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22尽力了(二更)
    来了来了!

    老管家激动的整理整理衣服:“夏侯,夏侯,你快看看我还行吗?衣服整不整齐,有没有褶皱,还有,要不要列队欢迎郁小姐?”

    夏侯执屹坐在客厅上,翘着腿,没事人一样看报纸。

    “夏侯,夏侯?你死了!”

    夏侯执屹转过身,不跟脑子有病的人说话。

    整栋装修的美轮美奂的大型客厅里,只有楼梯呈现出诡异的色彩,与周围高端大气的装潢格格不入。

    “你说啊!要不要列队?”

    列什么对,要不要再喊声少夫人欢迎回来!

    老管家见他装死,又看见车已经驶入第二大道,急忙跑了出去,他们少爷的女朋友来了!

    胆子大些的佣人放下手中的工作,找个隐蔽好的位置侧头去看主建筑门口,真的是房屋主人的女朋友?太不可思议了。

    郁初北的脚虚浮的踩在这片广袤的私人土地上,还有种梦幻的不真实感,更被眼前不高,却占地面积辽阔的两层楼吸引。

    说是楼,她觉得更像一座大型博物馆,不对,比博物馆还要大,椭圆形的设计一别普通别墅的欧美风、中国风,似乎更倾向与现代结构立体结构风格。

    她看不出楼外的材质,每一块砖瓦都给她一种能自己独立工作的错觉,就像一个有生命的建筑,在有外人到来时候,全都探出灵智齐刷刷看向自己,扫描着自己生平,审核着自己身份。

    郁初北觉得自己疯了,她又不是进入了什么反人类巢穴,用的着这样全方面监控,想点有用的,想有用的!

    比如,外面假山喷泉,石狮飞鹰,正常多了不是吗。

    郁初北嘴角僵硬的笑着,即便这样安慰自己,这里也给她巨大的压迫感,、不远处绿意盎然的藤蔓拱桥,左边还有羊肠小路尽头的潺潺水声,和右边灌木从众漏出的整片操场一角,这里嫣然是一座小型的社区规模,哪里像私人家园。

    郁初北拘谨的握紧肩包的带子。

    老管家早已笑容洋溢的上前,激动的伸出手:“这位就是郁小姐吧。”不看长相、不看身材、不看年龄、不管三观,只要对少爷好就是好人!

    以此推断,老管家知道对面的姑娘是大好人,这个时候来找少爷,不是好人是什么,眼睛都快笑没了。

    易朗月将老顾快伸出的手拦开,客气的开口:“进去吧,夏侯在里面。”

    郁初北急忙点头,还有点紧张。

    老管家不满意,这里是他的管辖地,他迎接郁小姐有什么错,而且,他们少爷的女朋友,他恭敬一些怎么了。

    郁初北当然不能像易朗月那样随意,客气的对老人家点点头。

    老管家激动的立即九十度回礼,他都好久没有行过礼了,他家少爷只需要他们不挡路,不需要看到他们完美的礼仪,老管家激动的有些想哭。

    易朗月真心觉得他戏多,一天天的闲出病来了。

    ……

    郁初北踏入客厅,确定被人均从昂贵的地毯上踩过,她才走了过去。

    如果说自己家让她惊叹,这里就让她仰望,这里完全是放大了一百倍的她的家,无论是物品质量和墙上的装饰,都要放大一百倍。

    她墙上的画如果五万,这里的她觉得一定乘以了一百。

    郁初北有些想走,但还是撑着坚持客气的看向起身的夏侯执屹:“您好。”是自己孤陋寡闻了,见识浅薄,难怪人家对弟弟一脚提出多少钱问都不问,难怪人家要为弟弟装修,难怪人家弟弟吃不得凉、吃不得辣、吃不得不开心,穿不得俗物、碰不得凡品、看不上庸俗,应该的全是应该的。

    “郁小姐。”夏侯执屹起身,笑容和煦面容温和。

    郁初北瞬间觉得对方因为整个背景,高大、神圣起来,夏侯执屹再不是看起来有些成功的年轻人,而是是一位手握经济大权,翻云覆雨的幕后大佬,急忙客气的站定:“夏侯先生好,打扰您了。”百忙之中因为小弟的事情在家,还是一位重视家庭且温暖的人。

