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真不回去看看……”早饭后,郁初四边系领带边站在阳台门口看着迎着东方的秋阳做瑜伽的二姐。

    郁初北换个姿势,手臂向前伸平,声音慢悠悠的:“看他们做什么,我在多影响他们发挥,多压抑他们的天性,让他们的才华得不到施展,这样的大恶人我可不做,让他们想做什么做什么吧,多自由。”

    郁初四系好领带看着二姐,过了很久才开口:“二少爷就是一时头脑发热,再说……”郁初四往身后看看,没有人,才开口道:“他不这样做以后岂不是谁都能给二少爷做主,二少爷也有必须这样做的道理。”

    郁初北保持着第三个呼吸,不说话。可够逼不得已的。

    郁初四也知道这次的事,他姐是真生气,可他不信二姐不关心孩子,也不想二姐担心:“孩子们都转入监护室了,现在恢复的都很好,姐夫他清醒了十分钟,可能闹的厉害,夏侯总裁申请了流程,又让顾先生睡了。”

    郁初北双腿盘卧,过渡到下一个姿势,中间的呼吸都没有乱过。

    郁初四还想说什么。

    郑虹从楼梯上下来:“还没有去上班?”

    郁初四不说了:“这就走。”又看了眼二姐。

    郑虹已经走了过来了,也注意到了在阳台练瑜伽的二姐,本想为老公正正的领带的手,立即缩了起来,客气的问好:“二姐早。”

    郁初北嗯了一声,继续着自己的事情。

    郑虹看眼初四。

    郁初四看二姐这样就知道还是没戏,对着二姐道:“我上班去了。”

    郁初北这次没理他。

    郁初四早习惯二姐这些年养出的脾气,这是常态,转身上班去了。

    郑虹见状,看了眼二姐,见二姐没有什么事交代,犹豫了一下急忙追着老公去了。

    别墅外面。

    郑虹站在车旁,听的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我哪天没有好好照顾着姐,你们嘴一张完事了,落实的可都是我,可我也得知道怎么伺候啊,早上做的饭你也看见了,她不吃,我有什么办法!”郑虹也有了脾气!

    每天都是同样的话,她也不是天生伺候人的!找老妈子的话当初娶她干嘛!

    再说了!二姑子来的时候,她也是想好好的伺候着,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二姑子念家里一声好,结果现在成了没有人看到她的付出,只让她好好伺候二姑子了。

    她家这位祖宗不是在这里住了一天两天,是住了十几天了,她都这么小心的伺候着,甚至嘱咐儿子不能乱跑怕打扰了姑姑,结果就落的这样的下场。

    她就是个机器人,有良心的男人先也该问她一声辛苦,哄两句了吧!

    结果她才抱怨了一句,郁初四的话比她还多的霹雳吧啦就来了!什么是她没有照顾好,什么事她没有让保姆照顾到二姑子的口味!她挑了多长时间的虾蟹这个臭男人知道吗!

    郑虹越想越委屈,干脆红着眼撇开头!

    郁初四见状也知道说错话了,从车上下来,揽住她,西装笔挺的男人将她揽在怀里。

    郑虹的心里就没有那么气了,她那位二姑子是谁养着的,养的什么脾气,家里人又不是不知道,她吃的了二姑子甩脸子的脾气,就是不吃老公给的气!哼!

    郁初四哄着她:“是我不好,不应该口不择言,我也是着急了,原谅我这次好不好?”

    郑虹眼里的眼泪反而忍不住要落下来了,可她也不是不明理,二姑子的事是郁家的大事,大姑子、小姑子都来好不趟了,更不要提一开始的时候外面围着水泄不通的车辆。

    郑虹嗔怪的瞪老公一眼:“刚才那句话你就该说……”

    “是,是……”郁初四揽着她,心思却在二姐的事上,虽然妻子刚才的话听着没别的意思,但到底是她自己觉的她自己在自己家里受委屈了,二姑姐还没有领情,心里是有点在意的:“要不你去天枢庭院那边住一段时间,你也好几天没有出去逛街约姐妹聚聚了。”

    郑虹嗔笑,算你有良心:“都回去住是不是显得不好,像我多不欢迎二姐一样,我先说,我可没有那个意思。”

    郁初四不置可否:“没关心,我不回去,你跟儿子过去住,那边距离学校也近,我和二姐解释——”

    “你不去!”郑虹的脸色没刚才那么好了,她自己和儿子过去吗!

