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32任性(一更)
    再也不要来这里……

    顾君之靠在货架上,修长的手指随意的拨弄着货架上的螺丝,乖顺的嗯着,然后眨着纯洁如初的眼睛听话的四下看看:“他不在……我知道……嗯……那你不能训我……”

    “我那是训你吗,我那是体贴你,记得把手机还给他,爱你。”

    顾君之羞涩的脸颊都红了,更无措的抠着货架上的落实,脑袋轻轻的抵在货架上,脸上笑容温柔,神情单纯可爱。

    中午。

    郁初北拿了包下楼带顾君之去吃饭,走来一路,发现没有看到钱风华,诧异的在库房转了一圈,确定没有,随口问出来的顾君之:“你们钱主任呢?”

    顾君之茫然的站在原地,蝴蝶结发卡,在他发尾一晃晃的弹着,帽子上的绳子搭在他胸前,绳尾挂指甲盖大小的足球模型,让他看起来可爱的像只妖孽。

    他不知道她问谁?但不影响他开心又撒娇的和初北说话:“不知道耶——”晃着胸前的两枚足球模型!

    郁初北顿时瞪他一眼:“手放下!正经说话!”

    顾君之耸拉下肩膀:“不知道。”

    郁初北走上前,帮他把领子整理好,帽子上的绳子对齐,本来就够可爱了还卖萌,七分甜非弄到十分,可看他委屈的小脸,又舍不得再训,语气温柔下来:“今天中午吃什么?”

    顾君之闻言立即满血复活,晃悠着自己,茫茫然:“不知道……”耶(^-^)v。

    “你今天该吃营养餐了吧。”郁初北带着他往外走,这些日子和顾君之吃饭吃习惯了,发觉他的水煮青菜真好吃。

    她问过易朗月,是沉汤过滤再过滤,确定油脂不超标了以后在加入枸杞、百合等一起炖,然后再过滤,最后再用来煮青菜,营养价值高又好吃。有那个功夫七盘菜都炒出来。

    不过,人家孩子金贵,这样养着的也应该,只是自己,早晚跟顾君之吃出富贵的嘴:“你好像有几天没吃粗粮了。”

    “昨天才吃了。”

    “薏米是粗粮吗!”那她以后天天吃行不行:“管你吃管你喝,你还不耐烦。”

    他噘嘴,不喜欢吃高粱,那个不好吃!

    郁初北看着他薄如艳光的唇角小弧度的嘟了一下又放下,预备打他的手才没有扬起来拍他背上,毛病越来越多,还会顶嘴了,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以为她没脾气了:“你的……”

    郁初北刚要说话,手机响了,葛总?她将顾君之拉到身边往外走,防止别人撞到他:“喂,葛总……”突然停下脚步:“怎么突然住院了?……助理也走了……库房这边不是没人了!”

    郁初北松开他的手。

    顾君之安静的靠着墙等着她,像一直训练有素的导盲犬,听话有耐心。

    郁初北皱眉!胡闹!“行,我马上回去安排。”

    顾君之看向郁初北?

    “有点事。”郁初北带着他直接去葛总办公室,随便给他找个位置坐下,办事:“怎么回事?早上不是还好好的!跟我打招呼的也很正常,怎么说病就病了?”

    葛正军怎么知道,他也正纳闷,维修部过来找人,他才发现人不在!打电话过去才知道身体不舒服,假都没跟他请!连带着那个小姑娘也跑的不见人影!

    他都要被打过来的电话烦死了,各部门都等着库房出货,他们库房愣是没人!什么急症打个电话的功夫都没有:“你去看看!都等着用东西!赶紧安排人过去,不行了,你直接去!你对这一套流程还算熟悉。”

    “我知道,葛总慢走。”

    郁初北转身看向顾君之,伸出手,顺便打电话。

    顾君之开心的握住她的手。

    郁初北牵着他往外走,他要定时吃饭,否则胃会不舒服,何况以她的情况,库房的事她不可能亲自出售。

    “郁姐?”姜晓顺要去吃饭。

    郁初北示意他看着楼梯别东张西望:“你现在去库房,钱主任病了,新来的那个助理也不知道抽什么风不在,你过来拿钥匙,直接过去,先顶替钱主任两天!”

