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毒医凰妃 > 第三百七十章 一天一夜的心满意足
    “父皇!”

    荣王惊骇悲痛的呼喊一声扑到了地上,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唇边带着黑色血迹的人,却迟迟不敢伸手去确认,这个人是否还有气息。

    “父皇……”荣王抬头求助的看向了洛铭轩和白幽兰,说道:“五哥五嫂,父皇……”

    他的眼眸中已然含满了泪水,许是他的母妃一直受宠的原因,许是他从小就乖巧听话,总之他从小父皇就待他不错,对于这个坐在高高皇位上的父皇,荣王还是有着很多感情的。

    而伴随着荣王的举动,洛铭轩也才看清皇上的模样,当下心中一震,脚下居然踉跄了一下,差一点就没有站稳。

    只是,洛铭轩很快就垂下了眸子,将所有外露的情绪全部敛去,身形却是一动不动的站在了那里。

    记忆仿佛飘回了很久很久之前,那还是在洛铭轩小的时候,那个时候安若皇后还在,太子洛天阳也还活着。

    洛铭轩清晰的记得,他总是赖在母后的怀里,而兄长则会坐在那里和父皇下棋,那个时候兄长年纪还小,棋力自然不佳,往往一盘棋下不了多久就会以兄长输了为结局。

    只是,每当下完一盘棋之后,父皇都会开怀大笑,还会将小小的洛铭轩抱起来,他依偎在父皇的怀里,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父皇因为大笑引起的胸膛的震动……

    再然后,母后去世了,一切都变了,那个原本慈爱的父皇看着洛铭轩的目光,再也没有了半分的慈爱,反而饱含了某种他难以理解的恨意!

    后来,兄长也永远的离开了他,那个男人就那样用带着疯狂仇恨的目光看着年仅八岁的洛铭轩,在那一刻,他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仇人,他的口中冷漠无情的说着:是你克死了你的母后你的兄长,如果没有你,他们就都不会死!都是你的错!

    这句话,那般的深刻的镌印在了洛铭轩的脑海与心中……

    自此以后,不管是宫女的欺辱,还是其他妃嫔的陷害,甚至是体内剧毒发作的痛不欲生,都不能将这句话从洛铭轩的脑海中摸去!

    后来,那个高高在上的,曾经任由洛铭轩自生自灭的男人,忽然间悔悟了,又开始给予他无线的荣宠,想要补偿他。

    可是,那句话不但没有淡去,却奇异的更加的清晰!

    深深刻印在心中的这句话,一直在折磨着洛铭轩,洛铭轩也原以为他是恨这个男人的,恨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妻儿,却将这一切罪责推到了他的身上,恨他……

    可是,当那个男人就这般无声无息的倒在那里的时候,他却忽然发现,自己没有半分的高兴,心中反而多了丝丝的恐惧与悲痛!

    那是失去至亲的恐惧,那是失去父亲的悲痛!

    原来,他不恨他。

    原来,他从未恨过他。

    原来……

    一滴泪,仿似不经意的,却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摔得粉碎,亦如他的心……

    这个时候,白幽兰缓步走到了皇上的跟前,蹲下身去在他的手腕脉搏出摸了摸,声音冷峻的说道:“他又没死,你们这副表情做什么。”

    洛铭轩的身子微微一震,但是依旧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那样低垂着眸子站在那里。

    荣王闻言大喜,难以置信的问道:“五嫂,父皇……父皇当真没事吗?”

    白幽兰微微不雅的白了荣王一眼,道:“你再耽搁一会儿,他就真有事了。”

    “啊?噢!”荣王有些傻呆呆的伸手接过,刚刚白幽兰就已然递到他面前的药丸给皇上喂了下去。

    白幽兰见皇上将药丸吞咽了下去,说道:“放心吧,我之前已然给皇上服下了保命的药物,刚刚玉蟾书生的毒虽然毒,却也奈何不了皇上,不过还是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是了。”

    白幽兰的话,看似是对荣王说的,实际上却是对一直垂眸不语的洛铭轩说的。

    毕竟是他的父亲,与安若皇后也曾经很是恩爱,洛铭轩怎么可能当真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他就那般死去?

    之前,洛铭轩之所以没有来得及去救皇上,只因面对狡诈的沈泽文和癫狂的陈明辉的虎视眈眈,无暇分身而已,荣王扑进来却又未能第一时间注意到早已倒在地上的皇上,这才阴差阳错的让皇上差点真的去见了阎王!

    至于白幽兰,她进入房间里,没有第一时间就去救皇上,反而去保住了端王和周皇后的性命,一则她是笃定有自己的药物在,皇上不会真的丧命,第二个原因,她不得不承认,她故意的。

    她就是故意拖延了时间,故意要让皇上吃点苦头的!

