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73章 大典
    余菲菲眼见有人贸然从墙头跳了下来,吓了一大跳,可看清落下来的人的面容后,她又是气又是心疼,她指着他:“你又睡墙头,不知道会感冒吗!”

    陈温斩噗嗤一笑,说道:“大夏天的,感什么冒。”

    他说着,脸往旁边一侧,一个内气吹出,狗尾巴像如射出去的箭一般,插在了十米之远的空地上,那狗尾巴迎着淡薄的日光,一晃一晃。

    像他此刻毛燥的头,一晃一晃。

    余菲菲郁闷:“你都不能好好地梳理一下吗?我儿子这么帅,别糟蹋这么一张脸。”

    陈温斩伸手,将余菲菲往怀里一揽,一副哥俩儿好的样子,搂着她往门口进,到了门口,扬脚一踹,将门踹开了。

    余菲菲额头一抽。

    徐秀也额头一抽。

    负责搬运酒和肉的车夫也是额头一抽。

    陈温斩却似乎早就习惯了用脚踹门似的,一点儿表情都没有,等所有人进门了,他薄袖往后一扫,那门就自动关上了。

    余菲菲道:“你后面长眼睛了?”

    陈温斩松开她,一屁股坐在石板地上,笑道:“娘每回来都问同一个问题,儿子实在不想辱没你的智慧,可好歹你换个问题吧?”

    余菲菲气的上前就打他:“贫嘴。”

    陈温斩笑了一下,往后一仰,竟是躺在了地上,他自下而上地看了余菲菲一眼,又看了眼旁边的徐秀,再看一眼车夫,最后视线停在了那么些酒坛和封装好的肉上。

    他鼻子特别灵,一下子就闻出来那酒是什么酒,那肉是什么肉了。

    没见他动,可那酒坛子就离地而飞了,他一抬手,那包装着肉的线绳也倏地破开,然后肉也离地而飞了,眨眼之间,他左手拿着酒坛,右手拿着肉,翘着二郎腿,晃着,晃着,就像刚刚插在地上的狗尾巴一样,一晃一晃。

    余菲菲又郁闷了,伸手挡住陈温斩就那般躺在那里喝酒吃肉的动作,说道:“娘也还没吃早饭呢,你不能光顾着自己呀,起来陪娘一起吃。”

    陈温斩一愣,看了余菲菲一眼,又看了一眼手中的酒和肉,眉心拢起,天人交战半天,最后无奈,坐起身子,瞪着余菲菲:“娘也真是的,你想来看我,吃了饭再来也不迟,干嘛饿着肚子。”

    余菲菲道:“娘想陪你一起吃嘛。”

    陈温斩撇嘴:“尽找借口。”

    虽是这样说,他还是离地而起,将酒坛和肉拿到了桌边,徐秀立马熟门熟路地去厨房,拿了碗和盘子,还有菜刀,又把另一个箱盒里装的各式早餐都摆了出来,又摆上酒杯,摆上筷子和碗,摆上各式蘸酱,又熟练地操起刀,切着牛肉片。

    徐秀在做这些的时候,陈温斩一直懒洋洋地坐着,可手没安份,拿着酒坛子,给自己倒酒。

    牛肉还没切好,他就先端起酒杯喝起了酒。

    余菲菲道:“空腹喝酒,对胃不好。”

    陈温斩面无表情,说道:“反正儿子也习惯了,这几年,胃也被我强化的无坚不摧了。”

    余菲菲听着一阵心酸,却又不想当着儿子的面露出一丝一毫的伤心来,她强打起精神,笑道:“娘也陪你喝一杯吧。”

    陈温斩道:“不用。”

    余菲菲却不听他的,让旁边的车夫帮她倒了一杯酒,陈温斩想拦,没拦住,只能看着车夫给他娘的杯子里倒了一杯酒。

    好在,余菲菲并没有空腹喝。

    她也知道得言传身教。

    刚刚才说了不能空腹喝,她自然不会当着儿子的面自扇嘴巴子。

    余菲菲在徐秀切好牛肉,一一端了盘子摆在她跟陈温斩面前的时候吃了三两口牛肉,这才端起酒杯,跟陈温斩碰了一杯。

    陈温斩显得有些吊儿郎当,亦豪气千丈,等牛肉上了桌,他就不用杯子喝了,直接抡起酒坛子,对着酒坛子喝。

    余菲菲劝了好几声,见他不听,也不劝了。

    他那样喝痛快,就让他那样喝吧。

    反正他的酒量在这三年里也早已练到了千坛不醉的地步。

    几杯酒下肚,余菲菲问他:“怎么又睡墙头了?昨夜回来很晚?”

