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全球战国 > 第一八三章 北京暗流涌动
    到底这具身体还没长开,在持续高强度的工作后,朱由栋还是有些撑不住了。所以,在上了返回北京城的马车后,他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透过帘子,看着睡得很香的小主人。骑着马护卫在马车外边的曹化淳和李世忠都心情复杂。

    作为曹化淳来说,他是内书堂的娇子。只要再学习几年,将来妥妥的直接进入司礼监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太孙开蒙,他被直接的派到了太孙身边。然后就被太孙驱赶着做这个,做那个,一年多下来,才十七岁的他,其实很多时候也觉得很累。

    这种累,是单纯的身体疲倦。比起大内以往的各种勾心斗角造成的心累是完全不一样的。也是,所有人都被太孙驱使着各种忙碌,哪里还有时间和心思来在主人面前互相争宠邀功、相互陷害啊?

    可是太孙究竟为什么如此忙碌呢?按理说,皇上春秋正盛,大明也国富民强。太子都还闲着,大多数时候只能和选侍们为爱鼓掌呢。你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现在不就是该各种玩耍么?我们的主要职责不也是应该陪着你玩让你开心么?

    感觉就好像有一条鞭子,在不停的抽打着太孙。让太孙拼了命的做事、忙碌。连带着兴华宫的人员,比起慈庆宮甚至乾清宫的人都还要忙。

    不过,再怎么忙,曹化淳心里还是有一点能够确认的在太孙手下做事,简单!不必去考虑其他的东西太多,只要把吩咐下来的事情办好就行。就这一点,身体再累,他曹化淳都愿意继续跟随太孙。

    而且太孙爱护手下,有担当。几个月前的大朝会,太孙在皇爷面前完全没有贪功,反而重点说了他曹化淳和魏忠贤的名字。结果两个人的职务都升了。老魏这一年三十八岁了,挂了一个监丞的品级不算什么。但是他曹化淳这一年才十七岁啊,就挂上了典薄。并且是事实上的兴华宫主管。如此境遇,本朝两百多年来,恐怕也是没有人了吧?

    所以,太孙值得效忠,也必须效忠。

    可是,自己是王安老师一手提拔起来的。现在老师那边已经传出话来,要自己时刻盯着太孙,看看太孙到底做了什么。红河庄的账册细节也要想办法拿到手。而且还要他找机会劝劝太孙,不要老是对御史言官心存误解……这些事情怎么能做?但是不做,又如何对得起王安多年来的教导和照拂。又如何对得起内书堂几年学习里,书本上的微言大义?

    而在另一边护卫的李世忠,这会儿也心里极为忐忑。

    对于他来说,跟着太孙做事没得说。忒爽快!而且李家跟着太孙,不光是未来身家性命能保,现在都已经开始赚钱了。

    非但如此,很多李家年纪大了的家丁,现在也找到了事情做。有了很好的出路。李家上下,其实都对当初皇上的这个安排极为满意。

    他此刻忐忑的,乃是现在他的怀里有两封信。

    一封是祖父李成梁写的,一封是二叔李如柏写的。两封信都让他找机会向太孙进言。但是,这两封信的观点是完全对立的!这让他如何开口?

    “……小爷,小爷,我们到了。”

    “唔……到了么,吾睡了多久?”

    “也不算太久,差不多快两个时辰吧。”

    “嗯,最近确实有些累,不过,大伴,许显纯和田尔耕都来了吧?”

    “他们都在门口候着呢,不过奴婢以为,小爷都这么累了……”

    “不妨事不妨事,这不都睡了一会么。叫他们到吾的书房来。”

    “……是!”

    锦衣卫作为有明一朝的特务机构,有威风八面的时候,也有极度憋屈的日子。

    在穿越以前,十几岁的时候只觉得锦衣卫很坏,专门陷害忠良。到了后来就慢慢的觉得锦衣卫有他存在的必要性。到了现在,身为皇太孙的朱由栋,更觉得锦衣卫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事实上,锦衣卫这个组织,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

    就说现在朱由栋特点的两个人吧,许显纯是驸马都尉许从诚的孙子,也就是说身上有皇家血统(祖母是公主)。而田尔耕呢?他的祖父田乐更不得了平定了甘肃、青海的蒙古部落侵扰,安定了陕西、甘肃边境。并以文臣身份取得军功的资历受封为松山伯。

    用现在的话说,不是根红苗正的人,进不了锦衣卫。

    “臣许显纯、田尔耕拜见太孙殿下。”

    “都起来吧。”轻轻的挥了挥手,自有宫女端上温茶,一饮而尽后。朱由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你们都退下吧,没有吾的命令,不准进来!”

