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跃马大明 > 第612章 袁才人
    感谢月末终北旧人梦老哥的捧场,感谢福石城、超级大狗兄弟的月票,小船多谢。

    ~~~

    帐内气氛有些沉寂,孔胤植紧皱着眉头,苦思冥想,已经进入到一个临界点,一时却还是下不定决断,这里面毕竟牵扯太大了。

    徐长青也不着急,只是淡淡的喝着茶,不多时,等孔胤植额头上隐隐都有汗珠渗出来,这才笑道“老哥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孔融,应该是您孔家的二十世祖吧?不知老哥哥是否还记得,当年曹贼的人,欲抄孔家之时,孔融幼子的那句名言?”

    “额?”

    孔胤植顿时一个机灵,有点呆傻看向徐长青。

    徐长青直勾勾的盯着孔胤植的眼睛,气势磅礴而起“覆巢之下,复有完卵乎?”

    不待孔胤植反应,徐长青继续道“老哥哥,您是聪明人。现在天下的局势,想必您比我研究的更多。您猜,鞑子要是破了曲阜,不说鞑子了,要是大顺国的流贼破了曲阜,会怎么着?圣人教化已在我华夏传承上千年,可,不管是鞑子还是流贼,他们受到过圣人的教化吗?的确,做事情很难。可些许族内纷争,难道比鞑子和流贼还要更可怕?老哥哥,话至此时,兄弟我也尽力了啊。”

    “这……”

    孔胤植愣了片刻,终于是下定了决断,满脸狰狞,咬着牙道“兄弟,这事儿,老哥哥干了!不过,你得帮我,我自己是肯定搞不起来的……”

    “呵呵,这就对了嘛。”

    徐长青也换上了如沐春风的笑脸“来,喝口茶,咱们仔细说。老哥哥,这钱多有钱多的花法,钱少有钱少的花法……”

    ……

    徐长青和孔胤植从早上一直聊到了深夜,直到快子时了,孔胤植这才是斗志满满的离去。

    连漕运总督府的人过来徐长青都没时间去理会。

    曲阜这颗棋子,着实是太关键了。

    不仅在军事意义上,在政治上更甚!

    此时大明的局势虽是在军事上趋于平稳,可江北之地,能战,或者更准确的说,能守地方着实不多。

    海城算一个。

    再者便是登莱。

    像是现在依旧繁华的济宁,包括开封,又或是两淮区域,都非是可守之地。

    这种不可守是多方面的。

    不仅是地理区位,物资存贮,更关键的还有人心。

    海城是徐长青的老巢,大本营,已经经营多年,在各方面早有根基,而登莱能守,更多是靠地利优势。

    曲阜则不同。

    这里是圣人古里,圣人的陵寝可在这呢。

    只要操作的好,曲阜这边必定会得到无穷无尽的外力援助。

    最简单的,去看看中都凤阳吧,看看老朱家的祖坟是怎么被流贼们刨的。

    如果清军要来刨圣人的陵寝,挖里面的宝贝,天下读书人,你们可都是自诩为圣人的门生的,总不能就这样干瞪着眼看着吧?

    这里面当然也有漏洞。

    不过心理学上有个理论,叫做‘沉没成本’。

    只要孔胤植上了他徐长青的贼船,开始投资,那,以后就别想下去了。

    而只要曲阜的防御规模成形,哪怕整个江北全丢了,徐长青依然还有翻盘的余地,并且能掌握一部分主动权!

    甚至名字徐长青都想好了,就叫‘圣战’!

    ……

    次日一早,徐长青并没有着急去济宁,而是继续留在曲阜城外,先把孔家的事情处理利索。

    还是那句老话“十鸟在林,莫如一鸟在手!”

    吃过了早饭,在徐长青的亲自陪同下,孔胤植过来拜见周皇后和朱慈烺。

    周皇后在昨晚便与徐长青有过深入‘交流’,此时容光焕发,整个人都好像年轻了十几岁,早已明白徐长青筹谋的她,自然没有不允。

    朱慈烺这边也有些压抑的兴奋,毕竟马上就要‘拨开云雾见天日’了。

    这次会见非常的有成效,一个多时辰的工夫,曲阜扩城的计划,便是被彻底定下来。

    孔胤植当着周皇后和朱慈烺的面表态,将会拼尽全力,筹集一百万两的现银,将曲阜打造成一座坚不可摧的要塞堡垒。

    其实依照目前的物价,各地都有些凌乱,颠沛流离的,一百万两银子,真干不成什么大事儿。

    不过对徐长青和模范军的儿郎们而言,这显然不是问题。

    水泥和简易版‘混泥土’的运用,真正起棱堡,并不用像传统那般费事,劳民伤财。

    而人力此时更多,只管饭就行,跟免费的都差不多。

    真要算下来,徐长青搞不好还能赚个二三十万两。

    ……

    下午,过了大太阳,这边的事情都安置的差不多、快申时了,队伍这才慢斯条理的前往济宁。

    马车上,徐长青也见到了漕运总督府的副使曹继周,正使此时还是史部堂、史可法兼任的。

    曹继周四十出头,身材微胖,皮肤也很白,一双小眼睛贼溜溜的很是机灵,一看便是油腻的老油条。

    听他详细汇报了一番各式数据,徐长青这才慢斯条理道“曹大人,这么说,济宁现在还有三百多万石存粮?”

