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37还买什么车(三更)
    花总也很奇怪,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奇怪的事,每个银行都有一套自己的系统,客户、客户、贵宾,还有之列神级客户,每家银行都会争取,每年还要派发礼物感谢对方使用。

    今天这件事让她有些懵,真的?没有预约、没有业务,来取款机取款的大客户?

    花总觉得肯定是后台机制出错了,当神级客户的卡进入程序时会有接待提醒。

    一般这个服务是没什么用的,因为大多持有这种卡的客户都会预约,甚至不用对方直接过来,他们服务上门。

    可她刚才竟然看到接待提醒了,她几乎还是下意识的冲了出去,没有一看便与众不同的贵妇、身世。

    也没有扫地僧一般的拖鞋大爷,只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女士额,而且‘报警’的还是自取取款机,拿着那样一张卡,过来自助取款机?!

    花总坐到办公室还有点想不明白,是自己识人不清了,还是对方捡到了一张了不得的卡?捡到了能有密码?!

    至于报错警,后台机制错误,她就是想想,知道绝无可能,就是说对放是一位了不起的客户?

    花总自然识人不少,也被弄蒙了,将刚才接待的过程回忆一遍,确定、肯定没有出错,才松了一口气。

    她应该没有失礼,那就只能看对方是不是怪她接待不周了,只是至今她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因为对方看着真不想是持有那种卡的人。

    虽然对方看起来也不错,穿的也很讲究,但感觉不对啊……

    可最近没有任何超神级拥护的挂失业务,就说明对方拿的是她自己的卡?

    花总不想了,她确信自己当时没有漏出任何质疑的神色,只要对方不是故意找事换了自己就应该没问题,再说那个级别的用户,会跟她一个小小的经理过不去。

    ……

    郁初北回去的脚步有些飘,将公交卡对准仪器时,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她来这里做什么?她是谁?

    恍恍惚惚的只有车移动时带来的晃动,包里小小的一张卡,顿时沉甸甸的!那是多少钱!!多少钱啊!就那么随意的躺在她一百块都不到的包里!

    郁初北有点担心压垮了自己的小包。

    下了公车,郁初北再次路过吃煎饼的摊位,她刚刚竟然还吃了半块煎饼,她吃了煎饼?她还吃什么煎饼?就让对方去自己家里给自己摊去!

    以往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她觉得她已经可以做到了。

    所以她飘是应该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余额后的数字,千万后还有几位数来着?

    郁初北发现自己想不起来,当时太紧张了,不敢再数也不敢看,即便现在她也觉得紧张。

    她的男朋友貌似不单有颜还有钱,超级有钱,可以天天吃药、作妖的那种有钱。

    “郁经理出去了啊。”

    郁初北回神,嘴角扯扯又颤颤,最后回归原位:“啊。”不用心的与门卫打完招呼,向库房的方向走去,觉得周围的空气都透着说不出的躁意。

    姜晓顺刚搬完货,小姑娘很有劲,也不用人帮忙,也不喊同事,一个人干劲十足,看见郁经理,急忙扔下箱子迎上去:“郁经理。”

    郁初北神色平静拍拍她的肩,示意她忙着,走进库房,深吸一口气,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顾君之坐在位置上刻手伴,见她过来,立即扔下凑过去,想被亲亲揉揉。

    郁初北笑了一下,又恢复如常,看着他孩子气的样子,讨好的神色,想被安抚的急切,就像一只养育多年的大狗,看到主人回来迫切的需要被拉出去溜风。

    郁初北关上门,让他站好。

    顾君之不想,要抱,但别她强硬的放正后,也不敢再上去蹭,只是想往常一般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看久了她就会让他抱。

    郁初北看着他,知道他好看,而他也是真的好看,眉眼如画,皮肤又好,又听话又会做家务性格也好,虽然不能正常的与人相处,但他是真的好。

    这样一位优秀的男生,如果再有钱,他能选择的太多太多,现在站在她身边,他的两位哥哥可有过犹豫不决,有过吧,毕竟都把他带走了。

    郁初北的手捧着他胸前帽子的带子,手指摩擦着足球的模型,慢悠悠的问:“你知道银行卡里有多少钱吗?”

