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苍月
    “呵呵……苍月,好久不见。”

    看着眼前这个黑袍人,枯灵子发出一声冷冷的笑,以一道魂力控制玄霄宫的几个祭司,而此时,终于让这道元神分身现身了么?

    而一听“苍月”二字,在场不少人皆是一愣,难道眼前这个神秘黑袍人,竟然是千年前,幽冥道四大魂圣之一的苍月魂圣?

    当年幽冥道四大魂圣,分别是苍月魂圣、白夜魂圣、昭明魂圣、幽天魂圣,其中幽天魂圣的名声最是响亮,因而许多人只知幽天魂圣,而不知另外三位实力同样不弱的魂圣。

    “想到不时隔千年,你还认得我,幽天……”

    此刻,苍月慢慢将头上的斗袍帽揭了下来,却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眉心有着一道弯月魂印。

    比起当年,他苍老了许多,但气息,却仍然未变,还是那个冰冷的苍月,若非要说变了,那么唯一就是变强了。

    此时苍月看着枯灵子,淡淡地道:“起初我并不确定玄霄真君抓来的人,便是你,所以今日一直窥视在暗,直到刚才感受到你的魂印之力,才让我完全确定了,幽天,真的是你……”

    “哼……”枯灵子冷笑一声,看着他道:“所以呢?苍月魂圣,今日是来抓我回去的了?”

    苍月看着他,淡淡道:“如今你只余一道魂魄,刚才又损耗了不少本命元魂之力,所以你应该知道,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呵……”

    枯灵子冷冷一笑,脸上丝毫不惧,但双手,却将沈婧护在后面,冷视着苍月:“你今日来的,不也只是一道元神分身么……”

    “元神分身……”

    远处众人一听,皆是一惊,一道元神分身就已经如此厉害了,那若是本尊亲自到来,将是如何?幽冥道的几个魂圣,果然都如此可怕么……

    “多说无益。”

    苍月看着枯灵子,淡淡道:“跟我回去见师尊罢,当年师尊待你不薄,封你为幽天魂圣,却不知你何事不足,以生叛心?你知道你的背叛,让师尊有多难受吗?你可是他,最器重的弟子啊……”

    一听此言,远处众人更是一震,当年幽天魂圣突然消失,难道……竟是背叛了幽冥道?背叛了幽冥魂主?

    “何事不足,以生叛心……哈哈哈哈!”

    枯灵子忽然大笑了起来,然而笑声之中,却是透着一股无人知晓的悲凉,真相是如何,身后又有谁知道?

    “前辈……”

    沈婧也愣住了,前辈背叛了自己的师尊,背叛了幽冥道,怎么可能……而在一旁,萧尘脸色至始至终都没有变化,无论旁人怎么说,他只认他认识的那个枯灵子。

    苍月叹道:“难道你做这一切,就只是为了当年那一本秘籍吗?师尊又怎会不传于你,你又何苦要盗走?”

    “嘿嘿,嘿嘿……”

    枯灵子忽然阴森森冷笑了起来:“苍月,一千年了,你难道当真不知,当年发生了何事吗?”

    苍月道:“我只知,你背叛了师尊,背叛了整个幽冥道,背叛了曾经的信仰……如今你在劫难逃,若是与我回去,你身后那些人,我可以放过他们,否则……你知道他们的下场将是如何。”

    此言一出,后边秦天宗等人皆是神色一凝,这人寒气透骨,杀机内敛,只怕……绝非危言耸听!

    气氛一下变得尤为紧张了起来,所有人都凝神不语,包括七十二域那些人,原本这件事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可他们此时,又有

    哪一个敢走?

    或者说,有谁自信能够逃得过一位圣境强者的手掌……便是遁逃千里,也能一瞬间给你抓回来!

    苍月的目光,逐渐变得寒冷了起来,慢慢落在了枯灵子身后的沈婧身上,一眼便即看出什么来,说道:“从始至终,你都只护着她一人,看来,她应是你在这人世间,唯一的故人之后了……”

    一闻此言,沈婧顿时只感到呼吸一窒,这一刹那,像是心脏被人捏住了一样。

    枯灵子手一伸,将她挡在身后,冷视着苍月:“这是我与幽冥道之间的恩怨,你莫要牵扯到旁人身上!”

    “牵扯旁人身上……”

    苍月冷冷淡淡地道:“昔日的幽天魂圣,如今竟也变得这般多愁善感了么?你当年血洗那个家族的时候,可有曾想过,是否牵扯到了旁人身上,可有曾想过,他们当中,有的也只是凡人……”

    听闻此言,远处又有不少人感到一震,连沈婧亦是脸色微微一变,前辈当年,真的是如此杀伐无情之人吗……

    唯独萧尘的脸色,此时依然未曾变过。

    而枯灵子此刻,脸上的神情明显藏着一股难言的痛苦,当年,当年……

    “好了,叙旧我看也就到此为止了。”

    苍月看着他,话锋忽然一冷:“现在跟我走,你身后那些人,一个也不会有事,否则,我现在就先杀了她,这样,你应该就不会再有任何牵挂了,对么……”

    此言一出,周围气氛一下变得寒冷至极,整座方外岛正在缓缓下沉,海水不断涌上来,但这一刻,却无人敢动弹一下,这便是圣境强者的威慑!哪怕只是一道元神分身……

    就在气氛最为冰冷凝固之时,却听一个淡淡的声音,打破了四周的沉寂:“她是我无欲天的人,你幽冥道,却想杀就杀,你还真是……好大的本事啊。”

    只见萧尘缓缓从后面走了上来,一头白发如雪,随风而扬,哪怕此时面对的是一个圣境强者,但他的眼神,竟丝毫未有闪烁,仍然是那个无欲天之主!

