。

    不,不是落在他身上,是落在他腰间的荷包上。

    陈温斩立马就觉得他的宝贝被人侵犯了,被人觊觎了,他大掌朝荷包上一蒙,冷声道:“看什么看,你就是喜欢我也不会送给你,别拿你贵妃的头衔压我,我不吃你这一套。”

    聂青婉噗嗤一笑,视线收回,看向他的脸。

    略带着点生气的愤怒的脸庞,薄冷锐利,明明是一双很好看的桃花眼,此刻却凶悍的很,透着满目的煞气,跟小时候翻她聂家墙头后砸在了狗屎上被她嘲笑后一样的想上前揍她一顿的样子,真是不长进,难怪会被殷玄逐出宫了,活该呀。

    聂青婉将书一倒扣,冲他伸出手:“给我。”

    陈温斩护紧荷包,瞪着她:“都说了,你就是要我也不给。”

    聂青婉不理他,起身要去抢,结果她的手刚伸出来呢,就有一道冰冷的戾气从陈温斩的眸中射出来,他身上就只有一把刀,刀给了谢右寒后,他其实没有利器了,但以他的功力,想要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后宫女子,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陈温斩站着没动,在聂青婉的手快要够着那个荷包的时候,他一掌劈向了她的脑袋。

    这一掌劈下去,她的脑袋大概得变成渣渣了。

    聂青婉感受到了内力的冲击,伤口隐隐一疼,她轻啊一声,接着哇一声,嘴里迸射而出一大口鲜血,她整个人不支地倒在了地上,伤口的血洇湿了湛蓝的宫裙,很是刺目和显眼,她就倒在陈温斩的脚下,一头乌黑的发挽着,簪子跌在了地上,面色苍白,那不是装出来的病态,那是真正的病态。

    陈温斩一时有些不忍,想着她是无辜的,她只是被殷玄看中了,她其实没有错,可她最大的错就是被殷玄看中了,这世间的事,哪有什么对错可言,哪有什么道理可言,不是因为你没有错就可以免受责罚,也不是因为你有了道理就可以理直气壮。

    陈温斩低声说:“不要怪我,要怪就怪殷玄看上了你。”

    他说完,蹲了下来,伸手将地上的女孩子抱起来,他原想着,念着她无辜,就给她一场好走,让她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走。

    只是,他刚抱起她,她就轻叹了一声,嘴上还流着血,看上去真的极难看,可那一刻,她的眼睛看着他,说了一句:“还是这么的笨。”

    陈温斩正欲将她放在床上的手一顿,他低头瞧她。

    女孩子也正看着他,眼神中闪着促狭的无奈,像极了那个大雪里她捉弄他的样子,猛然一个瞬间,陈温斩脑海里晃出了聂北的那句话:“你的祖宗,她回来了。”

    陈温斩呼吸急促,他想,不,不可能,不会,她……是他的祖宗?

    不可能的!

    她怎么可能是她呢!不可能啊!!

    可又想到殷玄对她的宠爱,他又颤抖地想,莫不会……真的是她?不然,殷玄怎么会移情别恋呢!殷玄那种人,很难得能爱上个人,爱上了,就很难再改变,他头几年一直往烟霞殿跑,陈温斩知道,殷玄为何要往烟霞殿跑,因为太后的尸身在紫金宫,紫金宫被封了后,只有通过烟霞殿才能进去,所以,殷玄是冲着太后去的。

    可忽然间,他把所有的宠爱给了另一个女人。

    这本身就很诡异。

    也很匪夷所思。

    但若这个人是太后,是他的祖宗,这一切就变得很理所当然了。

    陈温斩哆嗦着唇,盯在聂青婉脸上的目光一下变得复杂而震惊,他颤抖着试探着一字一句小心翼翼地唤道:“小祖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