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556春景之美(一更)
    郁初四垂下头看眼扎入母亲血管的细针,心里苦笑这样也好,看不到,就不知道谁来过。

    郁初四伸出手,将流速调低,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他和初三太天真,低估了那个人仅仅浮于表面的实力。

    “我请了护工,你也别太累。”郁初北走过去,手放在四弟肩上,柔声安慰。他看起来情况依旧不好,人也过于沉默,郁初北最不放心的是他。

    “我没事……”

    那就好,郁初北语气轻松了一些“吃饭了吗?”

    “吃过了,姐,我想等爸妈好了,就送爸妈回去……”

    顾君之看了两人一眼,又沉默的移开目光,站在创窗边,看着外面的景色。

    郁初北原本就是要送两位老人家回去才发生这样的事“妈想让大姐离婚。”

    郁初四点头,这也是妈跟来的原因,想不到。

    “你觉得大姐愿意。”

    郁初四也懂了“顺其自然,大姐走到哪一步,二姐都会帮忙的。”郁初四没脸看顾君之,也不想看,那个人男人给了他们庇护可也把二姐禁锢其中“二姐要忙就走吧,这里有我。”

    “没什么事,等爸妈醒了再说。”

    “不用。”郁初四发现自己说的太快,又慢下来“妈这个人你也知道,看到你估计还要闹腾,伤势怪到你身上也有可能。”

    “无所谓,本来就是我决定的。”

    顾君之走过来,坐在初北身边,听着两人说话,他自己在一旁安静的坐着。

    郁初四的脸色顿时有些发白,从他坐过来时就觉得压力很大,硬撑着与二姐说话。

    郁初北见他脸色越来越糟“你回去休息,这里有我……”

    “没事,看到不到爸妈我担心,姐你还是先走吧,你……”

    顾君之闻言慢慢的看向他。

    郁初四手脚顿时僵住,一动不动。

    郁初北看眼顾君之又看眼四弟,心里也很无奈,初四本来压力就大,如今对着君之,心里压力更大,她也知道君之有时候看人的时候容易引起误会“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顾叔那边会照顾这边的饮食,你有什么要求跟他提。”

    郁初四一直将两人送出去,才缓了一会,转身上楼。

    顾君之挽住郁初北的手臂。

    郁初北看了他一眼,让她挽着。

    顾君之心里高兴,初北没有说他,甚至没有提醒他在那些东西面前注意言行表情,他就知道初北什么都是满意他的,他哪里都好。

    “撒娇。”郁初北打开车,让这位小祖宗赶紧进去。

    ……

    最近一段时间,气温回暖越发明显。

    枯败的枝头重新焕发新绿,公路两旁的长青长出了新的叶子,像被水洗过,新与旧泾渭分明,各大街道商场扯下来年节时喜庆,换上了新的活动。

    最近只要天气好,郁初北忙完工作就会带顾君之去公园散步。顾君之最近情况很好,即便公园里晒太阳的人渐渐增多,也没有邀请停止这样的外出的活动,反而跃跃欲试。

    郁初北能感觉出他最近的好心情,乖顺又温柔,每次看着他安安静静的待在她身边,她都忍不住想摸摸他,怎么可以这么好。

    二老身体恢复的十分理想,郁初北刚开始几天每次都会过去,又一次她去的早,梅芳云醒着,看到她后,直接昏了过去,郁初北就去的少了。

    只是那天从医院出来后,郁初北抬手摸了摸顾君之的头,她也见过顾君之不说不动的眼镜,水亮精神的眼镜空洞洞的,看着让人心疼,虽然猛一看是挺慎人的,毕竟一个大活人说不动就不动了,但习惯了,就知道他只是在放空,并没有别的意思。

    但现在自家妈现在的情况不适合适应君之的情况。

    郁初北便去的少了,只是每天会和大姐和初四联系,初四那里还好,大姐那边的家人对大姐下了班就往医院跑有些意见。

    郁初四只是提了一下,郁初北没有听大姐说起,就没有问。她反而是听说大姐夫那边找了个工作,上了两天班了,目前李婶负责接送孩子做家务,这样挺好,听初四的意思,最近自己爸妈没说让大姐离婚的事了,不给大姐添额外的压力,当然更好。