    这一瞬间,众人脑海里只浮现出五个字:无欲天之主!

    这五个字,便是代表了,哪怕他今日战至身殒,也绝不会让无欲天任何一人死在他的前面!

    这便是……无欲天之主!

    这一刻,众人无不面露惊骇之色,而此时,他们似乎也终于明白了,为何才短短十几年,在这乱世之中,一个新起来的势力,却能独占一席地位。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一位……出了任何事,都能够挺身而出的群龙之首!

    “呆子……”

    那后边,花未央见他走上前去,也不禁暗暗一惊,那人的修为,看上去似乎并不在玄霄真君之下,而他刚才已经大耗功力,枯灵子一时半会儿,也多半难以恢复魂力。

    “哦?”

    苍月那冷锐的目光,一下又落在了萧尘身上,但并未停留多久,却又向枯灵子看了去,淡淡地道:“怪不得当日,你宁可冒着被玄霄抓走的危险,也要保护着他,如此一具完美的肉身,你甚至可以不用再去找回,原来的那具肉身了……”

    一听此言,后边秦天宗等人皆是一惊,难道他处处保护萧尘,最终竟是想要夺舍萧尘?

    “放屁!”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一个女子的冷喝,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那人不是别人,却是紫鸢,只见她指着苍月,冷然道:“前辈与尊上的关系,岂是你三言两语

    就想挑拨的?”

    这一刻,所有人都凝神细思了起来,究竟是不是刚才苍月魂圣说的那样?细细一想的话,好像还真有这种可能,他毕竟是曾经的幽天魂圣,若是没有任何想法的话,又怎会来接近一个后生晚辈?

    就在所有人疑惑之时,却见萧尘往前走了两步,看着对面的苍月魂圣,淡淡道:“你说完了吗?说完了,要么滚,要么动手。”

    众人一听,皆是一惊,他竟然……厉害。

    苍月却并不着恼,冷冷一笑:“少年人,终究只是少年人,他无故留在你身边,你就当真没有想过……他的目的,是有朝一日,夺舍于你么。”

    萧尘双手负在身后,看着苍月淡淡道:“若是将来,我让一个,今日我可以将背后交给他的人夺舍了,那我也无话可说……倒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只是幽冥魂主的一粒棋子而已,你不为自己的人生感到悲哀么,野鹤无名,却能翱翔九天,而你纵使身份再尊贵,却也只是笼中鸟。”

    “呵呵,有点意思……”

    听他说完这一番话,苍月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了,下一瞬间,杀机毕露:“既然你执意要寻死,本圣……就成全你!”

    话音甫落,只见他陡然化作一道黑风袭来,四面八方,所有人皆感到一窒,花未央亦是神情一变:“当心!”

    苍月的攻势,来得既快且猛,萧尘不及细思,陡然运转三十三重离恨诀,全身青芒大盛,双掌齐聚天地元气,“轰”的一声,两人掌力一撞,下方海水登时翻涌起来,像是要将整座岛彻底吞没。

    而苍月的魂力,也在一瞬间将整座岛封印了起来,以防止枯灵子逃离。

    好强的力量……

    萧尘自是能够感觉出来,若非他身怀三十三重离恨诀这等融合了天书的奇功,再加上三十六道天罡玄气,只怕多半难以承受下来。

    此时在两人的周围,狂风似刃,一切靠近的事物,都必将被两人此时狂猛的真气化为齑粉!

    “沈婧,带前辈退后。”萧尘眼神凝定,又向紫鸢传去一道神念:“你们的任务,是保护好前辈。”

    “是!”

    紫鸢等人更不犹豫,立刻护在了枯灵子周围,以防止这附近还有幽冥道的人来袭。

    而此时在半空中,要萧尘一人独抗苍月魂圣,纵然他身怀天书奇功,又有三十六道天罡玄气,可毕竟相差了一个大境界,以他目前的修为来看,除非悟得归真意境,否则着实太过勉强。

    而紫羽真君和微澜真君等人此时显然不敢上去相助了,之前对付玄霄真君那是一回事,可眼下这位,乃是幽冥道的四大魂圣之一苍月,他们如何敢去招惹幽冥魂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忽然朝半空中飞了去,那人不是别人,却是花未央,眼下没有任何人去帮萧尘,只有她了。

    “砰!”

    一声巨响,她这一掌,也立时震得海水翻涌不止,后边秦天宗等人,如今却是不敢小瞧于她了,她体内封印着的力量,恐怕比萧尘还厉害。

    “未央?”

    萧尘向她看了一眼,只见她眉心之上,又出现了一道魂印,而这魂印,他从不曾在其他任何地方见过……

    “不过只是入圣之人而已,也敢如此嚣狂。”

    花未央冷视着苍月,眼神锐利,丝毫无惧,掌势一催,竟有翻天覆地之势,一股排山倒海之力,直朝苍月翻涌而去,连那下方的海水,也顿时激起数十丈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