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48章 博弈
    殷玄紧紧地拥住聂青婉,英俊高贵的脸埋在她的脖颈里,闻着那脖颈间陌生的香气,喃喃不停地说着这句话。

    在这样的话语与至深的感情中,他也沉进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怀中空空,什么都没有。

    殷玄不满地皱眉,还没开口喊人,聂青婉已经端了金盆过来,又拿了毛巾和衣服,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说:“皇上醒了?”

    殷玄瞪着她,带着点负气的情绪将衾被踹开,两腿落地,聂青婉立刻跪下去,给他穿龙靴。

    殷玄就那般无动于衷地看着她,看她佝偻的头,卑微匍匐的身子,想到昨晚他竟把她误认为是自己心目中至爱的那个女人,他就气不打一处来,她何德何能能跟他心中的女子比?她配吗?

    在聂青婉给他穿好龙靴后,他满身戾气地踹开了她,然后喊了随海进来,伺候他穿衣洗脸梳发。

    随海进来,见聂青婉又一次倒在地上,备为诧异,却不敢多问,只尽心伺候着殷玄。

    待一切收拾妥当,殷玄背手往外走。

    走出三步后他又扭头,折回来,立在聂青婉面前。

    聂青婉已经坐回了地面,正轻蹙秀美好看的黛眉,揉着被甩疼的胳膊,见龙靴停在自己眼前了,她抬起头。

    殷玄垂眸看着她,缓缓,他道:“跟随海一起,到殿外候着。”

    这个殿外,指的是主持朝议的金銮殿。

    聂青婉心知肚明殷玄这样安排的用意,无非是让她寸步不能离开他的眼线,他要把她盯的死死的。

    聂青婉道:“奴婢明白。”

    殷玄便不再多说,背身出门,去上朝。

    但殷玄万万没想到,明明都把人看的如此的紧了,后宫还是出了事儿。

    刚下朝,随海就火急火燎地冲了上来,对他急道:“皇上,不好了!皇后娘娘出事了!”

    殷玄问:“出了什么事?”

    随海面色惶惶道:“刚寿德宫的掌事嬷嬷来报,说皇后中毒了,窦太医已经带了好几个御医过去了,现在情况怎么样,还不知道。”

    殷玄大惊,拂开龙袖就连忙往寿德宫去,经过聂青婉身边的时候,他有力的视线一定,冷寒地盯了她半晌,说道:“你也跟上。”

    然后,就走了。

    皇后中毒,后宫哗然。

    一大清早,寿德宫里就拥满了人,除了太医院的御医外,还有各个品级的妃子、嫔子和贵人美人们。

    人虽多,可真正能见到皇后的人少之又少。

    拓拔明烟也来了,可没被皇后接见。

    宸妃被皇后宣了进去。

    皇后的寝宫里头,窦福泽和王榆舟都在,经过几个御医的轮番号脉检查,最后都一致确定了皇后所中之毒乃北荒山障毒。

    这种毒若轻,不会致命,稍微重一点可能会造成残疾,再严重的后果那就是致命。

    但这种毒发现的及时就一定能治好,因为它并不是无解药之毒,还是有解药的。

    而好巧不巧,大殷的皇宫就有此毒的解药。

    只不过,北荒山障毒只肆虐在北荒山,皇后常年居住在宫中,哪可能中这种毒?不是这个途径,那就是另一个途径。

    等殷玄来了后,窦福泽和王榆舟都把情况详细说了。

    当殷玄问到皇后如何会中这种毒的时候,二人都沉默了。

    稍顷,窦福泽拱手说道:“早期皇上曾随圣人一起去过北荒山,吃过秋熘,圣人曾说,秋熘既是养身圣品,亦是夺命之毒,食之当慎。那个时候圣人研究过秋熘之毒,又写过解毒之方,当时是皇上亲自试了这种毒,又试了解药,皇上既吃过,应该很清楚,中此毒者,要么是误入了北荒山毒障之地,要么是在带皮吃了秋熘之后,被炎芨草化解。”

    圣人是在太后死后,眼下官员们对她的称呼,当然,都是当着殷玄的面这样称呼,私下里,他们还是称太后。因为知道皇上听不得太后二字,故而,当着他的面,官员们都以圣人代替。

