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公牛传人 > 第五章 上帝的礼物
    白已冬很久没这么痛快的打球了。今天他再次确定自己的方向,不是干脏活累活的大前锋。而是掌控一切的控球后卫。身高两米零一又怎么样?魔术师·约翰逊、便士·哈达威、斯科特·皮彭都是身高两米的组织者。

    “他们可以,凭什么我不可以?”白已冬自不量力地和这些nba巨星相比。

    林毅收拾完东西,问道:“走吗?”

    “走吧,我玩够了。”白已冬把一身的装备都收起来了。

    胡昼有点惋惜地说:“可惜没碰到公牛队的球员啊。”“虽然没碰到球员,但也不虚此行了,我们可是在公牛队平日里练习的球馆里打了一场比赛啊。”白已冬一本满足。

    “更正,因为你的缘故,只打了不到半场。”霍兰斯·斯蒂奇严肃地说。

    白已冬笑呵呵地说:“何必在意这些细节?我们都玩的很开心,不是吗?这就够了,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嘛”“貌似只有他的的很开心吧。”斯蒂奇悄悄说。林毅小声回他话:“这家伙一向这样,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这是一个意思吗?”斯蒂奇对林毅词库容量感到担忧。

    林毅却正色道:“你又在意这些细节了。小白不是说了吗?别注意这些细节,领会精神就好。”

    斯蒂奇头都大了,跟中国人聊天怎么这么麻烦?我为什么要跟他们聊天?打完球各回各家不好吗?

    心里这么想,却还是紧紧跟着,跟他们一起离开。

    就在他们将要走出球场的时候,一个中年人领着一个胖子,大有拦路之势。

    不对,他们就是来拦路的。

    胡昼脱掉t恤,显摆他的肌肉。

    如果他对着那两个人喝一句:“前方来人,可通姓名?我不杀无名之辈。”的话可是毫无违和感。林毅疯狂吐槽道:“你他妈不用见谁都秀肌肉吧?快把衣服穿上!不冷吗?你个傻b!”“你懂什么?我这是示强于敌。别怕,一切有我。”胡昼颇有大侠风范地挥一挥手。

    “怎么办?我好想给他的屁股来上一脚。”林毅脚底发痒,心情复杂地说。

    “去吧,来年我会去你的坟头上拔草的。”白已冬淡淡地说。

    林毅气坏了:“妈的!你不会想点好的?姓胡的不至于因为这点事弄死我吧?”“那可不一定胡昼向来心胸狭隘。”白已冬一点点粉碎林毅的邪恶想法。

    杰里·克劳斯一眼就认出了白已冬,“是那个孩子吧?看起来很小啊。”“所以潜力十足。”马诺斯基说。

    克劳斯骂道:“蠢货!他要是不满18岁,再有潜力也和我们没关系!”“那个孩子,你几岁了?”马诺斯基猛地想起自己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环。

    胡昼以为是在问他,“俺满打满算18岁,有何指教?”“不是你,是你身后的孩子。”马诺斯基说。

    林毅抢着开口:“我也不认识你啊,我18岁,没事了吧?我们可以走了吧?今天贝尔托中心不是允许别人进入吗?”“我也不是问你!”马诺斯基快崩溃了,他径直跑到白已冬身前问道:“孩子,你几岁了?”

    “我?”白已冬指了指自己。马诺斯基点头。

    白已冬这才回答:“18岁,你是谁?我认识你吗?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该你回答我了。”“我叫约翰尼里格·马诺维奇。”马诺危机毫不生分地介绍自己,“现在你认识我了吗?”“不,我还是不认识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对于这种来路不明的陌生人,白已冬习惯性的警惕,像是审问犯人的警察。

    “好!很好!”马诺危机满面春风地看向克劳斯,“杰里,他18岁。”“好了马诺,快把我们的客人送去吃午餐,我们还有重要的事要做。”克劳斯看起来就像个慈善家,“让你的伙伴也一起留下来吧。”

    白已冬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贝尔托中心一向欢迎客人到来,请你不要拒绝,让我们略尽地主之谊吧。”克劳斯和蔼地说。

    “好说好说!”大概只有林毅这样的智障才会相信克劳斯的话。白已冬一脸嫌弃,为什么我要和这样的人做朋友。

    “既然你们这么上道,那好吧,小白,咱们在这吃一顿,下午继续玩。”胡昼说。

    白已冬更无奈了,为什么我认识的人都是智障?

