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80回
    当然,这是玩笑话。等读大学了,把那臂钏戴上就好。小孩子身上的灵异现象,一旦长大随时可能消失,不必紧张。

    “娜娜,你有没想过面对真正的客户?”

    丁寒娜愣了下,“开公司吗?我还不够资格,卖水晶积攒经验赚些零花钱可以,爷爷不准我接高危工作。”开店的本钱也不够,看似有电台打广告,生意并不好。

    “我是说摆摊看相,你会看相吧?”罗青羽问她,“纸上谈兵,不如现场操作。”

    “摆摊?”丁寒娜愣了,“在夜市摆的那种?”

    “对呀,看相对你没影响吧?”直接面对人群,才能获得真正的经验大礼包。

    年轻就是好,两人有伴,说干就干。

    第二天是周六,两人趁白天到批发市场买一张简便折叠式矮茶几,四张折叠小凳子。还有红纸,黑色墨水笔,一沓红包等零碎的玩意儿,手写锦布招牌。

    为免被家长发现,两人化点淡妆,换个发型,穿一件有宽帽的薄外衣掩盖鼻子以上部位,只露嘴和下巴,再到城市边沿一个厂区附近摆摊。

    有厂区的地方多半有一个夜市,流水线工人的消费能力虽然不高,胜在人数多,商机无限。

    找到管理处交了摊费,摊位费分几种,有长租,短租,临时租。她们这是临时租一晚,费用贵一些。

    这没办法,她俩是学生,无法保证每个周末都能来,更不能每天来。

    “你把价格定那么高,谁敢消费?”丁寒娜看见罗青羽亲笔写下1万块,惊了。

    帮人看个寿命价值一万元,简直天价!可能开不了市。

    “奇货可居,爱算不算。”罗青羽满不在乎。

    她的便宜师父说过,可以此为生。丁老爷子也说过,她可以告诉别人寿数,但不可逆天改命。比如大哥、小姨的命数是她刻意改变的,遭天谴不奇怪。

    爸妈正是担心这一点才将她与亲人隔离,哪怕她曾经解释过,“预知未来”的技能只对近亲有效。可他俩为了杜绝危险,严禁她利用眼睛的异能获利。

    但是,眼睛在她身上,不用白不用。

    只见罗青羽大笔一挥,洋洋洒洒地写下心中的卦金金额,再将它贴在一个三角牌上,摆在桌面当广告。

    上边是酱紫写的欲知寿命几何,可以问我;卦金一万,谢绝议价。

    丁寒娜“……”

    “你的水晶要往死里定价,不然人家不识货。”写完自己的,罗青羽还好心提醒她。

    摆在夜市的一般都是廉价商品,突然冒出一个高价品种,相信有不少年轻人怀着好奇之心过来一探究竟。

    人气有了,财气慢慢也会有的。

    长期在流水线作业小姐姐们生活枯燥,一旦看到心头好,多半会理智全失,再贵也肯买。

    哪怕要养家的姑娘,偶尔也会花大价钱买一两件饰物满足自己的爱美之心。

    这是罗青羽上辈子的经验谈,她上辈子有两位正职,一份是夜班的仓库主管,一份是白天班的名牌服饰专卖店的店长。

    揣摸顾客的心思,她不说顶尖,一点经验和眼力还是有的。

    她之前在夜市摆过摊,赚得略多被同行排斥,半夜回家的路上被打劫。虽然安然无恙,时间长了怕暗箭难防。她有儿子父母要照顾奉养,于是改了行。

    本想做麻辣烫,可儿子讨厌她身上那股味道,只好找了两份正经工作。

    仓库主管收死工资,专柜那个收提成赚得比较多。从店员到店长,官虽不大,却倍有成就感……

    说回丁寒娜,在她眼里,搭档除了有些任性,为人倒是很大方,竟然把大片广告位让给她。和所有算命先生一样,用一块黄锦布写上她的特长再压在桌边。

    比如看面相,手相,用塔罗牌问吉凶等,黄锦面向公路,行人皆能一目了然。

    “你懂得真多,平时训练很辛苦吧?”罗青羽忍不住佩服。

    “这些我天生就会,不用学,我平时的训练主要是捉妖魔鬼怪。”丁寒娜也写下自己满意的金额,一个问题100元。

    这是她的市场价,和那些50元、10元的半桶水不同。

    唔,捉鬼……

    罗青羽默默挠挠脸,嘴巴动了动,最终选择闭上。知道得越多越恐怖,无知者最幸福,哈哈。自从身边站满学霸,她的智商老被摁在地上摩擦,习惯了。

    丁寒娜的价钱公道,且两人长得漂亮,很快便招到一些好奇的男生前来询问。

    而自己写的是一万块,无人问津。

    于是,罗青羽很有先见之明地,从背包里取出一本数学资料,凑在小台灯下认真复习。物理、化学和英语是她的死穴,但数学是她的癌症,治不好那种。

    死马当活马医,跟它拼了。

    丁寒娜“……”

    如此坚韧的心性,佩服,更加不敢告诉对方其实拼了也是白拼,唉……

    就这样,两位灵异美少女第一次开张,丁寒娜不仅凭看面相、手相赚了一笔相当可观之财,还卖出不少水晶饰品,收获颇丰。

    拿出来摆摊的水晶全是手链、耳环等小玩意儿,价格定在300-500之间。

    身边的好搭档教的,真是奸商!

    她以为不会有人光顾,没想到厂区里的小姐姐们这么舍得花钱,把她乐得见牙不见眼。但见自己的小伙伴兼好搭档吃了“白果(零收入)”,于心不忍。

    “青青,水晶收入分你三成。”丁寒娜诚恳地一边数着小钱钱,一边说。

    “不用,”不是自己的东西,罗青羽贼大方地拒绝,“苟富贵勿相忘,日后有空指导指导我的作业,感激不尽。”

    两位哥离自己太远,远水救不了近火,身边有位“消防员”更有安全感。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但,她更想教她其它东西。

    “青青,想学钢琴吗?”

    “钢琴?”罗青羽疑惑地看过来,“我哪有时间?”

    “怎么没时间?你天天学习不懂放松,精神会崩溃的。逢周末到我家,我教你弹两三个小时琴,不会浪费你太多时间。”

    罗青羽讶然“你平时还有时间学钢琴?”不得不说,她又妒忌了。

    “挤挤就有了。”

    她逢周末才回老家训练,每天下课的时间大把,除了钢琴,她还学书法。

    罗青羽“……”

    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啊(┙≈gt;∧≈lt;)┙へ┻┻,魂淡!

    “有时候,爷爷让我周末放假,尽情去玩,去放松。劳逸结合才是正确的学习态度,你太紧绷了,容易适得其反。”丁寒娜坦诚地说。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