    姜晓顺闻言惊喜的跳起来,也不管吃不吃饭,急忙答应!

    虽然跟着郁姐当助理也是升职,可自己独挡一面又不一样,如果做的好就是自己的水平,容易出成绩,何况库房这一块本来就是她在做,她熟悉。

    郁初北看看时间:“直接去食堂拿钥匙,下面部门都等着呢,你快一点。”

    “好!马上到!”

    郁初北又给葛总拨过去,跟葛正军说了些后续,挂了手机,抱怨:“真是觉得自己上面有人就觉得后勤部是她家了!自己有事走了也不说打声招呼!”

    顾君之:“……”不知道在说什么,不吭声。

    “你一直在库房,钱主任怎么了吗?病的重不重?”

    顾君之更茫然的摇摇头,不知道,他在看封冠开会。

    郁初北看他那死德行,就知道一问三不知:“你啊没事也动一动,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搬个椅子出来晒太阳!”

    顾君之这个知道:“办公室也能晒太阳……”

    “所以就不用出来!”郁初北直接进了食堂雅间,雅间不多,但以她现在的级别正好能使用。

    郁初北将他把饭摆好:“你别不听话,整天闷在办公室里不动,身体更不好。”以前郁初北没这么心甘情愿的伺候他吃饭。

    但自从知道他失去了几百个亿,心里委屈后,也不是不能理解它,所以最近能把他当爷伺候就伺候了。

    毕竟孩子心里委屈,无人诉说,想有点少爷病也没人配合,所以这点力所能及情况,娇惯一下娇惯了,何况君之还无怨无悔的做饭呢,姿态放的这么低,明明该什么都有的。

    顾君之自然而然的接过来,如果郁初北给她铺上餐巾纸他也可以接受。

    一盘盘饭菜摆放好,郁初北照顾顾君之用上饭,没有动自己的饭菜,从包里拿出电脑,开机,搜索出实习生的资料给他们教师办打电话。

    “对,就是今天新来的同学何籽儿!——嗯,现在公司联系不到她,如果她回去了请她立即给我们回电话!——有急事!——贵学校以后尽量做些职前培训——等你们电话!”

    三分钟后。

    郁初北的手机响了,她放下筷子。

    顾君之看她一眼,帮她往筷子上夹了一块土豆。

    何籽儿包裹在被子中,瑟瑟发抖的冒出头,手指颤颤巍巍的拨通电话。

    脸色依旧发白,目光恐惧,她难以想象自己接触到的一切,她所有的聪明、智商都被那个人毫无感情的一击震的粉碎!眼前的血仿佛要漫过她的脚踝浸泡她的身体另她窒息。

    怎么会有人那么平静的做出那么残忍的事!事后竟然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她当初觉得那位男生长的多好看,给她的崩溃感就多大!

    刚刚手机响起的那一刻她吓的险些跳起来!她想报警,她想尖叫,她想求助……

    可猛然想起出了公司大门时,那两个她以为走了的人看她的目光,她就觉得浑身发寒!

    虽然当时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可她就是知道,她不能出错,甚至不能让人看出她的异样,否则……否则那些人不会放过她——

    她不知道自己怕什么,怕最后无声无息出现又无声无息消失的两个人,还是那个精灵异样好看却残忍的男生!

    但她必须说服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是任性不想做了!对,是她任性!

    郁初北听着手机里隐隐颤抖的声音,皱着眉看眼手机:怎么了?

    顾君之吃口花菜,见她没动土豆,又垂下头要咬她筷子上的土豆。

    郁初北伸出一根指头,见他脑袋戳开。

    顾君之生气的嗔她一眼,又没事人一样,盛起汤文雅的喝了一口,瞬间将切成块的紫薯馒头夹起一块放入嘴里,细细的嚼。

    何籽儿小心翼翼:“我……我身体不舒服,就……就回来了……”

    ------题外话------

    路人甲乙:顾君之,她们说你药吃多了不孕不育。

    顾君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