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560最后的决定(一更)
    “是,我们君之无辜,不是我们君之的错。”郁初北看着他,眉眼间因为刚才的小插曲引起的不快,也柔和下来。

    不会说话的人,让她们学会说话就行,怎么能影响了君之的好心情。

    顾君之静静地一笑,又重新趴回桌子上,看着她。目光中盈着一层浅浅的水光色,无比信任又无比安心,仿佛他的世界里。永远只有那一抹光。

    郁初北看着五十人间烟火的她,这一刻,觉得有他的相信就够了,那个女人没有吓到他比什么都重要。

    两个孩子已经是意外惊喜,也是他的让步。她怎么好意思让他重新经历一遍当时的愁苦和挣扎,明明这样心软的人,郁初北忍不住弹弹他的小卷毛。

    顾君之被弹得更加安逸,枕在胳膊上的脸颊,带了一丝丝醉人的红,自我晕染自我陶醉。

    艳丽的已让人更加移不开眼。

    郁初北不禁失神,被他矜持、慵懒的样子吸引,梦幻的仿佛她根本抓不住,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不禁调侃地看着他“如果我不出现,也不是我……就是说……你觉得刚才的女孩子优秀吗?”

    “刚才的什么?”顾君之掀起眼睑,一双足以装下星辰大海的包容目光看向她,满脸真诚的无辜“谁?”

    郁初北笑笑,扯他的脸颊,就像个不成熟已能轻易虏获人心的妖精。

    算他会卖萌,郁初北揭过楼下的事,想起现在的当务之急,不禁看一眼他抱在手里的木头,突然引导性的开口。。“你手里的木头想做什么?”

    顾君之还没想好呀,这事她刚刚送给他的,要慢慢想“……”

    郁初北把东西拿过来,打量了一下木材的宽高,这块木头真的不大“做什么好像都不合适的样子……”厚度不够,还不如她手腕上的镯子原料具有价值“做个摆件儿怎么样?在上面画一幅图,刻一组桌摆,或者做些小玩意儿?你觉得呢?”

    顾君之重新把东西抱过来,没主见,一贯的听话乖巧,随便人捏揉磋扁的好脾气“你说好就好。”

    郁初北哭笑不得,行,都听她的。

    所以现状就已经很满足了,不必再追求更多。

    郁初北也不是完全没有一点遗憾,但与现在相比,存在感太低,何况这样的遗憾必须远离顾君之的时候,她才允许它冒初本能的一点,毕竟这对她来说,肚子里是真切被她拥抱的生命。

    ……

    姜晓顺带着还没有消气的私人情感,处理这些事情心狠手辣,不管别人将来前途如何!都要为此付出代价,要写进她的简历里,造成既定的结果,发布业内公告,全行业皆知!

    有能耐狗急跳墙啊!

    姜晓顺看也不看在人事部差点再次与她打起来的席玉欣!她怕她才怪!自己抱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不知道吗!现在哭什么无辜!

    她耳朵聋!听不见!姜晓顺转身就走,背后从哭求,变成了刺耳的骂声!

    席玉欣怎么能不害怕,她以后怎么出去找工作!“姜晓顺你不得好死!”

    “笑话!你一个心思不正的人!你都想寿终正寝的话!我为什么不能长命百岁!”

    ……

    姜晓顺中午的时候见郁总下来,立即欣喜的起身,她想起一件事“郁总,郁总……”神神秘秘“有了没有?惊不惊喜。”

    郁初北神色如常“想什么呢?没有。”

    姜晓顺有些小失望,不过没有就没有,郁总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也不能强求。

    姜晓顺无精打采的向她汇报上午的结果“那个人已经处理好了,保证让她翻不了身。”

    郁初北点点头,神色并不在这件事上,也不在乎姜晓顺话里透露初的很不好的结果“辛苦你了。”

    姜晓顺天天这么辛苦啊,无所谓,但见她精神不太好,还向茶水间走去,有些诧异。“郁总……”上面的茶水间不是更宽敞,东西储备更齐全,怎么下来?“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郁初北笑笑“没事,下来感受一下气氛。”

    说着,郁初北接了一杯咖啡,无所谓的转身,示意她真的只是下来看看,向39层走去。

    楼梯间内,一个人的空间里,她才会肆无忌惮的想它。

    其实她这是徒劳无功的,而且还平添烦恼。都是决定好的事情,每一次感受只会让感情真切体会它的无辜,它存在的痕迹。

    但这根本不是她能控制的,想到她明明有经济实力,他迫切地急于出现,甚至可能躲避了种种危险、规避了种种不可能,结果落在她手里就是这个结果,让孩子所有的辛苦化成泡影!