    太客气了:“郁小姐坐,喝茶,特意为郁小姐准备的。”夏侯执屹有些急切,茶里放了点东西,赶紧喝吧,喝了保证您坐十分就忘了顾先生,只想快点回家解决生理问题,所以赶紧坐,坐。

    郁初北急忙道:“不了,不了。”总觉得很拘束:“君之在哪里我去看看他就走,下午……还要上班……”呵呵。

    夏侯执屹预备倒茶的动作停下,面部有些僵硬,他的药岂不是白买了:“不着急,估计现在还睡着。先喝茶,喝茶。”他还准备了监控视频,在她喝的‘坐立难安’时,装作不经意间提起,可一箭双雕的用视频解决了她,简直完美。

    “真不用,我还是先看看他,我也放心。”

    “怎么能不用,都到家了,一定要坐坐,回头小顾知道我们没有好好招待你,还不得跟我们发脾气。”易朗月说着立即推着她向前:“,都是一家人,先吃点水果。”水果泡过吗?

    泡过泡过,赶紧吃!

    郁初北超级不自在,她真的没想到夏侯执屹如此了得,让她出于对未知的敬重有些放不开,也有些后悔贸然前来。

    如果有长辈在,她空手过来更显得不礼貌了:“真的不用了,我下午还要上班,……方便叫君之下来吗?”她总觉得有些如坐针毡。

    不方便,夏侯执屹大手一挥:“老顾,你去看看小顾睡醒了没有让他下来?”

    老管家正看着郁小姐发笑,猛然被点到名,有些懵:你怎么不去看!你去!“好,好。”

    郁初北见状急忙脱离易朗月包围圈,赶紧跟上:“我跟您一起去,如果他睡着了,我正好在门口看一眼我也差不多该离开了,公司真的还有事。”

    易朗月黑脸,刚才谁不接公司电话,现在公司就有事了,再说有事您可以先走吗,真的不用看顾先生。

    老管家闻言脚步有些虚,他就是说说,没说要上去啊?夏侯!夏侯?!!

    夏侯执屹觉得智商受到了严厉的考验,他说什么,小顾没有在二楼?在后院且山头太大迷路了?哎呀,这个答案他怎么没有想到,非说睡什么觉!“哈哈——”事已至此,干脆示意易朗月强行把人按下喝茶!

    郁初北已经踩在第一阶台阶上,茫然的看向竟然没上来的管家,刚刚明明老人家在她前面的,怎么成了自己在前面。

    郁初北客气的想退回去,可又觉得太刻意,只能没话找话:“是从这里上去吗?”刚刚老人家就是往这个方向走,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就不走了!也是因为太突然,她没有来得及停住!

    老管家心头无数妖魔鬼怪飞过!她上去了!怎么办!怎么办!?

    夏侯执屹眼睛睁大,有种日了天的感觉!

    易朗月哪里还尬耽误,眼疾手快,瞬间将她薅下来!

    郁初北顺应惯性想他身上倒去!。

    易朗月见状,下一刻身体以更诡异高难度的姿势避开!

    郁初北踉跄了好几步才尴尬的站定:她在哪里?发生了什么?

    老管家、易朗月、夏侯执屹急忙想扶,见她站定,赶紧立正站好,当没有看到刚才郁女士的尴尬。

    “坐,喝茶,今春新采的,口感纯正。”

    “对,对,喝茶。”易朗月故作不经意的挡着她,将她往沙发的位置缩小包围圈:“顺便压压惊。”

    “没事……我……”不惊,心中看着你们反而惊了,而且她都走到楼梯口了,再绕回来是不是不太好。

    易朗月仿佛看出了她的疑惑,急忙道:“楼梯上脏还没打扫干净,干擦也是担心你不小心滑倒。”

