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旺门佳媳 > 第七十五回 挑事生非
    一家人于是继续吃起饭来。

    之后沈九林几次都想问沈恒白日感觉如何,有几分把握了,话到嘴边,想到季善叮嘱过他的话:“爹,您回头千万别问相公考得怎么样之类,他自己心里都有数的,咱们既不懂,就不要平白给他压力了。”

    到底都忍住了,待吃完晚饭,便让大家都散了,“都回房去好生泡个脚,早些睡吧。”

    季善遂也收了碗筷,回灶房去洗涮。

    沈恒要帮她,让她赶回了房间去,“你先去泡脚吧,尾锅里的水我刚试过了,已经很热了,泡脚正合适。你舀完了水记得添满,我待会儿还要泡,还要把我的汤婆子和手炉都添满……不行,我得尽快把棉拖鞋做出来才是,再这样下去,脚肯定要生冻疮了。”

    沈恒哪怕听她絮叨,都觉着温馨有趣,不想离开。

    架不住季善又催了他两遍,只得提着热水,先回了房间去泡脚。

    一时季善收拾好了灶房,便端着给沈恒熬的安神汤,也回了房间去,“喏,这是给你做的三味安神汤,以酸枣、麦冬和远志熬成的,你喝了后,今晚应当就能睡个好觉了。”

    沈恒见她进来了,忙把脚自水里抬出,擦干后穿上鞋,才有些不自然的道:“季姑娘怎么连这些都懂呢,实在太渊博了。你放在桌子上吧,我马上去把水倒了,就回来喝。”

    季善点点头:“好啊,你先去倒水吧,倒完了顺便给我提半桶回来,我也好泡一会儿。”

    沈恒应了,出了房间,不一时便提着季善的桶回来了。

    季善脚冻了一天了,如今的鞋底都是以粗布一层层糊了糨糊,再纳成的,又硬又冷,穿着真的是受罪,不看见热水时还好,如今只看见桶里腾腾往外冒的热气,季善便已觉得受不了了。

    忙上前接过沈恒手里的桶,放下便迫不及待褪起鞋袜来,待把双脚都泡到桶里后,才舒服的吐了一口长气,“虽然有点烫,不过烫得好爽。”

    “咳咳咳……”话音未落,就听得沈恒在一旁咳嗽起来,下意识抬头一看,正好就见沈恒正满脸通红的往后转身。

    季善不由扶额,她总是一不注意就忘了避嫌了,虽然她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避嫌的,可沈恒跟她毕竟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保守与男女大防简直就是本能了,所以以往季善洗脚时,一般都会拉起中间的帘子,沈恒一般也会自动避出去。

    偏方才她一时激动,竟给忘了,弄得沈恒也来不及避出去……

    季善正自尴尬,沈恒已道:“季姑娘,我去灶房喝安神汤吧,喝完了正好把碗洗干净,你慢慢儿泡。”

    说完便大步出了房间去,待进了灶房后,才长长吐了一口气。

    女儿家的脚可不能轻易让男子看了去的,若是别的姑娘在他面前那样毫不遮掩的洗脚,沈恒就要深信那姑娘是对自己有意,愿意与自己共度一生了。

    可换成是季姑娘,他压根儿不敢那样奢望,她可自来都这般大方坦荡的,看了他的脚是如此,让他看了自己的脚,也是如此,要是多早晚她忽然变得娇羞扭捏起来,那他就真能看到希望了……问题是,那一天多久才会来到?

    不过季姑娘的脚好小好白啊,脚趾头还圆圆的,好生可爱,与他的真的是大不一样……呼,他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简直跟个登徒子没什么两样了!