    当年殷玄随聂青婉征战南丰国,确实吃过这种圣果,在聂青婉发现此圣果暗含危险后,也做了研究。

    炎芨草并不出名,可它却是性最燥的一味药材。

    一般患有寒疾,冷毒,风侵,湿病等与寒字相关的病的人,得有炎芨草作为其中一味药来药到病除。

    当然,性燥的药材并不是只有炎芨草,还有别的。

    但唯有炎芨草能让秋熘滋生毒性,故而,在南丰国被大殷征服以后,炎芨草就被毁尸灭迹了,唯一还有的,就是曾经保留在皇室里的一些。

    而这一些,如今全在拓拔明烟的烟霞殿里。

    拓拔明烟为了殷玄,中了冷毒,遇到冷毒发作就深受折磨,殷玄对此深感有愧,就让太医院把炎芨草全都送到了烟霞殿去。

    如今,除了烟霞殿,哪里都找不出一根炎芨草了。

    那么,窦福泽这话,就颇值得人深思了。

    窦福泽并不是瞎说,殷玄自己也很清楚,陈德娣不可能一夜之间飞度北荒山,染上毒,再回来陷害拓拔明烟。

    可这也不能证明此事就是拓拔明烟做的。

    殷玄道:“既知是中了什么毒,那就赶快去太医院给皇后拿解药。”

    见殷玄将这个主题避过了,窦福泽也不敢再多说,嘱咐王榆舟去太医院取解药,等解药拿来,陈德娣服下,这才有精神与殷玄说话。

    殷玄坐在床边,陈德娣拉住他的手,哭着说:“皇上,有人想害臣妾。”

    殷玄拍着她的手,说道:“你才刚服下解药,得休息,有什么事儿,等明天我们再来说。”

    陈德娣道:“皇上,这事臣妾一定会追查到底的。”

    殷玄道:“自然要追查到底,胆敢谋害朕的皇后,朕也不会袖手旁观,这些事朕会交给刑部来办,你不用操心,好好养身子。”

    陈德娣听了殷玄这话,心里稍定,慢慢躺下去,养身体。

    有李玉宸和太医们守着皇后,殷玄也不呆在这里了,他走出去,看到拓拔明烟,把她喊走了。

    到了烟霞殿,殷玄还没张口问,拓拔明烟已经先一步往地上跪,扯着他的裤腿说:“皇上,不是臣妾做的,臣妾的药草一株都没少。”

    殷玄看着她,慢慢的叹息一声,他伸手将她拉起来,对她道:“你与朕说实话,你若诓骗朕,朕也无法保你。”

    拓拔明烟发誓道:“臣妾说的句句属实,若有一句做假,遭天大雷劈,不得好死。”

    守在殷玄一边的聂青婉听着这话,视线在拓拔明烟的背上扫了一眼,随即又面无表情地收回。

    殷玄道:“若不是你做的,就不用怕。”

    拓拔明烟紧紧扣着他的手,心尖拔凉,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从吴平死在她烟霞殿下人院的那天起,似乎就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着一切,她后背冷汗直冒,再看眼前的男人,他眼底对她的担忧一揽无遗,他是真的信她。

    拓拔明烟猛然一伸手,抱住他。

    那一刻,殷玄没来由的往旁边的聂青婉看了去,有一种做了背叛她事情的错觉,心中还没因这个想法而震惊,手已经自动自发地推开了拓拔明烟。

    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虽说殷玄从不真正宠幸任何嫔妃,包括皇后,可拥抱牵手这样的事情,有时候是不可避免的,殷玄为了稳定朝堂上各个势力的家族们,也会对这些妃子们开放一下怀抱。

    以前从没有罪恶感,现在却陡然生出了负罪之感。

    推开拓拔明烟后,殷玄浓黑的眉头一直皱着。

    拓拔明烟愣住,见殷玄把她推开了,她心底一慌,他可从来没把她推开过,他是不信她吗?还是在生她的气?气她又莫名其妙卷进了是非之中?

    拓拔明烟眼眶一红,哆嗦着唇说:“皇上,你还是不相信臣妾,在怪臣妾吗?”

    殷玄揉了揉额头,对自己刚刚的想法以及行为极为恼恨,见拓拔明烟红着眼眶一副被丢弃的可怜样子,想着她为了他,背负了多少,他就极度不忍心,可刚伸手,看到旁边站着的聂青婉,那手就是没办法再伸出去,搂住拓拔明烟,给她安慰。

    殷玄气极,刚刚真是脑抽了要让这个华北娇跟上。

    这会儿,逼的他里外不是人。

    若真把手伸出去搂了拓拔明烟,不管华北娇怎么想,他自己就会有很深的罪恶感,若真不伸出去,就会负了一个曾经帮助他又对他一心一意的女子。

    左右为难之下,殷玄只得坐了下去,对拓拔明烟道:“朕相信你,只要你不对朕撒谎,朕就一定保你平安无事。”

    末了,又加一句:“朕并无责怪你。”

    有了殷玄这些话,拓拔明烟的心就彻底的安了。

    毕竟,皇后中毒这事儿,确实不是她做的。

    她就是真的做,也不会做的这么明目张胆,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唯她一人有炎芨草,她怎么可能做的这么明显让别人怀疑呢?

