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102放大放大再放大(二更)
    郁初北捏捏他脸,不说话就是懂了:“一会就结束了,别撒娇,等他们走了,我让你给我洗头。”

    “真的?”顾君之眼睛重新亮起来。

    郁初北无奈:“真的。”弄的到处都是水,也不嫌麻烦。

    顾君之放开她的腰,可以放她走。。

    郁初北又使劲捏了下他的脸:“你呀,乖乖听话。”

    嗯,他最乖。

    “初北,初北!快来,我们正猜你装修花了多少钱!快来宣布最后结果,看看我们谁赢了?”秦姐热情的招呼着。

    大家聚在一起聊的好不热闹。

    秦姐刚进来的时候眼睛都不够用,完全超出她的预期,就是自己家也没有这样格调的装修,她觉得单这一套沙发就不便宜,更别提这些别具一格的小物件,还有头顶的吊灯,她怀疑这些小东西加起来比这套房子也不相上下。

    但怎么想都不太可能,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郁初北坐过来,与顾君之房间的冷清比,这里像七八月的夏天很容易感染大家的热情。

    郁初北笑着趴在秦姐背上,与大家聚在一起吃零食:“你们猜的多少?”

    “三十万拿的下来吗?”朱辉很豪爽的给了数字,他是真看花了眼,他以为郁初北顶多换套床,那都是高估她了,想不到整体精装!这一套装修能买楼上一个十平方了吧!

    谍摇头,觉得自己还是有眼光的:“我觉得五十万,客厅和阳台中间放置的屏风,我觉得单价能有十万,看起来就像真的,郁姐我猜的对不对。”

    “我猜九十,我觉得厨房里的厨具就不止三十。”鲁韵见识还是有的,她觉得九十万也未必可以拿下。

    秦姐笑了:“你们听听人家设计部的,开口就近百,再看看你们猜的那个小家子气,简直坠了我们后勤部的威名!”

    “秦姐话不是那么说的,我们见识本就浅薄!”又是一阵哄笑。

    朱辉不认同:“你这么说的话,我看老苗坐着的那头象还像真的呢,那玩意十五万能拿下吗!?”瞎猜!

    郁初北随着他的话看过去,赶紧扔下瓜子,夸张的冲过去让老苗站起来:“不要坐我的传家宝!二十来万呢!”

    众人瞬间笑个不停:“那我也不能动你这个扫尘,弄过不好就是上古宝物。”

    “你家这个小摆钟更精致,细看!哇!纯金的,赶紧入库!”

    “这个果盘也不简单,隐隐有灵气闪现,不好,这是要飞升!”

    一群人笑闹着,能夸张的都夸张了一遍!闹的哈哈大笑。

    郁初北笑容不见,房间里这种小物件很多,一开始,她还真没有往那方面想过,一两件是真的就行了,怎么能都是真的,但万一都是真的呢……

    郁初北觉得脸上的笑容都僵了几分,顿时觉得大家说的弄不好都又可能!

    不会都是真的吧?比如,大表哥觉得亏欠顾君之,搬了顾君之过世爷爷老家的东西过来给他用?

    郁初北想到这种可能,不知该哭该笑,她是不是今天请人来鉴宝了。

    “老郁,说了这么多,你这套装修到底多少钱,不贵的话我也弄一套,总觉的你不像会在这种事下血本的人,说不定我也装的起。”

    谍觉得小钟摆是真好看:“这个从哪来买的,我也买一个。”就是觉得漂亮。

    其实郁姐家很多东西都漂亮,郁姐房间里的梳妆盒最漂亮,要不是大家知根知底,她都要觉得那也是真的了,因为那个盒子真的真的好漂亮的。

    尤其那枚挂在其上,并不是首饰,只会装饰在盒子上做手柄用的葡萄串,经营剔透,犹如真的一样。她都没敢碰,就怕给郁姐碰坏了赔不起。

    虽然她觉得很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但还是谨慎的没有去摸。

    秦姐捅捅身边的人:“问你呢,多少?”不贵的话,她也来一套。

    郁初北笑笑,有些话她早想说了,只是没有机会:“装修是君之出。”说着看向青谍:“你拿的拿个钟摆,易朗月说是君之爷爷那个时候的珍藏,说不定就真的是真的。”

    谍闻言惊愕的看着郁姐,要哭了:“姐姐,你吓我的吧!”她刚打算还想跟赵姐扔着玩呢!