    不行,他不能这样亵渎季姑娘,还是想想今日的卷子吧,有两道题他都不能确定,回头可得好生查阅一下集注,或是好生请教一下夫子才是……

    季善都泡完脚好一会儿了,沈恒才终于回来了。

    她知道他不好意思,遂先笑道:“安神汤喝了?那早点儿睡吧,明儿还得考呢,也就这是你第一次模拟考,讲究个循序渐进,这会儿你才能待在房间里,还能有舒服暖和的床睡。下次我可就要给你加码,让你睡在号房里了,不然真上了考场,你照样不适应,也是白搭。”

    沈恒的确还有些不好意思,但见季善如此大方坦荡,心里小小的失望之余,也不觉得扭捏了。

    点头道:“已经喝了,这便睡,多谢季姑娘方方面面都替我考虑得这般周全。不然明晚我就睡号房吧?不瞒季姑娘,今日考完后,我才真觉着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了,还是从身到心都脱胎换骨那种感觉,所以就算明晚睡号房,我也一定没问题的。”

    季善听他这样说,心里欣慰得不行,面上却未表露出来,只笑道:“还是下次吧,这次就算了,没有谁是一口就吃成胖子的,总得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然爹娘也不能放心。”

    顿了顿,又道:“咱们已经算是开了个好头了,不是吗?所以更不用着急了,睡吧。”

    沈恒想到自己之前醒来后,父母忽然多了的那么多白发和老了差不多十岁的脸,沉默片刻,到底点了头:“那好吧,咱们循序渐进。”

    随即待季善到了她床前,拉上了帘子,安置好后,才吹了灯,自己也到自己床上躺下了。

    满以为自己心潮澎湃,肯定要好一会儿才能入眠的,不想却很快有了睡意,也不知是安神汤的效果,还是他心里无形中放松了许多的缘故?

    总之沈恒不知不觉已陷入了黑甜的梦乡里。

    余下季善竖耳听了一会儿他那边的动静,确定他呼吸均匀绵长,是真的睡着了之后,才嘴角吣着笑容,很快也睡着了……

    有了昨日模拟考的经验,次日再考时,便无论是沈恒这个考生,还是沈树季善等辅助人员,都更从容了不少。

    自然沈恒答起题来,也是越发的冷静,越发的得心应手了,到得下午酉正时,已只剩最后一道题,留待明日再考了,毕竟县试府试虽都可提前交卷,却只能提前到考完的当日,以防舞弊。

    第三日,沈恒仍是早早便进了号房,把最后一道题细心答完,又把前面的题目都通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的后,便提前交了卷。

    这也是季善与他说的,如果确定已没有遗漏,大可提前交卷,省得再往回看自己的答案时,指不定就会越看越觉得不对,越看心里越没底,然后便忍不住涂涂改改起来,那卷面就真得很快便不能看,指不定还会把正确的答案生生改错了,——毕竟根据季善的经验,很多题目都是第一版答案才是正确的。

    沈恒第一次下场便是吃的弄花了卷面的亏,自然明白季善言之有理,有时候适当的果断也的确是必须的。

    于是沈恒第一次模拟考试的第一场,便在第三日交午时时,还算比较顺利的结束了。

    季善虽知道他这次算不得累,还是提前请沈九林帮忙杀了一只鸡,加了安神养心的几味药材进去,打算中午好生给他补一补,下次再让他好生睡一觉,明日才能加倍精力充沛的投入到新一轮的学习当中。

    可巧儿季善午饭刚做好,路氏便自娘家回来了,一回来便满脸喜色的与众人道:“你们大表嫂五日前生了个大胖小子,你们二表嫂比她迟发动了两日,生了个大胖丫头,你们舅母一下子就添了一双孙子孙女儿,高兴得什么似的,请我们全家满月时都必须得去吃喜酒呢!”

    又忙着给大家派发红鸡蛋。

    沈九林忙道:“家里一下子添了两个奶娃娃,大嫂既要照顾大的,又要照顾小的,能忙过来吗?你就该再多留几日,给大嫂搭把手才是啊。”

    路氏笑道:“两个侄媳妇儿的娘家妈都赶在各自女儿发动之前,住到了亲家家里,再加上族里几位嫂子帮衬,大嫂已经忙得过来了,且大哥捎了信儿回家,至多半个月,就能带着两个侄儿回家了,所以大嫂让我回来,我就没跟她客气。”

    顿了顿,“我这不是惦记着恒儿模拟考的事吗,怎么样,恒儿……不对啊,这会儿不是正该考着呢吗,恒儿怎么会在这里?”