    陈温斩淡笑:“昨夜……”

    他嗤一声,嘴角的笑又淡淡消弭,变得散漫不羁:“跟肖左还有二狗子去了趟花楼,听了一出戏,觉得挺好听,就听到很晚,回来懒得进屋,就直接睡墙头了。”

    余菲菲:“既去了花楼,为何不宿在那里,好歹是个床呀。”

    陈温斩漫不经心:“花楼么,有床没女人的地方,不好找。”

    余菲菲噗嗤一笑:“你既去了花楼,还怕跟女人睡呀。”

    陈温斩立马正色道:“娘,你好歹是为人母的,说话能不能讲究点,我倒没什么,你让旁边的这两人怎么看你?”

    徐秀立马道:“奴婢习惯了。”

    车夫立马道:“奴才什么都没有听见。”

    陈温斩:“……”

    墙头草!

    刚怎么没踢死你们!

    陈温斩抿唇:“不想睡,你以为儿子是什么女人都能睡的?”

    余菲菲大笑:“说的很好,我儿子可金贵着呢,那些胭脂水粉,哪有资格碰我儿子,那你往后,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儿?”

    陈温斩不吭声,又掂起酒坛,咕哝咕哝地大口喝着酒了。

    余菲菲低叹,心想,还是没走过那个槛。

    也对,事关太后的槛,谁过得去呢。

    余菲菲端起小酒杯,一口一口地抿着酒,她酒量不行,可不能在这里喝醉了,正经事还没说呢。

    余菲菲想着怎么跟儿子开口,她就怕儿子恼她,以后连她都不见了,儿子若不见她,那可比杀了她还要叫她绝望。

    可不说,也不行。

    其实今早起来,坐在那里静心想一下,陈津的话说的也没错。

    儿子可以不回陈家,但不能不娶妻,也不能一辈子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

    而想让他娶妻,必然得过了太后的那道槛。

    而太后的那道槛,说白了,不也是陈家的门槛?

    余菲菲低头,放下酒杯,慢吞吞地吃着牛肉。

    陈温斩看了她一眼,大概猜到她有事情要与自己说,可又顾及着他的心情,不敢说。

    以往她来看他,可从不会这样。

    那么,今日所说之事,定然很重要,而且,一定跟他有关。

    陈温斩搁下酒坛,指尖伸过去,点了点余菲菲面前的桌面,说道:“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余菲菲一愣。

    陈温斩:“有事就说吧。”

    余菲菲抿抿唇,先找他要一张保证书:“娘说了,你可别恼娘。”

    陈温斩:“不会。”

    虽然陈温斩说不会,可余菲菲还是斟酌了很大一会儿,而在她斟酌的时候,陈温斩又掂起酒坛子,一边喝酒一边吃牛肉了。

    他不着急,他娘如此难以开口的事情,必然跟陈家有关。

    只有跟陈家有关的事情,她才觉得难以对他开口。

    陈家又想做什么?

    或者说,皇宫又发生了何事?

    他这三年,对任何事不闻不问,虽担着宫外禁军头领的名衔,却从没管过禁军之事,每天处理日常事务的都是肖左,当然了,偶尔肖左也会把夏途归的儿子夏班拉来,陪他受罪。

    既不再管禁军之事,自也对皇宫之事不再加以理会。

    所以,这三年,皇宫里头发生了何事,他一点儿都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跟殷玄有关的一切,他都不想知道。

    恶人自会有天收,他一直这样坚信,不是不收,只是时间没到。

    等时间到了,他也会添上一笔。

    所以,是时间到了吗?