    可她这样想,别人却不这样想。

    陈家听说皇后中了毒后,连忙遣了陈裕过来探望,陈裕见了陈德娣,陈德娣直接把矛头指向了拓拔明烟。

    陈裕道:“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暴露自己的事儿,明贵妃不会做,她可不蠢。”

    陈德娣冷笑道:“就因为所有人都会这样想,她才敢做。正常人的思维都觉得这件事不可能是她做的,她就是仗着这个,才这般有恃无恐,若非她做的,会是谁?炎芨草只有她的宫里头,且是治她病的关键,她断不可能拿出来给别人。”

    陈裕道:“她不拿,别人会偷。”

    陈德娣道:“谁会偷得着,那药材对她极为重要,她都是让自己最信任的人严加看管,旁人如何偷得着?”

    陈裕提醒道:“明贵妃确实很小心谨慎,这一点儿倒是极像太后,但你别忘了,明贵妃最信任庞林,才让他去看护库房,可庞林在上一次‘药材杀人’事件中死了,现在看护库房的人,是皇上的人,可不是她的亲信或是最信任的人了。”

    陈德娣道:“就因为如今是皇上的人在帮她守着库房,才更不可能被有心人盗了炎芨草去。”

    陈裕想了想,说道:“也对,皇上派过去的人,身手定是极好的。”

    陈德娣冷哼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是她做的也好,不是她做的也罢,我都要让她背上这个罪。妄图毒害当今皇后,那可是要杀头的。”

    陈裕眯眼,问道:“你想借机铲除明贵妃?”

    陈德娣轻掀眼皮,眸中精光闪闪,她道:“这不是大好的机会吗?”

    陈裕道:“机会是好,但这么好的机会,总有种陷阱的感觉,我觉得还是小心为上。”

    陈德娣道:“也许真的是陷阱,可身在权力漩涡中,不进就只能退,任何风暴和危险都可能是制胜的关键,不铤而走险,怎么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当年父亲、母族不就是这样做的吗?不然,陈家何以有如今的风光?”

    陈裕无奈地笑道:“说不过你。”

    陈德娣道:“我身为皇后,不能吃了这个哑巴亏,不然以后难以统领后宫不说,还会遭后宫之人嗤笑,连带着让你们在朝堂上也被嗤笑,所以,这件事一定得查,还得大张旗鼓的查,最后的黑手,也一定要指向拓拔明烟。”

    陈裕道:“我明白了。”

    陈裕在说完那句话后并不知道他已经走上了聂青婉为他准备的死亡之路上,陈德娣更不会想到,这只是刚刚一个开始而已,在后来,陈家的人一个一个的倒下,连她的皇后之位都岌岌可危的时候,她才猛然回想起今天,后悔不已。

    可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亦没有回头路。

    你的人生,你得自己负责,好与坏,善与恶,最终,都是自己买单。

    陈德娣吃了解药,休息一天后,身体就恢复过来了。

    这天晚上,殷玄应该在寿德宫陪陈德娣,毕竟皇后今天中了毒,他理应关怀一下,可因为拓拔明烟的关系,殷玄就没来。

    当然,这是外界以及他要做给外界之人看的,事实上,他今天没去寿德宫亦没去烟霞殿是有原因的。

    殷玄留在自己的龙阳宫,旁边是李东楼。

    殷玄似乎打定了主意不让聂青婉离开他的视线一步,哪怕今夜,他在自己的龙阳宫接见李东楼,他也没让她退离。

    殷玄坐在龙形贵妃榻里,听着李东楼的汇报。

    当李东楼说皇后前几天赏赐给了有品级的嫔妃们一些冰果,这些冰果中就有秋熘之后,殷玄问:“明贵妃那里也有?”

    李东楼说:“有。”

    殷玄望向聂青婉,问她:“明贵妃可有赏你一些?”

    聂青婉实话实说:“有。”

    殷玄问:“有秋熘吗?”

    聂青婉道:“有的。”

    殷玄挑眉:“你识得秋熘?”

    寻常人是不可能识得的,因为秋熘是南丰国的圣果,后来南丰国被大殷征服,秋熘就成了贡品,寻常人家更无法见到,也吃不到,那就不可能认识。

    但华北娇原属绥晋北国的公主,与南丰国的皇室也有往来,在晋东王府的时候,浣东和浣西已经给聂青婉讲过很多有关华北娇以前的事情,不用细问,聂青婉也能推测出来,南丰国曾经定然也给绥晋北国送过秋熘,那么,她识得,就没什么奇怪的。

    聂青婉道:“以前在绥晋北国,吃过。”

    殷玄点点头:“朕差点忘了,你原是绥晋北国的公主。”

    聂青婉道:“都是以前的事了,奴婢如今是伺候皇上的宫女。”

    殷玄看她一眼,又问:“那你可知道秋熘的皮一旦服下,再吸收了炎芨草的药气就会滋生毒素,轻者残疾,重者丧命?”