    季善看了一眼沈恒,笑道:“娘,相公考得很顺利,题目都答上了,所以便提前交了卷,反正在号房干坐着也是白白受冻不是?您就放心吧,我饭都做好了,这便开饭吧?省得凉了就不好吃了,等吃完了饭,您有什么话儿,再与相公慢慢说也不迟。”

    沈树也笑道:“是啊娘,看您眼睛都沤下去了,这些天儿肯定累得不轻吧?我们还是先吃饭,等吃完了,有话儿再慢慢说也是一样的。”

    路氏已是满脸的惊喜,“老四真的题目都答上了?真的吗,善善你没有骗我吧?这可真是太好了,我、我、我……”

    说到最后,已有些语无伦次,眼睛也红了。

    她这些天在娘家当真是从早忙到晚,片刻歇息的时间都没有,可就算累成这样,晚间依然睡不着,就因为挂心着沈恒的模拟考,怕他不能下笔,或是出其他什么状况,甚至又晕倒,她当娘的心当真已经是怕了。

    还得死死克制着,不能表露出来,以免路舅母也跟着担心,本来家里就够忙够乱了。

    却不想,一回来便有这样天大的好消息等着她,看来老四是真的要转运,自家也是真的要转运了!

    沈九林见老妻说着就要哭了,虽然很明白她的心情,却不愿她在儿女们面前失态,忙笑道:“这是高兴的事儿,你可不能哭,仔细孩子们笑话儿你。老四媳妇,开饭吧,早些吃完了,老四和你们娘都好好生睡一觉,大家也都歇一歇,这几日我知道大家其实都累得不轻。”

    季善也不想路氏无形给沈恒太大的压力,可能于有些人来说有压力是好事儿,因为有压力才能有动力,可这一条于沈恒来说,显然是行不通的,他如今最好什么压力都别再有,有意无意善意恶意的,通通都别再有!

    遂笑着应了“是”,“马上就开饭,爹娘和大家伙儿稍等啊。”

    出了堂屋,往灶房端饭菜去了。

    一时饭毕,路氏知道这些日子季善肯定也累得不轻,便坚持要帮着她洗碗,正好她有话要问季善。

    而季善呢,也想着路氏肯定有话问自己,自己也有些事必须得尽快告诉她,遂不再推辞,与路氏一道端着碗筷,进了自家的灶房。

    果然一进灶房,路氏便压低声音问起季善来,“善善,老四真的把所有题目都答上了,他真的没有再紧张害怕吗?你看过他答的题目了没,不会是为了安慰我们,胡乱写的吧?我这心一直都悬着没着没落的,你快都告诉我!”

    季善见路氏满脸的焦急,忙笑道:“娘别急,相公真的把所有题目都答上了,我虽不大懂,却也看得出他都答得有条有理,字迹工整,怎么可能是乱写?您就放心吧,相公的学问可是从来没问题的。”

    “真的?”路氏忙又道,“那他也真没紧张害怕?我就怕他又、又……”

    季善摆手笑道:“娘过虑了,不过相公一开始的确有些紧张,听三哥说来,一直都脸青白黑的,还抖得握不稳笔,但后来我想了个法子……”

    就把自己是如何让沈松几个小的侧面提醒沈恒之事简略说了下,“幸得这个法子凑效,相公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开始答题了,之后的时间更是一直都在专心答题,三哥每次到了时间去给他添姜汤热水时,都得提醒他几次,他才会发现。昨儿和今儿相公的状态就更好了,一切都很顺利,所以才能提前交卷,不用这会儿还在号房里白白受冻。”

    路氏听得沈恒还是紧张害怕了的,反倒松了一口气,“这么说来,他是真的已经克服了害怕,克服了心魔了?”