    陈温斩邪气又幽黑的眼睛垂在酒坛深处,冷寒锋利,如一把既将出鞘的寒刀,将要砍在恶人的头颅上。

    陈温斩不着急,三年都等了,还会急在这一时吗?

    他等着余菲菲开口。

    余菲菲斟酌了很久,伴着低低的叹息声,还是开口,将昨晚陈津说于她的话说给了陈温斩听。

    陈温斩听后,寒眸一眯,邪气卷着冷气,随着酒坛的落地而一瞬间迸射开来。

    他冷冷地道:“娘是说,殷玄爱上了一个叫华北娇的女子?”

    余菲菲瞪着他:“你怎么能直呼皇上的名讳!”

    陈温斩冷哼:“直呼的就是他,娘只要告诉儿子,殷玄是不是爱上了一个叫华北娇的女子?”

    余菲菲蹙眉:“从种种迹象上来看,皇上确实深爱这个婉贵妃。”

    陈温斩一瞬间怒气冲天:“他竟然敢爱上别人!”

    随着话语落地,他手中的酒坛跟着猛地掷摔在地上,哐啷一声巨响过后,又传来‘啪’的一声破裂声,整个酒坛四分五裂,惨不忍睹地躺在地上,那尚没有喝完的酒正从各个碎片中流过,又流向周遭的石缝,慢慢没进草丛里、土地里,再被风一吹,酒香飘逸,却也寒意惊心。

    余菲菲倏地站起,看着他:“你——”

    陈温斩:“娘说的事,儿子一定会办好,儿子是不知道殷玄会爱上别人,不然,儿子早就将那人杀了,这一生,儿子可以无所作为,但有一件事,儿子却非做不可,那就是殷玄爱上谁,儿子就杀谁,儿子要让他,此生此世——爱而不得,永生孤苦!”

    陈温斩的话着实把余菲菲吓坏了,不说陈温斩一口一个殷玄已实属大不敬了,他还说,皇上爱上谁,他就杀谁,还说让皇上此生此世,爱而不得永生孤苦!

    听听,这是什么话!

    他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呀!

    喝糊涂了吧!

    只让他杀婉贵妃而已,没让他触怒皇上!

    余菲菲深吸呼,左右看了看徐秀和车夫。

    徐秀立马擦了擦手,走了。

    车夫也赶紧走,再晚走一会儿,他怕自己得自戳耳朵。

    等这方凉亭里没外人了,余菲菲拉住陈温斩的手。

    陈温斩的手,冰冷。

    余菲菲的手,颤的如糠筛。

    余菲菲把陈温斩拉着坐下去,等陈温斩坐了,她伸手就朝他肩头一打,骂道:“你个混小子,刚在说什么呀!你是喝的脑袋发晕了是吧!”

    陈温斩:“儿子没晕,儿子很清醒。”

    余菲菲:“你还犟嘴!”

    陈温斩抿抿唇,抬头看了余菲菲一眼,又别过头去,看向那个被他甩破的酒坛子,他声音幽慢地道:“这事儿娘来找儿子做,找对人了,明日是封妃大典是吧?”

    余菲菲:“是呀。”

    陈温斩:“儿子知道了,娘回去吧。”

    余菲菲:“……不让娘多坐一会儿吗?”

    陈温斩:“儿子没心情再接待娘了,娘的正事儿也说完了,无需再留。”

    说完这句话,陈温斩直接起身,回了屋。

    余菲菲想追上去,最终还是在走出三步后停住,她叹了一声,喊来徐秀,让她把没吃完的牛肉和酒再装好,放到厨房,先用锅温着,中午再过来给他做饭。

    徐秀应了一声是,忙碌起来。

    余菲菲走到陈温斩的门前,抬起手想敲门,最终也没敲门,她隔着门说:“那娘走了,酒和牛肉娘让徐秀收起来了,中午让她过来给你做顿饭,这酒和肉是娘精心为你备的,都是你的最爱,不要浪费了。”

    屋里递出一句沉闷的声音:“嗯,儿子知道了。”

    余菲菲:“娘走了。”

    里面没人再应声。

    余菲菲:“娘真的走了!”

