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殷女帝 > 第7章 诡谲
    随海心思一怔,半年前晋东王府的郡主为了不入宫而服毒自尽的事情在晋东一带闹的沸沸扬扬的,皇上没有处置晋东遗臣们,那是看在太后的面子上,但不代表能容忍这等以下犯上的事情存在。

    那个郡主一昏就是半年,大臣以及后宫的妃子们都在观望。

    若那个郡主死了,倒一了百了,皇上或许还能网开一面,把所有罪责都压在那个已死的郡主身上,赦免了晋东遗臣们。

    可到底半年了呀,那个郡主竟然没死!

    这也真是稀奇,而听皇上的意思是,他还要派太医去给那个作死的郡主给诊病?

    随海不敢妄自揣测圣意,只觉得皇上的心思诡谲难猜,实在惊心,一刻也不敢停留,领了口谕就往太医院赶了去。

    在去太医院的途中,碰到了烟霞殿里头的一等宫女红栾。

    随海是在太后死后被殷玄提拔上来的,之前伺候太后的公公叫任吉,太后薨毙后,任吉不知所踪,有人猜测他被皇上赐死了,有人猜测他尽忠陪着太后去了,也有人猜测他离了宫,逍遥四海去了,但不管怎样的猜测,任吉都从九宫深阙里消弭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他的关门徒弟随海。

    随海成了掌事公公,亲奉皇上,可谓威风八面,可见到了烟霞殿里头的一等宫女,立刻变得拘谨而小心翼翼,不为别的,只因为烟霞殿里的主子,正眷盛宠,独霸后宫,皇后都要避其锋芒,更别说他一个小小的太监了。

    红栾见随海是往太医院的地方去的,略略小声地问:“海公公,皇上身体不爽朗吗?”

    随海亦小声答道:“红栾姑姑可莫胡说,皇上身体好着呢。”

    红栾道:“那你这个时候去太医院做什么?”

    随海低低地咳一声,左右顾盼了一番,这才说道:“传旨。”

    红栾不解,想问传什么旨会跑到太医院去,若不是皇上身子不爽朗,难道是后宫的某些嫔妃?可不对呀,没听说哪个妃子的身子不适,可不等她问出口,随海已经不愿意再多留,作了个揖,走了。

    这么多年的宫廷生涯,随海从任吉那里学到的最有用的东西就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往死里捂住,不得罪人,却也不刻意地讨好人,只尽忠一人。

    随海去太医院传旨,红栾揣着不解回了烟霞殿,她一回去,同样身为一等宫女的素荷问:“怎么去这么久?娘娘已经难受的不行了,东西拿到了没有?”

    红栾说:“拿到了。”

    素荷道:“那就赶快进去吧,娘娘的病离不得这味药。”

    红栾‘嗯’了一声,立刻掀了内帘,进到室内。

    拓拔明烟歪倚在暖榻上,刚进入六月的夏天,空气燥热,室内连寒冰都撤了下去,一屋子的闷热,可拓拔明烟好像压根感觉不到那烫人的热意,身上披着厚厚的貂皮,周围还烧上了炭炉,即便如此,她还浑身发凉。

    红栾走至近前,见拓拔明烟的脸一片寒霜,连眉毛都快结冰了,她心疼地喊道:“娘娘。”

    拓拔明烟睁开眼,看着她,手从貂皮大被里伸出。

    红栾立刻把最后一根药草递给了她。

    拓拔明烟拿着,也不让人去用热水煮汤,直接张嘴吃了,等咀嚼咽下,被肠胃吸收消化,她的身子才渐渐的回暖,当感觉热意,她挥手让红栾将貂皮拿开,又让人撤走炭炉,打开窗户,她去沐浴更衣,红栾服侍她,素荷在监督宫女们做事。

    给拓拔明烟搓背的时候,红栾想到刚刚碰到随海的事情,就顺口说了出来,拓拔明烟听后,微微顿了片刻,挑眉道:“派人去打听一下。”

    红栾说了一声好,待伺候她沐浴更衣完毕,她就出去差了一个二等宫女,去探听情况。

    宫女回来,带回来消息:“随海公公去了太医院,传皇上口谕,遣太医冼弼去一趟晋东王府,给王府里的郡主诊病,冼太医已经在去的路上了。”

    红栾惊。

    素荷惊。

    拓拔明烟正欲伸出去端茶杯的手倏然停住,她诧异地问:“晋东王府的郡主?是那个半年前不愿意进宫而以死抵抗的华北娇?”

    宫女道:“正是此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