    “是!”

    等到书房里只剩下君臣三人后,朱由栋从座椅上走了下来,站到了虎背熊腰,明显就是武林高手的人身边“你是许显纯?”

    “是,臣锦衣卫试百户许显纯,拜见殿下。”

    “嗯。”慢慢的踱了两步,走到另一人身边“那你就是田尔耕了?”

    “是,臣锦衣卫百户田尔耕,拜见殿下。”

    因为田尔耕祖父田乐军功的关系,田家世袭锦衣卫指挥同知。这是锦衣卫指挥使以下最高的官位。但一方面是田尔耕此时父亲还在世,这官位轮不到他来世袭。另一方面,所谓世袭,往往都是虚衔。要有实权,还得从基层慢慢做起当然,从小旗这样的最低官位做起就不必了。所以,这田尔耕虽然才二十来岁,但起步就是百户。

    “吾的兴华宫去年开府,那时候想到吾这里来的锦衣卫多的是。其中不乏烈属或者当朝权贵的子弟。知道吾为什么选了你们吗?”

    “臣等不知,请殿下指点。”

    “很简单,因为你们能办事,敢办事!”

    “臣等多谢殿下赏识,以后在殿下麾下,定当忠心办事,绝不辜负殿下厚望。”

    “诶诶,都起来,站着说话。吾讨厌人跪。虽说吾现在身高不够,确实矮了点。这样吧,你们盘腿坐着吧。”

    “臣等不敢。”

    “嗯~~~?”

    “是!”

    “诶,这就对了嘛。你们两个听好了,吾有事让你们去办。”

    “请殿下吩咐。”

    “小声一点。”虽然穿越前是个diao丝,但到底现在已经在如此复杂的环境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朱由栋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时刻都被人监视着?

    对这种局面,他无法抗拒派来监视他的人,背后站着的是文臣还好。太子呢?皇帝呢?难道统一屏蔽?屏蔽了之后他们晚上睡不着会不会乱想?

    所以他能做到的,只能是让他手下的人都尽可能只掌管某一方面,就他一人总管全局罢了。

    “许显纯,待会去红河庄找魏忠贤支取一万两银子。你替吾走一趟暹罗。”

    “暹罗?呃,殿下要臣去做什么?”

    “不用做什么,带着眼睛耳朵去就行了。看看这个国家最近几年发生了什么变化,当地百姓对他们的王观感如何?如果可以,你想办法打探一下他们的军队,其装备与我大明有何不同。你是武进士,对我大明的制式军备应该很熟悉吧?”

    “这点请殿下放心,臣对我大明的兵器,不管冷热,都很熟悉。”

    “好,吾还知道你文章也写得不错,你去那里后,回来也能写出东西。”

    “是,臣领命。”

    “呵呵呵,先别急着领命啊。许显纯,这个任务是一个长期任务,嗯,为期最少三年。暹罗,地处极南之地,蚊虫肆虐,瘴气横生,说不得,你运气不好去了那里就病死了。你敢不敢去啊?”

    “臣好不容易才来到这兴华宫侍奉太孙,太孙有令,无所不从!”

    “好!你也应该知道吾这人最为护短,也绝不亏待手下。所以,放心去办事吧,三年之后,若你不负吾,吾绝不负你!”

    “是!”

    “田尔耕。”

    “臣在!”

    背着手缓缓了踱步后,朱由栋回头道“你待会也去红河庄找老魏领一万两银子。吾要你去福建。”

    “是,太孙让臣去福建做什么?”

    “打探、了解那里的海贸情况。找寻人才!嗯,据说什么李旦、颜思齐、郑芝龙之流,都是大海商兼大海盗。你要想办法找到他们,和他们建立友谊,吾以后有大用!”

    “是!”

    可惜,穿越者到底随身没有携带百度。这个时间点,李旦还在日本九州岛讨生活。颜思齐也正在日本做裁缝。至于郑芝龙?他这时候才两岁……所以田尔耕的后一个任务注定是要失败的。

    “你们这一次出去,为期都是三年。三年之间,只准用眼睛和耳朵,除非危及性命,不准动手,更不能自爆身份。都听明白了么?”

    在穿越者看来,像锦衣卫这样的机构,集对内、对外情报搜集,还有审判权、司法权于一身。如此机构不被人一天到晚盯着才怪了。情报机构就应该以情报为主业,这样君主睡得着觉,大臣们不会老是想把锦衣卫除之而后快,而锦衣卫的掌事人才容易有善终嘛。

    “是,我等一定按照太孙的命令,恪尽职守,三年之后,定当回来向太孙覆命!”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