    “是啊,侯爷。”

    曹继周忙讨巧的抱拳恭敬道“去岁存粮还没收齐京里就出事了,要是算上淮安那边的,应该还能凑个二百多万石,可淮安那边……下官只能先保全济宁这边了……”

    徐长青一笑,慢斯条理的点了点头。

    漕运总督府衙门在淮安府,不过因为大运河的关系,此时的行政区域划分与后世有很大不同。

    后世,济宁只是个四五线的地级市,但此时,这可是运河上的明珠,极为繁华,比之扬州也不逊色。

    这位曹副使虽然滑不溜手的,却是个妙人儿,极为精确的捕捉到了徐长青现在需要的东西。

    “老曹啊,你辛苦了。先去休息一下,等下,去见皇后娘娘和太子爷吧。”

    曹继周何等精明?

    片刻便领会了徐长青的深意,忙拼命磕头“侯爷厚爱,下官百死也难以报答侯爷的提携啊……”

    等曹继周离去,徐长青也有些疲倦的揉起了太阳穴。

    目前的环境就是这么个状态,都他么是一帮老油条。

    你要说做正事儿,这帮人倒也能做,但到底能做几成,谁也说不好……

    可在政治上,一个个却都是极为敏感,乃至是敏锐!

    “罢了罢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还是得先把大架子撑起来啊。”

    ……

    傍晚,队伍在一条小河边扎下营来。

    徐长青这几天没怎么骑马,身体都有些生锈般,趁着扎营的工夫,慢斯条理的活动着手脚。

    这一路上,徐长青也一直在思虑,到底该如何hold住大局?

    思来想去,徐长青不由得便想起了当年和珅和大人的那个经典理论,‘水至清则无鱼!’

    如果不把这帮当官的先喂饱,让他们安心,又如何指望他们去做事呢?

    说到底,纵然身为穿越者,精熟许多东西,可政治方面,究竟非徐长青所长,许多时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是必然。

    有曹继周在,济宁这边的三百多万石粮草问题已经不大,的确是解决不了大问题,但徐长青的底气无疑更为充裕,也开始将目光汇聚到黄德功这边。

    当然,此时徐长青也远非就信任曹继周了,他毕竟是淮安出来的,谁知道这是不是苦肉计?

    肉没有吃到嘴里之前,徐长青绝不会有丝毫怠慢。

    思虑间,夜色已经逐渐黑下来,营门方向传来一些喧嚣,徐长青皱了皱眉,很快又舒展起来。

    济宁和曲阜的豪绅又有不少人过来劳军了,都是带着大票的活猪活羊,想着能在朱慈烺面前露个脸。

    徐长青看了一会儿,嘴角边不由露出笑意。

    不管这帮人是什么目的,至少这是个好兆头,充分说明,大明的影响力,在这片土地上依然很甚。

    徐长青刚想回帐内休息下,准备吃晚饭,一个有几分熟悉、却又充满着陌生的倩影,盈盈来到这边,见到徐长青似乎被吓了一跳,忙有些慌乱的行礼“见过海城候爷……”

    “嗯?”

    饶是徐长青的目力,这种光线下也片刻后才看清了这倩影的脸,居然是朱慈烺的妃子袁才人。

    朱慈烺此时有两个妃子,一个姓周,很得宠,徐长青见过几次,也说不上什么感觉,中规中矩,没什么特色,属于端庄型的。

    然而这个袁才人却是很有特色,让人过目不忘。

    跟她的本家袁秋娘一样,她的身上,也天生带有一种媚意,颇为的水灵。

    只是天家的营地虽是跟徐长青的中军紧挨着,却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保持着很深的距离,徐长青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袁才人居然踩线了,到自己这边来……

    这是何意?

    “臣徐长青,见过袁才人。”

    袁才人比袁秋娘也大不了几岁,也就十七八,可毕竟是太子妃之一,以后就算不能登上正宫的宝座,一个贵妃是跑不了的,徐长青也不敢怠慢,恭敬回礼。

    “……”

    袁才人似乎有什么话想跟徐长青说,一时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接连紧张的看了徐长青几眼,都没说出来。

    片刻,受惊的小鹿般又对徐长青一礼,便脚步匆匆的离去,很快就消失在迷茫的夜色里。

    徐长青依稀看到,她还差点摔倒。

    “什么个情况?”

    徐长青的眼睛顿时眯起来。

    前文说过,大明天家的女人,都是小门小户出身,没什么背景和底子的,然而像是袁才人这种身份,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过来……

    而她刚才过来,明显是鼓足了极大的勇气……

    这显然不正常!

    “难道,太子那边有事情?”

    想了片刻,徐长青招过王喜,低低询问几句。

    王喜忙恭敬道“大帅,太子爷之前坐马车的时候,是跟漕运副使曹大人一车过来的。”

    “嗯……”

    徐长青缓缓点了点头,“多盯着那边点。”

    “是!”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