    也更感激季善了,“善善,娘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了,你肯定是老天爷特意给我们母子送来的福星吧,不然怎么会你一来了咱们家,便好事一桩接一桩呢?不,你肯定是仙女下凡吧,不然怎么可能什么都懂,什么都难不倒你?”

    季善听得失笑不已:“娘您实在过奖了,主要还是靠的相公自己,无论是之前他醒来,还是这次,他若自己不能克服,我们这些旁人就算说得再多,做得再多,又有什么用?我还有一件事告诉娘,娘听了可别又像刚才那样夸我啊,那我真要不好意思了。”

    就把之前她和沈恒去聚丰楼卖皮蛋方子的事也告诉了路氏,末了避重就轻道:“倒是没想到,聚丰楼的大掌柜竟肯给我四十两,我一开始还以为就算大掌柜肯买,只怕肯给我二十两也就顶天了,这下好了,咱们可以好生给相公滋补身体,让他没有后顾之忧的备考,直至年后下场了。”

    路氏这下已不止是惊喜,简直就是狂喜加震惊了,“就、就、就你之前说的那个什么蛋,就你让我给你那二十颗鸭蛋,就换了四十两?这简直、简直……”

    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季善少不得只能像沈恒给沈九林解释的那样,也给路氏解释了一遍,“不只是那二十颗蛋……没有二十颗,我自己先在家剥开了五颗,所以是十五颗。但那十五颗只相当于是敲门砖而已,真正卖的是方子和菜谱,所以聚丰楼才肯给这么多银子,不然一颗蛋二两多银子,得是恐龙……得是凤凰蛋了吧?”

    路氏一听就明白了,狂喜却未减分毫:“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能干,这么灵巧呢?娘都不知道该怎么夸你才好了!”

    本来方才还想着要侧面点一点季善,让她以后还是别在吃食上那般抛费,譬如今儿中午的鸡,就不该杀的,谁家敢天天这样吃呢,有金山银山也搁不住啊,还是要在吃饱的基础上,稍稍省俭一些。

    这下也不用点了,善善这般能干,随便一张方子就能挣来四十两银子,在吃上多花费一点怎么了,本来她和恒儿也正是需要补身体的时候。

    一面又忍不住庆幸,亏得已经分了家,不然善善辛苦换来的银子,就得充公给全家人花用,却到头来指不定人家花用了你的,还挣不来一个“好”字儿了,毕竟她掏心掏肺二十几年,不也没换来一个好下场吗?

    季善见路氏高兴得不得了,犹豫了一下,还是笑道:“娘,当日换了银子后,我和相公去买了不少东西,有给相公滋补调养身体的中药,有各色吃了对身体好的干果,我还买了些棉花布料和面霜簪子之类。我给您和二姐也都备了一份儿,一共花了差不多十两银子,所以如今还剩下三十两,我怕我自己保管不好,要不我还是交给您来保管吧?”

    话说得漂亮,心里却是无比的肉痛,她好容易挣来的银子,当然还是自己保管着更方便更有底气,回头也能想买什么再买什么。

    可这么一笔“巨款”,沈九林与路氏又都已知道了,她总不能连个态都不表,就自己收起来,那时间一长,婆媳之间指不定就要出问题了,——至少在自己离开之前,季善还是希望能与公婆处好关系的,他们待她是真的不错。

    所以还是问一问路氏的意思吧,若她不替她保管,当然就最好;反之,她也只好上交,以后要用银子时,都让沈恒替她去问路氏要了。

    不想路氏却是想也不想便道:“都已经分了家了,你们自己挣来的银子,当然都得由你自己来保管,交给我保管算怎么一回事儿?回头你不是买个针头线脑的,都得找我拿银子,你不嫌麻烦,我还嫌呢。且让那两个见了,怕是又不知道要怎么编排了,你自己收好就是了……你也别与我推辞了,我也是做儿媳妇过来的,有什么不明白的?大家相互体谅,遇事多替对方想想就行了。”

    顿了一下,“只是一点,哪怕如今有银子了,你们还是要省着点儿花才是,‘手里有粮,心里不慌’,不然回头需要银子了时,却已花得差不多了,急忙之间可上哪儿弄去?”

