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 > 536夫人是不是怀孕了(一更)
    “她人很好的呀。”疑惑的声音,不认同的打断朋友想滔滔不绝的话:“共事那么长时间了,她不是随便的人?”这是基本判断力。

    “就算你说的对,别人也不是傻子吧,秘书部的人亲眼所见。”那人将两个部门共同服务顾董签约时的事说了一遍:“一个人冤枉她总不能两个人都冤枉的她吧,她确实往顾董身上贴了。”

    “就是啊,说不定平时洁身自好,只是因为看不上身边的男人们呢。”

    田施紧紧的攥住了杯子。

    她旁边站着的男人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外面的人说的有理有据,而且涉及顾董,更不可能空穴来风,他纵然有些心疼对方,但并不妨碍他知道顾董对女人的吸引力。

    男人冲了杯茶,转身走了!

    田施突然很想哭。

    ……

    姜晓顺坐在郁总办公室里嗑瓜子:“我一会下去提醒她是我干的,理由是烦她勾搭顾董。”

    郁初北没什么意见,作了‘好事’当然要留名,万一对方不长眼继续往上撞,岂不是很恶心:“你有没有觉得你最近江湖气特别重。”

    姜晓顺头也没抬:“保镖跟的我时间长了,误以为自己是大姐大。”

    郁初北无奈的敲她脑袋一下:“心情好点没。”

    “好多了。”打了对方几次后,心里的憋屈好了一些:“再打一段时间,我就让他们找不到正经工作,滚出海城。”

    “随便你高兴。”

    ……

    郁初北折腾了一天,下班回家陪了一会孩子,不等顾君之回来,就在床上睡着了。

    顾君之回来的时候,房间里静悄悄的,他松领带的手一顿,除了吃早饭的时间见过她,他们并没有再见面。

    郁初北虽然从他这里要了很多‘承诺’,但都没有要一一兑现的意思,反而下班的时候都没有特意过来说话。

    而现在,房间里空荡荡的,她……没有回来?

    顾君之将领带解下来挂好,微微低头看了玄关处的鞋子,顾君之向里面走去,看到了敞开的主卧门,和躺在床上已经睡着的人。

    顾君之见状,嘴角的冷哼险些溢出来,折腾了那么久,她有这个下场一点也不奇怪。

    顾君之关上门,雷打不动的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郁初北是半夜十一点醒的,迷迷糊糊的醒的不全面,抱着被子,光着脚,踩到次卧的床上睡了过去。

    顾君之洗完澡出来,就见床上多了一个人,几乎下意识的背脊一紧,走过去,发现她睡的不省人事,又苦笑不得,米粒大的脑子,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顾君之上了床。

    郁初北搂上来,但实在造不动,尽管潜意识的告诉她这个时间应该做点什么,但她表皮意识的醒了,深层意识醒不过来,不一会拦着身旁的胳膊又沉沉睡了过去。

    顾君之没有这么早睡的习惯,他一直胳膊没有动,一个胳膊压在了脑后,看着天花板发呆。

    顾君之忘了是几点睡过去的,醒来的时候刚好五点四十。

    顾君之将人从他身侧剥下来,起床,晨练。

    顾君之回来的时候,郁初北抱着要跑顾临阵在沙发上闹腾,顾临阵要够呀空气,郁初北心怀的抱着他就不让他下去。

    两个人一个无心够,一个有意抱,玩的十分投入,睡饱睡足的郁初北精力充沛的逗小儿子逗的十分尽兴:“回来了。”随手拍下小儿子屁股,让他叫人。

    顾临阵正被伺候的高兴:“巴巴——”

    顾君之勉强嗯了一声,去了洗手间。

    两个人自动将他忽略,继续在沙发上闹腾,张扬的笑容从客厅传入浴室,最后与水声消失结束。

    顾君之出来见两人还在沙发上,想坐在餐桌前沉静的安神。

    “坐。”郁初北拍拍沙发,往旁边让了让:“有事跟你说。”

