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等凤归来 > 第二百零四章:唯一机会
    他原话就是这么对陛下说的,而且,陛下听到这些的时候雷霆大怒,现在你知道,为何陛下说要去视察旱情的时候,最先去你海若城了吧?”

    ——

    “在半路上他亲手杀掉的那些魔君们,你可有印象?那些人,正是他派去你海若城的眼线,陛下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些人,而他们对雅奉所做之事供认不讳,所以陛下才得以废除了雅奉的魔尊之位,你以为那些百姓有什么本事能够三番五次的和魔影较量,还不是有人挑拨离间;雅奉他不光派人伪装成海若城的百姓,挑起百姓和魔影之间的纷争,还假扮成你的魔君,让你杀人幻影,一步步将你引诱入局。

    本来雅奉的打算是去陛下那里揭发你,之后再替你求情,让陛下放你一马,而他就趁此机会向你讨恩,欲将你海若城揽入他的五川地域,若你翻脸不认,他可以直接出手杀了你,他在城外处置那些魔君的手段你也看到了,如果不是陛下仁慈,将你带回玄幽王城,等候发落,只怕你不知什么时候就死在他手里,死得悄无声息了。”

    “还有一件事,本没必要说与你知,但看你实在可怜,我也不想再对你隐瞒,那就是陛下并未彻底废除雅奉的魔尊之位,在海若城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帮他试探五川城里所有对他心存二心之人,一会儿我就会让人送他出城了,到时候他回到五川城,除去了那些背叛他的人,他依旧还是五川城的魔尊!

    而你天淼,就算是陛下手下留情留你一条性命,那你也不再是海若城的魔尊,而是再普通不过的魔界子民,一旦你离开了玄幽王城,你是否还能继续活着都未可知,若是陛下不打算处置你,那你也只能一辈子都待在这牢狱之中了!”

    ……

    这些话自然而然就激怒了天淼对雅奉的仇恨与怨念!他本立刻就打算去找雅奉报仇的,可谁知雀儿却一手拦住了他,“你若现在去找雅奉报仇,我又如何跟陛下交代?且不说陛下到时候会怪罪于你,说不定还会将我一起连累了。”

    而天淼不屑的扫了他一眼,“你跟我说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让我去找雅奉报仇吗?我告诉你!我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全是他一手造成!反正我现在也已经被废除了魔尊之位,与普通人无异,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放过雅奉!让他回五川城继续做他的五川魔尊的!你若是想让他死!就立刻让我去杀了他!你若是不想让他死!那你现在就杀了我!否则!这个仇无论如何我都要报!”

    雀儿也明白天淼的意思,他自然是要雅奉死的,不光是他,还有天淼自己,以及,池渊。

    于是他给天淼安排了一个计划,雀儿先把天淼放了出来,让他在玄幽王城的城楼上等着,而他则是去跟雅奉交涉,待将他放出来之后,到时天淼再自行机会动手,如果天淼一人不敌,那么雀儿自会派人去助他一臂之力。

    他是这么对天淼说的,而天淼也不在乎他到底怎么想,他满脑子的念头就是,雅奉毁了他的一切,如今,他定要他血债血偿!

    ——

    “如果不是你!我又岂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你如意算盘倒是打得不错!你现在拍拍屁股回你的五川城收拾收拾就可以继续做你的魔尊,可是我却被你害得永世为囚!雅奉!我告诉你!无论如何我今日都不会放过你的!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天淼惊天一声咆哮怒吼,随即换出了魔息幻以长矛直直冲向了雅奉,雅奉见势目光一惊,既然是祸躲不过,那他也不客气了!于是他也不顾一切的施法幻剑与天淼在玄幽王城的大街上打了起来!

    早在雀儿将天淼安排埋伏在城楼上的时候,他就已经疏散了城门附近所有的百姓,而且施法幻出了天魔兵埋伏在城里城外,安静待命,天淼和雅奉在城门附近打得如火如荼,那些魔影全都站在原地巴巴的望着他们,一副想上又不敢随意出手的样子。

    另一边,雀儿又回到了地牢,三言两语又将池渊带了出来,刚走出地牢,二人就看见不远处灵光飞闪,池渊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是天淼和雅奉吧。”

    雀儿浅浅一笑,不做多言,只微微用下巴示意,“过去看看。”说罢,他自己率先迈开了步伐,而池渊顿了一下,心里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犹豫了一下,眼看着雀儿的身影越来越远,他定了定神,也急忙跟了上去。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城门附近就已经被天淼和雅奉二人摧残的一片狼藉,而他们二人似乎也是打累了,稍微停下了攻击,站在原地微微喘气,天淼和雅奉的实力都是旗鼓相当的,这般打架刺激谁也占不了上风,反而消耗了不少魔息。

    “二位打完了?”不知何时,雀儿和池渊缓缓的走了过来,雅奉和天淼顿时直起了腰板,看着他们两个,而天淼见势欲出手再战,可雅奉看到池渊的时候,心里似乎划过什么念头,他顿时就停下了动作,不解的看着雀儿问道,“难道陛下,也让圣公子放了池渊吗?”