    霍兰斯·斯蒂奇没说话,白已冬以为他也懵逼了。马诺斯基领几个人去用餐室的路上。斯蒂奇在白已冬身边小声说:“刚才那头肥猪,你知道他是谁吗?”“听你这口气,我猜你认识,而且你不但认识,还和他有仇。”白已冬说。

    “不,他不认识我,我和他没有私人恩怨。但是j讨厌他,所以我也讨厌他。”斯蒂奇说。j?白已冬问:“他是谁?”“杰里·克劳斯。公牛队的总经理,是个一毛不拔的家伙,你觉得他请你吃饭会有好事吗?”斯蒂奇猜测道:“他绝对没安好心。”

    j?杰里·克劳斯?公牛队总经理?白已冬迅速整理这些讯息,他的心态悄然加快。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没钱没势。今天以前,他甚至不认识克劳斯这个人,他为什么要请我吃饭?白已冬脑筋稍稍一动,貌似不难猜。

    “霍兰斯,高中生可以参加nba选秀吗?”白已冬问。斯蒂奇说:“当然可以!理论上只要你满18岁就可以报名选秀。”“那”白已冬心跳继续加快。

    用餐室里,丰盛的午餐被呈了上来。

    “你们不会只是想请我吃一顿饭吧?”白已冬问道。马诺斯基笑了声,“孩子,你相信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吗?”“我相信,但我不知道跟这顿饭有什么关系。”白已冬说。

    “当然有关系。”马诺斯基拿起刀叉和小刀切下一块肉,“你的命运正在改变。”“是吗”白已冬不是蠢货,他大致猜了出来。

    我被公牛队相中了?就因为打的那场球?这未免太草率了!那只是一场没有身体对抗的比赛啊!

    “姓胡的呢?”林毅吃的正嗨,抬头一看,没了胡昼。

    白已冬说:“去上厕所了。”

    “我知道了,都去十几分钟了。”林毅猜:“他是与是被人绑架了?”“掉坑里了吧。”白已冬说。

    “两位,吃饭的时候最好不要谈论厕所。”斯蒂奇已经忍他们两个很久了。

    马诺斯基找了个由头走出用餐室,胡昼刚好回来了。

    林毅边嚼边说:“贝尔托中心的厕所被你丫填满了吧?”“妈的!吃饭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胡昼骂骂咧咧地加入了用餐行列。

    球场上,杰里·克劳斯聚集了半个教练组的人。

    “伙计们,今天我们有个意外发现。”克劳斯说。

    其中一个说:“约翰跟我说了,他说他看到了一具世界上最好的衣服架子,如果这具衣服架子会打篮球就更好了,但是我并没有看到,所以无法评价。”

    “我来说吧。”约翰·罗腾说:“那个孩子是我见过的身材最好的人之一。上天真不公平,给了他那么好的身材。”“说重点。”克劳斯受不了他了。

    罗腾接着说:“他的脖子很短,短到可依忽略,同时他的肩膀很宽,多宽?想想纽约的那头黑猩猩吧。”“所以他是个健美胚子?”另一个人戏谑地问。

    罗腾说:“是的!他生来就该健身。但在健身的同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卓越的篮球运动员。就身材来说,他是世界上最适合打篮球的人。”

    “马诺,你也说说吧。”克劳斯比较看重马诺斯基的建议。

    马诺斯基说:“他有两米零一的身高,基本功很扎实,在学校打的是大前锋,所以篮板意识也不错。但我看重的不只是这些,他的速度相当快,快到可以跟上比他矮小数十厘米的小后卫。”

    “他的灵巧是罕见的。”马诺斯基说:“除此之外,他的身体控制力也是不可忽视的天赋之一。”

    “其他方面还有待观察,但他只有18岁,如果他今天没有来贝尔托中心,我们永远都不知道这个人。”马诺斯基郑重地说:“我认为这是上帝送给芝加哥的礼物。”

    罗腾笑道:“马诺很少这么夸人,上次被他如此夸赞的新秀叫沙克·奥尼尔。”

    “是的,沙克是上帝送给奥兰多的礼物。”马诺斯基重复一遍刚才的话:“我相信这孩子是上帝送给芝加哥的礼物。”

    克劳斯已经被马诺斯基说动了。马诺斯基看重的人不会有错。当年从超音速换来皮彭,再以第十顺位选下霍勒斯·格兰特都有马诺斯基的一份建议。

    “马诺,你再去查查白已冬的资料,我现在去安排下午的训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