    “爸妈最近情况很好,你不用担心。”郁初四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妈最近性格也好多了,还劝大姐不用天天来,她这里没什么事,让大姐多抽出时间照顾两个孩子。”

    郁初北有些惊异,可能生死线上走一遭,她终于有变化了“妈有心了。”

    郁初四嗯了一声,希望能消除两人间的芥蒂,更希望某个人知道他妈的变化,就他妈妈现在的状态也不可能再正对二姐,希望他也能高台贵手。

    两人挂了电话,郁初北抚着枕在自己头上的郁初北,心有戚戚,弹弹他的脑门“我妈现在也知道心疼人了。”

    顾君之捂着脑门往她肚子上钻“疼……”

    郁初北捧起他的脸,十足的纨绔少爷调戏小丫鬟“让我看看哪里疼?现在就给你吹吹。”

    顾君之不让她吹。

    郁初北就要吹,本就被抚摸的没了形的头发,如今更乱糟糟的。

    ……

    郁初北最近一段时间很舒心,家中清净,老公温柔,工作顺利,二月二龙抬头当天还亲自给顾君之烫了一次性的小卷毛,瞬间把郁初北迷的色令智昏,走哪里都揣着自家宝贝,唯恐别人骗走了。

    ……

    天世集团温和欢快的氛围,从上到下的弥漫。岁月在初春时节散发着岁月静好的柔美。

    郁初北新买了一辆自行车,一天中午,豪情万丈的载着顾君之踏青去了。

    顾君之坐在后面,经过城市的喧闹,绕过一道道红绿灯盗走,穿过一条条街道,最后走出都市的喧哗,想半山别墅骑去。

    刚出市区,郁初北累的将自行车放下,坐在偏远小公园的长椅上,喘气,额头上都是汗,衣服随便拉开,成大字型瘫在长椅上“不行了,太累了……”

    顾君之斯斯文文的,从自行车上下来,骨节分明的手指先帮她拉上运动服拉链,然后从车篮里拿出水杯,倒了一盖送到她唇间。

    郁初北看他一眼,自家男人清清爽爽,还有头自己最爱的小卷毛,像一个高贵的小公子,自己就是那车夫,多看自家高贵的少爷几眼,就能满血复活再载着她冲出二百里。

    郁初北一口喝完杯子里的水。

    顾君之想给她再倒一杯。

    郁初北直接拿过来,咕咚咕咚灌了一瓶“走!上山!”郁初北刚起身。

    顾君之拦住他“我骑。”

    郁初北闻言,瞬间抱住自家宝贝的腰“你怎么这么可爱,你怎么这么可爱……”

    顾君之笑了,温柔的笑意迎着光,仿佛绽放在时间最柔情的花我也觉得自己好可爱啊……

    顾君之载着郁初北去了自家半山别墅区。

    大门打开,里面就是偌大的私人庄园,成片成片的向日葵田如今又焕发了心绿,景色优美,野草烂漫,飞鸟虫鱼生机盎然。

    郁初北迎着风,搂紧了身侧的腰“君之!”

    “嗯。”

    “君之!”

    “嗯!”

    “顾!——君!——之!”

    “恩——”

    郁初北对着远处喊“我好高兴!非常开心!因为你——”

    顾君之笑了,清浅瑰丽。

    ……

    “你还记得这里吗,这个山洞。”郁初北眼睛放着光,心思不纯的把乖巧的小绵羊快速推到山洞内,让他的背抵着较为光滑的地方,一只手从他腰侧穿过,抵在岩壁上,精光闪闪的看着他。

    顾君之一双琥珀色的眼镜安安分分,内里汹涌的情绪禁止任何窥探“记得……”声音软绵,没有力气,仿佛骑上来这一路,抽光了他所有精气,整个人懒洋洋的娇气,靠在后面不动。

    郁初北却已生龙活,鹿血喝多,满脑子都是美色当前,血液自燃那点事。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