    里面还是没人应声。

    余菲菲气的抬腿就要踢门,可想着自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陈家大夫人,这踢门动作实在太不雅,也不符合她的身份,她只好又收回腿,然后盯着自己的腿看了半天,感叹,她都快被儿子带到阴沟里去了。

    余菲菲提提裙摆,摆出陈家大夫人该有的仪态,走了下来。

    等徐秀收拾好所有酒和牛肉,余菲菲就带着车夫,出了门。

    等门关上,她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空牌匾,怅然一叹,在徐秀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然后马车一路往陈府赶了去。

    陈温斩坐在室内,双腿盘坐在靠窗的一个榻上,正低着头,擦拭着手中的宽刀,他一边擦一边痛心疾首地说:“为什么他会爱上别人,为什么他要爱上别人,他对得起你吗!”

    “他对不起你!”

    “我原以为他杀你已经很十恶不赦了,可他居然还可以更可恶,他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吗?如此的狼心狗肺!任吉说的没错,他这样的人,该死!”

    陈温斩要杀的人是婉贵妃吗?

    不。

    他要杀殷玄。

    ……

    聂青婉在看到殷玄对华北娇用情如此深之后,也想到了用自己为计,来引聂北出来,只是,她还没用上计谋呢,就有人先迫不及待了。

    ……

    七月五号,这是一个十分喜庆的日子。

    封妃大典,举国同庆。

    这一天,帝都怀城的人全都跑到街头去看热闹了。

    皇宫里面一大清早就迎来了喜悦的奏歌,聂青婉昨晚歇的早,不是她想睡那么早的,而是殷玄非要说今日会劳累,不让她熬夜看夜,强制性地拉着她去了龙床,抱着她就不丢。

    她无奈,那般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睡得早,自也起的早。

    当然,也是被那些奏歌给扰醒的。

    殷玄也醒了,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她,他与她面对着面,双手捆抱着她的腰,腿也缠着她的,那么近的距离,一低头就能吻上她。

    殷玄喉咙动了动,不愿意放过早上这么好的福利,当真一低头,函住了她的唇。

    不等聂青婉退开和挣扎,他直接亚住她,刎了进去。

    这些日子与她同床共枕,殷玄已经十分明白,什么叫男人的晨起,就这么一个w,就让他差点崩溃。

    他猛地松开聂青婉,翻身而起,撩开床幔,下了龙床。

    等幔子落定,他暗哑着声音说:“你先别出来,等朕收拾好了再出来。”

    聂青婉直接甩出一个枕头砸向他的腿。

    殷玄低笑,弯腰将那枕头捡起来,单手拂开床幔,看着她,眸间含着温柔的宠溺:“拿枕头撒什么气,你是在抱怨朕吻的太短了吗?那朕再陪你睡一会儿,咱们好好练练如何接……”

    吻字还没出口,又一个枕头砸过来。

    这一回,直接砸向了殷玄的脑袋。

    殷玄笑出声,他怎么没发现她还有这样的顽性呢!

    他接住砸过来的枕头,又将两个枕头重新放回床上,俯身抱住她,爱恋地蹭着她的发丝,轻声说:“婉婉,晚上朕会好好伺候你的。”

    说完这句话,怕再被某个小女人砸枕头,殷玄立马一闪身,轻功卓绝地逃了。

    聂青婉坐起身,盯着飘起又落下的床幔,咬牙切齿:“晚上你敢碰我,我砍了你!”

    殷玄:“……”

    要不要这么暴力?

    大喜见血,不好的。

    殷玄默默地抿唇,想着晚上朕要是让你舒服了,你应该就不会气朕了吧?