    雀儿闻言看了池渊一眼,随即摇头笑道:“那倒没有,只是雅奉魔尊走了之后,我才忽然想起,小殿下曾交代过我一件事,怕雅奉魔尊走得快早已离开了王城,所以便急急忙忙的将池渊带了出来,正好雅奉魔尊也还在,这我倒是松了口气。”

    “什么意思?”雅奉蹙眉,不明白雀儿所言,天淼闻言顿时也停下了动作,不解的看着雀儿,视线在池渊身上来来回回的扫荡,池渊自己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雀儿刚刚说,小殿下……?难不成,是星殿下对他有什么另外的安排吗?

    他不由得竖起了耳朵,静待雀儿开口,总觉得这是他的一个机会。

    雀儿将目光投向了雅奉,说:“小殿下吩咐了,雅奉魔尊刚刚折损了数十名魔君,魔君的法力修为那都不是一般的魔影能匹及的,有能力当魔君的,要培养和提拔也是要费许多心思和时日。

    正好,池渊和天淼都被废除了魔尊之位,若是雅奉魔尊不嫌弃,可将他二人揽去收为五川魔君,毕竟都是魔界之人,小殿下也是不忍各位一直被关押在玄幽王城之中,且各大域族的旱灾之情,小殿下一直未能妥当处置,心里对于各位也是十分愧疚的。”

    话落,雅奉和池渊都不由得低下了头,面色凝重,而天淼倒是直接不可思议的开口问了,“所以,星殿下的意思是,要我认雅奉为主,自此以后为他五川城效力了?”

    “怎么,你不愿意?”雀儿看向了天淼,故意出声提醒:“天淼,这可是你唯一的机会了。”

    “放屁!”天淼顿时破口大骂!“我天淼好歹也曾是一城之主!沦为陛下的阶下囚也就罢了!现在还要我去做雅奉的走狗!我告诉你!不可能!我就算在这玄幽王城里关一辈子!一辈子都做陛下的阶下囚!我也绝不可能替他雅奉替他五川城为奴!”

    而雀儿面色平静,扭头看向了池渊,问道:“你呢?”

    池渊低垂着眼眸,不知在思虑什么,直到雀儿唤他,他才回过神来,“什么?”

    “你若是愿意追随雅奉魔尊,那你现在就可以跟着他一起回五川城,否则,你也只能回到地牢之中,等候陛下亲自发落了。”

    池渊抬眸看着雀儿,待他说完这句话后,又缓缓垂下了眼眸,见他一句话不说,雀儿也不知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片刻沉默之后,雅奉忽地对雀儿说:“如果这是陛下的命令也就罢了,不过是小殿下的主意而已,池渊和天淼都曾是一城魔尊,即使被废,那也曾与我平起平坐,他们要做五川城的魔君,我还不乐意呢!否则到时候出了什么事,陛下可又要怪我,管教不力了。”

    雀儿闻言只微微的挑了挑眉,随即甩手示意雅奉,“既然如此,那雅奉魔尊可以走了。”

    说罢,雅奉正欲转身离去,可天淼顿时摆出了阵势,誓死不让他离开,雅奉无法,只能转头看向雀儿,希望他能开口阻拦,可谁知雀儿竟道:“这里是玄幽王城,若你们继续在这里打斗滋事,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

    说罢,他又看着雅奉说:“雅奉魔尊,冤有头债有主,此事,还望你能处置妥当,否则,我没办法跟陛下交代的。”雅奉闻言心里也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于是对天淼喊道:“天淼!你要杀我!我给你个机会!你随我出城,我们随便在城外找个地方交手!若你赢了,我的命双手奉上!若你输了……”

    “好!若我输了!我的命任你处置!”天淼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说罢,雅奉和天淼二人一个箭步便飞身幻光离开了玄幽王城,雀儿见势用眼神示意了那些魔影一眼,他们随之也立刻飞身跟了出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