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19突然变了一个人(二更)
    他并没有看她,就站在门口,穿着早上离开时选好的衣服,却不像往常任何一次一样跑向自己……

    而是——冷漠的专注。

    甚至不同于往日的安静乖巧,他更像拥有成熟强大灵魂的个体,且更加温润更加完美,他无需看着她,已经足以丰富自我,无需靠近自己,他也是完整的个体,他好像是她的男朋友,又不是……

    郁初北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抹把脸,让自己精神一些。

    其实她最近都很忙,搬了公司、升职,她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大量的时间用在他身上。

    工作很忙的时候甚至没有时间陪他吃午饭,这次也是,哄哄他便把他留在办公室,他自己坐的无聊了,她知道他就会回库房。

    下班接他的时候,虽然偶然会闹情绪,可也是气鼓鼓的在门口站着等着她哄。

    君之很好哄,逗他两三下就笑了,因为过于粘人,他自己也不忍心生气一样,久而久之,她也觉得他没有脾气了;

    或者说时间长了,她以为他们早已达成了共识,在工作的时候不过分依赖她,回家里两个人都不会出去应酬。

    可今天,已经是昨天了,他没有看她一眼,不是发脾气等着哄的不看,而是真的一眼都没有看过来。

    那种感觉……

    郁初北想一想,连‘不想看到她’都算不上,完全漠视和不以为意,这根本不是顾君之的性格。

    顾君之粘人、任性、喜欢无时无刻让人关心,生气的时候也不太让别人为难,懂的为别人着想……

    可那一刻的感觉完全不是那样,就像……突然变了一个人……突然变了一个人……

    郁初北混沌的大脑像突然被抽中了结线,一点点的拨开、凝实!

    一边坚定的想着这个可能,一边拿出手机茫然的看眼屏幕,依旧没有未接来电、没有短消息,易朗月没有给她打电话,就像上次一样。

    上次的记忆在郁初北脑海中再次一点点清醒。

    他当时起身便走,像突然变了一个人,手链掉在地上,前一刻珍视的仿佛那是他的全部,下一刻好像是一条草芥,无关痛痒、随处可弃……变的是不是太亏了……

    郁初北无意识的再次拿出手机。

    想起,易朗月当时也是很久没有给他打电话……

    治病……越来越清晰的感觉从她脑海中滑过,她好像猜到了易朗月不想让她知道的事!猛然抓住了某个重点!

    郁初北猛然站起!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她拥有自己男朋友的百分之多少?百分之五十?还是百分之三十!或者说,现在的顾君之还是自己男朋友吗!

    平静的目光,不以为意的神色,看到她仿佛看空气的无视!她觉得自己叫什么对方恐怕都不知道!

    呵呵,会喜欢上别人吗?到时候是不是还要两个人分分!自己用几天别人用几天!

    郁初北更想崩了!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态看待这件事!无端有些暴躁!顾君之!你最好一直保持这个样子!不要滚回来求撸毛!

    郁初北深吸一口气,烦躁的坐回座位上,她现在就该给易朗月打电话!让他把东西拿走不要滚回来了!拿都不用!他寄回去!

    郁初北抚着胸口!最后很好的克制住了!

    郁初北越想越烦,干脆不想了,她自己在这里瞎猜,还自己吓自己,谁知道对方在做什么!也许对着镜子自拍,或者考虑航天飞升的大事,更或者就是思考人类存亡,哪有功夫管渺小的自己!

    自己在易朗月他们看来就是外人!他们宝贝弟弟最重要!带走!明天就把所有东西拿走!

    郁初北哐当一声关上房门,蒙上被子睡觉!想想又将手机关机!没一分钟,又开机!气的一脚把被子踢下去,下一刻还得自己拿上来盖身上!

    顾君之!不要滚回来!