    作为一个父亲,曾经那般的对待洛铭轩,伤害他,她怎么可能不小小的报复一下?

    她,从来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

    洛铭轩在此时抬眸看着白幽兰,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一般,微微勾唇勾画出一个浅淡却好看的弧度。

    这个时候,荣王留下对付沈泽文的人也进来请罪,沈泽文还是跑了。

    闻言,洛铭轩微微蹙眉,这个沈泽文跑掉了还当真是一个麻烦,他可不是端王那样的人可比拟的,而且此时他手握雍明国整个国家,不难想象如果让他顺利回到雍明国,将来一定会成为北唐国的一个劲敌!

    不过,当他看到白幽兰的淡然的双眸之时,他忽然就放下心来。

    果然,只听白幽兰说道:“跑了就跑了,他中了我的毒,想来以后也没有太大作为了。”

    那个假玉印之上的剧毒,自然是出自白幽兰之手,她当时生怕自己下的风怒香不足以令沈泽文失去一贯的冷静和多疑,故而加了好几重的毒在玉印之上。

    那些毒混杂之后,再想要解去就难如登天了,沈泽文现在所感受到的中毒症状,不过是其中那些剧毒,而那里掺杂的较为隐蔽,不易被人发现的慢性毒,才是白幽兰真正的目的所在。

    那毒与风怒香有着异曲同工的作用,它潜伏在沈泽文的体内,慢慢的影响着他的判断甚至是神智!

    假以时日,沈泽文很可能会终日昏睡,直至再也无法清醒过来!

    别怪白幽兰太狠,要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何况还是沈泽文这样的一个劲敌。

    任由荣王等人收拾残局,白幽兰来到了偏殿,默默的躺在了床上,虽然她并没有直接的参与到刚刚的争斗之中,但是这段时间她真的很累,从身到心的累。

    就在白幽兰的双眸刚刚阖上之时,却忽然听到有人推门走了进来,那熟悉的药草香味传入鼻端,她不用睁开眼睛也知道来人是洛铭轩。

    “怎么过来了?这个时候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需要你的坐镇。”

    听到白幽兰淡淡的问话,洛铭轩走近床边,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微微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依靠的舒服一些,这才轻声说道:“我就在这里看着你,你好好休息一下。”

    他的声音是那样的轻柔,轻柔的话语仿佛直入心底,白幽兰的心微微颤栗了一下,双眸的睫毛快速的颤动了几下,却最终没有张开眼睛,只是在他的怀中轻轻蹭了几下,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

    洛铭轩看着自己怀中的白幽兰,低下头去轻轻的在她的额间印下一个轻吻。

    她的累,他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最近这一段时间,她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瞒着她假作死了,她彻夜难眠。

    之后又被沈泽文掳去了,虽然她是有意要接近沈泽文,但是却也时刻防备着,更加的难以安眠。

    再后来,凝露被送到了她的身边,为了救下奄奄一息命不久矣的凝露,她又是整日整夜的忙碌。

    凝露死了,她伤心难过的几乎食不下咽,更不要说安稳的休息一晚了。

    就是这般疲累的情况下,为了赢下这一场逼宫大戏,为了他洛铭轩的安危,日以继夜的研制毒药……

    他,欠她的实在太多!

    洛铭轩就这样目光轻柔如羽的看着白幽兰在她的怀中沉沉睡去,不管是皇上醒来要见他,还是皇上下旨处置了端王和周皇后,他都不曾离开。

    这些事情,不是他想关心的,端王和周皇后是死是活,也与他无关,他所关心的只有他怀中这个,睡得仿若孩童的女子。

    睡梦中,白幽兰只感觉自己被一片温暖所包裹,这温暖让她无比的安心……

    足足过了一天一夜,白幽兰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心满意足的伸了一个懒腰,却在感觉到身下的“热源”之时,猛地僵住!

    轻轻转头,就看到洛铭轩那张俊逸的睡颜,白幽兰禁不住微微一怔,却忽然想起睡着之前的事情,心头一热脸颊却是微微红了起来。

    这个男人居然给她当了床,自己就是这样的睡在了他的胸膛之上,才会在睡梦中感觉那样的安心吧。

    “唔……”洛铭轩也恰在此时睁开了眼睛,看着脸颊微红的白幽兰轻轻勾唇道:“睡醒了?可是饿了?”

    他这样一说,白幽兰也忽然惊觉自己真的很饿,不禁有些疑惑怎么睡了一会儿会这么饿,惊诧的问道:“我睡了多久?”

    “不久,一天一夜。”

    闻言,白幽兰忍不住眨了眨眼睛,一天一夜!自己在他的怀里睡了一天一夜!

    天,他的身体能吃得消么?

    就在白幽兰急忙起身,要帮洛铭轩活络一下筋脉之时,一人的声音从门外轻轻的传来:“太子殿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