    郁初四刚打算说什么。

    郁初北牵着小眯从门口走了出来,就看到这期期艾艾的一幕:“还没走?”

    郑虹几乎下意识的就把红了的眼眶往回收,心虚的不敢让二姑子看见!

    郁初四没什么,自家二姐嘛,笑着放开老婆,顺便安抚的拍拍老婆的背,示意她回头说:“这就走。”

    郁初北:腻腻歪歪,如果不是自己的公司,早被开除了。

    郑虹转过脸,恭敬的一脸笑模样,刚才的情绪已经丝毫看不出来了,她自然怕这位二姐,说是像古代的媳妇怕婆婆也毫不夸张。

    郁初北心里冷哼一声,当没看见郑虹脸上的机锋,爱不高兴不高兴去!不高兴走人,她差人伺候吗!家里这么多保姆供她使唤,不差她一个乱指挥的。

    郑虹急忙讨好道:“姐去散步啊,我看天气不好,等下,我给您拿一把伞。”说着急忙回房去取。

    郁初北越过郁初四,牵着小眯走远了。

    郁初四笑着送他老姐。

    郑虹带着伞出来,二姐的裙角都没有看见!她……她心里……

    郁初四就知道这样,所以干脆都没走,不是他不帮老婆说话,而是他不止一次见过顾家的佣人热脸贴冷屁股,还感激涕零谢恩的样子,郑虹真没练出来,伺候他二姐这活,郑虹连胜任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给顾夫人拿伞,怎么能让顾夫人等一下,用顾家佣人的话来说就是,这人脸多大,敢干涉他们顾夫人什么时候抬步走去哪里。那就应该捧着伞跟在后面,他们顾夫人什么时候用到了就用,用不到了你在捧回来。

    郁初四接过老婆手里的伞,想说以后这种事不用做,家里那么多顾氏的佣人呢,你就窝在房间里看看电影,实在烦了就出去逛逛街,不要企图刷二姐的好感,他二姐的好感不好刷。

    可这话他不止说了一次了,现在也只能换策略,讨好一笑:“谢谢,我正好缺,老婆真贴心。”说着抱抱她又亲了一下:“我先走了。”

    郑虹看着车开远,没听到他一句帮自己讨伐二姑子的话!

    小区内人迹罕至的的绿化带边上,郁初北正在溜猫,至于弟媳关系是不是因为她有了矛盾,她才懒得管。

    反正她本就是不讲理的老太太,自己高兴为主,不管他人好坏。不乐意看到她走人啊。

    郁初北将猫绳松开。

    不争气的小猫围着郁初北的脚也不跑远。

    郁初北拿起手机打给孟总。

    孟心悠一看来电显示,头瞬间大了,赶紧接起来:“顾夫人呀。”

    郁初北不介意孟总什么称呼,因为她态度坚定:“孟总,律师的事准备好了吗。”

    孟心悠放下笔,靠在椅背上,觉得自己这种可能引起婚变的人现在过的贤妻良母,初北这样一看就乖顺能忍的性而过,如今要离婚。

    但这事真的可以再重新考虑,又不是小年轻的时候,她们两个加在一起何止一百岁,年纪一大把了,什么事想不开啊:“咱就不能再想想,离婚又不是小事,你再生气,气发出去就好了,让他们四个跪你面前忏悔,何必非要离。”

    郁初北看眼脚下猫:“孟总要是还没有帮忙找好,我自己去——”

    孟心悠赶紧道:“好了,好了,团队给你找好了,但你还一个孩子都不要,不过……也是,孩子这么大了,也不用分孩子。”头好疼,不行了太疼了。

    郁初北现在谁都不稀罕要!爱怎么样怎么样去!她就当没遇到过顾君之没生过孩子,谁愿意捡回去谁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