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全球战国 > 第一八五章 阿拉维杜新王(二)
    “这位大娘,要不要进来看一看,试一试?本店新推出的香皂,各种花香的都有!去污除垢效果极佳,可比您以前用的那些胰子啊、皂角强多哪!”

    “嘿!这位客官您可真有眼光。这款香皂,乃是以牡丹花为原料制作的,用来沐浴之后啊,整个身上都是牡丹花香。特别适合您这样长相英俊的使用!”

    “哎哟!您别嫌贵啊,一两银子一块很便宜了好不?知道我这东西的成本是多少么?是,它是比胰子皂角啥的贵不少,但是这去污的能力也强太多啊。您说,您要穿过了香皂洗过的衣服后,还能忍心去穿胰子洗的衣服?这年头人是不识货的,钱才最识货。这香皂,它贵有贵的道理。人呐,匆匆几十年,何必苛待自己呢?”

    “这位客官,您想啊,要是您这买上十块八块,拿到飘香院去送给那里的姐儿,那姐儿不开心的拼命侍奉您,把您送上天么?”

    “诶,这就对了嘛。十块香皂,给您包好了,附带送您一个礼盒。承惠十两白银。”

    “谢谢客官,客官慢走,下次再来啊。”

    西元1605年的五月,北京城的天气慢慢的热了起来。就在这个当口,再一次获得投资的朱由栋,在屯了一定量的货物后,在北京皇城外的东、南、西三个方向,同时开了六家杂货铺。

    在21世纪,一国元首亲自出面推销本国产品,那是美谈。但是在这个时代,朱由栋别说出来卖了,就是挂个名也不行。所以他还是采取了这个时代大明高官权贵们做生意的普遍方法:代理人。

    作为穿越者,虽说前世没有亲身在商海中搏击。但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的吧。所以,朱由栋在这里引入了后世的竞争制度。

    六家门店,分别由陈矩、王安、英国公府、宁远伯府、魏忠贤以及自己这一世的生母太子妃郭氏的娘家,各推荐一人担任店长。然后跟大家说定:以一年为期,若是收益全都做到万两白银以上也就罢了,若是有两家以及两家以上的没有做到这个收益,那么,这几家店里,效益最差的那个门店的店长直接滚蛋。

    让这六个人推荐店长,当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必须如此。

    陈矩派出来的人,那是万历皇帝的代表,王安呢,太子的代表。英国公府、宁远伯府是股东,也是目前朱由栋很重要的倚仗。老魏是他自己的代表。而无论怎样,自己这一世的外公家总是要关照一二的。

    引入末位淘汰制,除了督促这些家伙努力干活以外,也是给这些权贵的下人们敲警钟:都给我把宰相门前七品官的傲气收起来!顾客就是上帝!啊不,就是黄帝!

    五月十日,六家门店同时开业了。朱由栋的恶趣味也来了:他在休沐日总是带着几个侍卫偷偷的溜出皇宫,在自己的几家店面外徘徊:倒也不是怕这些家伙贪污——你在红河庄拿了多少货,库存还有多少货,该有多少钱进账不是一目了然么?再说了,这六家店,店长是这一系的人马,那账房肯定是另一系的人马嘛。

    他在这里徘徊,其实是穿越前起点的小白文看多了:这时候不是该有不开眼的傻叉上门找茬儿,然后把脸送上来给自己打吗?

    可惜,这个世道,真正的傻子没那么多。

    要说此时的大明北京城里,对各种商铺收保护费的最大组织是谁呢?锦衣卫!

    这锦衣卫探听消息无孔不入,虽说太孙殿下没有把自己的肖像放在店门口做形象代言人。但若是锦衣卫连这几家门店的后台是谁都不知道的话,那指挥使早就做不下去了。

    所以,锦衣卫都不敢去惹的店铺,不需要谁来解释,那些有了一定江湖地位的地痞流氓,自然也不会去招惹这几家门店。就算真要有啥都不懂,刚刚出道的愣头青想要来刮点油水。不要说朱由栋了,甚至连老魏都不需要惊动,锦衣卫自己就迅速搞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算锦衣卫不管,朱由栋对这种小泼皮也没兴趣:打脸要打有分量的脸才有意思嘛,你一个皇太孙,去对付一个小泼皮,你也好意思出手?

    所以,从这一年的五月香皂上市,一个多月过去了,六家门店的生意也慢慢的由波澜不惊到人头涌动,但就是没人跳出来找茬儿,直让朱由栋觉得好生无趣。

    “栋儿啊,怎么如此无精打采?”

