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归向 > 26.8 物种竞争
    在淡蓝色的广场型科研办公厅内,均摘星依托着磁悬浮服装在一个个数据投影面前移动,每一个投影旁边都是一个界面,界面上都是一个大型实验室的实时情况。

    相比天启历,当今的科技强了几个世代,不说别的,就例如一些细节上:这实时监控的信息传输速度能让信息时代初期望尘莫及。隔着屏幕能够看到,一些微粒型的生物其长须翅膀快速煽动的细节。这看起来并不像远程监控(直播),更像是超清晰数码摄像机拍摄好的胶卷,送到实验室播放。

    要追究细节的话,这个大型实验室的标准网线粗若儿臂,绝不是地球二十一世纪那比筷子还要细的网线所能比拟的。——装网线这种事情,均摘星一只手握不过来,都只能让机器人代劳。

    均摘星现在所在的这个办公室空间量堪比大会堂,其界面所观测的几百个实验室都在这个浮空城市中。这种豪华的科研基础设施,是几百年前无法想象的。

    科研核心:科学家自己只是在框架体系内,进行猜想,设计方案。

    科研效率:实验室各类设施对现象的观察能力,超级计算机对模式的推演,人工智能亦或是技术人才(苦逼研究生、博士生助手)将实验数据归纳分析的能力。

    最终,首席科学家就如同皇帝从军机处大臣手中接过折子,从各个实验部门的助手那接过数据,确定实验的总思路方向是否正确!

    旁白:这也就是为啥二十一世纪私人公司的科研部门往往出现宫廷剧剧情,当实验方案,实验进度让金主不满意(朝局不稳),经常有学生代替老师上位主管实验室,谋朝篡位的剧情!

    总结:当今的磁云星上的基础设施,让科学家的产出效率和几百年前相比,就如同工业时代和农业时代生产力之差。

    科研成就多寡的最主要原因并不在于——“科学家母校的教学理念”、“所在国家种族智力、创新天赋!”,而在于“不氪金你怎么强大?”

    背景板介绍完毕,重新回到均摘星眼前的项目。

    均摘星眼前的投影是“裂风龙”,其基因模板基本上在八十年前定型,虽然实力上是现在碎齿兽类中的垫底,但是在风暴区域是目前最适猎食者。其从滤食系到高速捕食系的八个亚种垄断了这里主要生态位。

    就如同豹属的狮子和老虎都能让野外落单的成年人背后发凉,但是在雪山生活的雪豹对人类的安全威胁很小。

    而一个全新的物种要上位,肯定不会一开始就在原优势物种主场上刚正面。而是在这种次要战场上确定自己结构的优越性,再向主要战场发起挑战。

    均摘星现在是把裂风龙百分之九十九的资料全部调过来(剩下百分之一涉及裂风龙副脑程序后门问题。)

    而在裂风龙资料界面的左边,是电链虫的所有资料。

    生物竞争类似于战争,但是和战争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战争往往是,强者吃利,弱者妥协。但是生物竞争则是适者生存。

    如果按照战争规则,人类在进入磁云星时一系列的金属武器杀伤力都比这些本土的物种杀伤力强大,但是最终在这个星球上是适者生存。

    这个星球背后的生态位能够给本土物种繁衍提供源源不断的资源,而人类的武器虽然强过一时,但是始终截不断这些本土物种的“后勤”。

    而现在的生物之争,决不能顺着“武器指标数据的思路”来设计,拥有杀死对方的能力不叫胜利,能断掉对方的生存资源才算胜利。

    其实在确定要和烈风龙物种进行激烈竞争前,均摘星就为电链虫设想了六个演化方向,但是其中五个演化方向,均摘星在大风暴区域做了大量的观察后,认为暂时不适合。

    其中一个演化路线是,发展出长管发射口!

    均摘星某个念头的野望:我既是虫群,让一大批电链虫直接变成射手,把对方打成筛子多爽啊。

    若是走子弹风暴,的确是能消灭最大的裂风龙。但是走这个路线的话电链虫的负担会非常大,生产弹药的器官会浪费大量营养。

    而八个亚种中最大的裂风龙被猎杀后,还有七个亚种,其中有众多小型的裂风龙,电链虫用子弹风暴去对付是相当亏的!几百发能打下来一个?不,如果对方可以躲避,只是袭击落单的资源采集电链虫的话,可能只有几十万发子弹射击,才能干掉一个。

