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096递给她递给她(为肥狐九100颗钻石加更)
    她才是夕阳的妻子,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该被尊重被小心相待的只有自己。

    路夕阳也动了,诧异的看向她,不似与杨璐璐说话时的冷淡,语气称的上温柔:“初北?你怎么过来了?”

    杨璐璐心骤然一紧,夕阳爱的是自己!“你来这里做什么!”

    郁初北没看杨璐璐、也没有看路夕阳,只是对王新梅客气看眼走廊尽头的九号手术室:“我领导在这边,我过来了解下情况,你们这是……小风小雨进手术室了?”

    路夕阳心里苦笑。

    王新梅听到两个孙子的名字又掉下眼泪:“我命苦啊……”

    “婶,没事,在省院这都是小手术,放心,不会有事的,香秋也不要担心。”

    “谢谢初北姐。”

    杨璐璐觉得这一切都该是自己做的,她郁初北凭什么这么说,她还肖想当这个家的女主人吗:“不用你在这里假好——”

    “我先过去了。”郁初北对王新梅道。

    王新梅嗯了一声,也听到了杨璐璐的话,顿时有气无力,更知道郁初北不会多留。

    郁初北没有多事,直接与杨师傅离开。

    杨璐璐像拉满弦,却射不出去的弓,觉得自己想跳梁小丑不停的蹦跶,却没有得到一眼青睐。她被郁初北无视了?

    可郁初北凭什么无视自己,该被人无视的是郁初北!她才是失败者!

    杨璐璐觉得全世界的恶意向她扑面而来,明明她才是胜利的一方,她是路夕阳的妻子!

    她和夕阳的婚姻有光明的未来,郁初北算什么了!没了路夕阳她根本不值一提,三十多了还没有嫁出去,想吸路夕阳的血,已经没有了,郁初北除了等着枯萎还能做什么!

    而她杨璐璐不一样,她可以永远光鲜的从郁初北身边走过,她和夕阳会有让人艳羡的婚姻,她永远要仰望她杨璐璐,一次又一次的活在她杨璐璐的阴影里!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现在不是她想像的样子!她像被排挤在外的人,路家所有人见郁初北却像老鼠见了猫一样,那她成什么了!她曾经对那些人那么好也没见她们对自己如此客气!

    杨璐璐不甘心,她瞬间看向路夕阳,希望路夕阳为她鸣不平,希望路夕阳看到郁初北的霸道,希望她为自己撑腰,让郁初北知道她杨璐璐多么幸福!

    路夕阳看着郁初北离开的方向,皱眉,跟她走在一起的人是谁?新男朋友!随即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也不怎么样!

    杨璐璐像被踩了尾巴的猫:“路夕阳!”你在看什么!

    路夕阳移开目光,什么都不想说:“你走吧。”

    杨璐璐不,更不甘心路夕阳刚才看郁初北的目光,自己所有的条件都比郁初北好!郁初北有什么资格在她的‘地方’傲视她而过!

    她杨璐璐在郁初北面前跌一跤,比在任何面前都让她颜面无存!

    杨璐璐抬脚瞬间向郁初北的方向走去!她要让郁初北知道谁才是路家的女主人!

    路夕阳见状瞬间拦住她:“你做什么!你顶着这张脸好看是不是!还嫌看你的人不够多。”

    杨璐璐猛然想起脸上的伤,心里顿时想尖叫!郁初北看见了吗!她是不是看见了!她怎么想的!自己被路夕阳打了!

    杨璐璐觉得所有的幸福、所有骄傲、所有扬眉吐气的尊严被人踩在脚下一遍遍碾过,瞬间转身!哭着跑了出去。

    王新梅见状头疼不已,不太情愿的看眼儿子:要不要去追。

    路夕阳没动。

    王新梅整个人都苍老了十岁,怎么就不让人省心,她造了沈孽啊——

    ……

    郁初北听着杨老板跟信息办的人说话,脑子里下意识的想着刚才看到的事,杨璐璐怎么了?张香秋脸上也有伤?打起来了。

    郁初北闲闲的想着,只是好奇,这几个人能打出真火?否则不会做出往对方脸上招呼那么难看的事?