    顾君之茫然的摇摇头。

    郁初北笑笑:“我们嬴嬴从哪里拿的?”

    “我房间里,有很多张,要再给你一张吗?”

    郁初北的手停了一下,发现自己听到这句话时竟然不惊讶且适应良好:“易朗月的卡会放在那里吗?”

    顾君之摇头,他的房间当然只放他的东西。

    郁初北仿佛看出了他的傲慢,哭笑不得,顾君之有的时候确实很傲气,不是提成功人士表现出的那种矜贵和看透,而是一种类似孩子们的‘我的你的’般的绝对。

    郁初北松开摆弄他胸前帽绳的手,装似很漫不经心的开口:“你的卡里有很多钱。”

    顾君之知道啊,所以很平常的看着她,反而不太理解她为什么说这个,卡不是她要的吗?

    郁初北觉得自己提了一个很蠢的问题,并且被对方不怎么关心的神色鄙视了,也许将自己吓的觉得随时拿不稳的卡,在他眼里就是一张卡,一张甚至没什么价值的卡。

    因为他衣食住行都有人照顾,他甚至花不了什么钱,至于这里的工资,对他俩说只有五个字:工资是什么。

    郁初北不知道是不是该放生大叫,释放她现在不知道该狂欢还是狂哭的震惊,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自卑自己事事不如他的事实,或者哭天抢地,先给自己来十个煎饼再说!

    郁初北看着他,叹口气。

    顾君之顿时担心的看向她:“怎么了?”

    郁初北看着他眼睛里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眼睛太漂亮,顿时觉得映出的自己也十分美丽不凡,果然美不美要看欣赏的人是谁:“突然觉得自己很来不起。”

    顾君之被她没来由的话答的不知道怎么借口,但她说她自己很了不起就很了不起,小心翼翼的靠近两步,试探的勾住她的手指,见她没有反对,顿时得寸进尺的抱住,上去蹭扭。

    郁初北突然想到个大问题,拿出银行卡:“你转一半钱到我卡上吧。”

    “好啊。”

    郁初北跳起来一巴掌拍他后脑勺上:“好什么好!没长脑子吗,谁要也不能给!”想想又不对:“除了我!”

    顾君之可怜兮兮的揉着头:“嗯……”

    郁初北瞬间觉得自己才高八米、人抖九丈,以后整个后勤部还有谁可以跟她争锋,她今后可以怼天怼地怼空气!

    先让我喘口气,摸摸我的老腰还在不在!

    郁初北自己想着想着,把自己逗乐了。

    顾君之看了她一眼,见她高兴,便觉得什么都行在,在她身上蹭。

    郁初北一只手把他拎前面来,还蹭什么蹭,没有点追求吗!直接盘他!

    郁初北将他推倒窗边,一只手摸索着将窗帘关上,一只手去解他腰带。

    顾君之呼吸急速,手刚伸出去就被打了回来。

    郁初北又把他腰带系上,只是开心的撩高了他的上衣,她的小可爱简直太可爱的,可爱的不要不要的,好想一口吃了啊,香醇美味又营养。

    郁初北像将唐僧按到床上的蝎子精,伸出粹毒的獠牙,留着口水,要把唐僧当冰棒添没!

    唐僧可怜兮兮的倒在床上,眼睛含着泪,难受的想反击又不能够,垂泪欲滴的样子像雨后的芭蕉凄美、艳丽。

    易朗月眼皮上翻,又上翻,没了吧。

    啊!还有!眼皮继续上翻再上翻,要不然把监控关了?可也太不安全了?

    易朗月想出家的心都有!有完没完了!

    等等,他不会看到不该看的吧?应该不会吧,看郁女士的样子并不是要在这里办了他们先生,就是喜欢了想舔一舔而已。

    他用了什么形容词?!是他想的吗?我在想什么我在哪里!我看到了什么?不!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