    殷玄这两天已经‘刻苦钻研’了随海抱过来的所有的小黄本,他虽然还没有真刀真枪地实战,但他觉得,他不会让聂青婉失望的。

    殷玄笑着喊来随海,让他更衣。

    今日穿的还是龙袍,却不是用于去金銮殿开早朝,而是一会儿登临万丈城门,接受满朝文武大臣以及整个帝都怀城百姓们的恭贺。

    龙袍比平时所穿的要喜庆,腰腹中间的腾龙是用红线绣的,特别醒目撩人,玉冠的带子不再是黑色,而也换成了红色,袖口和领口全镶着一圈红金线,端庄大气中透着富贵逼人之色。

    殷玄穿好衣服后,挥手让随海出去了,等随海出去,殷玄喊了王云瑶和浣东浣西进来,让她三人一同伺候聂青婉起更。

    今日聂青婉要穿封妃大典的袍服,那袍服委实不好穿,繁琐又累赘,平常伺候聂青婉穿衣的就只有王云瑶,今日加派了浣东和浣西,还花费了比寻常更多的时间。

    好在,忙碌大半个时辰后,衣服总算穿妥当。

    而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行动就十分的不便了。

    于是聂青婉走路只能被人搀扶着,往椅子里坐的时候也得被人搀扶着,好在,她当太后那么些年,早已经练就了一身驾驭衣服的本领,华北娇纤细柔弱,身子骨跟她当太后用的那副身子差不多,这两个月宫内的生活也让她游刃有余,故而,衣服虽累赘,却没有影响到她,她的一举手一投足,依旧彰显着行云流水般的贵气与神威。

    殷玄站在那里看着她,看她慢慢的朝他走近,他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生怕眨一下,就把她给眨没了。

    等到聂青婉走到身边了,殷玄伸手,紧紧地攥住她的手,说道:“先吃饭吧,吃完饭乘御辇去城门,等从龙阳宫到了城门,时辰也到了。”

    聂青婉:“确实得吃饭,但我这衣服不大好走路。”

    殷玄低头看了她一眼,衣服着实很繁琐,一层又一层的,而且配饰极多,外纱上面还绣有珍珠玛瑙,连鞋子上都有,走一步路都会环佩叮咚,头上的凤冠看上去也很重。

    殷玄原本是想抱她的,可想着这衣服大概不太好抱,也就作罢。

    殷玄说:“那就坐车去,或者,把早膳传到这里来。”

    聂青婉道:“传这里吧,懒得动。”

    殷玄低笑,伸手摸了摸她凤冠上的那只凤鸟的眼睛,眼睛很漂亮,是用黑珍珠做的,就像她的眼睛一样,漂亮幽深。

    殷玄说了一声好,扶着她坐在了不远处的龙榻上,然后扬声喊了随海进来,让他去通知御厨那边,传膳到龙阳宫的寝殿来。

    随海应一声是,立刻跑去御厨,传达殷玄的命令。

    御厨那边不敢马虎,分分钟就有宫女太监陆续走出,端着各式各样的早膳,来了龙阳宫的寝殿。

    等早膳摆好,殷玄拉了聂青婉去吃。

    吃饭的时候,聂青婉问:“一会儿御辇要绕皇宫走一圈吗?”

    殷玄道:“是要走一圈,但凡大典,都有这个规矩,内务府那边已安排好了路线,时间刚刚好,从宫内绕一圈到城门,正是良辰,而这一圈会经过很多个宫殿,到时候,你还要接受其她妃子们的恭贺和见礼。”

    聂青婉挑挑眉:“会经过很多宫殿?”

    殷玄道:“嗯。”

    聂青婉问:“会经过寿德宫吗?”

    殷玄道:“不会。”

    聂青婉笑了笑,说道:“不经过挺好,免得我还得下御辇向她行礼,那,会经过烟霞殿吗?”

    殷玄看她一眼,笑道:“也不会。”

    聂青婉轻哼。

    殷玄伸手夹了一筷子肉给她,温声道:“吃吧,反正你又不愿意见到明贵妃,何必要从她的殿门前绕一圈呢,好好的心情,凭白地给弄的不好了。”

    聂青婉低头专注地吃菜吃饭,不应他的话。

    殷玄也不再多说。

    殷玄十分清楚聂青婉最不想见谁了,一不想见他,二不想见陈德娣,三不想见拓拔明烟,她不想见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但她不想见陈德娣和拓拔明烟,他总还能满足她。