    聂青婉道:“以前不知道,但刚有幸随皇上一起去了寿德宫,听了窦太医的话,现在就知道了。”

    殷玄似乎是信了,没再搭理她,继续与李东楼说话。

    说到一半,随海在门外通传,说刑部尚书功勇钦和侍郎陈裕来了。

    殷玄说领进来,随海就把他二人带了进去。

    看到聂青婉也在,他二人稍稍愣了一下,还是上前向殷玄行了礼。

    殷玄道:“堂堂大殷帝国的皇后,在自己的宫里头中了毒,这传出去会贻笑大方,朕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查清楚,若还是像上次烟霞殿发生的事情一样,查不到罪魁祸首,那你二人就自脱官服,回家种田去。”

    功勇钦垂头道:“皇上放心,臣一定彻查清楚。”

    殷玄道:“有功爱卿这话,朕就放心了,给你十天时间,十天后你若查不出来,你就让出刑部尚书的位置,让别人来办。”

    功勇钦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说道:“十天会不会太短了?”

    殷玄问:“你想要多久?”

    功勇钦道:“二十天吧。”

    殷玄道:“最多十天,你若办不了,那就滚蛋。”

    功勇钦只得接旨。

    殷玄挥手,让他下去了。

    陈裕退身离开前,抬头看了聂青婉一眼,原本他只是想打量打量这个微不足道被所有人不看在眼里却能混到皇上身边来的晋东郡主到底有什么三头六臂,可没想到,刚一抬眼,就与那个女子的视线撞上了。

    那一刻,看着那双黝黑的眼瞳,陈裕无端的感觉后脊梁骨一凉,觉得被人盯上了,可仔细一想又觉得自己想多了,他与这位晋东郡主素来无瓜葛,她盯自己做什么?

    再抬眼,那个女子已经收回了视线。

    仿佛刚刚那短暂的对视只是恍惚的一个意外。

    陈裕甩甩头,随在功勇钦身后走了。

    待走出龙阳宫,功勇钦才对着天空,重重地叹了一声。

    陈裕道:“大人怎么了?”

    功勇钦看他一眼,摇摇头,背起手,往宫门外走。

    陈裕加快脚步跟上,跟上后他又道:“大人在担心这次的事情还会如‘药草杀人’案那样,找不到幕后真凶?”

    功勇钦道:“我在这个刑部尚书的位置坐了三年,三年的时间虽然不长,却也不短,而在这之前,我是坐你如今这个位置的,那个时候,我的顶头上司是聂北,他比我年轻,却比我冷狠有迫力,且极有断案天赋,有他在,我感觉这世上没有破不了的案子,亦觉得断案是一件极有趣且极轻松的事情。可转眼,聂家退出了朝堂,我也算逮了个缝,占了上司的巢,成了刑部尚书。这么些年,我也算见识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案件,以我的经验来看,皇后中毒这事儿,怕也会如烟霞殿那次‘药草杀人’事件一样,找不到最终真凶,只能拉个替死鬼了。”

    陈裕道:“那这个替死鬼,大人可有人选了?”

    功勇钦看着他,问道:“元允觉得,什么人最合适?”

    陈裕笑道:“大人觉得谁最合适,那谁就最合适。”

    功勇钦道:“你我二人就不用打这种官腔了,实话说吧,打寿德宫传出皇后中毒的消息后,我就觉得这一回麻烦大了,上一回死的只是一个洒扫太监,无痛无痒,也无伤大雅,皇上也有息事宁人的意思,又加上庞林还有人命案底,明贵妃理亏在先,只能哑巴吃黄莲,看着自己的人去送死顶罪,以此结案。可这回皇后的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虽然从众多条件中分析,这个幕后黑手很可能是明贵妃,但没有真凭实据,很难将她拘捕归案,尤其,皇上很是纵宠明贵妃,我就是有心治她的罪,也怕难呐。”

    陈裕听着功勇钦这话,心底里笑了一笑,想着不愧是升到尚书的人,先不管能力如何,至少,这眼力见实非寻常人可比,案子一出来,立马就分析出了利弊,站稳了队伍。

    陈裕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只要拿出真凭实据,不管是谁,皇上都不会循私,这一点儿,相信大人不会怀疑。”

    功勇钦道:“当然,皇上是明君,向来依法办事。”

    陈裕道:“那就好办了呀,咱们去找证据就好。”

    功勇钦道:“天色已晚,找证据也不急在这一时,回家好好睡一觉,等明儿早咱们再去烟霞殿里头,盘查盘查,那炎芨草虽然在烟霞殿,可要出现在寿德宫,还接近了皇后,恰好又在皇后食了秋熘后出现,着实得经过精密的计算,就算这个人知道炎芨草能引发秋熘皮里的毒素,可他怎么能推测到皇后何时吃秋熘呢?从这点来看,皇后身边的人也有些嫌疑。”

