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一百四零回 雪中送炭
    季善真没想到叶大掌柜早年竟是奴才,可这也越发能说明叶大掌柜的难能可贵了,那么悲惨的身世,不过六七岁,便被卖作了奴才,也不知道到底流了多少的血和泪,才终于一步步熬出了头,熬到了天泉大掌柜位子的?

    可他却半点没有得知便猖狂,为富不仁什么的,反倒为人宽厚仁慈,清溪的百姓谁去聚丰楼卖个野味儿什么的,他都会以高于市面上的价钱收下,对底下的人也是宽柔并济,以德服人以理服人。

    清溪的百姓谁提起聚丰楼的叶大掌柜,不是满口的好话?

    如今这样一个厚道人,却被欺负成了这样儿,实在让人没法不义愤填膺,没法不为他打抱不平!

    叶大掌柜苦笑道:“大爷既发了话,其他人岂有不趁机落井下石,定要把我给捶得死死的,再没有任何翻身的机会?尤其聚丰楼本就与官府的人交好,郭家族里也不乏有功名的,随便打个招呼,随便暗示一下,天泉我们便待不下去了……话说回来,日日都有人找你的麻烦,你的日子还要怎么过?只能匆匆葬了文儿后,我便带着一家子进了府城,却也不敢露了行藏,怕再有人日日找麻烦,亦是实在囊中羞涩,才会隐姓埋名租了这里的房子,倒不想沈娘子竟能找来。”

    季善道:“我来府城也才两个月而已,自己都人生地不熟的,哪有这个本事?都是方才我那个好姐妹帮的忙,若不然,我也只能无头苍蝇一般了。”

    叶大掌柜叹道:“方才那位小姐一看便非富即贵,虽然我们一家隐姓埋名了,只要有心,想要找到我们于她来说,应当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也足见有权有势的好处了。我如今只后悔当年两个儿子都不爱念书时,为什么没逼着他们念,想着跟我学做生意也一样能吃饱穿暖,一样能养活家小,见他们学了小十年,都没学出个名堂来,都说自己实在不是念书的料,念得太难受了,便再没逼他们。我当初要是狠心逼了他们一把,不说举人进士,好歹考个秀才,此番我们家也不至于……,尤其文儿,就更不至于……,都怪我,都怪我啊!”

    季善对这话深以为然。

    要是叶文有功名在身,此番郭大爷岂能说打说打,又岂能对叶家如此斩尽杀绝?

    其他的各路牛鬼身上自然也得掂量再四,才敢对他下手了,毕竟如今的功名就是一块明晃晃的护身符,哪怕只是个小小的秀才,那也不是平民,而是站到了统治阶级之列啊!

    可惜如今再来说这些又还有什么用?

    季善只得轻声安慰叶大掌柜,“您千万别再自责了,谁能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呢?这世上也不是您没有害人之心,别人便不会害您的,您太优秀太出挑了,一样会招来别人的记恨与迫害,这又如何能怪得您,要不也不会有那句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叶大掌柜哽声道:“可我心里还是过不去,文儿他才三十都不到,还有整整几十年好活呢,他还有媳妇儿,还有三个孩子……我宁愿死的是我,也不愿是他啊!我更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他来府城,他要是不来,我们一家就在天泉过自己的日子,或是让他做别的行当,也就不会短短半年多点儿的时间,便家破人亡了……”

    季善听得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儿了,低道:“都怪我,当初弄了那个皮蛋方子,若不然,也就不会……”

    话没说完,已被叶大掌柜急声打断了,“沈娘子这是什么话,您可千万别误会,我没有任何怪您的意思,我怪的只是我自己。您当初又怎么能料到会发生这些事,那方子也是我和老董拍板买下,是我们想要在大爷面前好生露个脸的,与您何干?那些烂了心肝儿的东西见不得人好,为了把别人踩在脚下,什么昧良心的事都做得出来,就更不是您能料到,能左右的了!您能找到这里来看我们一家,态度仍一如既往,我心里已是感激不尽,还要怪您,我成什么人了?”

    季善点点头:“是,说到底坏的是那些昧了良心的人,是那些凶手!那董大厨呢,我听说他儿子也惹上了什么祸事儿,如今也不知人在哪里,是个什么情形?”

