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人生重置了 > 第210章 买了一栋“老洋房”
    第210章买了一栋“老洋房”

    魔都的“老洋房”,几经变迁,也是在97年、98年才开始有了较为活跃的交易。

    这个时期,魔都的平均房价也就2000多元不到000元。而一栋老洋房,普遍报价100万元-200万元。

    转了两天,胡杨看中了一栋房屋。

    和房主取得了联系,这天一早,胡杨就等在了门口。九点刚过,一个身穿米黄色呢子大衣,身材婀娜的女子走到了跟前。

    “是胡先生吗?你好,我姓吴。”

    女孩长得很漂亮,身上的气质更为耀眼,一看就是有着不错的出身以及良好的教养。

    “吴小姐,你好。我今儿想看看房子,麻烦你了。”

    胡杨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倒不是起了什么不好心思,而是有一点惊艳的感觉。

    “嗯,请跟我进去看吧。”

    姓吴的女孩儿微笑着点点头,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

    “这栋老洋房,是我祖父祖母的产业,他们年事已高,所以委托我来处理。这栋建筑呢,始建于三十年代,建筑面积有75平米,花园面积有500平米。”

    一路走进去,姓吴的女孩便很自然的介绍了房屋的基本情况。

    胡杨不停地微微点头,他一进来就喜欢上了这其中的花园。当然,目前的花园看起来还有点破败,很显然主人没有尽心打理。

    不过这没关系,要是胡杨真能买下这栋建筑,会好好重新修缮一番的。

    走进屋内,就是一间大客厅,木地板看起来有些斑驳,可能是年代久远的原因。

    整栋建筑分上下两层,有着比较明显的欧式建筑风格。

    胡杨楼上楼下的仔细参观,心里觉得很满意。于是就问道:“吴小姐,不知你这栋房子的卖价是多少?”

    “我叫吴馨慧,你可以叫我小吴。我祖父母的这栋房子,位置很好,而且保存的不错,我们开价200万元。”

    吴馨慧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年纪,应该还比胡杨小,不过待人接物却是恰到好处。

    胡杨笑着摇摇头,说道:“你这价格不包含土地出让金吧?要是不包括,可就有些贵了。”

    老洋楼的首次交易,需要补上土地出让金,这和其他房屋的交易不太一样。出让金并不便宜,在现阶段大致相当于房屋成交价的15。

    两人你来我往,最后商定的价格落在了180万元。

    签合同还得两位老人亲笔签字,胡杨包了一辆出租车,跟着吴馨慧跑了一趟。

    接下来就是做公证,然后胡杨打了80万元预付款,二人商定,过户的当天结清所有款项。

    整整忙了三天,胡杨才忙完了这件事情。

    “吴小姐看起来对法律很熟悉啊,你是从事法律工作的吗?”

    整套手续,胡杨都是跟在吴馨慧后面跑,就连合同都是人家写好打印出来的。

    在付清了尾款之后,胡杨请吴馨慧到咖啡馆坐了一会。

    “我还没毕业呢,不过我是学法律专业的。”

    吴馨慧才大三,但她的社交能力很强,本身也是学校学生会的干部。

    “哦哦,没看出来,我还以为你已经毕业了。”

    其所谓交浅不言深,胡杨也没有问人家为什么要卖楼之类的废话。请吴馨慧喝一杯咖啡,无非是出于礼貌。

    “胡先生,现在888号这栋洋房也不属于吴家了,就算我多一句嘴吧,请您好好保护它。毕竟这么多年留存下来,也不容易。好了,谢谢你请我喝咖啡,我要走了。”

    吴馨慧的表情有些复杂,可能那栋房屋承载了她的一些记忆?

    “先别急,我还有点事想问你。吴小姐,接下来我肯定要重新修缮这栋房屋。不过呢,魔都这边我不是很熟悉,你要是有从事这方面熟人或者公司,麻烦你给我介绍一下。”

    这栋房屋直接住肯定是不行的,需要好好整修一番。所以胡杨就向吴馨慧打听了一下。

    吴馨慧想了想,才说道:“我没有直接认识的,不过我可以问到。这样吧,回头我给你打电话。”

    两人之前都互相留有电话,联系倒也方便。胡杨谢过了吴馨慧,把她送上了出租车。

    “胡总,那咱们还继续留在这边吗?”

