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343回
    新的衣物是干净的,随时可以穿。

    内衣物也是干净送来的,但是,未经自己亲手处理过的贴身衣物,穿着没有安全感。

    本来就打算只住一晚,换洗衣物准备不足,偏偏唯一干净那件又弄湿了。所以,她当天晚上把所有新内内洗了烘了,再放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晾挂一晚。

    只穿睡衣,算是衣冠不整,就没出客厅找年哥闲嗑。

    如此反常,农伯年不放心,觉得她可能在崔家吃错东西或者受到精神虐待什么的,便过来敲门问她在干嘛。

    罗青羽没开门,扬声道“我在练功,扭麻花。”

    光说练功没用的,她的习惯是早上练功,晚上可练可不练,家人都知道。今晚突然为了练功避开他,会让他想到别处去,比如在崔家受了什么委屈啥的。

    若说扭麻花,再笨的人也听得出弦外之音。两人毕竟没有血缘关系,孤男寡女的,避避嫌为好……

    扭麻花?站在门口的农伯年听罢动作僵住

    “……”

    描述过于生动,他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出一幅画面,喉结动了下,果断快步去了浴室。

    半晌之后,恢复冷静的农伯年双手撑在洗手池的台面,凝望镜子里被水泼湿脸的自己。

    很想对自己说一句什么,一时间又不晓得说什么好,唯有一句“卧槽,小子你定力忒差!”送给他。

    上辈子的他受过特训,懂得如何用个人魅力征服目标,或如何抵御美色。两辈子加起来差不多九十岁的人了,竟连这点考验都过不了,白活一场。

    他当年认她为义妹完全出于真心,没有丝毫非分之想。

    在两人的成长过程中,除了指导功课,他极少与她联系。一来要追求自己的远大理想,二来,他认为两人的关系最好是建立在亲情上。

    别跟他一大老爷们谈什么爱情,那东西就跟见鬼一样,虚无缥缈,看不到摸不着。或许这世间的确有爱情和鬼的存在,但肯定极之稀少,咱就不图了。

    图点现实的,作为亲人,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关心她,帮助她。在她走弯路的时候提醒一下,替上辈子的老友尽一尽兄长的责任,和回报她的一饭之恩。

    自始至终,他的本意是将她带离前世的生活环境,让她这辈子能够自由快活。

    ……为何会搞成现在这样,鬼才知道。

    这辈子的她脱胎换骨似的,越长越好,无论皮相与内涵,皆和上辈子判若两人……

    洗手池前,打开水龙头,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农伯年继续往自己的脸上泼了几下,再从旁拿过一块毛巾拭干,随手扔在一边。

    决定了,此地不宜久留,溜了溜了。

    于是,农伯年整理一下头发,毅然决然地走出客厅……时,无意识地抬眸瞅了对面紧闭的房门一眼,顿住脚步。

    在前世,他接到罗天佑电话的时候才想起她这么一个人来,一直想抽空去见她最后一面。奈何事务繁忙走不开,便让人拍下病房里的她给他看了一眼。

    病房里,她最常做的便是坐在病床上,望着窗外发呆。和今天遇到她时一模一样,眼神空洞迷茫,不知在想什么。

    所以,她到底在想什么呢?

    农伯年“……”

    特么的,他抹把脸,搓掉一脸的满腔愁怀。罢了,就当前世欠她的,今世慢慢还。

    本想回房收拾行李的身影拐道去了书房,打开电脑,找点事做做分散一下精力。原本说好今天回研究所的,临时变卦,那里的同事八成在跳脚骂娘。

    还有农七,她竟然向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借几十万,简直匪夷所思。貌似他才是她的哥,因为他是家人,所以被列为不能麻烦的对象了么?

    他该高兴呢,还是应该高兴呢?

    唉,妹子太懂事,他脑阔疼……

    与此同时,隔壁,那位懂事的妹子正躺在床上,双脚竖在墙上,一边用手机刷博客。工作室帮她上传两则代言广告,有静态仕女图,有古朴素雅的动景图。

    不管镜头拍得再好,颇有古趣意境,它终究是两则商业广告。

    除了云水屋设计室留有地址以及电话,农氏工艺作坊的作品,只有到博物馆才能一观。

    既有好评,获万人点赞;亦有差评,酸意溢满评论区。

    说她也不过是芸芸众生,被金钱俘虏,将不食人间烟火的神女形象搞崩了。还说如果是为了圈钱,她一开始不应该表现得高高在上,清丽脱俗,引人向往。

    她“……”

    自从接了代言,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不能乱怼。

    至于网上的言论,由它去吧,争什么呀?这不,又有人拿她在学校嚣张跋扈、遭师长厌弃的事来说。

    唉,老茶新炒,嚼得有滋有味。最终苦了谁,只有嚼的人体会。

    这些她就不管了,再看看父母发在朋友圈里的图片,哟唏,父母回乡最爱串门子,村里的人给他们送来一大包红薯。

    “我要吃薯干!”她在老妈发的图片下评论,“还有今年的柿饼一并走起!”

    今年工作完毕,她必定要出去旅游的,等回到家已经没兴趣做这些小零食了。趁爸妈在乡下闲着,索性给他们找点事情做做。

    “行,”老妈回复,顺嘴提一句,“你问问阿年今年过不过来。”

    “问过了,去。”罗青羽撇撇嘴,回复道。

    “呵呵,那好,”可把老妈乐坏了,“我把你干爸干妈一起叫过来热闹热闹!”

    乔迁之喜,人多更喜庆。

    还有,罗青羽从村群里得知,陈家杰的父母最近天天回村里求神拜佛,保佑儿子早日恢复健康。据悉,有人推荐他们找罗家人求医问药。

    对方是城里人,且从陈家村的村民得知罗家阿青品性不大好,在大谷庄托村长问一问谷宁是否有药。

    得知没有,便作罢了。

    对于陈家杰的病,罗青羽不发表任何意见,略过不提。

    另外,阿珍发信息请她出去逛街,说好不容易有了一天假期。她肯定没法去,如实告知自己正在外地打工,要等明年再聚。

    阿珍“……”人生难测啊。

    接着是丁寒娜,她这两天过得一样精彩。先是一眼看中工作室的选址,签了约,农七哥托朋友帮她办理营业执照,顺便搞装修。

    尚未开张,她便接到熟客介绍的一桩生意,最近正忙着处理。

    而农七哥是个豪爽的,虽然说好是借钱给罗小妹,但没有借据,没有协议书,没有任何凭据就把钱掏了。

    “你七弟是个人物。”罗青羽给年哥发了一条信息,“他长这么大被人坑过吗?”

    如果没有,她可以代劳。

    “……”年哥回复,“早点睡,明天一早出门。”

    他已经找到明天要去的地方,正好满足她的要求,一条偏僻无人至,残破无人修的路线明天走起。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