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吾皇万岁 > 第二百二十六章:杀还是不杀,这是个问题
    飞剑化作一道乌光直射而去。

    顷刻之后,大朱吾皇面前忽然金光大作。

    那淡金色的玉石上,一道道细小如丝的光芒闪耀而起,看似无力的轻轻舞动了一下,那柄飞剑便无声无息的化作了一堆砂砾般的碎片,散落一地。

    大朱吾皇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飞剑虽然残缺,但质地摆在那,在这金光之下,竟然如此轻易便被搅碎。

    这也太可怕了些

    飞剑都如此,那人进去呢?

    分分秒秒都要成肉糜好嘛!

    “金枪不倒有用嘛?”

    大朱吾皇忽然深感怀疑

    金枪不倒是原地复生,可在这金光范围内,能活过来又有何用?下一刻还不是得死

    见他似乎被吓了一跳,归须在旁边宽慰道:“不用担心,阴阳鱼珮挡得住等等你跟着我跑就是!”

    大朱吾皇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

    十万点的仙怨值摆在前头,哪怕风险再大也得拼上一把,况且这老家伙总不可能特地跑来送死,想来也是有点把握的。

    归须朝他看了看,又塞了一瓶丹药过来:“放心好了,你虽然修为不高,但我既然喊你一声贤侄,定会保证你的安全!”

    “你区区一个单瓣十三的开光境,哪来的这么大口气?”

    对这位的自信,大朱吾皇觉得自己实在有些无力吐槽,不过丹药倒是接得快的很,脸上也是满满的崇拜:“归叔,那就全靠你了!”

    归须哈哈大笑,拍了拍他肩膀:“这是你我叔侄俩的大造化,回头得了好处,咱们联手,说不定能修复一个次元通道。

    到时咱们去神州世界逛逛,也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新历世界的天才!

    哼哼,龙王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这老家伙似乎怨气十足啊而且,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那天赋有多垃圾嘛?我怎么感觉,他好像确实很自信的样子”

    大朱吾皇是真心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快被他颠覆了。

    这特么是什么人啊!

    两人足足调息了几个小时,将所有的状态都恢复到最佳,而后才起身向前而去。

    还未到那金石地面处,归须便已招呼大朱吾皇将阴阳鱼珮御起。

    这次,两人是全力而为,在灵力疯狂输入之下,两团毫光亮的刺眼,化成的乌光凝如实质,竟然将两人都托在了离地米许的空中。

    “走!”

    神识一动,乌光载着两人向前笔直冲去,下方,一道道金光闪起,刺在光罩之上,竟然发出了金铁交戈的刺耳声音。

    “果然顶得住!不过这消耗也确实大!”

    体内的灵力滚滚而入,手中的阴珮如同无底洞一般,神识朝着丹田一探,只是片刻功夫,便有一瓣莲瓣黯淡了下来。

    “快,服用丹药!否则很快就要被吸干了!”

    归须离他极近,一面朝自己嘴里塞着丹药,一面大声的呼喝着。

    “吸干?”

    大朱吾皇看看自己那近两千瓣的莲台,随手掏出了一颗郝英骐他们手中得来的补灵丹,塞进了嘴里。

    能节约还是节约点,反正这丹药颜色都差不多,也不怕归须分辨出来。

    阴阳鱼珮的防御极其强悍,但前行的速度并不快。

    两千余米的距离,如若自己奔跑的话,估计也就几次呼吸便能到达,但御动着阴阳鱼珮,却足足行进了快两分钟,这才抵达了那座楼宇之前不远处。

    看着身旁的归须如同糖豆般往嘴里塞丹药,大朱吾皇心疼的很。

    这些丹药比系统的补灵丹还要强上些许,塞在你这样的家伙嘴里还真是浪费

    不过这老家伙还真是富裕啊,这一路过来,都塞了几十颗了吧?也不怕药物中毒

    但他也总算知道为何归须不自己前来了,单单执掌一块阳珮归须便累成狗样了,再加一块阴珮,哪怕他拿丹药当饭吃也跟不上消耗的速度。

    单瓣十三,就是这么可怜!

