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078偏心至此(四更)
    郭成琼想想都觉得可笑,一个傻子,谈什么继承权!天世没人了吗!让人知道了,还不惊掉同行的下巴!况且,天世集团未来只能是她儿子的!

    郭成琼却放柔语气,关切道:“哪能这么说,何况你还能让他一辈子不见外人,明天你派人去问问,如果他没事,就让他出席,毕竟都是一家人。”

    父亲说的对,先把人弄到自己眼皮子底下!他一个脑子不好使的人能有什么作为!靠着老爷子给他的保姆管家,拿着天世的分红,被人照顾的无忧无虑,比自己儿子过的都滋润,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弄到自己身边来,养熟了,还不是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回头让他签一份放弃财产继承书也不是难事。

    顾振书不慎在意:“再说吧。”

    郭成琼有些急,更知道他在敷衍自己,藏着掖着就没有知道顾家长子是个傻的!

    唯一让她宽慰的是,顾振书对他那个长子也没什么感情,至少她没看出多深的父子情,反而能不提就不提,几年也不去看一次,十多年来一直放在外面养着。

    这一点也是郭成琼很满意他的地方,所以这么多年,她也体贴的没有问过他前妻的事。

    不过能让顾振书这样好脾气的男人对自己儿子冷淡,她甚至怀疑顾君之是不是他儿子!

    可顾老爷子将财产这么大的事全给了顾君之,顾振书都没有吭声!不是他儿子的希望也不大,只能是顾振书那样心高的人,不能接受长子脑子不好的事实。

    郭成琼握住他的手:“你别每次都不放在心上,他也大了,他怎么想我们,这次我也想过了,总让外人照顾着他也不好,不如我们把他接回来住,小玖也有个伴。”

    顾振书目光一暗,下意识的看眼自己的腿,忍着心底渐渐升起的颤栗,神色依旧温润不减。

    这么多年了,他没跟任何人提过那天发生的事,除了在场的一些老人知道是顾君之主动出手,别人都以为是他虐待长子不成反而伤了自己。

    顾振书不去回忆,那天的一切都是一场梦,面容疯魔的儿子,凶器落下时他平静的面容,乖巧到让人不忍苛责的神色,安慰他不疼时候的‘体贴’……

    顾振书深吸一口气,家丑不可外扬,何况是那件事:“小玖比较闹腾,君之一个人住习惯了,两个孩子性格不同,我看就算了,你要是想宴会的时候请他来,我找个人去问问,然后让他回复你。”

    “振书!”郭成琼语气淡了下来:“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不妥,因为继承权的事说了很多那孩子的坏话,可我们也生活了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我会对一个孩子做什么,就算接孩子回来了,你我和他在一起能有多长时间,还不是保姆照顾,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顾振书心中冷笑,是没什么,只是你极有可能回家再看不到你的儿子:“他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振书!我还能为了股权吞了他吗!我承认,我居心叵测,把他叫回来不安好心,可我也只是气爸爸将这么大的公司交给他!让他放弃继承权,免得将来带着天世走向衰落!天世不但是你顾家的心血,也是我的!

    我想天世越来越好有错吗!你凭心说,以他的身体状况他能运行这么大的公司!”

    能。

    郭成琼越说越伤心,隐隐带了哭腔:“还不是我们累死累活的,可到头来却都是他的!”

    顾振书递给她一张纸巾。

    “我不是不给他,我甚至愿意每个月为他调高一倍的生活费,保证他过的好好的,不单他,他往后三代都有百分之五的股权,绝对衣食无忧,可你总这样护着他,我能不寒心吗。”

    顾振书沉默的看着她放在双膝上的手。

    郭成琼擦擦眼泪,声音带着娇柔的霸道,并不惹人讨厌:“还有一句话叫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他那脑子,等我们死了,万一有人打他的注意怎么办……”

    “成琼。”

    “嗯。”

    “这些年,你也在外面经营了几家公司,天世这边也大力支持,但凡你开口,我无二话。”

    郭成琼闻言握紧手里的纸巾!她是想分离天世一部分资金,也开辟了新的公司!可遗嘱偏偏在顾君之十八岁那一年清算了天世集团所有的财产,都留给那个小畜生!她再挪又能挪动多少!又能给自己儿子留多少!

