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36回
    晚上九点多,罗青羽惯性早睡,小年的车也来接他回酒店。

    他今年才12岁,回内陆必定有成年人陪同,不是父母也会有其他人。

    今天来罗家纯粹是碰运气,行李等物还在酒店放着。罗家面积较小,他今晚就不打扰了,车子已停在罗记店门前的路边。

    “阿姨,这些礼物是我妈咪准备的,请一定收下。”

    临行前,他让司机和另一位随行的高个子帮忙把东西搬到楼上。

    “嗐,你才多大,来就来,拿什么礼物?”谷宁哭笑不得。

    儿子这位朋友太会做人了,一点儿不像十来岁的少年人。

    “爸妈说上门作客不能两手空空,况且我还要打扰你们一段时间,不好意思的。”

    既然带来了,总不能让他再拿回去。

    这个时间点,罗记店里几乎没什么客人,坐在收银台的罗宇生也过来帮忙。看见自家宝贝儿子正一脸好奇地打量礼物盒子,不由无奈。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以前觉得自己儿子像块宝,如今一比较,哪儿是什么宝?分明是棵狗尾巴草。

    当然,这些话背地里跟媳妇说说就好,不能当面贬损孩子。

    “咦?”罗天佑正在观察礼物,眼角余光瞄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细心一看,愣了,“小年,他不是那位……”

    那位下河救陈雄的路人甲么?

    小年正在数礼物,看看有没漏了什么。

    见好友盯着自己的一名保镖看,立马竖起手指嘘一声,趁罗爸谷妈不留意,悄声告诉他“他是我保镖,别让你爸妈和小青知道,这是巧合,别嚷嚷。”

    “哇,你还有保镖?牛叉啊!”罗天佑满眼的羡慕,“好歹让我当面说声谢谢。”

    瞄瞄爸妈,他俩不好意思麻烦小年的人来回跑,各自捧着纸箱上楼了。机不可失,他跑到那位保镖跟前鞠了一躬,代陈雄向他谢过救命之恩。

    “不用谢我,是农少让我救的。”对方微笑说,见礼物盒子已全部搬出,便直接回到车上。

    罗天佑不由看向小年,深感疑惑,“你知道我会去江边?”

    小妹能够未卜先知,小年难道也可以?

    “只要有钱,什么人雇不到?”面对好友的惊诧,小年不以为然,“世上不仅小妹有特殊能力,不过这事你别跟她讲,她还小,有特殊能力的人多半神经质,容易影响心理健康。”

    “啊?”罗天佑半信半疑,一边眉毛挑得老高,“有这种说法?”

    “当然,以后小妹的事要保密,说多了容易遭人惦记。”小年说完,拍拍哥们的肩膀,也上车离开了。

    明天早上他会赶过来,和罗氏兄妹一同回乡下老家。

    目送好友离开,看不见影儿了,罗天佑返回楼上看见老妈正在拆礼物。

    老爸不在,他回店里准备关店搞卫生。

    “妈,我今天才发现,小年好厉害……”罗天佑怅然若失地蹲在一旁,随手扯过一只最大的箱子。

    之前一直用信件联系,发现对方知识渊博,知道很多他不了解的内容。见到真人时,又发现对方居然是有钱人家的少爷,随行有保镖,自身功夫也不差。

    除了学习成绩不分上下,其他方面一作比较,自己就像一个坐井观天的傻瓜。

    落差太大,有点自卑。

    “你知道就好。”见儿子一脸备受打击的沮丧,谷宁不忍奚落他,“他出生在经济最发达地区,生活水准也高,见识肯定跟咱们不一样。你别气馁,好好念书……”

    吧啦吧啦,谷妈开始向儿子灌心灵鸡汤。

    至于小年送的礼物,里边有药酒,送给罗爸的,因他听说罗爸正在指导小妹打拳,跌打扭伤免不了,有备无患……等于给小妹准备的。

    有几罐奶粉,给大人小孩都能吃。

    还有一些自家生物科技机构研制的面膜等护肤品,是小年妈特意为谷宁准备的。

    她自己用过,不分肤质,效果特别好的说~。

    看着老妈捧着护肤品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刚才那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消失了,让失落过后又满血复活的罗天佑摇头轻叹。

    呵呵,女人~。

    罗天佑的礼物是一箱资料书,其中有《奥数解题技巧》,《物理学难题》资料书两套共四本。还有其他科目的资料,每翻出一套,他眼里的欣喜愈发明显。

    还有两套犯罪心理学,悬疑案例等,男孩子的最爱。

    最后是罗青羽的,她的礼物很少女,一只半人高的大毛毛熊,几套不讨她喜欢的小裙子,一包大白兔奶糖,和一部白色的最新款滑盖女式手机。

    太贵重了!

    谷妈原封不动地收好,第二天见了小年就要退回去。

    “这是去年春节我在家族晚宴上抽奖抽到的,不花钱。”他说,并从盒子里翻出一张机打的售后信息,上边盖有一个家族印章,“我用不着,丢了又可惜。”

    别看小年总是一副成熟模样,有时候挺孩子气的。不管谷宁怎么说,他坚决不回收,爱咋咋滴。

    不得已,谷宁只好硬着头皮给对方家长打电话。

    一开始两人语气生疏,说着说着,两个女人谈得不亦乐乎。从香江的药品谈到化妆品,如何科学养生,谈儿女成长阶段如何的烦人,最后才扯到正题。

    “……不必介意,他第一次抽奖就中了,高兴得不得了。别的小姐妹问他要,他都不肯给,说留给自己妹妹。嗐,孩子一番心意,你们别嫌弃啊!以后小年回内地,你们管吃管住就好……”

    “瞅瞅这话说的,我无从反驳啊。”和小年妈妈谈完电话,谷妈一脸不可思议的瞪着罗宇生,“难怪教出这么懂事的孩子,这妈情商比我高出n个等级。”

    有其母必有其子,做儿子的讲国语特别溜,妈也不逊色,让她十分的羡慕妒忌。

    恨是不可能恨的,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嘛。

    罗宇生听得好笑,“既然家长知道,你就收下呗。”

    “我敢不收吗?不收就是嫌弃,哎哟我的妈呀,这份人情以后怎么还?跟有钱人做朋友压力忒大了。”不行,她得想想,小年假期满时该送些什么回礼呢?

    至于有钱子弟的爸妈为啥敢让孩子住在她家,这不重要。说了是有钱人,肯定私下里把他们家的祖宗十八代起了一遍底。

    生气吗?有点吧。

    可生气有啥用?谁让儿子认识这么一个朋友?俗话说得好,近贤则聪近愚则聩。难道放着一位双商高的孩子不结交,跟那个差点害惨儿子的陈雄称兄道弟?

    迟早气死妈,莫得莫得。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