    顾君之犹豫了一秒,坐了过去。

    郁初北还在点点豆豆的闹儿子,小家伙明明想玩的不得了,还装出一副他要跑了,快来抓他的样子。

    郁初北拎着他的脚,再次把他过来,将他放在爸爸身边。

    顾临阵赶紧要往爸爸身边跑。

    顾君之微丝不动。

    郁初北将他拎回来点他。

    孩子清凉的笑声,再次扬起,活力四射。

    郁初北手指一边在小儿子身上动着,一边开口:“我今天带他去公司。”脸颊红统统的,眼角带了些笑出来的红痕。

    顾君之看眼像虫子一样在沙发上扭曲的儿子,嗯了一声:“不打扰你工作就行。”

    “吴姨也会跟着,不麻烦。”

    顾彻听到声音也走了过来,路过顾爸爸时,被养神中的顾君之举起来,坐到了膝盖上。

    顾彻也就真的不动了。

    顾临阵是那种,自己明明有最好的,但永远看着好像哥哥的似乎格外有趣的性格,见顾彻坐爸爸,他甩开明明更心仪的妈妈,也要坐爸爸。

    顾临阵的坐不是好好的坐,他屁股像长了荆棘一样,结实有力的小屁股永远在蠢动。

    顾君之被他砸的烦了,将顾临阵挥下去:烦。

    郁初北拍顾君之欠欠的手一下:“给他心里造成多少的阴影。”

    顾君之看眼笑的趴在沙发上,一位又有新的玩具,斗志昂扬的顾临阵,顺便看眼郁初北:这是有心里阴影。

    顾临阵爬起来再次开心的向爸爸坐去。

    顾君之轻描淡写的将他挥开。

    顾临阵笑的开怀的继续坐,几次三番的随着爸爸的力道飞扑出去,觉得自己也变成了超人一样。

    郁初北看着二笨,不打算拯救他的智商,转身去看顾叔送来的饭菜,顺便收拾一下,准备吃饭。

    郁初北站起身,伸个懒腰,觉得今天的雪下的刚刚好,突然不想去公司了,反正有人坐镇:“诶,我们今天去游乐场吧?”

    顾君之自动当她废话,安静的研究怎么让顾临阵飞的更远。

    郁初北打开冰箱,拿出一份酸豆角,才开始拆餐盒:“你天天上班累不累,偶然也放松一下。”

    顾彻受不了弟弟的笑声,也加入了飞起来的队伍,两个小孩子交错从父亲手上飞到沙发尽头的画面,连绵不断。

    郁初北边摆餐盘,边想年顾君之的臂力,那条手臂的力量她是领教过的,如今推着他两胖壮到令人发指的熊儿子也轻而易举,仿佛一个巨人玩乒乓球,不单有力量还有技巧。

    郁初北耳根有些红。

    顾君之察觉到她的视线,百忙之中看了一眼,又撇开头,一边应付两个儿子一边琢磨他脸红的点在哪里?

    饭菜吗?

    “你真不去。”

    顾君之检查无果:“嗯。”

    “冷心冷肺。”

    “你热,你待着去吧。”

    顾君之坐过来的时候,顾彻、顾临阵一边一个坐在顾君之腿上。

    顾君之像是感觉不到两个崽的重量,直接带了过来。

    两个小家伙像是找到了什么新奇的玩具,等顾君之下楼时,这两个人也是一边一个,抱着一移动的大腿,开心的不得了。

    所以一大早看着顾先生上车前,先将左腿放在后退,大少爷爬到了后排,又把右脚放过去,二少爷也爬上了后排。顾先生看都没看上面的两个人,转身坐在了前面。

    易朗月想,这是……要带两个孩子去公司?