    叶大掌柜叹道:“老董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只不过他儿子不是全然无辜,以往在天泉时,就喜欢赌钱,不过那时候都是小赌怡情,输赢就在几两银子以内,一月也去不了赌坊一次,老董就那一个儿子,还有两个女儿,难免多疼儿子些,便没怎么管他。谁知道到了府城后,他越发没了管束,又被有心人引着,输的银子便越来越多,甚至开始借上了印子钱……”

    都知道叶大掌柜与董大厨几十年的交情,好得只差穿一条裤子,自然二人也是一派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所以光扳倒叶大掌柜父子有什么用,还得连董大厨父子一并踩得不能翻身了,才能一劳永逸。

    于是董大厨的儿子在缺钱缺疯了的情况下,都没让有心人怎么下话怎么诱骗,便已将主意打到了聚丰楼的账房上……

    “老董哪里能想到儿子竟会胆大包天到这个地步呢?就算有人引诱下套,若他自己不爱赌,自己稳得住,旁人再是怎么引诱下套,又有什么用!气得不得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家子也被赶出楼里,还得给儿子还欠下的那些赌债。不过跟我一比,他好歹儿子还活着,好歹只是没了银子,只是再在楼里待不下去了,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若我家产尽失,好歹儿子能活着,我也心甘情愿啊……”

    叶大掌柜声音又发起哽来,忙喝了两口水,平静了一下,才继续道:“老董经此一事,彻底心灰意冷,他与我不一样,我当年是被买进郭家的,他却是因为厨艺好,让老爷重金挖到聚丰楼的,不是郭家的奴才,所以那些人不敢过分,大爷也不能将他的产业都收回去。只是给儿子还完赌债后,他也没剩几个钱儿了,又听说了我家的下场,便带着一家老小,回了老家陕西去,一来落叶归根,二来他都离得那么远了,总不能这边的人手还那么长,能伸那么远吧?”

    “可惜他走得急,我又宛如丧家之犬一般,二十几年的老朋友竟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见上,只怕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了吧?只盼他回了家乡后,能尽快安顿下来,一家子都平平安安的吧,如今我才知道,‘平安’两个字是多么的难得!”

    季善听得董大厨一家好歹都还活着,也还有余钱过活,松了一口气。

    本来她与董大厨交情便不能跟与叶大掌柜的比,既知道他们平安,也就安心了。

    她想了想,才低声道:“您和董大厨都还年轻,至少还有二三十年好活呢,只要有心,怎么可能以后没有见面的机会了?肯定还会再见的!那,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肯定还得设法东山再起才是。”

    叶大掌柜长叹了一口气,“还能有什么打算?虽然方才说什么不能让我的儿子白白枉死,一定要为他申冤报仇,可现实摆在眼前,我如今连家小都养不活,还谈什么申冤报仇,东山再起了,也就只能嘴上说说而已,得过且过罢了……”

    叶太太当初嫁给叶大掌柜时,叶大掌柜还只是个小管事,又是奴才出身,哪怕放了良,那也是奴才,能娶到什么好人家的女儿?

    自然也别指望叶太太能有多少嫁妆了,小两口儿那时候全部的家当,都值不了十两银子。

    还是后来叶大掌柜越爬越高,拿回家的钱越来越多后,叶家才慢慢攒下了些家底,等到给两个儿子娶妻时,便有一定挑选的余地了。

    所以叶大奶奶叶二奶奶的嫁妆便远不是当初叶太太的能比的了。

    只是叶二奶奶至今只生得一女,叶家一出事,她便包好自己的一应细软,带着女儿,回了娘家去,总不能让她年纪轻轻,就跟着叶广过苦日子吧?

    她大可过两年挑个好人家再嫁了,生上两个儿子,一样能有好日子过。

    叶大掌柜与叶广无法,留得住人留不住心,儿媳/妻子既已生了去意,便是强留得住她一时,也肯定留不长的,反弄得家里鸡飞狗跳的,又是何必?

    后悔当初不该娶个商家女,所谓“商人重利轻离别”这句话,还真是诚不欺人之余,只能很快给了叶二奶奶休书,让她如愿与叶家断了关系,女儿也让她带了去,不然叶家如今自身都难保,小丫头跟着他们,不是白白吃苦吧?跟着亲娘,好歹还能吃得饱穿得暖,不受气。

    这也是季善眼下所处的叶家小院乱糟糟的原因,叶太太和叶大奶奶都病着,连个可以收拾一下的女眷都没有,光指望叶大掌柜父子两个大男人,如何指望得上。

    只是叶二奶奶一走,剩下叶大奶奶的嫁妆细软本就没她的多,还先是葬了叶文,被各处勒掯,然后一家子再来到府城,又是租房安顿又是请医问药,又是一家老小这么多张嘴要吃要喝的,那点银子细软又还能剩下多少?

    若再像眼下这样坐吃山空下去,一家子撑死到过年,只怕就都得饿死了,还东山再起呢,简直就是做梦!