    功勇钦说着,蹙紧眉头,又往宫门外走了去。

    他只觉得这一次的案子远比上一回烟霞殿里的那一起还要叫人头疼。

    他有些惆怅地想,最近后宫是怎么了,有种风雨压顶之感。

    功勇钦轻叹着出了宫门。

    陈裕没有走,他还站在原地,想着刚刚功勇钦说的话,功勇钦说的没错,炎芨草在烟霞殿,就算能够跑到寿德宫毒害皇后,也得在皇后吃了秋溜之后,且要带皮吃下。

    如果不是带皮吃下秋溜,有了炎芨草也无用。

    如果皇后带皮吃下了秋溜,炎芨草没有及时出现,也无用。

    那么,悬疑之处就来了,那个人是如何知道皇后吃秋溜的习惯是连皮带肉一起吃的?

    当然,这事情可能并不是秘密了。

    最近天气热,一大清早起床就感觉身上热夯夯的,皇后又怕热,又爱吃冷果,早上嫔妃们去请安,少不得要看到她连皮带肉地将秋溜吃下。

    可就算这个人知道皇后吃秋溜的习惯,又怎么知道皇后什么时候吃呢?

    除了近身伺候她的人外,旁人应该不知道吧?

    陈裕眯了眯眼,心中对此有了计较后,第二天他比功勇钦早进宫,先去了寿德宫,把昨夜功勇钦的话以及自己的猜测全都说给了陈德娣听。

    陈德娣听后,稍有迟疑,沉吟地说道:“你是知道的,随身伺候我的人都是从陈家带来的,不管是何品湘还是采芳,她们对我都很忠诚,绝不可能是她们要加害我,而能近我身伺候的,也就只有她二人,其余的宫女基本没那机会,就算有人被收买,也是徒劳。”

    陈裕道:“若不是你身边的宫女,那这事儿就越发悬疑了,功勇钦说的没错,就算那个人什么都算计到了,可他怎么就能知道你何时吃秋熘呢?若非近身伺候你的人,万不会如此精确。”

    陈德娣手指扣在凤椅的扶把上,眯起眼角想了一会儿,说道:“我是在早上接见请安的妃嫔们的时候没耐住热,空腹吃了一颗秋溜,后来还喝了冷水,当时肚子并不难受,可等她们都散了后,肚子就开始疼痛难受,你说,会不会那个时候被人抓住了空子?”

    陈裕问:“当时请安的人都有谁?”

    陈德娣道:“跟寻常一样,一个没多,一个也没少。”

    陈裕道:“你闹肚子是在她们离开之后,在她们离开到太医来的这个时间段里,你有没有闻到炎芨草的药香?”

    陈德娣皱眉:“炎芨草一直封存在太医院,太后掌权的时候,因知道炎芨草是触发秋溜果皮毒素的引子,这药草就一直被禁着,那个时候我还没进宫呢,自没看过,亦没闻过,后来进宫了,这药草又被皇上全部赐给了拓拔明烟,我就更没机会看着摸着闻着了,你问我有没有闻到炎芨草的药香,这不是白问吗,我连炎芨草是什么香都不知道。”

    陈裕微微一噎,抚着额头叹了一声:“也是。”

    陈德娣道:“是不是拓拔明烟来向我请安的时候把炎芨草带在了身上,进而害得我中了毒?”

    陈裕道:“不排除有这个可能,但炎芨草封存在库房,即便拓拔明烟是烟霞殿的主子,她要拿这个炎芨草,也得开库房,而如今,掌管她烟霞殿库房的人是叶准,叶准只忠皇上,若拓拔明烟真拿了药草,皇上一问便知,那她就等于自掘坟墓了,她没有这么傻。”

    陈德娣蹙眉道:“那会是谁?”

    总感觉这事儿扑朔迷离的很,不深想不觉得可怕,一深想心里头就生出一股无限惊恐突突直跳的感觉。

    不知为何,‘药材杀人’那件事又浮现在了脑海里。

    那件案子虽然结了,但其实,幕后黑手并没有找到。

    陈德娣虽然很想把那件案子也归结在拓拔明烟头上,可她心里很清楚,那件事并非拓拔明烟所为,一来那药材对拓拔明烟很重要,她断不可能拿出来作妖,如果因此而折了药材,她就得不偿失了,二来吴平是自己的人,如果拓拔明烟真那么做了,吴平定会第一时间向自己报备,三来最后拓拔明烟折损了一名最亲信的人,所以,那件事绝不是拓拔明烟所为。

    而陈德娣更加清楚,那件事也不是自己做的。

    那么,是谁呢?

    华美人吗?