    回到酒店,韩文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问了一句胡杨。

    “不了,这眼看就要过年了,明天咱们就回羊城。”

    修缮房屋的事情不急在一时,别人过年也要放假的呢。所以,次日一早胡杨给章汝霖打了个电话,然后就乘机飞回了羊城。

    香江。

    曾祥琪这段时间的日子很不好过,他的祥祺电子如今已是负债累累,供应商早就把他告上了法庭,在内地的公司和工厂都被法院查封了。

    而且曾祥琪的父亲也断了他的资金来源,他每天就窝在自己的房间里喝酒,靠着手上的一些积蓄度日。

    春节前的一天,曾祥琪还没起床,就被找上门来的父亲给叫了起来。

    “你整天这么消沉,像什么样?你先去洗把脸,我有事问你。”

    曾祥琪很怕他父亲,也不敢回嘴,老老实实的去洗了脸,然后站到那里等着挨训。

    “祥祺,陈嘉霖的手臂是你派人去打断的吧?”

    父亲瞟了一眼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心说,自己当初怎么就看走眼了呢?还以为他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没想到还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是的,父亲。不过我没有出面,我让中间人去找的人,不会牵连到我的。”

    曾祥琪暗自一惊,虽然替自己辩解了两句,但却不敢说谎。

    “哼!是不会牵连到你,问题是牵连到整个曾家了。你的眼睛光是盯着陈嘉霖,可你知道和陈嘉霖在内地合作开厂的那人是谁吗?那人叫胡杨,在内地和香江名声不显,但是实力却很恐怖。

    这一次我们铭集控股的股票就遭到了人家的狙击,损失很大啊。而且,如今的陈家也不是以前了,陈豪在内地投资胜翌电子大获成功,他儿子陈嘉霖的顽石科技俨然成为了内地代工行业的巨头之一。

    祥祺,我不是埋怨你做生意亏钱,生意本来就是有赔有赚。可是我不容忍你到处树敌,甚至钻进了别人的圈套还不自知!从你投资vd这个行业开始,人家一步步把你引入了深渊,到现在你还没醒悟吗?

    最可气的是,自己失败了却不知道吸取教训,竟然买凶伤人。哎,这么多年你读的书到哪里去了?你只是想着出一口恶气,却没想过这么做的后果。你真是令我太失望了。”

    曾祥琪的父亲并没有大声的训斥他,语气很平缓,但曾祥琪的心却渐渐跌入了深谷。

    真的,他宁可父亲骂他几句,甚至打他两下,那说明他还有希望。但父亲用这种态度对他,可见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我对不起,父亲,是我错了。”

    曾祥琪不敢在狡辩,赶紧认错。

    “哎,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陈家那边找了人向我施压,我很难办。我的儿子自然是不能交出去,但是,那个阿丘你打算怎么办?”

    曾祥琪的父亲来之前已经把所有的事情,调查的清清楚楚。想让他交出曾祥琪,那不可能。但是阿丘嘛,他想先听听儿子的意见。

    “父亲,阿丘是我的亲信,他可是帮我办了很多事情。要是把他交出去,我我恐怕也会有麻烦。”

    曾祥琪以前很狂傲,坏事没少做,这个阿丘就是他的一个狗腿子。

    要是阿丘落入了人家的手里,他那些破事自然也就瞒不住了,他怎能不害怕?

    “你呀,愚蠢!好了,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明天你就走吧,去宝岛。那边我已经替你安排好了,去了之后好好做人,五年之内不要再回来。”

    曾祥琪的父亲说完就起身走了出去,任凭儿子在背后喊他,他再也没有回过一次头。

    胡杨回到羊城的第二天,接到了一个比较突然的电话,电话是李凯泽打来的。

    对方在电话寒暄了几句,然后说道:“胡总,有个事儿我想问问你的意见。听说你和曾家有些误会?铭集控股的曾董事长找过我,他说那些破事都是他儿子曾祥琪自己做的,他并不知情。”

    “哦?曾董这是啥意思,要说误会,也是曾家和陈家之间的误会吧,扯不到我。不过,我看曾祥琪很不顺眼,有机会我可能会教训他一下。”

    胡杨一听就知道李凯泽这是来说和的,有点不太愿意。

    “哈哈,胡总你别急着堵我的话,我给你慢慢说。陈家和曾家的恩怨已经说开了,双方已经达成了谅解。现在只剩你这边了,只要你吐口,这事儿就算完。对了,你的汇嘉贸易租用的写字楼就是曾家的产业,曾董说了,他可以给你免三年的租金,以表示他的歉意。”

    李凯泽打这个电话也是很无奈,他的生意和曾家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大家都不希望胡杨盯着铭集控股不放。

    其实,所有人都不太懂胡杨的心思。

    这种在证券市场上的直面搏杀,胡杨是绝不会来第二次的。说实话,要不是他在前世认真的研究过97、98的亚洲金融风暴,他哪敢投入巨资去打压铭集控股的股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