    叶大掌柜想到这里,不由给了自己一个刻薄的冷笑。

    倒不想辛苦了一辈子,临到老来,反倒比当初他刚被父母卖掉时,还要更艰难了,他果然天生就是受苦的命,怎么挣扎都枉然吗?!

    季善见叶大掌柜满脸的颓然与茫然,知道他是被残酷的现实给打懵了,如今正是心灰意冷,自暴自弃之际,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他显然仍是叶家的顶梁柱,他剩下唯一的儿子叶广一看就知道根本还撑不起这个家,他若是垮了,可让一家小老弱病小靠哪一个去,怕是要不了几日,就得一家子都只剩死路一条了。

    季善只得继续轻声劝叶大掌柜,“您千万别这样想,当年您刚被卖时,可曾想到后来能做到那么大个酒楼的大掌柜,可曾想过会有之前的风光与成就?如今再难,总难不过当初了,当初您既能熬过来,我相信您这次也一定能的!”

    叶大掌柜闻言,沉默了半晌,才苦笑道:“那时候再难,好歹只有我一个人,好歹对未来还充满希望,觉得一切皆有可能。如今却是拖着这么一大家子人,我自己苦便罢了,大人们苦也便罢了,可我那几个孙子……我那小孙子沈娘子曾见过一次的,还记得吗?就这么高点儿人,就要跟着我们吃苦受罪了,我心里真是光想着,都觉得比针扎还要难受了。关键这样的日子我不知道要让他们过多久,将来会怎么样,他们的前程又在哪里,实在……”

    说到这里,委实再说不下去,偏头擦起泪来。

    季善看得眼睛也涩涩的,道:“有时候人最重要的便是那口气,只要那口气一直在,便总能熬过去,总能好起来。就像当初我相公吧,连大夫都不肯上门,真正是一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里,只能听天由命了,那时候谁能想到他能有今日呢?便是他自己,便是我公公婆婆,只怕也不敢想吧?可他的确先中童生,再中秀才,还都是头名,不过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自己也是,您应该知道我是被我养父母捡来养的,当初嫁我相公,则是被十六两银子变相卖给我相公家冲喜的吧?这些都是大家都知道的,还有很多是大家不知道的,比如过去十几年,我在季家是如何日日都非打即骂,从来吃不饱穿不暖,绝望得无数次都差点儿去寻死。我要是那时候就泄了那口气,真死掉了,也就不会有如今的好日子,不会有如今的好夫君了,您说是吧?所以只要您一直撑着那口气,我相信快则过年,迟则明年的这时候,肯定一切都不一样了!”

    叶大掌柜稍稍平静了些,道:“多谢沈娘子宽慰我,您一定会好人有好报的。其实,我也想过不能这样坐吃山空,要尽快找点儿什么事来做,尽快谋个生计的,就不信我们父子两个大男人,还养不活全家人了。可府城认识我的人虽不若天泉多,却也不少,尤其饮食行当的,本来以我的资历,要去别的酒楼当个掌柜管事什么的,真不是什么难事,可都知道大爷恨毒了我们一家,谁敢用我?便谁用了我,也会被搅黄了吧?这也是我们租个这么个地方,这么个破烂的房子,都只能隐姓埋名的原因,实在之前在天泉那阵子被搅合怕了……”

    能在父祖都早早去了,二十出头的年纪就执掌那么大个聚丰楼,压得底下那么多老人都口服心服,郭大爷又岂能缺了心计与手段?

    只怕事后一想当日的事,再一问一查,自然该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叶文与叶大掌柜一家又到底无不无辜了。

    可知道了又能如何?

    那么多方势力错综复杂,郭大爷要么就把涉事的所有人都给发作了,然后弄得整个聚丰楼来一场大动荡,还不定会造成什么后果;要么就当不知道一般,只针对叶文这个“始作俑者”和叶家,毕竟无论如何,孩子都活不过来了。

    换了哪个做生意的,都知道该怎么选,郭大爷做生意都快成了精的人,自然更知道。

    可丧子之痛总得找个人来承担,总得有人让他发泄自己的怒气,为自己那无缘的儿子出气……

    叶大掌柜正是因为什么都猜到了,想到了,才会这般灰心丧气的。

    明明他也死了儿子,明明他们一家也是受害者,结果大爷却连条活路都不肯给他们,只恨不能对他们赶尽杀绝,反倒那些真正的凶手,至今仍活得好好儿的,还有没有天理了!

    季善一听就明白了,用叶大掌柜就意味着跟聚丰楼作对,跟郭大爷作对,的确府城所有做饮食行当的都得掂量再三,实在没必要冒那个险不是?