    殷玄见聂青婉垂头不语了,也不再说话,安静地吃着饭菜。

    吃饱,二人擦嘴漱口,然后双双被扶着站起来。

    御辇已停在了龙阳宫的门口,殷玄拉着聂青婉出去,抬头,就看到浩浩荡荡的阵容把整个龙阳宫的宫门口堵严了。

    御辇在中间,前后都有宫女太监御林军和禁军林立,宫女们的手中都捧着花篮,太监们的手中都举着囍字红幡杖,御林军骑高马,马尾巴上绑着喜色红带,马头也绑了红色大花,禁军们挨近御辇,也骑着高头大马,御辇的黄帘黄纱外面加盖了一层红帘红纱,玳瑁的位置坐落着一个宛若大灯笼一般的大红花,好看之极。

    聂青婉叹道:“铺张浪费,奢侈。”

    殷玄抿了抿唇,说道:“为你就是倾尽天下财富,朕也愿意,区区这些,又算什么。”

    殷玄说完,不等聂青婉回话,一马当先地拦腰将她抱起,利落帅气地一脚蹬地,飞上了御辇。

    黄帘起,红帘开,龙袍佳人,随着御辇的起程而迎向新的人生。

    而这个新的人生,到底是福祉,还是祸端?

    御辇往前开路后,殷玄弯腰,小心翼翼地将聂青婉放在了榻上,放好后又将她的裙摆理了理,那模样认真而虔诚,似乎在他眼里,聂青婉身上的东西,哪怕只是一块布,也值得他如此虔诚的对待。

    聂青婉眼眸微垂,看着面前这张一丝不苟,认真帮她理着裙摆的男人的脸。

    有时候,聂青婉真的看不懂殷玄。

    以前她觉得她懂。

    可后来证明,她不懂。

    如今,似乎也不需要懂了。

    聂青婉坐在那里没动,就安静地享受着殷玄的服务。

    他服务她,也是应该的。

    等殷玄将聂青婉的裙摆理好了,他返身坐回去,挨着聂青婉,伸手拉住她的手,十指相牵。

    殷玄没说话,聂青婉也没说话,殷玄不说话是因为他太激动了,而聂青婉不说话是因为她压根不想说话,她听着外面的喜庆声,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

    七岁那年,曾祖父聂公述对她说:“婉婉,我们聂家如今就你最小,也属你最聪明活泼,你还是个孩子,而这个世上,唯孩子最能讨老人的欢心,也只有孩子,会用最纯粹的心来照顾一个老人,曾祖父想让你入宫,嫁给殷祖帝,帮他度过这次危难,你愿意吗?”

    那个时候,她七岁。

    聂青婉记得,那一天,天很蓝,阳光很美,是个春天。

    满院的桃花开的鲜艳如绸,她正从秋千上下来,玩的满头大汗,周围的哥哥们都笑话她恨不得飞到天上去。

    那个时候她想,飞天上吗?

    也不是不可能。

    那个时候她是抱着顽劣的心答应了曾祖父的。

    她想,她还小嘛,等照顾完殷祖帝,她还有很长的人生可以走,也不一定非得留在宫里头,反正她们聂家在大殷等同于第二个君王了,她不愿意做的事情,谁也奈何不了她。

    入宫那天,她穿着七岁孩童定制的凤袍,跨进了那道深宫大门。

    那个时候,她心中的丘壑还没有觉醒。

    直到她一个人站在万丈城门之上,接受所有人的朝拜。

    那一刻,山呼海应,百鸟朝贺,她站在高高的城门之上,俯瞰着底下的众生,她才恍然意识到——她已经不再是孩子。

    是的,从那一刻起,她成了大殷皇后,殷祖帝的妻子,正统的皇权。

    虽然那一天,殷祖帝没有来迎接她。

    虽然那一天,她一个人完成了全套婚礼流程。

    虽然那一天,她有些失落。

    可她并没有伤心,那个时候她根本不懂什么是男女情爱,她对殷祖帝也没有爱,她只是为了进宫照顾他,所以她没有什么可伤心的。

    那一天的皇宫也不喜庆,因为殷祖帝病危,虽说是打着让她进宫冲喜的名号,可殷氏皇族不准许宫内尤其是殷祖帝的帝宫挂一切碍眼的红色东西,殷氏皇族迫于曾祖父的威势,不能阻止她进宫,却坚决捍卫殷氏皇族的脸面,他们不愿意一个七岁的女娃进宫为后,尤其,这个女娃还来自于聂氏。