    眼见那楼宇就在眼前,大朱吾皇总算也放下了心。

    到了此处已经可以看见,那楼宇四周并没有金石地面的存在,而是围绕着一圈淡青色的水泊。

    “嗯,这老家伙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忽然间,大朱吾皇心中一动。

    在他身旁,归须的呼吸声都粗重了许多,双目炯炯的盯着前方,眼中尽是炽烈的光芒。

    “按他先前的说法,九层宝塔之前,这一栋栋楼宇只不过是跳板而已,就算里面有些宝物,他也不该激动成这样吧?”

    “这老家伙手里有那枚归墟灵简,说不定知道一些什么,我可别被他带坑里去了!小心为上!”

    大朱吾皇静悄悄的朝旁边挪了挪,落后了他半步,手中,金天罗和飞剑都已备好。

    这阴阳鱼珮归须一个人用不了,但对他来说,千瓣重台在身,却不是什么负担。

    虽然至今为止归须一直客客气气,但大朱吾皇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和自己的性命相比,所谓的道义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发现一点苗头,不管他是否准备意图不轨,直接斩杀了事!

    误杀也就误杀了!

    正在他全神戒备之时,归须忽然肩膀一缩,大朱吾皇方想出手,却看见他一手执着阳珮,一手朝后挥了挥:“贤侄,注意了前方是归兮水幕,会有神识冲击,阴阳鱼珮只能削弱,但无法完全抵御你千万要稳住,只要冲过去就好!”

    “难道我误会他了?”

    归须的声音虽然带着些紧张,但依旧慈祥温和,让大朱吾皇不由得一愣。

    很快,那团乌光便已冲到了楼宇旁的水泊之上,忽然间,四面八方升起了蒙蒙雾气,一声声尖锐之极的啸响直接刺入了识海之中,宛如一根根钢针,穿刺不休。

    大朱吾皇眉头一皱,硬生生的将这痛苦压制了下去,执着阴珮的手依旧坚若磐石,但在他身前,归须却惨呼了一声,整个人向前一倾。

    幸好,这片水泊并不宽,乌光闪动了几下,便已将两人带了过去。

    先前的啸响顿时偃旗息鼓,识海一片宁静,归须惨白着脸将阳佩收起,都来不及和大朱吾皇打招呼,便抱着脑袋蹲了下去。

    大朱吾皇朝他看了看,手中微光闪动,已将金天罗和飞剑收了起来,而后刻意将气血压制了会,脸色也变得惨白一片,摇摇晃晃的坐在了地上。

    半晌,归须才缓了过来。

    在归墟灵简中,有这片归兮水幕的记载。

    据说在上古时代,这是仙人用来磨炼后辈神识的地方,既然是磨炼所用,威力自然也不会太大,再加上有阴阳鱼珮削弱,所能产生的效果已经百中无一。

    归须资质虽然垃圾,但毕竟活了那么多年,神识强度倒是不差,还是扛了下来。

    他深吸了口气,朝身旁看去。

    大朱吾皇演技一流,看上去情况比他还糟糕一些,脸上都泛起了淡淡的青色,太阳穴两旁青筋暴突,正捂着额头不住呻吟着。

    能修复神识受创的丹药极其罕见,只能慢慢缓解,归须站在那,静静的看了半天,见他还是那副模样,只能叹了口气,出言道:“贤侄,你多休憩会,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危险,我先进去看看

    放心吧,如有所获,还是和之前约定的一样,我七你三,叔叔我绝不会贪墨你的”

    在他眼中,这小家伙虽然到处透着古怪,但毕竟年纪摆在那,神识绝不会太强,顶不住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过只要神识不灭,多休息会自然便会恢复,无外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宽慰了一句,他便转过身,朝着前方的楼宇走去。

    在他身后,大朱吾皇从指缝中露出了一丝眼睛,朝着他背影看着,眼神中透露着一丝讶异。

    到了这时候,这老家伙也并透露什么恶意,要么还真是自己误会了他,要么就是这家伙实在太过谨慎。

    又或者是,他还真的准备带着自己闯到最后的九层宝塔那,如今目的尚未达成,自然不会翻脸。

    但这倒是让大朱吾皇陷入了两难之中,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以有心算无心,如若偷袭,大朱吾皇有九成的把握可以将归须一击斩杀,哪怕他有再多的法宝也没用。

    单瓣十三,这种莲台能有多少灵力?能催动几件法宝?催动之后能发挥多少威力?

