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江湖当大侠 > 第一百四十章 活着
    “沈庄主,好久不见,”

    “韩半城!竟然是你!”望着石壁上的人影,沈康瞬间就认出了对方,可却怎么也想不到对方会出现在这里。

    一个世代居于方州青雨城的大商人,与原本纵横于其他三州之地的血衣教,本是八竿子打不找的关系。

    他们怎么会勾结在前一起,而且看样子地位还不低。

    而更让沈康有些担忧的是,在自己的牵线搭桥之下,他们韩家可是向镇北军提供了大量的粮草。

    这些粮草中要是有点猫腻的话,那这样的话,镇北军岂不是

    “怎么?沈庄主见到故人这么激动么”

    “常默川?你?”没想到韩半城之后,上方又出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正是血衣教的护法常默川。

    既然常默川在上面,那这些人岂不就是

    “果然是易容术!好一个血衣教!”凑近上去看,这些血池中的根本就是旁人易容的,难怪这些人竟如此不堪一击。

    即便是血衣教家大业大,也不可能随意舍弃宗师境的高手。这些人顶多也就是先天高手,能挡得住才怪了。

    凭借这些人在下面的诱饵引诱他们而来,在突然间将他们包围,血衣教好算计!

    “不好,这里有毒!”鼻尖耸动,沈康闻出了周围气味中似乎有一丝非常轻微的差异,隐藏于血腥味之中。

    这种味道与鲜血的味道几乎一模一样,若不是他们被血衣教包围知道这是个陷阱,沈康根本不会察觉出这其中细微的差别。

    可惜,沈康发现的似乎有些晚了。周围的这些捕头们,仿佛有血液从体内渗出,附于浑身上下。

    那模样就好像是柳如风他们用处秘法时的模样,浑身血红狰狞可怕,宛如浸泡于鲜血之中一般。

    “是血毒!”路捕头几人强行运功,想要拼命压制住体内的毒素。可却越发感觉浑身燥热,气血越发沸腾。

    浑身血液,仿佛不受控制般的越流越快。渐渐的,一股难以想象的剧痛一的袭来!

    瞬间,一种流传于江湖的可怕毒物映入脑海之中。

    血毒!无论是外色还是气味都犹如鲜血一般,可成水滴状也可成雾状,只要接触到了皮肤便可瞬间渗入体内,迅速溶于血液里。

    这种毒会随着功力运转渗透进全身各处,血液会越来越沸腾,直到最后心脏似承受不住。整个人就会在沸腾中,痛苦的死去。

    之前他们冲下来的时候虽然遮住了口鼻,但却无法遮挡住全身的皮肤,所以不察之下所有人都中了招。

    “难怪你们要杀这些无辜孩童,你们根本不是为了用他们的血来疗伤,而是要用血腥味遮掩住你们下的血毒!”

    “不错!果然不愧是金牌捕头,一猜就中。能为我教做出一点点的贡献,这些人也算是死得其所!”

    “混蛋!”冷冷的望向上方,沈康心中怒火升腾。为了一己之私,肆意屠戮,这些人统统该杀!

    “玉符传信!”

    为首的金牌捕头腰中别着一块玉符,突然闪烁起了青色的光芒。这几人再看到后,瞬间脸色大变。玉符传信,必有大事!

    “什么?怎么可能!”即便是身中剧毒,这些人依旧将玉符拿起来看了一下。可这一看之下,几人全部脸色大变,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很快他们就将震惊之色遮去,眼下可不是震惊的时候,面对重重围困他们必须想办法活下去。

    可当他们收起了那份震惊,想要发信求援的时候,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传信玉符似乎被改动过,为何只能收信而无法发出消息?”

    “这不可能,究竟是谁干的?”

    “怎么?诸位大人收到传信了?是不是很震惊,这份大礼如何?”

    看向下面那些面色慌乱的捕头们,常默川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又充满了不屑“为了对付我们,朝廷竟然派遣了镇北军十五万大军偷偷南下,真是好大的手笔!”