    “以后我也不介意,只要你想,可以明着来找我签字。”至于天世集团,顾君之不要是他不要,他如果想起来,发现没有了,他们这些人有什么好下场!

    “顾振书!你什么意思!”

    顾振书没有任何意思,单纯用价值衡量,她自从顾君之十八岁后转移的项目,已经足够支付她这些年的辛苦,只是情感上这样说让人心寒而已。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为了这点钱跟你斤斤计较的人吗!我是不忿!我哪点对不起天世,哪点对不起顾家!就连你儿子也是你一次次拒绝他跟我们一起生活不是我容不下他!”

    是。

    “可你如今宁愿把天世给一个傻子,都不考虑小玖,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顾振书神色如常的帮她抽出手里的纸,不相信总比死了好。

    “你是不是想着那个私生子!”

    顾振书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郭成琼见状,下意识的禁声,知道自己说过了!这些年他怎么对他们母子的她知道:“对不起,我口不择言了……”

    “没什么……”

    “但我真的不理解!你为什么宁愿让天世集团垮台也不考虑我的意见,难道你也不忿爸的决定,就要看着天世没落!振书何必逞一时匹夫之快。”

    “明天有个项目,你看看你那边需不需要。”顾振书说着,驱动轮椅从书桌上取下一袋文件放到郭成琼面前。

    郭成琼脸色难看!她是因为这些吗!他竟然这样看她:“振书!你——”

    “如果不需要就交给研发部。”

    郭成琼闻言拿起文件转身就走!既然他偏心至此,就别怪她为儿子考虑!

    ……

    顾君之坐在二楼的阳台上,茫然的看着远处的黑幕,整个人陷入了安静的死寂中,郁初北不请他吃饭了,要明天才请!

    少年的顾君之缩卷在一座破旧的小屋内,周围是肮脏的棉絮与纷乱的纸张,还有散发着臭味的不明液体。

    窗户外,半截身体的少年倒掉着,眼角的血一滴滴的落下融入地上的污垢中,难得没有嘲笑、讥讽,反而没什么精神的看着窗内的少年:“人呢?”

    “她说有事。”

    “该不该信她?”

    “她都说有事了。”

    如果是以前,半截伴生少年,一定竭尽所能的嘲笑,他是个懦夫是个胆小鬼是害死妈妈的罪魁祸首他却不承认。

    但此刻一直系在角落少年手臂上的线微微发着亮着,让半截的伴生少年,没那么心浮气躁,但还是忍不住有恶念小小的冒头:“万一骗我们呢?”他说的‘我们’。

    角落里的少年骤然沉默,万一骗我呢,万一骗我呢……

    顾君之陡然坐正,拿过放在藤椅上的手机。给郁初北发信息!

    郁初北:——乖,有事,一会回给你听话(笑脸)——

    缩卷在废弃小屋中的少年看向窗外的少年:看,她真有事,她回我信息了。

    倒掉着的少年无聊的晃了晃,血色一点点滴下,一声不吭。

    ……

    孟心悠很久没有和郁初北两人出来坐坐了,难得今天不加班,她也没安排。

    孟心悠一身当季风衣,带着黑色的墨镜,走进西餐厅,高挑火辣的身材瞬间吸引了在场半数人的目光,三分妩媚七分自信,一看便气场不同:“你现在可是忙人,约你一次难如登天。”

    郁初北赶紧讨饶:“孟总别调侃我了。”

    孟心悠将风衣搭在座椅上:“哪句说错了,你现在十七楼,让你上来看我一眼,至今没看到人影。”

    郁初北帮她倒杯水:“孟总让我去跟总裁聊清洁用具吗。”

    “为什么不,正好让他知道你的功绩!”

    行,你说的对。

    孟心悠别有深意的看着她:“与设计部的小易真没点什么?”

    “没有。”真没有:“不过……”

    孟心悠秀美一挑:“有点意思了?”

    “不是,我和他弟弟在交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