    叶大掌柜又不是重要到非他不可,谁离了他就不能活的地步了!

    她沉吟了半晌,才道:“那您老想过自己开店吗?就算一开始开不起店,只能沿街叫卖,只要味道好,做生意厚道,我相信还是能打开销路,慢慢积少成多的,毕竟府城达官贵人终究是少数,绝大多数还是普通百姓。”

    叶大掌柜叹道:“不瞒沈娘子,也想过的,可这些年都是老董管后厨,我管前面,我吃倒是会吃,自己做就真的不擅长了……我小儿子也一样,想着我自己早年那么苦,那便不能再让我的孩子也吃一样的苦,所以养得他如今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真是后悔也晚了!”

    顿了顿,“何况哪怕是开个小摊点沿街叫卖,一样得防着人捣乱,都不用怎么样怎么样,只要让官府的人来搜刮一层,再让地痞流氓来捣乱几次,生意便已经做不下去了……”

    季善一想叶大掌柜说的也是实情,有时候人在绝对的钱权面前,真的是毫无办法,那句名言“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却万万不能”为什么能引起所有人的共鸣,不就是因为太真实了吗?

    她其实心里已隐隐有个想法了,但如今还只是个想法,还不完善,最终能不能成,还是未知,那自然不宜现在就说出来。

    遂只从袖里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三十两银票,“叶老,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虽杯水车薪,好歹也聊胜于无,还请您千万不要嫌弃,也千万不要再灰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相信您总能再找到一条平路走,总能度过眼前的难关,否极泰来的。”

    叶大掌柜只余光看了一眼季善推过来的东西,已知道是银票了。

    想也不想便道:“沈娘子这是做什么,快请收回去,我眼下再难也难不到这个地步,如何能要您的银子?您能找到这里来看我,我已经很感动了,也十分庆幸当初有幸结识了您和沈相公这两个忘年之交,我真的没有白结交贤伉俪一场,还请不要拿俗物玷污了这份纯粹的忘年之情。”

    季善和沈恒的经济水平叶大掌柜如何不知道,若真是手头宽裕的,当初也不会到聚丰楼卖方子了。

    就算之后沈恒先中童生再中秀才,肯定少不了各种进项,那进得多同样出得也多啊,如今还来了府城,又是租房子又要吃喝拉撒,沈恒还去了省城赶考,一套下来十两银子妥妥就没了。

    是以季善这会儿手里能有多少余钱,叶大掌柜算都算得到,就更不可能收的银票了。

    真的,光她今日雪中送炭找来这里探望这份情谊,已经够他记一辈子,甚至胜过银子十倍了!

    季善却不肯收回银票,只道:“您老若是不收,可就真是嫌少了。如今太太和大奶奶都病着,我就这会儿功夫,就听见她们的咳嗽声好多次了,还有孩子们,我虽没见到,也能想象得到他们的害怕与恐惧。您家里正是用钱的时候,所谓‘一文钱逼死英雄汉’,难道您想回头实在拿不出给太太和大奶奶抓药的钱了,再来后悔今日没收下我的银票不成?我知道您是觉着我和我相公也不宽裕,的确,我们不宽裕,但再怎么着,还是要比您现下强些的,您就别跟我客气了。”

    奈何叶大掌柜更坚持,“沈娘子您听我说,我大儿媳还剩了些嫁妆细软,要撑一阵子是真没问题的,等到回头她们婆媳好了后,我们父子也一定会出去找事儿做,好歹不坐吃山空。所以我不是跟您客气,而是觉着还没到那一步,若现在就收了您的银子,回头真到了那一步,可怎么好意思再向您开口?我这是为自家留后路啊,您就好歹如了我的愿吧。”

    话说到这个地步,季善还能说什么?

    只能把银票又放回了袖里,认真道:“您放心,若真到了那一步,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两人正说着,又听得人拍门,在外面的叶广唬了一跳,以为是找麻烦的来了。

    却听得外面又传来冯叔的声音,“沈娘子,是我,我们小姐打发我送东西来的。”

    叶广听得他叫‘沈娘子’,才松了一口气,忙上前去开了门。

    就见门外除了冯叔,还有另外两个护卫,三人手里都抱得满满当当的。

    叶家如今院子浅,大门一开,冯叔便一眼看到了已经随叶大掌柜从屋里出来,站到了窄窄的阶檐下的季善,忙笑道:“沈娘子,我们小姐说知道现在您忙,有些事纵想到了,也肯定来不及去办,所以先替您代劳了。”

    季善方才银票没给出去,已经在想着要给叶大掌柜一家换成什么东西再送来了,银票不肯收,她买成吃的喝的用的,且都搬上门来了,叶大掌柜总不可能还要拒绝吧?

