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208回
    她老公陶海昌是事业单位的领导,说话老是一套一套的。认死理,平时和小舅子郑澄互相看不顺眼。

    前者嫌后者擅于投机取巧,不踏实;后者嫌前者爱说教,不胜烦扰。

    郑大姐常常夹在丈夫与兄弟的矛盾之间,左右为难。

    平时小打小闹无伤大雅,问题是,陶海昌的亲妹在药监局工作,职位还不小……

    约莫一个小时后,郑家的客厅气氛凝重,一位四十出头的男子大马金刀地坐在一旁,目光冷淡地盯着小舅子郑澄,不怒而威。

    本想阻止小舅子的愚蠢行为,谁知老丈人的药已服下。

    “海昌,这事不怪阿澄,爸是被判了死刑的人,”郑大姐压着嗓子,试图缓解气氛,“但凡有一丝希望,谁肯放弃?”

    有句话她只敢在心里头说,看到父亲痛苦挣扎,她曾经想过不如早走早解脱……

    “你怎么判断这是希望而不是绝望?”陶海昌瞪妻子一眼,斜睨小舅子,“小朋友都知道药不能乱吃,你堂堂知名企业的高管竟连这点常识都没有,丢不丢人?

    而且我问你,如果爸吃了这药病情加重你怎么办?能把药吐出来?”

    他的这番话使客厅彻底安静下来,只有挂在墙上的老古董时钟在滴答滴答响。

    郑大姐六神无主,下意识地坐在自家男人的身边。郑澄不辩解不怼人,双手捂着脸,头脑一片空白一个字都想不出来。

    陶海昌见他这模样,憋了满肚子的气像被针刺了一下,噗地没了。骂人有什么用?老爷子已经吃了药,眼下最重要的是把病人送回医院,方便及时抢救。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赶紧把……”陶海昌刚要提议把老人送回医院,老爷子的房门就开了。

    只见郑母有些高兴地从里边出来,冲客厅的三人嘘了声,“说话小声点,睡着了,别吵他。”

    “睡,睡着了?”郑大姐不敢相信地起身。

    自从查出病情,老爷子的身子骨越来越差,一开始还能正常作息。最近半个月,别说病患了,全家人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

    因为病人睡不着,肚子涨,老想上厕所却无力翻身起不来床,要人扶。虽说老人病到现在骨瘦如柴,每次起床都要两个女人或者一个男人才扶得起来。

    多亏郑澄请了几天假,不然两个女人非累瘫不可。请保姆?人家一听到要照顾肝癌病人便摇头摆手,给再多的钱也不肯来。

    郑澄已经找人帮忙请一名力气大的护工,等自己回去上班时接替他的位置,以免累坏母亲和大姐。

    听到老人能入睡,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纷纷轻推门进去看个究竟。尤其是陶海昌,担心丈母娘看错了,万一老爷子是……不管怎样,先看清楚再说。

    推开门,不必走近细看便知道老人的确睡着了,瞧那鼻鼾声,打得震天的响。

    “……”

    下一刻,大家坐在客厅里继续沉默。

    好半晌,郑澄终于开口:“给药的人说了,这药治不了病,只能减轻爸的痛苦……”让他舒服地走完最后一段路。

    之前他也是半信半疑,如今信了几分。

    一听治不好,郑母的眼泪止不住了,哽咽着问:“是钱不够吗?我可以卖房……”服了药之后,老头子的精神与身体上的折磨似乎有所减轻,怎么会治不好病?

    “不是钱的问题。”郑澄半搂着母亲的肩膀,“妈,研制新药不容易,能让爸轻松几日就不错了。”

    不用手术,不用受苦,这是钱买不到的。

    “是啊,妈,这药能让爸少受苦是好事。别的,咱不贪心,或许爸吃着吃着病就好了。”郑大姐以乐观的态度宽慰母亲,生怕她忧思过度伤了身体。

    “妈,”陶海昌也跟着劝,“您累这么多天了先回房歇歇,爸这里有我们年轻人看着就行。”

    “对,妈,爸有我们呢。您抓紧时间睡觉,等一下换我休息。”说着,郑大姐半强迫地扶老妈返回屋里。

    等老人的房门掩上,陶海昌重新盯着小舅子,“郑澄,把那药给我。”

    郑澄怔了下,旋即警惕:“干嘛?”

    “拿去检测!看看里边是什么成分!”陶海昌没好气道,“有些人为了赚钱,不惜丧心病狂拿有害物质制药害人。趁爸吃得不多,咱及早发现及时治疗。”

    “不行!这药只有几颗,万一……”

    “万一它是好药,我陶海昌领着全家跪在神医门口帮你把药求回来!”

    如果让他猜中里边掺了罂粟什么的,保证那什么“神医”过不了今年,绝不让他/她有机会贻害一方。

    ……

    年三十的前一天,长辈们大概在外边玩疯了,乐不思蜀,大雪封山了还不见踪影。

    “呵呵,他们说今晚铁定回到,让咱们别等,该干嘛干嘛。”披着棉被的丁寒妮将爷爷的回复告诉小伙伴,“真少见,我爷爷很少玩得这么开心。”

    选址,挖珍珠,旅游,拜访隐士和能人,逛到现在还舍不得回来。

    “所以你要多陪陪他。”同样披着一张棉被的罗青羽靠在罗汉榻的另一头,翻阅手机信息,“平时他一个老人在家挺寂寞的。”

    “没办法,他和红姨不让我回来。”

    丁寒娜心里憋屈得很,一回来就碰到村民说她不能老惦记玩,不要忘了家里还有一个老人需要她照顾,却没人问过她在国外过得怎么样。

    除了日常的室内设计课程,其余时间全部进行地狱式的训练,其中的苦楚有谁能懂?

    “找个男朋友让他懂呗,别人可没义务懂你。”罗青羽懒洋洋地说,这个别人当然包括她。她不要懂别人,别人肯定也这么想,这叫以己度人。

    现实版的毒闺蜜,丁寒娜白她一眼,斜靠在罗汉榻的一头。

    晚上七点了,天色已黑,凝望亭外的雪花洋洋洒洒地飞舞在天地间,她备感沧桑。

    “唉,这些年我要谢谢你们家和谷展鹏一家,经常探望我爷爷。”老人时常提起这两家人,尤其是他俩,但凡家里有什么都要拿一点过来,唯恐他坐吃山空。

    “谢就不用了,说说你明年有什么打算?留在国外工作,还是回家发展?”罗青羽放下手机,从炕几上抓一把瓜子过来慢慢嗑。

    由于丁大爷不在家,丁寒娜要独自打扫偌大一座宅子的卫生。正好,让她瞅空把续骨丹炼出来了,在丹炉山里边搁着。

    钱是赚不完的,同样,丹也是炼不完的。

    从下雪的那天开始,罗青羽正式开始她的悠闲假期……因为丁寒娜在一天之内把宅子的卫生全部搞定,耐不住寂寞,天天到枯木岭溜达。

    作为有秘密的山主,她只能陪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