    “可那又如何?你们真的以为自己赢定了么?还不是被我们略施小计,就将你们玩弄于股掌之中!”

    “什么?朝廷十五万镇北军秘密南下?为何我不知道?”

    一听这个消息,沈康也有些震惊。十五万镇北军南下,这样的消息他是完全不知道,这些捕头们从头到尾也没跟他说过。

    很显然,这些人从没有真正信任过自己,对自己隐瞒了不少信息。

    高台上的常默川冷冷的看着沈康,仿佛是在看一个被人随意玩弄的小丑“沈康,沈庄主,你真以为朝廷会完全信任你么?”

    “他们的确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你是血衣教的少主,可也没有证据证明你不是,你虽然肆意杀戮我血衣教弟子,可他们也怕,万一那是苦肉计呢?”

    “所以他们干脆先主动将你拉拢过来,名为联手,实为监视!这些人可都是办案丰富的金牌捕头,任你伪装的再好也能看出破绽来!”

    “难道沈庄主就不会用脑子好好想想么?在来这里之前,你是不是连自己要去哪都不知道?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信任你!”

    “若你真是无辜的那最好,他们手中就多了一把对付我们血衣教的利刃!”

    “若你不是无辜的,他们正好借你的手一点点引我们出来。朝廷无数高手齐至,再配合这十五万镇北军正好将我们一网打尽!”

    “啧啧,多完美的计划啊,可惜,可惜了!”

    体内九阳神功迅速的运转,之前本就不大的消耗渐恢复。沈康默默的举起了自己的剑,冷冷的望向上方。

    常默川的三言两语,动摇不了他的决心。纵然朝廷的人不信任他又如何,他之所以来这里又不是为朝廷卖命,而是为那些无辜村民们报仇的。

    血衣教罪行累累,手中不知沾染了多少鲜血,他此来只是为了让自己不留遗憾而已。

    “沈庄主,我知道你不仅深怀神功百毒不侵,而且武功高绝。但我们有这么多高手在,今天你也是插翅难逃!”

    “况且,就算你能逃走,可是他们呢?他们这些人一个也走不了!”

    “沈庄主,要知道朝廷本就对你怀疑,这次行动若是只有你一人活着,那你认为你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简直聒噪!”猛然间,一股凌厉无双的剑意冲霄,似乎欲刺破空间一般。

    恐怖的剑气肆虐在周围,刹那之间,时间仿佛在这股狂暴的剑意下定格。

    “沈康,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劝你干脆像韩护法那样加入我们,不然的话”

    “要打就打,废什么话!”

    “等等,沈庄主,切莫冲动!”忍着剧痛,路捕头一把抓住了沈康的衣袖,剑气四溢之下将其整条手臂全部割伤,鲜血淋漓下路捕头却未曾皱半分眉头。

    “沈庄主,韩半城是血衣教的人,这件事非同小可!镇北军此时的粮草,可是有一部分就是来自于韩半城的青雨商会!”

    “更何况我们的传信玉符又被毁了,那就证明我们内部高层之中也有内奸在!”

    “沈庄主,我求你,你得活着,务必要把这些消息传出去。我等已身中血毒活不长了,既然如此我们不如拼死为你杀出一条血路!”

    “沈庄主,之前多有得罪,但这是我等职责所在,还请沈庄主原谅!咳咳!”

    这些金牌捕头浑身血红色越来越浓郁,气血翻腾的越来越快,却强忍着疼痛半跪在了他的身前。

    深深的看了沈康一眼,随后这些人紧咬着牙关,一个个踉跄着站了起来,汗珠混合着血珠从浑身各处流淌下来,浸透了身上的锦衣,染红了衣领处的金边。

    显然,他们此时正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虽然此时我们中了血毒,但也不是一点用也没有!”

    “沈庄主,求你一定要活着离开,去找总捕头!”

    “兄弟们,随我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