    老管家急忙点头:“对,佣人们太不小心了,楼上装修,竟然打翻了油漆桶。”好心解释。

    “楼上在装修?”那他在那样的环境里对身体是不是不好,急忙停下:“没事我避着点,我去看看他。”

    夏侯执屹打死老顾的心都有!说什么不好,说装修!见郁初北要走!急忙没形象的上前拉住郁初北胳膊:“没事,没味道少噪音,不信你刚才距离那么近是不是一点味道都没有闻到!都是纯天然的。”

    老管家点头如捣蒜:“纯天然,纯天然,我亲自碾磨的,再天然不过的涂料。”呵呵。

    易朗月想辞职的心都有,也不管被顾先生知道他们碰了郁女士会怎样了,强硬的推着她坐在沙发上,硬笑:“哈哈,才想起来我们有监控器,夏侯执屹快打开,让我们看看他在做什么。”

    “对,对。”夏侯执屹也不管易朗月知乎他名字的不敬,急忙给开‘电视’。

    比郁初北次卧里大好几倍的屏幕降下来。

    郁初北有种电影院向自己一人开放的错觉,还是近景、直观效果。

    屏幕上陡然切割出密密麻麻无数的监控将头!

    夏侯执屹熟练的切换到室内。

    虽然只是惊鸿一撇,郁初北觉得她看到林间的猴子、湖里的鳄鱼、山林间的小鹿,是……是录屏吧……

    室内景致切割出二百六十四块,夏侯执屹没有停手,转变成主建筑。

    屏幕的切割顿时清晰,改成一百多快。

    画面继续变动,定位到了这一栋。

    夏侯执屹冷着脸,这是从保安哪里直接转移过来的画面吗!为什么不是直接切换成功的!

    夏侯执屹很快知道为什么不是直接切换好的了,因为二楼的监控一片漆黑。

    夏侯执屹有点懵,他录好的那些准备蒙混过关的视频呢?顾先生睡觉的视频呢!?“哈哈!”夏侯执屹立即切换到后山:“看会动物世界,这只狸猫是易朗月上个月买的,哈哈,花了他不少钱,结果回来发现品种不纯,把他气的直接扔上去完善生物链了;

    这只花山鸡,好看不好看,是不是特别有范,是老管家养来吃野鸡蛋的,结果一只鸡蛋都没有捡到过,因为鸡是公鸡,哈哈,不好笑是不是,其实却是是母鸡,不过鸡蛋都被山上的猴子们捡走打水漂玩了,呵呵……”呵呵,不好玩吗?要不然再给你介绍一下你家的水产?

    郁初北大概明白了,刚才一闪而过的黑景就是顾君之住的地方,不……上去看看吗……明显镜头出问题了……

    郁初北见夏侯执屹还想讲动物世界,瞥见易朗月想往她手里塞水果,瞬间失礼的起身:“我觉得我们应该上去看看?”

    夏侯执屹看看易朗月。

    易朗月看看老管家。

    老管家觉得后山还有个洞没有挖,他去动两铲子土。

    郁初北试探性的向楼梯的方向走去,她觉得真该上去看看。

    夏侯执屹没有动。

    易朗月没有动。

    老管家其实也没有动。

    郁初北向前一步,向前一步。

    夏侯执屹看着她。

    易朗月看着她。

    老管家看着她。

    郁初北尴尬了,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抬脚,而且都看着她,压力很大,可视频黑屏了!不觉得担心吗?“我……我上去了……”

    夏侯执屹不说话。

    易朗月不说话。

    老管家不说话。

    “真上去了……”

    茫然:“……”

    生无可恋:“……”

    什么都不想说:“……”

    “请问他住哪个房间。”

    老管家看看已经没有战斗力的夏侯执屹,转向郁女士,斟酌的开口:“整个二楼。”

    这么大:“好,谢谢。”

    郁初北踏上第一阶台阶,踏上第二阶台阶!踏上——

    易朗月觉得自己死了!

    夏侯执屹突然对着手里的遥控器大喊:“顾君之!你老婆上去了!”震耳欲聋的声影顷刻间在整栋别墅里回荡,排山倒海、久久不息。

    ------题外话------

    加更八点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