    季善为路氏的开明和善解人意暗自松了一口气,笑道:“那我就听娘的,自己收起来了,不过娘放心,我一定会该花的才花,不该花的绝不花的。我给娘买的簪子和面霜,待会儿给娘送去啊。”

    路氏笑道:“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用那些干什么,你自己留着用就是了。”

    “那可不行,我特意给娘买的,还是相公给您挑的呢,您见了一定会喜欢的……”

    婆媳两个说着话儿,很快洗完了碗,收拾完了灶房,季善便要回房给路氏拿簪子和面霜去。

    却是婆媳两个刚到院子里,就见沈桂玉回来了。

    路氏的脸色立时不好看起来,吐了一口气,才淡淡道:“桂玉,你怎么回来了,你爹上次不是说了,让你以后没事儿别回来了吗?你这是把你爹的话当耳旁风呢?”

    沈桂玉也不防刚回来就跟路氏和季善打上了照面,脸色一僵,片刻才强笑道:“娘,我回来看看爹和您,也看看兄嫂弟妹和侄儿侄女们,这一向大家可都好,家里也都好吧?”

    路氏淡淡道:“家都散了,还能好吗?我也不用你看,反正在你心里,从来就没拿过我当过娘。”

    只到底心情好,不愿被沈桂玉白白给破坏了,且也不可能真将她赶出门去,只得叫了一声:“老头子,桂玉回来了。”

    随即索性也不回房了,招呼季善去了她和沈恒的房间。

    余下沈桂玉看着婆媳两个的背影消失不见了,才冷笑着小声“呸”了一声,赶在沈九林发话之前,三步并作两步,去了沈河和宋氏屋里。

    路氏的好心情却终究还是被沈桂玉给破坏了,到了季善与沈恒房前又改了主意,小声与季善道:“恒儿肯定都睡了,我就不进去了,也回房睡一觉去,善善你也歇一会儿吧。哼,又不知道打着什么坏主意,我如今是看见她我就来气,一回事准没好事儿!”

    季善倒是一看见沈桂玉,心里便隐约有了猜测,想了想,决定告诉路氏,“娘,那日我和相公去聚丰楼时,大姐夫也在,他又是聚丰楼的账房,只怕稍一打听,便能知道我们的方子卖了四十两的事儿,所以……”

    不然沈九林之前可是发了话,让沈桂玉没事不许再回来的,她若不是有非回来不可的理由,干嘛要冒着再激怒沈九林,从来给自己带来巨大麻烦的危险,又回娘家来?

    尤其恰是在这个当口,就更由不得人不怀疑了。

    路氏一听就明白了,吸了一口气,强忍怒气道:“善善你的意思,她果然是回来挑事儿的?肯定是,她本就从来见不得我好,见不到青儿和恒儿好的!已经把好好一个家搅散了,还不甘心,是不是非要把我们两个老东西活活气死了才甘心!”

    季善忙道:“娘您别生气,她也未必就是回来挑事儿的,真把爹惹急了,去她夫家把狠话一撂,她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我觉着她还是轻易不敢冒这个险的。但‘财帛动人心’,四十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好些人家可能一辈子都拿不出这么多积蓄来,没准儿她是想着看能不能回来捞点儿汤喝呢?”

    路氏冷笑道:“她做梦!这是你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就算只是一点边角料,只是一点剩菜剩汤,她也休想得到!不止她,大房二房也是一样,当初是他们拼了命要分家的,既然已经分了家,那就算你们忽然得到了金山银山,他们也休想沾光一丝一毫!”