    所以那一天,除了她的喜服,除了那朝拜的万民,没人知道那是大婚。

    那个时候她也没有听到喜庆的号子,没有感受到婚庆的喜悦,身边没有一个为自己整理裙摆的男人,手边没有一双坚实而有力量的手掌,旁边,没有人陪伴。

    她独自一人,踩着万民朝拜,走入帝宫。

    后来的后来,她独掌大权,从七岁俯瞰万民开始,走到二十八岁的皇权巅峰,二十一年的岁月,她早已把那旧时一幕忘记在了九霄云外,也早已不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似乎连那天的景象,也模糊了。

    可如今,那一幕一幕忘记的,却清晰地浮现在了眼前。

    那个时候她没有哭。

    她没有觉得她是可怜的。

    可这个时候,聂青婉忍不住就流了泪。

    她想,原来那个时候,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为自己选择了一条奋不顾身的孤苦路,只是,她尚不知罢了。

    如果她没有入宫,那她现在在哪里呢?

    或许在某个庭院里,与相公下棋对诗,与友人喝酒谈天,与一院子的丫环们追闹嬉戏,拿着一支笔,作一幅画,撑着额头,发呆半天,燃上一柱香,抚琴高歌,穿上长裙,踏青游湖,与看不顺眼的女子们斗嘴,气的她们鸡飞狗跳,然后哈哈大笑,扬长而去,或者,她已经有了孩子,正在教孩子们读书写字,摇头晃脑。

    而不管是哪一种情形,都好过困在这个深宫里,每天机关算尽,尔虞我诈。

    谁说她是天生的王权呢?

    她只是让自己活的无懈可击罢了,亦让自己所选,不悔。

    ……

    聂青婉不知不觉地流了泪,可哪怕是流泪,她也安静的像个瓷娃娃,但殷玄还是察觉到了,殷玄眉头一皱,手掌瞬间攥紧,他偏过脸,幽深的视线落在她的眼睛上。

    明亮的眼睛里沁着水珠。

    正一滴一滴地往下落。

    那样的水珠,印在殷玄的眼中,完全就是腐蚀他内心的琉酸。

    殷玄伸手,克制而颤抖地擦着她脸上的泪,她为什么会哭?他跟了她那么久,他从没见她哭过,为什么在这里,她会哭了?

    她是真的很不愿意嫁给他吗?

    殷玄呼吸闷疼,伸手揽住聂青婉的腰,将她紧紧地抱进怀里,他低头w着她的脸,w着她的眼睛,哪怕今日因为大典的缘故,聂青婉涂了满脸的胭脂,他也丝毫没犹豫,吻了下去。

    直到把那眼中的泪全部吻完,他才抵着她的额头,声音嘶哑,痛苦地问:“嫁给朕,让你这么难受吗?难受到哭?”

    聂青婉没说话,却也没再哭了。

    她只是靠在他的怀里,小手无端的攥紧了他的袖袍,那样一个细小的动作,完全暴露出了她内心里此刻本能所发出来的一种失去的惶恐。

    她大概也是怕寂寞的,所以当太后的时候,她日夜要让任吉陪着。

    她只是不愿意承认,她是个寂寞而孤苦的人。

    殷玄被聂青婉那双小手一拽,当即就越发的搂紧了她,低声说:“怕朕走吗?朕不会走的,朕会一直在你身边,生死都相随。”

    聂青婉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反手抱住了他。

    这一刻,她需要他的陪伴。

    难得被人需要的殷玄这个时候甜蜜又惆怅,甜蜜的是她又抱了他,惆怅的是,她为什么会无缘无故哭了?她为什么会哭,她为什么要哭?

    殷玄纠结死了,这个世上,任何女人都可能会哭,但唯独她不能呀!