    倒不想,罗晨曦就先替她想到了,这世上真是再找不到比晨曦更好、更贴心的朋友了!

    季善因忙笑道:“那冯叔,就有劳您和两位护卫大哥把东西都搬进来吧。”

    待冯叔应了,立马转向叶大掌柜,“这下您可不能再拒绝了,再拒绝显然方才说的拿我们夫妇当忘年之交就是假的,那您之前送我们夫妇那些礼物,请我们吃过的那些饭菜,我也只能原价退还给您了。”

    叶大掌柜沉默半晌,到底笑着点了头,“既然沈娘子这般细致周到,我便却之不恭,谢过贤伉俪的好意了,我总不能因为那点子莫名其妙的自尊与坚持,就白白失去两个忘年好朋友吧?”

    总归沈娘子的善意与恩情他铭刻于心了,这辈子但有机会,一定会加倍报答,便这辈子报不了了,下辈子他也一定结草衔环相报!

    季善这才笑开了,“这就对了,大家都这么熟的人了,再客气就真的生分了。”

    待冯叔三人把东西都搬到了屋里放下后,方又与叶大掌柜道:“时辰不早了,我就不叨扰您老了,您老千万保重身体,再就是劳您替我向太太和大奶奶问好,她们都病着,我不便打扰,只能下次来时,再当面问好了。”

    叶大掌柜倒是想留她吃饭,可如今自家这个情况,又拿什么留人家?

    遂也不为难自己了,点头道:“老妻和大儿媳这次病着,蓬头垢面的也实在不便见客,只能下次见了沈娘子,再让她们当面道谢了。我送沈娘子。”

    季善笑道:“您留步吧,我有冯叔他们呢。”

    又叮嘱叶广,“如今家里老的老,病的病,小的小的,只能二少爷多劳心劳力了。”

    叶广忙应了:“多谢沈娘子,我一定会的。”,与坚持要送季善的叶大掌柜一道,将人送出了门外,直至彻底看不见背影了,才父子两个都红着眼眶,回了家里。

    很快季善也出了巷口,上了罗晨曦的马车,一上车便忍不住将罗晨曦抱了个满怀,“晨曦,你怎么能这么好,这么可爱!真的,整个世间都再找不到比你更可爱的人了,我要是个男人,我一定娶你,或者你要是个男人,我一定嫁给你!”

    罗晨曦先被她抱得有些懵,随即便回过了神来,笑道:“我也没做什么啊,就随口一句话的事儿而已,跑腿办事的都是底下的人,所以你不用这么肉麻。”

    顿了顿,揶揄道:“之前我说我是男人一定娶你时,你不还不让我说,怕沈案首听见了吃醋吗,如今怎么不怕了?”

    季善“切”了一声,“我几时怕他了,姐妹如手足,男人如衣服,跟他比,当然是你更重要啦。再说了,他如今不是不在府城,根本听不见吗?”

    这回轮到罗晨曦“切”了,“还以为你转性儿了呢,原来还是那么怕相公……是是是,不是怕他,是因为他毫无保留的爱你、敬你,所以你才回予他相同的敬爱,——有相公了不起啊,天天在我面前酸我,等我将来……,哼,一定十倍还给你!”

    说得季善哈哈大笑,“等你将来怎么样啊……哟,还脸红了,我们罗大小姐也知道脸红呢?别挠别挠,我错了还不行吗,真的错了……”

    “算你识相,求饶得及时,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

    两人笑闹了几句,待马车慢慢驶出了城北,终于变得平稳起来后,罗晨曦方正色问季善:“善善,该问清楚的都问清楚了,叶大掌柜的儿子的确是无辜的,一家人的确是遭遇了无妄之灾吗?”

    季善点点头,“是,都问清楚了,叶大掌柜的儿子的确是被陷害的……”

    就把之前叶大掌柜说过的话,言简意赅都与罗晨曦说了说,末了叹道:“本本好好儿的一个家,如今却落得是家破人亡,本来一家子明明日子挺好过的,也沦落到如今吃了上顿愁下顿,完全不知道前路在哪里,也真是有够可怜的!但更可恨的还是那些个见不得人好,不想着努力完善自己,让自己也变得更好,从而良性竞争,反而使阴招陷害人的渣滓们!”

    叹完骂完沉默了片刻,才又道:“亏得你细心,即刻想到替我买了那么多东西送去,我方才大略瞧了瞧,还都是吃的喝的穿的,好像还有药材补品?晨曦,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了,这辈子能交到你这样一个好朋友,也真的值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