    陈德娣眯眼,却没有把这个想法说给陈裕听,在药材杀人事件之前,她曾经让吴平故意传递了烟霞殿里的内幕给了聂青婉,接着吴平就死了,庞林出了事,然后凭空出现了一株药材。

    要说这事不是华美人干的,陈德娣还真不信。

    因为时间太凑巧了。

    可若说真是华美人干的,陈德娣也不大相信。

    因为她何德何能,能做到如此天衣无缝?

    那么,若不是华美人,此人又会是谁?

    昨日她中毒,是不是也出自于那人之手?

    而在后宫之中,能在她的寿德宫下毒而不被察觉的,除了她自己,谁还做得到?

    哦,不对,就连她自己也做不到,因为她没有炎芨草。

    那么,能自由出入她的宫殿,又拥有炎芨草的,除了拓拔明烟,还有谁?

    似乎有个答案呼之欲出,可陈德娣实在不敢相信。

    在这宫里头,除了皇上,没人能做到如此。

    虽说烟霞殿里的主子是拓拔明烟,可事实上,这后宫乃至整个大殷,都隶属皇上,再者,炎芨草被封存在库房里,如今守着那个库房的,是皇上的人。

    陈德娣不敢再往深处想了,只觉得越想越诡异,心中的不安和恐惧也在无限的放大,她怎么能怀疑皇上呢,皇上那几天包括今天她中毒之前,都没来过她的寿德宫。

    陈德娣深吸一口气,对陈裕说道:“上一回‘药材’事件后,我与明贵妃就水火不容了,这一回似乎又是争对明贵妃的局,你说,这后宫之中,谁想让我跟明贵妃斗的你死我活?”

    陈裕想了想,说道:“宸妃?”

    陈德娣道:“不对,是皇上。”

    陈裕大惊。

    陈德娣道:“不必惊惶,这是我们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可皇上有心让我与明贵妃不睦,却也不会做下此等下作之事,更加不会毒害我,他若真要对付我,一定会明明白白的,让我知道我哪里惹到他了,所以,这件事,真的是另有其人,你一定要好好查,说不定还能破了‘药材杀人’那件悬案,为我陈家争光。”

    陈裕道:“我尽量。”

    陈德娣点点头,听到何品湘在门外的敲门声后她挥手让陈裕走了。

    陈裕先去上朝,再伙同功勇钦一起,带了一些刑部的官差,去了烟霞殿。

    功勇钦先是去盘查了拓拔明烟的库房,记录拓拔明烟库房里炎芨草的数量,再拿去太医院比对,与太医院记载出库数量一致后,功勇钦就越发的头疼了。

    他暂且不敢上报,又领兵去了皇后曾经赐过冰果的其她嫔妃院子里,问审,并让陈裕去查这些嫔妃们的库房,看有没有炎芨草的存在,两方忙碌下来,一无所获,这些妃子们均没有嫌疑。

    惆怅地回到刑部台,功勇钦闷闷地喝着茶水,总觉得他头顶的乌纱帽要不保了。

    陈裕见他一副毫无生气的模样,说道:“大人,虽然明贵妃库房里的炎芨草数量跟太医院出库的数量一致,但不代表明贵妃没有动过,她可以在动了炎芨草后再放回去,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我觉得,还是得审一审叶准。”

    叶准是皇上的人,功勇钦着实不想传,但这是办案流程,不想也得想,功勇钦道:“你去把人带来吧。”

    陈裕应了一声是,下去带叶准。

    叶准来了,功勇钦就寻常的问话,问明贵妃昨日是否派人去库房取过炎芨草,叶准说没有,功勇钦又问最近有没有可疑人出入库房。

    叶准道:“我值守期间没有,但在我休息的时候有没有人去过,我就不敢保证了。”

    叶准虽然被殷玄使派过来看守烟霞殿的库房,但不是一天十二个时辰全天候守着,他也要休息的,他只是白日值班,晚上就收工休息了。

    功勇钦让陈裕记下这些,挥手让叶准走了。

    等叶准走了后,功勇钦一脸的垂头丧气。

    陈裕看他一眼,盯着供本,缓缓说道:“大人,这听上去真的又像是一件悬案,但我们却不能再以悬案去交差了,不然这头顶乌纱帽就真的保不住了。既然此事件与明贵妃牵扯极甚,那不如就从这里突破。”

    功勇钦看着他,没言语。

    陈裕也不说了。

    功勇钦低声道:“这才第一天,皇上给的时限是十天,还有九天,先不着急,就算要定明贵妃的罪,也得找好了证据。”

    陈裕笑道:“大人说的是。”

