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医毒妃:嗜宠废材大小姐 > 第541章 丑爆了的傀儡
    燕荨真觉得如苟利元这般不要脸的人少见。

    他不仅是名士,更是辩才啊!一点脸皮都不要的辩才。

    自己昨晚才在他面前演了一把苦情戏,更送他去客栈休息了,没想到今天早上又把自己给骂了。

    老国公脸色不好看了,怒道:

    “来人啊,给我把那假名士乱棍打走。”

    老管家一脸愁苦的劝谏:“老国公,使不得啊,那苟先生名气太大,曾在皇宫外面骂了那么多天,连皇帝都不敢打杀啊!”

    老管家知道老国公是不会跟苟利元那种人置气的,他愿意骂就让他骂去,毕竟都骂几天了没管他。可就因为他骂了九公主,才把老国公给彻底触怒了。

    所以,老管家有点怪九公主了,若不是她,老国公也就不用跟苟利元动手、而损了名声。

    沈连山的小儿子沈浔煜早就起床,看老父亲舞了一会大刀,见老父亲因为九公主动怒,他便哼了一声,要亲自出面把燕荨给赶出去!

    为了燕荨这样的白眼狼得罪名士,太不值得了!

    “外祖父,先别动手,让我去劝劝。”燕荨急忙拦了老国公,带着碧玉便往外面走。

    苟利元一看到燕荨出来,顿时大喜,连水都不喝了,开口就道:

    “九公主,你来接我进去?”

    燕荨看了一眼苟利元身边的小厮,那小厮是被老管家安排出来送水的,刚才苟利元接了水杯,正打算喝呢,结果九公主出来给打断了。小厮面色似有失望。

    见九公主看向自己,小厮连忙低头,恭敬道:

    “小人见过九公主。”

    “你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啊?”燕荨不免奇怪。

    那小厮藏在袖子里的手一抖,依然恭敬的低着头,小心回答:

    “小人是新来的。”

    燕荨就盯着小厮身上的衣服看,新来的?那还穿着不合身的旧衣服?

    苟利元不爽了:“九公主为何顾左右而言他,是不是不想带我进国公府?”

    苟利元握着手里水杯仰头便灌,喝完这杯茶打气,然后一鼓作气的冲进国公府,他看到府门大开着呢。

    小厮偷偷撇见苟利元要喝茶,他才松了一口气。

    燕荨看的分明,那小厮在自己询问他时,身体有些僵硬,而他在看到苟利元要喝茶的时候,肩膀明显放松而下落了一点弧度。

    不好!

    燕荨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一把打掉了苟利元手里的茶杯。

    “嗷~九公主,你为何动手?”

    苟利元吓得一跳,却还是被茶水弄脏了衣襟,他要愤怒质问时,却见身边的小厮突然靠近,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便朝着自己刺来了。

    哇塞!

    这是要杀自己?国公府承受不了自己的痛骂而下杀手了吗?

    苟利元心里刚升起这样的想法就摇头:不对!国公府不会用这么愚蠢而直接的手段。

    “苟先生小心啊!”耳边传来了九公主着急的喊声。

    苟利元还是很感动的,不过他却小心不了,因为他躲不开了啊。谁让他刚才躲避茶水一跳、正好跳到了小厮旁边呢。

    眼看着匕首要扎进自己胸口,苟利元却感觉衣领忽然被人抓住,然后猛力一拽,他整个人都被拉倒了下去,倒下时乱蹬的腿正好踹到了小厮的肚子上,把他踹飞了出去。

    国公府的护卫已经反应过来了,急忙冲了上去把小厮擒住了。

    沈连山冲到燕荨身边,查看:“殿下,您没事吧。”

    有事,燕荨的手腕脱臼了,刚才拉苟利元的时候用力太猛。

    脱臼的手腕耷拉着,疼的她脸色苍白,却为了安抚老国公而笑道:

    “没事……我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燕荨说完就要跑,却被老国公一把拉住了,小心的抬起她的胳膊,看着已经肿胀起来的手腕,老国公痛心道:

    “都这样了还没事,不快点接上,以后更疼!你怎么还瞒着外祖父!”

    苟利元看着她那手腕肿胀的比胳膊还要粗,满心愧疚。殿下是为了救自己而弄伤自己的。

    “疼就叫出来!”老国公话音未落,便听到咔嚓~一声闷响。

    燕荨的手腕就被接上了,她疼的咬破了嘴唇,却没有叫出来,只是大眼睛噙满了泪水。

    “外祖父,你真厉害。”燕荨活动一下手腕,无碍之后便再次崇拜外祖父。

    外祖父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手腕、嘱咐:

    “一个月之内不能提重物。”

    燕荨笑了起来:“我是公主啊,自然不会提重物了,就是不能帮外祖父做饭菜了,但是能给您泡茶。”

    苟利元看到他们祖孙和谐的一面,都不忍心打断他们之间的温馨。

    “多谢公主出手相救。”虽然不知道那小厮是谁安排的,但毕竟是公主救了自己。

    “苟先生客气了,我救你也是自救。先生快脱掉你身上外袍,茶水有毒。”燕荨急忙回答。

    苟利元这才看到自己袍子上茶水焦糊。

    而那被控制的小厮却叫了起来:

    “老管家救我啊,是您让我毒杀苟先生的,不是你们说苟先生整天骂人遭人嫌!”

    老管家面不改色,点头示意护卫把小厮的下巴给摘了下来。

    小厮哇哇叫着,却是说不出话来了。

    然后,老管家就冲着呆逼了的苟利元道:

    “苟先生机敏,万不可听信那小厮的污蔑,我国公府要杀您也是暗中刺杀,绝不会在府门前、用自己的人当街毒杀。”

    苟利元回过神来,怎么感觉这个老管家是在威胁自己呢?

    此时,隔了一条街的酒楼最顶层房间中,一贵服男子捏碎了手中茶杯:他费劲周折才安排进去的小厮,竟然没得手被活捉了!甚至连服毒自杀都没来得及。

    “昨晚为什么不当街杀掉苟利元?只要还在国公府附近,人们就会认为是国公府动的手!”

    跪在地上的杀手,不好意思的回答:“昨晚有个厉害的小将军护卫着苟利元,我们不敢动手。”

    “混账,什么人让你们如此畏惧!”男子很生气,眼前这些是他培养了多年的杀手,怎会被一个军中护卫给吓住。

    “好像是叫狗剩,昨夜杀手界的一哥周煌要偷开城门被发现,就是被他追杀出城外的。”杀手急忙解释,连周煌那种大名鼎鼎的杀手王都被狗剩杀跑了,他怎么敢硬上。

    贵服男子阴沉着脸,良久没有做声,却忽然转头看向窗外,上官丞相出现在国公府的那道街上,丞相正带着大批护卫赶往国公府,却诡异的停下、抬头,目光敏锐、遥遥朝着男子所在的房间看来。

    “不好!这个狡猾的丞相发现自己了!”贵服男子起身就跑,撇下几个杀手在房间里呆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追出去,结果杀手刚出门就遭到了弩箭拦击,血洒当场。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