    殷玄用脸去贴着聂青婉的脸,低低地道:“你不开心吗?”可朕很高兴呀,朕是不是也被你带坏了,看你哭,朕却想着,你就是哭,今天也非得嫁朕不可。

    聂青婉摇摇头:“不要说话,让我靠一会儿。”

    殷玄将她的头按在怀里:“你靠吧,不许再哭了。”

    聂青婉没有再哭,她只是靠在殷玄的怀里,感受着这个男人身上传递过来的热量和温暖,听着外面一直持续不断的喜乐声,那尘埋在灵魂深处的冰冷记忆也在慢慢消散。

    聂青婉想,往后她记住的,大概就是今天了吧,这吵吵闹闹的,让人无法安静下来的喜乐声。

    聂青婉难得愿意安静的靠在殷玄的怀里,殷玄受宠若惊,一路上胳膊没动一下,腿也没动一下,就连脖颈都不敢动,她靠在他怀里的时候他是什么姿势,等她离开的时候,他还是什么姿势。

    原本殷玄想的是,聂青婉跟西苑的几个小主感情好,这一路绕皇宫走,他是安排了内务府那边把线路延长到西苑这边的,可刚刚,聂青婉哭过了,情绪又不太好,靠在他的怀里动也不动,殷玄也不敢喊她,故而,到了西苑,御辇倒是停了一下,西苑的几个小主也都出来了,可聂青婉没有露面,殷玄就传话给随海,让随海备轿子,抬几位小主去城门,近距离看聂青婉的封妃大典。

    随海得了命令,即刻去办。

    如此,西苑的几个小主全都去了封妃大典的城头上。

    等到了封妃登高台,聂青婉从殷玄怀里退出来,拿出帕子擦了擦脸,她长的好看,虽然将脸上的脂粉擦去了,却依然不影响她的美。

    经过一路的情绪沉淀,聂青婉又恢复到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看上去完全没事儿了。

    殷玄抿了抿唇,只感觉腿在发酸,胳膊在发酸,就是脖子,也酸的厉害。

    刚起身,就又猛的跌坐了下去。

    殷玄吸气,想着,你真是天生克朕的祸害。

    殷玄坐在那里,缓着身体各处的不适。

    聂青婉见他一直不起,挑了挑眉,问道:“怎么了?”

    殷玄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闷声道:“没事。”

    聂青婉:“没事你坐着不动?那我让王云瑶先扶我下去了?”

    殷玄愤懑,想着朕为了你,身体好几个部位都在发麻,你让朕缓一缓,等一会儿朕怎么了?这么个关键时刻,朕能让你一个人先下吗?不管任何时候,朕都不会让你一个人落单。

    殷玄伸出手,在聂青婉朝外走的时候,一把拽住她的胳膊。

    他深吸口气,忍着腿根处那麻遍神经的酸意,缓慢地站了起来,站起来后眉头就紧紧地拧着,可脸上却一丝痛苦的表情都没有。

    他先是看了聂青婉一眼,见她衣服发饰以及脸都没有什么不妥当后,这才拉着她,步出了御辇。

    这是第三次,聂青婉登临万丈城门。

    第一次,她七岁,封后。

    第二次,她十岁,荣登太后。

    第三次,她的灵魂带着她二十八岁的年月,她的**带着她十六岁的驱壳,站在了这里,被封婉贵妃。

    当殷玄拉着聂青婉站在城门之上后,城下的满朝文武大臣,以及跟在大臣们后面来看把皇上迷的团团转的婉贵妃是何等的倾国倾城的帝都百姓们全都匍匐着跪了下去,高喊:“我皇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千岁,恭贺我皇和娘娘大婚之喜,早生贵子,绵延大殷皇室。”

    呼喊声一声高过一声,迎着冉冉而生的七月琉阳,照耀在这片山河大地上。

    那一天,有谁看到,婉贵妃的眸底,铺着什么。

    那一天,有谁看到,皇上的眸底,铺着什么。

    殷玄的手臂虽然有些酸,却坚定不移地握着聂青婉,没有松过一刻,当万民朝拜结束,殷玄看着底下热闹的众人,默默地在内心里说:“婉婉,这是朕的臣民,而朕,是你的裙下之臣。”

    ……

    没有人知道在殷玄心中,这个场面想像了好久。

    没有人知道在殷玄心中,这个仪式代表着什么。

    没有人知道在殷玄心中,江山与国,皆没她重要。

    爱吾所爱,便是王道。

    你在朕心里,才是真正的王道。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