    “哈哈!‘真假’肯定是吓唬你的,但确实是顾君之爷爷的东西。”

    谍赶紧放下,碰都不敢碰了,这与东西珍贵与否没有关系,是情怀,万一顾君之出来发现少了一抹光,那还不疯了!

    谍对顾君之当初险些死过去的事记忆犹新,不敢挑战他的神经。

    秦姐见初北说的认真,有些诧异:“他还能出起这份钱?”

    郁初北提的漫不经心:“人家没有落魄之前家世很好的,没相处过不知道吧,钢琴、古筝、弹的都特别好,习惯也很好,早晨六点起来跑步,七点用餐,每天还会练半个小时毛笔字,不过后来好像家里出事了。”

    众人闻言顿时一阵唏嘘。

    “易朗月家世就很好。”

    孙佳点头,这个她知道,她的男神:“他爸爸好像是上面的一位大领导,母亲是搞教育的,家世非常好,我们总经理都对他客气三分,副经理更是对他非常好,我们常说,我们设计部其实有三大领导,一正一副还有一组长,组长说的就是易朗月,我还见谢董下来跟他说话,也很客气。”

    秦姐等人真惊讶了:“易家家世这么厉害?”

    孙佳点头,易朗月家是真的厉害。

    这样大家出来的顾君之能不好,就是稍微精神有点状况,也是精心养育的状况,与平常人家不同。

    鲁韵想起一件事:“顾君之送初北姐的那枚小葫芦簪子?”

    众人点头,这个有印象

    “我觉得那个肯定是真的。”不是开玩笑。

    秦姐、赵英、谍瞬间看向她:“为什么?”

    看我做什么,鲁韵只是猜:“就是感觉,说不清的,初北姐是真的吗?”

    众人又看向郁初北,已经从价值几何开始探讨顾君之的身价。

    郁初北点头:“那个真是真的!”

    谍尖叫,瞬间抱住郁姐:“姐,你挖到宝了,小顾长的多少看啊,如今还有身价。”

    秦姐点头,看不出来,小男孩不声不响的人挺好,还知道给初北好东西,不过,就是精神不好。

    “他这个人性格很好,就是不爱热闹,人也很腼腆,其实人很不错,你们现在吃的,还是他让易朗月送来的,都记着你们呢。”

    “真的?”

    “真的。”

    谍嘟着嘴:“是我们冤枉小顾了。”

    “是啊。”

    但在场的人也没有人敢去敲顾君之的门,毕竟对方真有病,刚入职那天被吓的不轻,万一那句话那个点刺激到了他,不是那么好解释的,多不一事不如少一事,。

    “以前都是我们小看顾君之了。”虽然这些东西可能是一次性给的,可也弥补顾君之很多不足了。

    “他还很好相处。”

    对这句话,在场大部分人持保留态度。

    她们因为对方和郁初北在一起,也是试着跟他交流过的,但对方可不是郁初北说的害羞、腼腆,至少他们没有察觉出害羞、腼腆,大多时候是冷漠孤傲。

    姜晓顺感慨郁主任命好,捡个脑子不好使的人谈恋爱还能附赠一份嫁妆:“初北姐,易设会不会在你们结婚时再送你们一套房子,听说他现在负责的那个项目利润十分可观。”

    众人闻言谁也没有理她,一起笑闹着岔开了话题,明星、时政、国际局势有的是他们需要关心大问题。

    郁初北不太放心顾君之,吃了一会,在大家玩牌的空档进去看顾君之。

    次卧内,整面墙的屏幕将下来,划分成不同的区域,轮流播放着房间内各个角落的影像,其中郁初北的部分被放大、放大、再放大。

    ------题外话------

    三更以后改为晚上八点更新。_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