    每次捕猎脱落的爪牙质量,大于猎杀的猎物?!这种模式必然失败,而这种模式失败后,裂风龙,剩余的亚种会立刻分化出一支,走大型化道路,补全原来裂风龙缺损的那一支。

    若是走精确制导路线,这复杂度,需要把电链虫的体型扩大到八十吨。然而按现在的电链虫生态位能量,若是兵虫体型扩大到这么大,族群数量就要大幅度下降了。

    电磁长管发射路线,直接被封存——嗯,资本不足就不要装逼,地球历史上那些古兽进化出大背帆,某些鹿把角不断扩大化,某些鸟尾羽毛越来越靓丽,都是吃得太饱,才有空在装逼路线进化的(大部分生物中,雄性装逼是为了求偶!长得漂亮才能吸引异性。)

    均摘星现在虽然很有心想装逼(电链虫方面),但是条件不允许啊。

    电磁炮进化方案,只能等到以后,一统磁云星,飞出宇宙后才能捡起。

    ……

    一条进化方案被掐死了,对当代正常研究者来说打击是重大的,几条进化方案受挫,一般人也就不玩了。

    但是均摘星比大多数制造师有那么一点优势!那就是观察优势!

    敢在大风暴区域内不怕死的观察生物猎杀资料的制造师没几个。大风暴内的闪电非常恐怖,一不小心就机毁人亡。

    纵然不少大制造师展开领域能够提前千分之几秒,感觉到雷电打击的电场威胁,能做到规避,但也绝对是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均摘星为了找出进化道路,在风暴区域红色警告雷击区里面,至少浪了五百个来回,基本上是每天都去一趟。看看自己的电链虫在遇到其他物种时,到底是咋死的!

    好吧,均摘星还是个天骑士,在云层中穿梭的时候,信息光粒直接打到生物搏杀区域,能够比其他制造师要更直接的感应到整个搏杀区的情况。

    其他大制造师往往是要经过一个大周期投放无人侦察机,才能从连在一起的片段中,得知一个进化特征在环境中的情况。

    (二十一世纪,核试验次数最少,却能最快速跨越原子弹和氢弹门槛,最耀眼的功劳是那个科学家,但百分之九十功劳更是核试验过程收集数据人的贡献。)

    没错,上辈子当过圣长城的均摘星就是这么临险无畏。外带天骑士的职业资本,来研发数据!

    ……

    均摘星能快速的确定六个路线,看起来是一个量的超越,但其实量变产生了质变。

    科学家在执行科研项目的时候,耐心其实是有限的,当难度和规模过大的时候,就会选择放弃,转而选择好的项目。

    当年炽蝶绚有思路最终没能搞成,就是因为那个思路的工作量对于她一个人来说太大了。

    除非她一生不成家,奉献在岗位上,才能拿出成果,证明她的路线具有很大的潜力,让其他科研人员跟进!

    然而她没打穿这个门槛,又没有均摘星这个奇葩。这个项目倘若要成功,最大的可能情形是:一个有些闲心的人偶尔翻到了她这个项目,出于兴趣做一些研究数据积累。在信息网络的交互下,为下一个有闲心的人提供基础继续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前景逐渐光明,才会引来大量的人。

    好吧,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有闲心的大制造师是极少极少的。

    ……

    回到电链虫进化路线上,

    六条道路中,还有一条颇为华丽的道路,那就是直接特化舌头,形成电击触手,用瞬间高压电击穿对手。

    这条道路由于在大气层中寄生菌容易感染这条电力器官,所以也被放弃。

    嗯,剩余的失败道路,也不用介绍了,直接说成功道路。

    既便宜,同时又能对裂风兽族群全面通杀的进化路线,就是——玩毒!具体点,就是强酸!虫群弄酸似乎——太地气了一点。

    这选对道路后,发现一切都相当顺利!

    电链虫并没有浪费多少演化潜力,只是稍稍的在体内进化出了一个能够容纳酸液的囊,这个囊的质地是乙烯系聚合物(塑料)。

    同时在头部骨骼进化出一个漏洞,至于剩下的就让工虫用热熔方式制造的管子牢牢地对接在上。这就形成了一个剑鱼模样的毒牙。

    至于还原性生物中最难生成的酸液!是如何解决的?如果要电链虫来进化这一套体系,整个体内结构要大改。或许说,根本就没法形成。

    但是要让电链虫的共生物种风筝海葵来进化这个功能,只需要进化出一个收集硫氯氧化性废物的器官就行了,海葵本身就有琉璃质的外壳。

    这不,新进化出来的电链虫,将吸管戳入海葵的废液囊,然后汲取一升的含量,其弱小的尖刺杀伤力就倍增了。

    此时,科研大厅中的均摘星,看着电链虫界面上,自己的最新作品一系列数据后,缓缓说道:“嗯,万事俱备。接下来就是实验,但愿能给我弄出几篇像样的论文了吧。”