    功勇钦确实想巴结陈家,但若能查到真的幕后凶手,他倒是愿意查的,但若查不到,那也只好坑一坑明贵妃了,谁让她势单力薄呢。

    一开始功勇钦并不着急,可过了三天还毫无进展后,他就有些急了。

    他急的不单是没有找到真凶的任何蛛丝马迹,就连嫁祸明贵妃的证据也极难搜集出来,他一脸头疼地扶着额,将案子详情的案椟捏在手中,挣扎思考了一整个下午,最终还是决定去找聂北。

    这是他如今能看到的唯一的希望了。

    在功勇钦眼里,这世上没有聂北破不了的案子。

    原本,聂北是不会见他的。

    只是有了那封信以及那两个荷包后,聂家已经没打算再避世,故而,借着功勇钦来请求帮忙的机会先去探探路,是一个非常好又极为恰当的开端。

    于是,聂北接见了功勇钦。

    功勇钦喜出望外,高兴之极,一进到凉亭,看到聂北端坐在那里,举壶倒茶,他连忙上前,像往常那般毕恭毕敬地喊一声:“大人!”

    聂北倒茶的手微顿,下一秒,那茶壶倏地腾空而起,直往功勇钦砸去。

    功勇钦吓的拔腿就撤。

    茶壶凭空落下,金属撞击石板的声音刺耳的响起。

    壶没破,只壶盖因为这一高空坠落的姿势而被跌开了,温凉的水汩汩地往外流,沁了湛白地板一片,很快又被夜风吹干,蒸发在发热的石板地上。

    功勇钦惊魂站定后,抬头看着凉亭里沉默如山的聂北,心腔一个劲的抖。

    聂北做了那件事后,仿佛没事儿人似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茶,这才温淡地说道:“下回再叫错,就不是警告这么简单了。”

    功勇钦额头冒汗,想擦又不敢,只得连连道:“是是是,我失言了。”

    聂北道:“今日来找我,有什么事?”

    功勇钦咽咽唾沫,小心地迈过那个茶壶,来到凉亭外沿,本来想上台阶的,可现在实在不敢了,他就站在外沿,从袖兜里掏出了案椟。

    聂北蹙眉。

    功勇钦道:“近日皇宫发生了一件奇案,实在悬疑,就想请聂公子看一看。”

    聂北道:“你找错人了,我聂府多年不问朝堂之事,亦不可能去帮你处理后宫的奇案,天色已晚,你请回吧,我也要歇下了。”

    聂北说完,站起身就走。

    功勇钦一着急,提着裤蔽就追了上去,下到另一头才发现,底下还站着一人,是聂北的随从,名叫勃律,这个人跟聂北一样,不好招惹。

    被勃律拦住之后,功勇钦不敢追了,他眼睁睁看着聂北从眼前离开,却无能为力。

    勃律客客气气地逐客:“功大人,你请回吧。”

    功勇钦无奈,只能先出去。

    而不久之后,聂北手中就握着功勇钦刚刚掏出来的案椟,聂北斜倚在靠窗户的那个长榻上,一手支颌,一手翻着卷椟。

    勃律站在一边,问道:“写了什么,当真是悬案?”

    聂北道:“这世上没有悬案,只有破不了的案,而破不了不代表不能破,能破却又破不了,只证明不够聪明。”

    他说完,把卷椟甩给了勃律:“你自己看吧。”

    勃律接过手,站在那里翻看着,看完他道:“还真是悬疑,若非少爷你去截了两个荷包,知道那两个荷包里装了炎芨草,这案子交给你,你也会头疼。”

    聂北道:“确实如此,这么缜密的计划,怕诸葛再世都破不了,关键是炎芨草曾挂在窦福泽身上,窦福泽身为太医院的院正,不可能分辨不出来荷包里装的东西对皇后有害,可为什么他还是戴了呢?”

    勃律道:“他想害皇后。”

    聂北看着他:“想法很清奇,但很蠢,窦家是窦延喜的母家,窦延喜又是陈德娣的祖母,窦家和陈家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窦福泽不会傻到干那么蹩脚的事儿,那就只有一个可能,窦福泽的嗅觉不太正常,可他既是太医院院正,嗅觉失聪,怎么给人看诊开药分辨药材呢?”

    聂北抚着下巴,左右晃着脑袋,百思不得其解。

    但这不是他的案子,想不通便也不强求,他道:“把卷椟还回去吧,这会儿功勇钦应该到家了,别让他发现。”