    ……

    清晨的光线瞬间冲破半球的束缚,林鸟朝飞,万物迎阳。

    顾家的别墅内,佣人已经开始忙碌起来,各个岗位都传来细细的交谈声。

    别墅内的客厅里,易朗月站在椅子上,觉得够不到,又加了一把椅子,拿着网兜在于墙同高的巨大鱼缸里捞手机。

    老管家见他危险,急忙放下茶壶帮他扶着椅子,担心受怕的提醒:“慢点,慢点,你伤到金龙了!快!咬到你了,要咬到了——”

    鱼缸里三条手臂长的金龙张开利齿獠牙大口疯狂的追赶者易朗月的手臂。

    “你碰到老鲨了!老鲨!”

    易朗月想让他闭嘴!

    夏侯执屹西装革履的从房间出来,当没看到客厅一角喊叫的两眼,神色温和的看眼晨练回来的古医生。

    古医生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走到哪里都带着自己两个学生,此刻与学生刚从外面回来:“老了,骨头快散架了。”

    “哪里,老师老当益壮,比学生跑的都稳。”

    古医生没接学生的的话,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顾先生为什么跟着金盛走了?”

    夏侯执屹整理西装的动作顿住:不是跟着郁小姐走的?

    易朗月终于捞到了自己的手机,防水、耐高温,还能开机,买个功能多的果然用的上。

    古医生说的是初衷:“顾先生不是去治病的吗?”怎么去了金盛新址?

    夏侯执屹看看易朗月。

    易朗月从板凳上跳下来。

    夏侯执屹突然想到一个词:“玩物丧志。”绝对不冤枉顾先生。

    众人一时间无话可说,连拿到手机的易朗月都不能反驳。

    不过,顾先生算不算放弃治疗了。

    夏侯执屹想的是:“收回来的写字楼还要不要出租?”

    易朗月不想跟时刻想着铜臭的夏侯执屹说话,直接开机,给郁初北打了过去。

    夏侯执屹、老顾顿时看了过去:好胆魄!

    “对,是我。”易朗月眼角带笑,态度客气,下一刻直接脸部僵硬,欲哭无泪:“……不,不,真没事!对对……已经睡了……嗯,我现在过去!你在那里等我,我们见面再谈……是,是,让你担心了,昨天实在是不方便……好,好!”

    夏侯执屹看向易朗月:“怎么了?”

    “d手机上的定位功能是谁发明的!给我挖出来!”

    夏侯执屹倒吸一口凉气:“人……来……了……”

    易朗月骂娘的心都有:“来的路上!不过被我拦下了!”易朗月立即给公司打电话,让她们一个小时候务必联系郁初北!以有急事硬性传召郁初北回去!

    夏侯执屹看眼空空如也的二楼楼梯,这条路可不好走,弄不好走了一半,就再也看不见郁小姐了。

    易朗月苦笑:“上次蒙混过去,那是郁小姐对顾先生不熟悉,这次说什么也不可能那么简单过去,有些话还是要说一些的。”

    夏侯执屹点点头,指指面前的楼梯:“对,就说说这条路,我支持她。”

    “我也支持她。”老管家目光真诚。

    夏侯执屹有些头疼:“你自己有分寸就行。”莫非是昨天开会时自己表现太差,引起了顾先生的反感导致他不想听了,换了个更看不上自己的出来?

    ……

    公司不远处的咖啡厅里,郁初北搅动着手里的咖啡杯,看看手表,拿起手机,打今早已经可以打通的电话:“吃饭了吗?今天不来公司了?”也没指望回应,顺便喝口咖啡。

    笼罩整座二楼的黑幕已经拉开,顾君之站在阳光普照的阳台上,神色随意的逗着一只画眉鸟,光芒在他周身屏蔽,瞬间镀了一层金光,他抬起手弹了一下不会响的风铃,时间太久远,忘了它的名字,画眉鸟立即眷恋的飞上去,清脆的叫声讨好着人的注意,却没有再多得一眼目光。

    “今天还不回来?如果我说我希望你回来呢?”郁初北手里的勺子停下,不太高兴。

    顾君之仿佛没有听见,手机清晨定时开机,她的声音就没有停过,顾君之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坐在躺椅上,随手翻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