    “哦,皇爷爷,也没什么,就是这香皂上市一个多月了,居然没人来找事,真是没意思得很。”

    “噗呲~”不光万历,便是这会儿在旁边的陈矩也忍不住乐了。万历更是摇头晃脑一阵后长出了一口气:“栋儿啊,你这样才像是一个小孩子嘛。”

    说完这话万历市侩的搓搓手:“这个,都一个月过去了,卖了多少出去?得了多少银子啊?”

    “不太好,六家店面一共只卖了两万三千多块香皂出去。扣除各项成本之后,实际纯利不到一万八千两。”

    “这么多?”

    多吗?我只觉得少啊。

    朱由栋在这里郁闷,万历那边已经算开了:“如此算下来,一年的纯利只怕不止二十万两白银吧?唔,这岂不是说,朕每年可以从你的庄子里分四万两白银?”

    一想到这个,万历的眼睛不自觉的就眯了起来:这些年皇帝陛下为了这个国家的财政平衡已经是殚精竭虑,任何一笔收入都是他喜欢的。

    “不止的,若是一切顺利,孙儿今年至少可以给皇爷爷十万两白银。”

    “什么?!”

    “北京城里的富人虽然多,但到底也只是一城之地。孙儿已经派出人手,带着庄子里的香皂向江南、湖广、巴蜀等地出发了。若是一切顺利,今年七八月间,其他各省的商人们就会齐聚京师。到时候孙儿就准备把地区经销权拿出来拍卖,只要货物供应跟得上,这香皂,很快就会行销至大明两京十三省。到时候,每年卖出去的香皂,怎么也在百万块以上吧?”

    “好!很好!唔,不对啊,我的乖孙,若是每年获利百万两,那皇爷爷这里应该分到二十万两啊。”

    你这老头儿怎么算账的速度那么快呢?

    “皇爷爷容禀,这香皂呢,说实话,现在的价钱有点虚高。目前能使用的人,非富即贵。但要把量走起来,这价钱肯定是要往下面降的。所以到了最后,每块香皂的利润并不会太多。此外,孙儿还准备把这个东西做一个产品差异化。”

    “产品差异化?”

    是嘞,这年头用纯猪油做的肥皂那算是精品了,但是就算红河庄自己办养殖场,也不可能生产能供应全国的猪油。不过呢,其实皂化反应就是油脂和强碱的反应而已。动物油可以做,植物油还不是可以做。

    现在的这一批香皂,往上,可以继续提纯、盐析、碱析,虽说朱由栋只知道个大概,但完全可以让工匠们在实际生产过程中不断的摸索,进一步提高产品质量。

    往下,可以大规模的粗制滥造:这种低等级的肥皂用来清洗身体是不太合适的,但是用来洗手或者洗衣服,仍然可以秒杀胰子和皂角。

    “是啊,皇爷爷,我们是皇室,就必须心怀天下百姓。把产品进行不断改良,让价格不断下探,使这样的好东西走入我大明的千家万户,是我们皇室不可推卸的责任啊!”

    不止的,若是一切顺利,孙儿今年至少可以给皇爷爷十万两白银。”

    “什么?!”

    “北京城里的富人虽然多,但到底也只是一城之地。孙儿已经派出人手,带着庄子里的香皂向江南、湖广、巴蜀等地出发了。若是一切顺利,今年七八月间,其他各省的商人们就会齐聚京师。到时候孙儿就准备把地区经销权拿出来拍卖,只要货物供应跟得上,这香皂,很快就会行销至大明两京十三省。到时候,每年卖出去的香皂,怎么也在百万块以上吧?”

    “好!很好!唔,不对啊,我的乖孙,若是每年获利百万两,那皇爷爷这里应该分到二十万两啊。”

    你这老头儿怎么算账的速度那么快呢?

    “皇爷爷容禀,这香皂呢,说实话,现在的价钱有点虚高。目前能使用的人,非富即贵。但要把量走起来,这价钱肯定是要往下面降的。所以到了最后,每块香皂的利润并不会太多。此外,孙儿还准备把这个东西做一个产品差异化。”

    “产品差异化?”

    是嘞,这年头用纯猪油做的肥皂那算是精品了,但是就算红河庄自己办养殖场,也不可能生产能供应全国的猪油。不过呢,其实皂化反应就是油脂和强碱的反应而已。动物油可以做,植物油还不是可以做。

    现在的这一批香皂,往上,可以继续提纯、盐析、碱析,虽说朱由栋只知道个大概,但完全可以让工匠们在实际生产过程中不断的摸索,进一步提高产品质量。

    往下,可以大规模的粗制滥造:这种低等级的肥皂用来清洗身体是不太合适的,但是用来洗手或者洗衣服,仍然可以秒杀胰子和皂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