    勃律应了声是,拿着卷椟走了。

    等回来,聂北已经睡下,他也返回自己的屋子,睡觉。

    李东楼奉殷玄的命令密秘调查春明院的人,主要调查对象就是王云瑶、浣东和浣西,至于聂青婉,已经被殷玄盯着,李东楼自不会管。

    曾经跟春明院那个小主接触过的人李东楼都暗中查过,没什么可疑。

    唯独这个王云瑶,他觉得十分的可疑。

    练武之人,尤其高手看高手,那是十个看九个准。

    虽然王云瑶掩藏了内功气息,走路的步子也七零八落的,完全不像一个高手的样子,行动如风,步履从容,可李东楼就是把视线盯在她身上了。

    王云瑶察觉到了暗中窥视的视线,不知道此人是谁,意欲何为,就只当不知道。

    李东楼暗中询问了春明院里的其她宫女和太监,问王管事最近有没有往库房里去过,所有人都说没有,李东楼又去问叶准,叶准也说没有。

    李东楼道:“你好生观察这个王管事,有任何异常的地方你都第一时间来向我汇报。”

    叶准道,“嗯”又道,“莫非大人你怀疑皇后中毒之事与这位王管事有关?”他笑道,“不可能了,从我来到烟霞殿开始就发现这位王管事很规矩本分,她的主子不在了,她每天都还会带着浣东和浣西去向明贵妃请安,然后在那里陪明贵妃,再回到春明院,做着自己的事情,这件事不管是谁做我都相信,你说是她,我却是不信的。”

    李东楼道:“知人知面尚不知心呢,而且,这个人,你怎么就知道你知了她的面呢?让你盯着她,你就盯着,别那么多废话。”

    叶准虽然觉得多此一举,但见大人如此慎重,他也只好照办。

    李东楼去向殷玄汇报,殷玄此刻在御书房,这已经是皇后中毒事件之后的第六天了,还有三天,若此案刑部破不了,那功勇钦和陈裕就双双要被摘了乌纱帽了。

    殷玄不急,聂青婉就更不急。

    这五天殷玄一直留宿在龙阳宫,而每天夜晚,随海都不再近身伺候,都是聂青婉在伺候,伺候殷玄睡下后,她自己也被当成了肉垫枕头,被殷玄搂着抱着,一夜动弹不得。

    起初并不习惯,可那般同床共枕了几天后,倒也习惯了。

    反正她是个随意的性子,只要能让自己睡的好,睡哪里都行,先给他点甜头吃,再来夺他的命,倒也对得起自己恶劣的本性。

    聂青婉立在龙案边研墨,李东楼请旨进来后,往她脸上看了一眼,殷玄挥了挥手,让聂青婉出去了。

    等门关上,殷玄问:“春明院的人查清了?”

    李东楼道:“查清了,无任何嫌疑。”

    殷玄道:“到目前为止,功勇钦那边也毫无进展,这么看来,这次的案子似乎跟上次一样,又会成为悬案。”

    他说着,嘴角勾起了森冷又玩味的笑:“宫里来了一位高人。”

    他的目光放远,望向门外。

    门在关着,他看不到那个晋东郡主的倩影,可他能想像到,她此刻一定眉目低垂,温婉沉静,处变而不惊。

    李东楼诧异:“高人?”

    殷玄道:“是啊,她进宫,大概是想跟朕来一场博弈,朕好多年都没有遇上这样的高手了,着实兴奋,你不用管朕,去查冼弼。”

    李东楼又是一阵诧异,“咦?”他道,“查冼太医?”

    殷玄道:“正是,或许他是最重要的突破口。”

    李东楼眯眼,应了声是,走了。

    李东楼离开后,殷玄又把聂青婉叫进了御书房,他看折子批折子,她研墨,二人并不讲话,亦谁都不看谁,各自专注各自的事情。

    等吃午饭的时候,殷玄让御善房上了一道点心,是聂青婉一生中最爱的点心,玉米糕。

    聂青婉看着那金黄金黄令人口水直流的玉米糕,闭上眼睛,心里默默地念,要忍住,不要败给一盘玉米糕,丢太后的颜面啊。

    可是,好想吃!

    只闻着那样的香味,她就恨不得扑上去。

    别人爱江山,爱美人,爱美男,她就只爱玉米糕,可见她的‘执爱’有多深。

    殷玄起初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后来就发现了,见她频频地往那盘糕点上望去,如狼似虎地盯着,他笑着问:“想吃?”

    聂青婉确实想吃,很想很想,可她硬撑着不让自己把那个想字说出来,普天之下没人不知道这个糕点叫什么,但凡大殷帝国的人,不管是归顺的降服的还是本土的,都知道曾经的太后最爱这种糕点,虽然后来这种糕点被列为了禁品,可谁人不识呢?

    身为晋东郡主,自也识得。

    之前也理应吃过。

    晋东郡主爱不爱吃玉米糕聂青婉不知道,殷玄更加不会知道,可她自己爱啊。

    但是,当着殷玄的面,她不会说。

    聂青婉摇摇头,说:“不想吃。”

    殷玄道:“想吃就直说,朕会赏你一块的。”

    聂青婉道:“谢皇上,但奴婢确实不想吃。”

    殷玄道:“那你老是往这里看?不是想吃那糕点,莫不是在偷偷看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