    ……

    宇宙历834年8月4日,淡黄区域(大风暴内部是深褐色的,外围是淡黄。)

    一艘飞船在大气中围绕着一个六百公里的区域盘旋,飞船中的均摘星现在因为法脉高功率运作,电子感应服没有覆盖的脸颊上,细腻的皮肤内透出光晕,双眼瞳孔变成了银亮的色彩。

    而手掌放在了操作仓里的指挥官信息发送器上,每隔一秒钟就对外发送光粒,在光粒发送的方位上——

    翻滚的云层中,轰轰轰,并非雷声的滚滚长鸣传来。这是裂风龙的叫声,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碎齿粉碎的声音。至于电链虫,由于物种特性,进食和追逐发出的噪声非常少,但是电磁讯号的密集程度能让太空中侦测卫星感到非常不正常。

    一条大的裂风龙和三十个亚成体现在正在勉力抵抗,这个强势的物种是有寄生丝功能的,所以在它们附近是有一个六万数目的其他伴生族群。然而在均摘星一道道信息光粒仔细探测后,发现这个区域的所有物种都加入了对抗。

    这是生物体系的竞争。

    在三天前,电链虫的新族群直接迁入了这个区域中。然后就是碰撞了,电链虫和风筝海葵作为一个族群,裂风龙为最高猎食者的大量小型碎齿兽类种群在信息对接后也作为一个族群,如同养蛊一样相互吞噬对方。

    这可不仅仅是争夺一个最顶端猎食者位置了,而是族群挑战。

    族群挑战是磁云星内特有的概念,是有别于土之星这种氧化大气下的生态圈的一种特色。

    氧化大气下都是碳水化合物为本的生物,所以交流是靠着声音,而还原性大气中物种生理上都是以金属结构为主的,在信息交流时是电磁波。——在信息交互上就比氧化性大气的生物高了一个级别。

    但是高信息交流也带来了一种情况,那就是每一个个体都容易被外界环境影响,结果演化过程中,变成了一种非独立的状态。这就是跨物种之间能够形成一种信息量巨大、反应灵敏的默契机制!

    是的,是星球意识,不单单是金属氢层,生物特性也支持这种共同默契。

    当年人类星球开发机器遭到了整个磁云星所有物种的联合骚扰就非常诧异——“为啥,不同物种,都进攻自己?”

    后来了解到这个机制后,就设计物种形成了以己方为主导的生物群!当然在这个机制下,其内部出现矛盾,也是按照这种情况来解决的。

    ……

    在云层中,巨兽在相互厮杀,而一条条小型生命,也在合力在对外来的同级别入侵者吞噬。如此众志成城,让均摘星刹那间觉得应该给自己放一个鬼子进村的bg。

    倘若电链虫只威胁到了裂风龙,对其他生物链的物种并没有过强的猎食能力。该生态圈内其他物种不会开放和裂风龙的电讯号链接。

    而现在,电链鱼是大小通吃,还要自己在这个区域内将风筝海葵组成巨大的滤网,不允许其他各种小物种破坏。

    这种既要抢这个地区的战力担当,又要种田绝了其他物种的栖息地的行为,不可谓不过分。

    均摘星原本计划是在第一阶段消灭裂风龙一族,然后再逐渐替换下面的一个个生物层。——也就是按部就班,一个一个阶段的小打。

    但是计划疏漏了这个世界生物群默契的反应烈度,立刻演化成了大打。

    不过,这些个生物群,毕竟不是人类社会。在这个只要拼效率对抗中。八十年前就定性各类生物群,比起分工明确的电链虫并没有恐怖的压倒优势。

    现在机舱内钢铁雄心每隔十分钟就用激昂的语调对均摘星汇报一次战况。(实则是拍马屁!)显然,大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机舱界面上大量侦测数据显示,电链虫、风筝海葵族群体系,物质、能量正在缓缓盈余!

    而这样的冲突战场,在均摘星操作平台的地图上有二十一个点。现在只有三个出现了能量和物质亏损。绝大部分比均摘星守着的这个战场要赢得干脆的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