    郁初北急急忙忙的从楼道跑出来,她刚才忘了带东西。

    顾君之已经关上车门,命令司机开车。

    司机茫然:“夫人还没……”

    “还装的下吗?”顾君之声音很冷。

    司机一脚油门飞了出去,丝毫不敢去想,自家宽到令人发指的大奔。

    郁初北转身去开自己的座驾。

    易朗月突然看向顾荣洪:“夫人和先生感情真好啊。”

    顾管家点点头:“是啊。”

    “所以顾先生是不是快有女儿了?”易朗月感慨的毫无逻辑。

    正好替夏侯执屹巡视工作的高成充,就听到这一句:“夫人怀孕了?没停你们上报啊,靠,你们是不是想独吞顾先生的女儿,易朗月你别以为夏侯执屹没有竞争力!”

    易朗月当然知道高总在说什么,忍不住看他一眼,几乎就能看到夏侯执屹的年龄,然后再看看顾管家,嘴角浮现出一抹嘲讽的笑意,谁给夏侯先生的自信。

    高成充瞬间懂了!这臭小子是再说,即便顾先生有女儿,以后大小姐看他们就像他们想在看顾荣洪一样,根本不会让夏侯执屹近身:“艹!你当你就有机会!”

    “至少比夏侯执屹有机会。”有句话怎么说来,我不用跑过恶狼,跑的过队友就行!

    高成充受到了来自这个看似无害的小白兔方的一万点暴击!

    顾管家眼看这两个人就要打起来,赶紧提醒:“夫人没怀孕没怀孕,你们这是在争什么!就算夫人真怀孕了生了小少爷,你们这些话当着先生的面提一下试试,看顾先生打死你们吗!”

    顾叔想一想:“其实,你们不用争大小姐,我觉得少爷门如果有需要,你们也是可以毛遂自荐的,毕竟都是第一次。”

    “滚!”

    “啊!”

    ……

    顾君之是抱着两个孩子进公司的,一个胳膊上坐一个,坐脚上像什么样子!在一众保镖属下的拥簇中浩浩荡荡的进入专属电梯。

    同一时间,顾董带太子们的萌照已经在整个秘书部传开!

    “哪位是大少爷?”

    “顾董带孩子好帅,顺便迷的我想去死怎么办。”

    “我觉着左边是二少爷吧?”

    “我觉得是右边。”

    “郁总的连个儿子真好看,郁总平时藏着掖着都不准我们看,好萌,完全继承了咱们顾董完美的基因。”

    “我还是觉得顾董更帅更有魅力怎么办?”

    “再好看也已经名花有主了,还是两位小少爷自带萌光。”

    “那问题来了,到底谁是大少爷?谁是二少爷?”

    “押注!押注!买定离手!”

    信息群一片刷屏的光景,赌什么的都有,押什么都收!

    顾君之一只手托着两个孩子出了电梯,直接进了办公室,像扔货物一样把两个东西扔下去。

    但众人看不到后面一幕,前面一幕只觉得比相片还帅,她们暴躁心冷顾董,在线奶娃,怎么能不萌化人心,更令人有意外惊醒的时,孩子完全遗传了爸爸显性基因没有被妈妈带偏。

    秘书群里又是一片粉红泡泡,顺带还有求郁总心里阴影面积的。

    生了半天一个孩子都不像郁总,郁总想不想哭!

    郁初北敲敲展清玉的桌子,微笑的提醒她:“不想。”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展清玉正飞速大字的手指停下,神色不自在的僵了僵,还不忘大声提醒:“解密一下,谁是大少爷啊!”她可押了一千块!

    郁初北觉得有必要提醒顾君之一下:“孩子是我提议带过来的。”你是不是捷足先登了?

    顾临阵看到妈妈,立即拽着一盆紫罗兰向妈妈跑去!看!他抓住了什么!

    郁初北才注意到甚多不一样的细节,立即神色纠结的看着小儿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的脸,立即换上甜甜的微笑看向自家老公:“我想你一定很需要他们,就不打扰您工作,下班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com