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绝境超脱 > 第一百一十章 诡病院(十一)
    一边看着面前的小男孩凭空构建出了一扇门户,唐居易一边感叹起来: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一次我需要面对的敌人仍旧是你。”

    小哲认真地构建着这一扇屹立在虚空中的门,随口应道:

    “如果你有和我决一死战的念头,我完全不介意。”

    唐居易当即是转移了话题:

    “这扇门通向哪个房间?”

    小哲漆黑的眼眸中满是深邃:

    “停尸间,那里有你的一位同伴,而且状态堪忧。”

    不等唐居易继续询问,小哲已经是一马当先地迈步走进了那扇看不见前路的门户之内。

    耸了耸肩,唐居易同样是跟着走了进去。

    一进入停尸间内,唐居易便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就连呼出一口气,其中蕴含的水分也会在一瞬间冷凝成冰渣,然后坠落在地上。

    “嘶……”

    唐居易被这里的低温跟震撼了一把,随后才看见了周围围成一个圈的七张床,还有已经坐起来了的七具尸体。

    涯无霜此时正握着剑半跪在地上,意识已经因为过度力竭和低温而有些恍惚,只能勉强靠着插在地上的剑才不至于栽倒在地。

    看见唐居易的身影,涯无霜的第一反应竟是出剑攻击。

    “搞什么?!”

    面对这向着自己喉咙封来的一剑,唐居易立刻是皱眉侧身,以半寸的距离避开了这一剑。

    虽说一剑落空,涯无霜却并未停止动作,艰难地喘息了半刻之后,起身打算继续发起攻击,但是看他这身体状态,几乎难以对唐居易造成什么威胁。

    唐居易几乎没有犹豫,直接是三步上前,一脚踹中了涯无霜的面门,将他踹了个人仰马翻。

    鼻梁骨传来的痛感让涯无霜稍微清醒了些,此时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一些不对,爬起来后看向唐居易的眼神也是带上了狐疑:

    “你是真的?”

    唐居易一脸嫌弃地看向他:

    “冰山王子,我劝你赶紧把鼻血擦擦再跟我说话。”

    听到这个充满了违和气息的称呼,涯无霜的脸上当即是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你是真的!”

    再度听到涯无霜说出这句话,唐居易就是再蠢也能猜到这个悲剧青年在之前到底遭遇了什么破事。

    于是,唐居易环视了一圈四周,用很是轻松的语气说道:

    “看样子,这七位葫芦兄弟很擅长制造幻觉嘛?”

    涯无霜也是连滚带爬地来到了唐居易的身边,迅速地用袖子擦拭了一下从鼻腔内流出的血,同时用极快的语速解释起来:

    “这七具尸体无法通过物理方式杀死,我的攻击几乎都对他们无效。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它们就会制造出一个我记忆中的人来对我进行伤害,除了不能说话之外,其五官外貌和真人几乎没有区别!”

    这个时候,涯无霜也是看见了唐居易身旁的小哲,不由愣了一下:

    “这又是谁?”

    唐居易摆了摆手:

    “等会儿再带你认识这位大哥……等我先把这里的全真七子解决掉。”

    涯无霜再次一愣,短时间内并没有理解唐居易口中的“全真七子”是什么意思。

    捏了捏指节,发出一连串爆响,唐居易带着令人不安的笑容向前走去:

    “听说有人模仿我的脸?可惜,模仿再像,也不是统一老坛!”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唐居易的双目已经是亮起了银白色的光辉。

    “在这儿!”

    唐居易反手便抽出了一柄铜钱剑,直接刺向了一旁空无一物的墙壁。

    噗嗤一声,随着不同寻常的穿刺感从剑尖传来,唐居易也是清楚自己刺对了位置,不由嘲讽道:

    “你骗骗那个憨批也就算了,难道还想凭着这种级别的幻觉来欺骗我的眼睛?”

    正擦着鼻血的涯无霜敏锐地意识到了不对:

    “嗯?他嘴里的憨批是在说我吗?”

    一旁的小哲瞥了他一眼,平静道:

    “反正说的不是我。”

    周围的七具尸体迅速消散,而房间的空间也是发生了些许轻微的改变。

    在唐居易手中的铜钱剑所指的位置上,正站着一个摸样怪异的尸体,其头颅硕大,四肢则显得瘦弱不堪,两颗眼珠中各有两个瞳孔,看起来恐怖骇人。

    此时这个大头怪人的脑袋已经被唐居易一剑刺穿,从中淌出了绿色的粘稠液体,滴落在地面上还会发出“嗤嗤”的腐蚀声。

    “我透!”

    发现这个大头怪人体内的绿色液体具有腐蚀性之后,唐居易骂了一声,立刻是拔出了自己的铜钱剑,果然是发现上面沾染了绿色液体的部分已经被腐蚀出了凹凸不平的痕迹。

    一阵心疼之后,唐居易看向这个已经死去的大头怪人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怒气:

    “毁我法宝?!找打!”

    就听唐居易一声“呀呼”的怪叫,直接是一记鞭腿把这大头怪人抽翻在地,然后收起铜钱剑,转而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了一根铁棍,开始对这个大头怪人的尸体进行殴打。

    涯无霜蹲在旁边看了半天,终于是忍不住了,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唐居易身后,试探性地说道:

    “那个……居易,它已经死了……”

    唐居易一边挥舞着棍子,一边若无其事地回应道:

    “我知道它已经死了,但是不给它两棍难消我心头之恨。”

    “你已经敲了不只二十棍了……”

    “噢,是吗?”

    话是这么说,唐居易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终于,在这个大头怪人的脑袋已经面目全非之后,唐居易终于是停止了动作,随手将已经腐蚀得残缺不全的铁棍扔到了一旁,长舒了一口气,并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

    “好了,我完事了。”

    旁边的涯无霜显然是被唐居易这种惨无人道的举动给冲击了一下认知,看向唐居易的目光都带着些敬畏的意味。

    小哲则是盯着那堆已经分辨不出形状的碎肉,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我认识他,他之前和我是同一个病区内的人。”

    一旁的唐居易动作一僵:

    “呃……哲哥,你要是早点说这话我还能给它留个全尸。要不……咱拼拼看?没准能给它拼回去?”

    涯无霜闻言心肝一颤,心中对于唐居易这个人的危险度的评价再次拔高了一个等级。

    小哲摇了摇头:

    “没必要了,反正他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棋子,就算你不动手,我也不会留他。”

    一边说着,小哲一边回忆道:

    “当初被囚禁在这家医院的特殊人类有很多,而我是其中最强的……像他这样的特殊能力者还有几个,不过都因为和我意见不合而被我弄死了。”

    在说出“弄死”这个词的时候,小哲的语气轻描淡写得仿佛在谈论“今天晚上吃什么”。

    握着剑的涯无霜沉默了一下,随后凑到唐居易耳边,压低了声音问道:

    “这小孩儿什么来头?”

    唐居易也是低声回应道:

    “这家医院当初的扛把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