    因为手术费?杨璐璐看起来不像是那么蠢的人,路家出这么大的事肯定要指望路夕阳出钱,想一分不出不可能,以杨璐璐的‘聪明才智’,她可以再次‘怀孕’,别管真假,出钱上就能砍一半下来,没有人能争辩她什么。

    可看她刚才的样子,难道硬碰了?郁初北天马行空的想着,对他家的事纯当热闹看,热闹越大越好。

    就是没想到热闹来的这么轻易。

    ……

    此时,住院部内。顾君之的病房里静悄悄的,真的是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夏侯执屹站在郁初北走时自己站的地方,一步都没有再动过,呼吸都在慢慢放缓,尽量放低自己的存在感,放低,再放低……

    易朗月站在洗手间门口,都没敢进去,本来他要去洗手间,可郁初北出去了,她出去了!

    他的手便尴尬的握在门把手上,拧下去也不是,不拧……不拧就对了!

    易朗月没有拧,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去洗手间已经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顾君之安静的坐在床便,目光看着窗外又没有,眼前是光怪陆离的世界,是细微的颤动,是光的温暖,是可以静静等候,便会看的见的快乐,整个人都安详闲事起来。

    夏侯执屹眼珠动动,看向易朗月,天知道他做这个动作冒着多大的生命危险:快看我!看我!

    易朗月眼珠不动,他谁也不想看,郁小姐什么时候回来?想哭了。

    夏侯执屹眼珠又移回来,惊讶这么长时间了顾先生竟然没有把他自己缩起来?!不觉得很反常吗?

    夏侯执屹又看向易朗月:快看我!

    易朗月眼珠依旧不动,对上夏侯执屹没好事,万一觉得他表情古怪,笑场了,回头发现自己头发里盘着一窝蜘蛛他怎么哭。

    珍爱自己,远离夏侯秘书长。

    夏侯执屹见易朗月不合作,‘独自’揣摩着种种可能性,突发奇想的觉得,莫非顾先生受到爱的感化,‘改邪归正’了?呵呵,现在手术室里躺着的是谁。

    夏侯执屹觉得自己天真的开始做梦了,觉得顾先生这个人格可以痊愈,可以一心扑在工作上做个正常人。

    门咔嚓一声开了。

    易朗月瞬间打开洗手间的门跑进去。

    夏侯执屹顷刻间心提到心尖,整个房间的空气都仿佛紧绷起来。

    “你们饿了吗?刚才去楼下买了点饭,一起吃吧。”郁初北走进来。

    夏侯执屹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光明了,装修,白送您了,就算您以后与顾先生分手,我个人再送您一份一亿的意外保险,受益人是我。

    易朗月也觉得不用藏了,他可不是进来上卫生间的,他是想,万一不是郁初北,被殃及池鱼的一定要是夏侯秘书长!幸好,回头他要给夏侯执屹买一份一千万的意外险,受益人就写自己。

    顾君之开心的跳下床,跑过去,房间里的空气随着他开心的举动,又重新欢乐的流动起来。

    “我……我不吃了,家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回去跟家里说一声。”易朗月无误差的打开卫生间的门,泰然自若的穿外套。

    郁初北诧异的看他一眼,他刚进去?这么快就好了?也太快了?“买了不少,吃了再走也不迟。”中午就没有吃饭,肯定饿了。

    夏侯执屹瞪着易朗月:我!我!

    易朗月看不见:“不了,正好警局有些手续也要办一下,我绕过去处理。”

    夏侯执屹急忙跟上:“对,证件都在我车上,我们一起去。”

    郁初北茫然的看着茶几上的菜:“买的真的不少,那你们带回去?”

    顾君之坐在沙发上,开心的拿起筷子,修长的双腿占据了郁初北不经意扫来的所有视线,细碎的长发被他躺的乱糟糟的,毛茸茸的顶在头上,看起来完美的像是一幅画。

    顾君之自然而然的将一次性竹筷递给她,递给她,递给她。

    郁初北正在招呼两位表哥,哪有功夫搭理他:“自己掰开。”

    顾君之摇头,继续递给她,递给她,递给她。

    ------题外话------

    十点千万不要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