    不过人家从头到尾这么客气,还真搞得大朱吾皇有些下不了手了。

    但如若不杀,归须有归墟灵简在手,对这里的熟悉远在自己之上,哪怕自己时时防备着,也难免会被其找到机会阴上一把。

    大朱吾皇暗自叹了口气,归须毕竟是开光境修士,蜜儿精神力虽强,但降阶之后,虫海奴役对他无效,否则的话倒也用不着这么犯愁了。

    这一路上,他也不是没试过驯服技能,失败失败失败的提示都听了无数遍了,鬼知道什么时候能成?

    琢磨了一下,他爬了起来,招呼道:“归叔,这里面只怕还会有些危险,我陪你一块去”

    不管怎么说,也不能让他脱离自己的视线之外,以免发生什么不可控的事情。

    “你没事了?”归须脚步一顿,转回身,惊讶的看着他。

    大朱吾皇双眼血丝密布,身子摇摇晃晃,手中多出了一枚淡青色的丹药,服了下去,强撑着挤出了一丝笑容:“还顶得住,还好有这补精丹在不过就是有些浪费了”

    补精丹这玩意他要多少有多少,但放在归须眼中,这种可以补益神识的丹药就太珍贵了,他在这归墟核心之地搜刮了那么多年,也没找到几颗。

    不过毕竟大朱吾皇也是得了瀛洲空间掌控权的人,有点好货也不奇怪。

    服用了丹药,大朱吾皇闭目调息了会,再睁眼,果然恢复了不少,脸上也有了一丝血色,虽然看上去依旧有些疲累,但已无碍。

    归须也不再多说,带着他朝前走去。

    这座楼宇并不算高大,方方正正的,底部有着一个边长百米、高不过米许的底台,底台上则是三层楼阁,每一层大约六米左右。

    两人顺着那底台中央的台阶迈步而上,面前是一个朱红色的大门,两侧的门扉上,都刻有一道道扭扭曲曲的金色符纹,互相对称,在中央汇拢。

    “归叔,这不会也是什么阵法吧?”

    站在门前数米处,大朱吾皇停住了脚步,朝那些金色符纹打量了几眼,问道。

    归须的两道长眉微微抖了抖,眉心轻蹙,想了想,说道:“归墟灵简上没有记载,之前在夺魂区域也有类似的门户,完好的也有,并没有什么危险

    不过不可不防,我们先试试来,站远些!”

    他拉着大朱吾皇又重新走下了台阶,还让他一同又将阴阳鱼珮御起,随后才召出了一枚拳头大小的金丸。

    灵力一荡,那金丸呼的一声,化作了磨盘大小的一团,朝着那大门撞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大门直接被撞开了一尺来宽的一道缝隙,除此之外,并无异变。

    归须这才松了口气,收回了金丸,招呼大朱吾皇将阴阳鱼珮收起,一面向前走去,一面笑道:“果然和夺魂区域那的一样,没什么危险”

    大朱吾皇朝那已经虚掩开启的门扉看了看,跟在了后头。

    方才归须用的金丸威力不小,这两扇门扉虽然被撞开但却丝毫无损,看来也是宝贝,回头有机会要拆走。

    那扇大门沉重的很,归须使尽了力气,最后还是大朱吾皇搭了把手才将它完全推开。

    里面,是一个宽敞的大厅,两侧有着两道螺旋形的楼梯,地上还摆放着一个个黄色的蒲团,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怎么可能是空的”

    大朱吾皇还在门口打量着,归须已经急匆匆的奔了进去。

    他前前后后兜了一大圈,就连那些蒲团都掀起来翻找了一遍,依旧一无所获,不由得失望不已。

    看着他忙活完了,大朱吾皇才问道:“归叔,这屋子里肯定会有宝贝嘛?还是归墟灵简中有什么记载?”

    归须叹了口气,说道:“那倒没有,不过这里保存的这么完好,我总以为会有些收获”

    他抬头朝着两侧的楼梯看了看:“希望楼上别是空的”

    和他先前的表现结合起来,大朱吾皇总觉得他这话有些言不由衷的味道,不过也懒得多问了。

    这里究竟有什么,上楼看看就知道,只要自己牢牢盯着,他想藏也藏不起来。

    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