    郁初北不是没有感触,尤其孩子从一出现就扎根在她身边,不是任何人一句话,无关痛痒的一具安慰能解决的,可这一切偏偏是自己极力促成的结果。

    这样的无奈,在某一个瞬间,或者在每一个思想空闲下来的时候,都带给她不能压制的痛苦。

    郁初北突然想抽根烟,在只有自己的楼梯间漫无目的、任性地想一想,这个孩子如果她坚持一下……又是怎样的结果?

    也许顾君之虽然会有情绪波动、会不听话。但如果自己坚持,如果她只有这一刻不顾他的感受……以后自己更多更多的弥补……

    会是另一种结果吧……

    但这种自私的想法,一瞬间就被她从脑海里摒除。

    顾君之的感受置于何地!他的痛苦或许不必她的坚持更少比。

    何况她答应过他的,那是最后一次。她现在如果坚持,顾君之即便答应了她,是不是以后,就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妥协。

    顾君之已经够小心翼翼,郁初北并不想这件事上再让他退了。更不能把顾君之的退让,看做习惯。

    郁初北上楼,脚步重新坚定,一次又一次,这些天每一个再见到他的瞬间摒除脑海中,过于疯狂的想法和不切实际的期待。

    郁初北上楼,手搭在腹部“要怪就怪我。”

    ……

    郁初北不会把希望全寄托在夏侯执意身上。

    她要尽快想办法,拖一天,与她紧密相连的感觉就多一天。

    她会忍不住想,他是什么样子?他想不想看这个世界?他是不是迫切的想认识外面的所在,他有没有一次又一次的哀求她,那天梦到的场景,是不是他最后的挣扎。

    所以,必须要快!

    这一天,郁初北像往常任何一天一样,带着他去上班。

    “郁总早。”

    “顾董早。”

    然后有条不紊的处理工作,,桌子上是摊开的各种稿纸、文件,旁边是他在一心一意的摆弄自己的玩具。一切如旧。

    十点半的时候,郁初北接到了让孟总打来了一个电话。

    郁初北挂了电话,笑着看向顾君之。

    他正在画画,在新得到的木头上用黑色的铅笔画最初的稿图,两个极其接近的颜色,让痕迹变的淡而又淡。

    郁初北这个角度,更是什么都看不见,但见他画的认真,郁初北觉得出来后的成果也一定非常漂亮“君之我有事出去一下,下午就回来了,中午自己吃饭好不好?”

    顾君之抬着头看着她,懵懂的目光还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理解她话里的意思。

    郁初北耐心的开口“我和孟总约好了吃饭,你知道孟总的,我们两个女人,总不能还带着你吧,好好画,我回来检查。”

    顾君之听到初北说画,好像才回过神来,无声的点点头。

    郁初北伸出手,拍拍他,转身离开。

    顾君之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从办公室走出去,走过长长的玻璃墙,走到他看不见的地方。然后他收回目光,重新看向手里的木板,拿起笔,刻下下一笔痕迹。

    那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已经有两个东西无时无刻不在分散她的注意力!就算她在自己身边她也会想着他们!这种东西还是无法从她的记忆中抹除的!甚至!如果他碰一下!都有可能让自己关系万劫不复!

    所以!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多一个!

    就该死都该去死!那些人是不该存在的!不应该!

    顾君之目光阴狠!郁初北说过只要有自己就可以!他也可以只有她!刻在木板上的痕迹重重一压!铅笔折断,铅从木板中蹦出来!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

    顾君之眼中的阴沉深了一层!

    他等着她选的结果,一切都要合自己的心意!都要让他称心如意!就该是他该得到的如愿!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