    婆媳两个在这边说得激烈,沈桂玉在宋氏房里,彼时也已把事情都告诉了宋氏。

    末了咬牙道:“才一分家四房就发大财了,把我们兄妹姐弟几个都当傻子呢?这些年还好意思随时把‘一碗水端平了,从没偏过心’挂在嘴边,弄得全村儿的人都夸她,这心还要怎么偏!四房这次若不把银子拿出来大家分,我们就让全村人都知道她的真面目,看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出门见人!”

    宋氏本就因沈恒此番竟顺利完成了模拟考,看样子考得还不赖,整个人精气神儿也大不一样了而心里火烧火燎的,只不敢在人前,包括在沈河面前表现出来而已。

    不想又听得四房竟还发了财,平白就得了四十两银子,这下哪里还忍得住,立时炸了毛,“难怪大前日买了那么多东西回来,根本不把银子当银子,这两日也又是吃羊肉又是杀鸡的,原来是背着我们发了财!那什么方子一定是爹娘偷偷给四房的,不怪当日分家时敢装好人,弄得人人都夸她,敢情真正值钱的她早偷偷藏起来了,果然这世上的后娘就没一个好东西!不行,这事儿决不能就这么算了,那银子必须拿出来大家分,不然我第一个不答应!”

    一边说,一边已拍桌而起,横眉怒目的往门外冲去。

    沈桂玉见状吓了一跳,忙起身拉住了她,“二弟妹你要干嘛,就这样直接去找他们吗?光咱们怕是不行,只怕得把大哥大嫂和二弟,还有三弟三弟妹联合起来才行。”

    好在宋氏到底还没气昏头,咬牙道:“我知道,大姐放心,我不是去找他们,我是去找大嫂。至于三房那两个,就别指望了,他们跟四房好得穿一条裤子似的,肯定是指着将来沾四房的光呢,怎么可能跟我们一条心,还是趁早别指望他们了!”

    沈桂玉这才松了一口气,“行,那你快去把大嫂叫过来,我们先商量商量怎么做吧,这事儿必须得快,不然回头他们把银子花光了,我们还指望什么?”

    宋氏黑着脸应了一声:“我马上就去!”,出了房门,不一时便拖着姚氏回来了。

    姚氏本来正打算午睡的,让宋氏一阵风似的冲进来便不由分说给她拉了出门,整个过程都极快,以致她压根儿没反应过来。

    这会儿总算反应过来了,立时没好气道:“二弟妹干什么,有话不能直接说吗,冲进我房里拉了我就跑,也不说问一声方不方便,也不怕摔了人,到底想干什么?”

    说完才发现沈桂玉也在,勉强压住了两分火气,道:“原来大妹回来了。”

    沈桂玉想到上次大房两口子连句话都不肯为她说就来气,但今日她回来是办正事的,旧账以后再算也是一样,便也压下火气,叫了姚氏一声“大嫂”,“是啊,我回来了。”

    宋氏已急不可耐道:“大姐别浪费时间了,先给大嫂说正事儿要紧。大嫂你还记得大前日四房两口子从镇上回来,买了一大堆东西吗?原来他们发了财,足足四十两银子,要不是大姐夫正好在聚丰楼当账房,要不是当时大姐夫正好也在,我们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才知道!”

    “四十两银子?”

    姚氏这下顾不得旁的了,惊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多银子,又跟聚丰楼有什么关系?”

    沈桂玉便把当日沈恒和季善去聚丰楼卖方子之事又说了一遍,“当真是有了后娘就有后爹,她偏心自己的亲生儿女便罢了,没想到连爹也偏心到这个地步,这事儿我们不知道就算了,偏巧又让我们知道了,那就决不能算了,一定要让四房把银子拿出来,大家分才是!”

    ------题外话------

    下午就要出门了,但放假期间,依然会定时定量更新哈,毕竟瑜就是这么滴可爱,所以大家玩儿高兴之余,不要忘了继续看文哦,o( ̄︶ ̄)o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